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军Boss番外:作过闹过年轻过,也脑残过
    七月,h市哈站,北北旱冰场。

    18周岁的林军,上身穿着一件满是铆钉的皮夹克,下身细腿裤,脚上帆布鞋,梳着一头特意去理发店用熨板烫过的笔直蓬松发型,看着要多非主流就有多非主流。

    北北旱冰场由于坐落在哈站,所以扒手,小黄牛,流窜抢劫居多,社会人员的构成极其复杂,号称本地二流子的摇篮。

    冰场内,林军与朋友张鹏抿着衣怀,贼眉鼠眼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后,就叼着烟走到了水吧这边。

    由于此刻时间还早,所以冰场内本身就没有多少人,而水吧这里更是一片萧条,只有一个小伙趴在吧台桌子上打盹。

    “啪!”

    林军弹飞中南海烟头,扭头再次扫了一眼四周,随即拍了拍吧台桌面。

    “谁啊?”小伙迷迷糊糊的抬起了头。

    “啪!”

    林军眼疾手快,上去就抓住了小伙的头发,歪脖问了一句:“你找人管张鹏要钱了?”

    “你他妈的……!”小伙一下清醒了不少,猛然就要起身。

    “我问你话呢!”林军使劲儿薅着小伙头发往左一拽。

    “哎呀我艹!”小伙疼的直咧嘴。

    “我告诉你昂,张鹏是我朋友,你整他,就是整我!再嘚瑟,我他妈干死你!”林军指着小伙骂了一句,随即上去就是两个嘴巴子,打的极其清脆。

    “嘭!”

    紧跟着,左侧的张鹏从怀中掏出甩棍,噼里啪啦的就冲着小伙脑袋一顿猛削,打的劣质甩棍棍头弯曲,最顶端一节横飞出去才收手。

    “我告诉你昂,小宏丢的那个链子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再他妈找我,我就给甩棍*眼睛里!”张鹏喘息着骂了一句。

    “听见没有!”人高马大的林军,双手用力的往桌上撞着小伙的脑袋喝问道。

    “行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行了吧!”小伙满头是血的点头。

    “走,走了!”林军招呼了一声张鹏,随即与他从后门迅速跑了出去。

    ……

    半夜,太阳岛网吧。

    张鹏给林军买了一瓶一块钱的瓶装可乐,随即打着哈欠问道:“你今儿还不回家啊?”

    “不回去!”林军玩着游戏,摇了摇头。

    “哎,我真服你了,你跟你爸有杀父之仇咋地?!怎么好好的家不呆着,非得天天跟这儿蹲着呢?你闻闻你身上的味儿,都馊了!”张鹏无语的劝说了一句。

    “你走你的吧,我玩一会,明天早上就找地睡觉了。”林军皱眉回了一句。

    “要不你去我那儿睡吧!”

    “不去,你回去吧!”林军知道张鹏在家里也不受待见,所以话语干脆的拒绝了。

    “那明儿一早,我来找你,咱俩吃个早点?”

    “行,你回去吧!”

    “那我走了……!”

    “走吧,走吧!”

    二人交谈几句后,张鹏就给林军留了盒烟,随即迈步走出了网吧。而林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机上七八个继母的未接来电后,就继续面无表情的玩着游戏。

    门外。

    张鹏顺着街道刚要往家走,就看见两台出租车停在了网吧门口。刚开始他也没在意,不过等车上的人全都走下来后,他才停住了脚步。

    “妈了个b的,人就在里面呢,两个都在!”之前在北北旱冰场挨揍的小伙,脑袋上裹着纱布,直接从帆布包里掏出了一把劣质砍刀,随即招呼着众人迈步就冲进了网吧。

    街道上,张鹏此刻是没有被对方看见的,但他只犹豫了一下后,就慌乱的扫向四周,仓促间踹折了一根树木下的固定栏,随即手里拿着木头方子就冲进了网吧。

    十几秒后。

    “给我干他!就他,烫头的那个!”小伙高声指着林军喊道。

    “艹!”林军听到喊声后,连耳麦都没来得及摘下,就慌乱的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大卡簧。

    “呼啦啦!”

    眨眼间,近十个人就冲了上来,拿着镐把子,甩棍,还有片刀就奔着林军砸去。

    “霹雳噗咚!”

    林军一起身就拽碎了耳麦,随即踩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就是往下一顿猛踹,而网吧过道内,张鹏也拿着木头方子瞎抡了起来。

    “艹你妈的, 你再过来,我扎死你!”林军连续挨了七八下镐把子后,站在沙发上已经被打急眼了。

    “你有杀人许可啊?吹什么牛b,把他给我拽下来!”小伙伸手就要去拽林军脖领子。

    “去你妈的!”林军怒骂一声,本能伸手就往前一捅。

    “噗嗤!”

    卡簧刀入体,小伙胸前一片血红,瞪着大眼睛看着林军,踏踏踏的就退后了数步。

    网吧内霎时间一片安静,小伙带来的人也全懵了,没敢再打。

    “走……走……走啊!”张鹏率先反应过来,吼着就冲林军喊了一声。

    “刷刷!”

    林军脸色煞白,有些慌神的拿着大卡簧一捅乱捅,在故意吓跑人群后,跟着张鹏就跑了。

    ……

    一天后。

    林父拿着皮带一边抽着林军,一边愤怒的咒骂道:“你出息了,敢拿刀捅人了,是不?”

    “他们讹我朋友钱!!刚开始我也没捅……!”

    “朋友,你他妈的能有什么朋友?!天天家也不回,正事儿也不干,就跟外面作!你这个样的,早晚得进监狱!”林父越说越气,越打越狠。

    “别打了!”继母伸手拉着。

    “滚一边去!”

    “你打死我吧!”林军跪在地上吼着:“媳妇你能再找,儿子打死了你也能再生!!”

    “你他妈的畜生!”林父棱着眼珠子,用皮带卡子一头狠狠砸着林军的脑袋:“你给我自首去,必须去派出所!”

    “我不去!”

    “你不去我打死你!”

    “那你打死吧!”

    “呼呼!”林父气的浑身颤抖,指着林军骂道:“你废了,你算是废了!我他妈的……!”

    “你别打了,有事儿说事儿,你这样是好好教育的态度吗?”继母踉跄着强行拉开林父,随即冲着林军说道:“你先回屋去。”

    林军看了一眼父亲,捂着全是口子的脑袋,就回了房间。

    十几分钟后。

    继母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红药水问了一句:“还疼不疼啊?”

    林军坐在床上,抬头扫了一眼继母,态度很排斥的回应道:“不疼!不用管我!”

    “唉!”

    继母叹息一声,低头将红药水摆在桌上,拿出医用棉签,一边在瓶盖里沾着,一边低声说道:“小军啊,我和你爸结婚,你一直很反对……但阿姨能理解!”

    林军没有吭声。

    “结婚的时候,老林就跟我说过,你对你母亲的感情很深……一时间可能很难接受我。但小军啊,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不管怎么做,你还是对我很抵触。可是阿姨从来没有怪过你,因为我也是为人母的,我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在对待孩子上,我也一直告诉自己,这一碗水得端平!”继母一边给林军擦着红药水,一边声音颤抖的继续说道:“……说句实话,我现在很自责!如果你哪一天因为我,而走上歪路……阿姨的这次婚姻,就是造孽啊。”

    林军舔着嘴唇,没有吭声。

    “……你要真不愿意,或者说,我离开了,你就能改,阿姨愿意离婚,带着小伟单过,真的!”继母眼圈通红的再次说道。

    “我……我……其实不是对你……我是觉得老林从来没考虑过我和姐姐……!”林军低着头回应道:“你们都结婚了,伟伟也这么大了……我让你们离婚……不也是瞎胡闹吗?”

    “小军!”

    “你别说了,明天早上我去自首,就这样!”林军搓着脸蛋子,声音沙哑的回应道:“你……早点歇着吧!”

    继母看着林军欲言又止,但思考半晌后,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门外。

    林父拿着座机电话吼着喊道:“你放心,我老林在政府干了一辈子,从来没有做过出格的事儿!我儿子不管捅的是谁,明儿一早我肯定领着他去派出所自首!”

    林军听到这话,双眼死死盯着门外,咬牙说了一句:“你听见了吗?他儿子都没有他面子重要!”

    “你不能这么理解……!”

    “我累了!”林军嘴唇颤抖的摆了摆手。

    ……

    当天夜里,被反锁在屋内的林军撬门逃跑,找到了张鹏。

    某胡同内。

    “派出所去我家了,要抓我!”张鹏坐在垃圾桶上,不停的抽着烟。

    “你是派出所去抓了,呵呵,我爸是直接准备把我送去。”林军靠着墙壁,满眼迷茫。

    “你准备去吗?”张鹏问。

    “没我爸,我会去自首。但他要给我送去,我不去!”林军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我要走!”张鹏抬头再次问道:“去缅甸,你跟不跟我去?”

    “缅甸?!”林军闻声惊愕:“去那儿干啥啊?”

    “我一个朋友的亲大哥在那边,跟着向南的把兄弟李浩干事儿……一个月能挣好几万呢!我想去试试!”张鹏满眼火热的说道:“其实没有这个事儿,我也想过去来着!”

    “人家能要咱们吗?再说一个月干啥活,能挣好几万啊?”

    “向南是大老板,听说就在缅甸起家,赌场,水路运输啥都干!”张鹏再次劝说道:“我已经让我朋友给他大哥打过电话了,他们那边正缺人!”

    林军闻声思考了一下自己的现状,又回想了一下父亲的态度,随即咬着牙点头应道:“我跟你去!不他妈的在本地呆了!”

    “那我给人家回个信儿?”

    “行!你回信吧!”

    “那就说死了?”

    “说死了!”

    “走,找地儿吃口东西,我叫我那个朋友出来商量商量!”张鹏再次招呼了一声。

    “走吧!”

    话音落,二人并肩走出了胡同。

    ……

    一天后。

    林军和张鹏出发前,偷着见了一眼还在上学的林伟。

    “……你要上哪儿啊?”林伟吊儿郎当的穿着校服,靠着自行车问了一句。

    “广州!”林军撒了谎。

    “干啥去啊,当鸭子去啊?”林伟斜眼问了一句。

    “你他妈说点有用的。”

    “……那你去吧,好好混,混好了,我他妈也跑。这傻b学校一点意思都没有,处对象都找家长!”林伟此刻还是个小孩,完全不知道大哥离家出走的严重。

    “老头,要找我……你就说……我和朋友找地儿做买卖去了。”林军犹豫了半天,还是语气微弱的嘱咐了一句。

    “行!”林伟点头后,就从斜挎包里掏出了一封牛皮信封说道:“妈给的,两万!我一分都没偷着拿!”

    “……!”林军愣住:“她知道我要走?!”

    “她让我告诉你,家里先跟被你捅的那个傻b调节,等事情都弄妥了,再让你回来……她说怕你在外面没钱花,走歪路……所以偷着从存折里取的养老钱!”林伟像是个小大人似的劝说道:“你长点心吧,我妈对你比对我都好!”

    林军闻声落下了眼泪。

    踏上离乡的汽车后,林军左思右想,还是给继母发了一条短信:“……妈……谢谢!”

    ……

    二十天后,缅甸雨寨,林军第一次见到了李浩。

    ps:受网站邀请写个林军的番外,约一万五千字,12.6号开始更新,分五天发完。微信公共账号也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