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我们年轻,我们只缺一个机会
    枪声一响,那个林军经常在雨寨见到的老队员,还没等把训斥的话说完,人就惨死在了车里。而他最后留在林军脑中的印象,就是脑袋一歪,鲜血喷溅。

    懵了!

    只在家里小打小闹过的林军,此刻拿着枪,大脑一片空白,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老队员的尸体,双腿发抖!

    “下车,以车队为掩体展开队形给我往回打!”

    “都别慌,人在坡上!”

    “……!”

    车外面,李浩等人的喊声不绝于耳的传到车内,但林军此刻依旧双耳嗡嗡作响,彻底慌乱的将身体躲在座椅后面,企图躲避坡上打下来的子弹。

    “别他妈懵了,下车,下车!他们往车里灌雷,咱就完了!!”小辰虽然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但毕竟是当过特殊兵种,有一定实弹射击和对抗演习的经验,所以他率先反应过来,拉着林军就下了车。

    “亢亢亢……!”

    众人下车之后,林军和张鹏耳边不停的响起子弹嗖嗖的掠过声和打在钢板上的叮当声,导致他们双腿发软,直接瘫在了皮卡车旁边,双手抱头,完全忘了自己手里也有枪。

    “艹,你俩他妈的开枪打啊!”车头方向的另外一名老队员:“架枪,给我搂火!”

    “全……全是人!”张鹏嘴唇抖动的回了一句。

    “你不打死他,他就打死你!赶紧给我起来!”老队员再次吼了一声。

    “军,军……跟我去车后开枪,快点!”张鹏浓重喘息了几声后,才使劲儿拽了一下林军。

    “好,好……好……!”林军满脸是土的点了点头。

    “啊!!”

    “往后干!”

    话音落,二人吼了一声壮胆,随即手里拎着枪就冲向了车尾,准备架枪还击。而小辰和阳则是早都开始搂火还击,但身为特殊兵种出身的他们,此刻竟然每人打了整整数十发子弹,却一个人也没有打到,完全是闭着眼睛瞎扣动扳机的扫射。

    “注意弹量和火力持续!瞎他妈的打什么,人都没在那边!”老队员破口大骂的训斥着。

    三秒后,林军和张鹏就步伐踉跄的赶到了车尾,但枪还没等架起来,他们就看见山坡上的查立,被李浩带的三人小组,给打的冲自己这边逃窜,而对方足有十个人左右!

    “开……开火……!”林军立即提醒了一句,随即瞪着眼珠子就要扣动扳机。

    “往哪儿打?要……真要杀人吗?”张鹏端着自动步,看着山坡上活生生冲下来的人,一时间内心极度挣扎了起来。

    “冲下去俩,给查立打出个口子!”

    就在张鹏略显犹豫之时,查立身边的一个中年,指挥着两个明显不足十八周岁的小孩,直奔土路的车队冲来!

    “妈的……孩子……!”林军掌心布满汗水的喊了一句。

    “退,退回来!”

    一直指挥着林军和张鹏等人的老队员,先是张嘴喊了一句,随即迈步就冲向二人身边,一脚蹬开张鹏再次架枪喊道:“往后跑!”

    二人闻声转身就向后躲!

    “轰隆!”

    一声巨响泛起,林军和张鹏的耳朵瞬间失聪,身体踉跄着射出去了一米多远,噼里啪啦的就滚到了沟里。随即二人一回头,就看见那个老队员被两个娃娃兵炸倒在了车尾,右腿完全断裂,炸成了碎片崩飞。

    沟内。

    林军和张鹏呆愣的看着子弹嗖嗖略过,汽车爆炸,山坡上的查立等人一个个倒在子弹下,机枪下,浑身是血的从土坡上噼里啪啦的滚下来之时,完全感觉自己身处地狱,身处一个人命极其脆弱的混乱国度。

    ……

    五分钟后。

    李浩一边往胳膊上缠着纱布,一边冲三班组长问道:“战损!”

    “死了两个老人,全是领新兵班的。”组长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先送受伤的去勐拉,其他的人收尾!”李浩沉默了将近一分钟后,才扔下一句,迈步冲山坡下走去。

    沟内。

    小辰,阳,还有林军,张鹏等十几个新人,全部直挺挺的躺在湿润的泥土地内,怔怔的看着天空,抽着烟,一声不吭。

    “林军,张鹏!”李浩站在沟边喊了一声。

    “叫你们呢!”小辰推了一下林军。

    “哦,哦……!”林军回过神来之后,才和张鹏双腿发软的冲上了土路。

    “有烟吗?”李浩舔着嘴唇问了一句。

    “啊,有,有……!”张鹏愣了一下后,双手还是有些发抖的从裤兜中掏出了烟盒。

    李浩接过来点了一根,随即眯着眼睛看了二人将近半分钟,才拍着林军肩膀说道:“你来多长时间了!?”

    “一……一个多月了!”林军有些结巴的回应了一句,因为他整个人还在精神恍惚的状态中。

    “我再给你俩结仨月工资,然后下周跟着船回国内吧。”李浩吐了口烟雾,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俩不适合吃这碗饭!”

    二人呆愣,李浩转身离去。

    ……

    查立事件过去三天后,林军和张鹏依旧没有从这件事内走出来,二人依旧很懵,整天就在床上躺着,也不吭声,更不参加任何拉练。

    周日晚上,邙山山脚,林军和张鹏穿着作训服,并肩坐在草甸子上喝酒。

    “你真要回去?!”张鹏低头问了一句。

    “……张鹏,你不害怕吗?”林军声音颤抖的问了一句。

    “今天会计给咱俩结账了,你知道吗?”张鹏抬头反问了一句。

    “……!”林军沉默,没有接话。

    “你和我一共十二万的工资,俩人一分,抛去了回去的路费,还不到六万块钱!”张鹏喝着辛辣的白酒,皱眉继续问道:“你他妈的甘心吗?都是人,小辰和阳为啥就能留下,咱俩为啥就他妈值这点钱呢?”

    “小鹏,那天如果没有三班的人领着咱们……咱俩可能就死在了车后面……死了!!你明白吗?”林军声音颤抖。

    “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我绝对不会让那俩小孩,有机会跑到车前面去!”张鹏掷地有声的回应道:“军,你一生当中能遇到的机遇能有几次?三次,五次,还是十次?!我回去能他妈的干什么?家里穷的叮当响,身上又背着案子,如果真让我蹲几年,我就废了!”

    “有些机遇真的值得拿命去赌吗?”林军的语气明显是犹豫的,是拿不定主意的。

    “对大老板,对家庭条件好的人来说,这可能并不值得。但对于我来说,这次机遇错过了,我很可能一辈子就这么吊儿郎当的混下去了!”张鹏歪着脖子,咬牙说道:“我不能走,也不想你走!我真的特别希望你能留下,和我一块干点事儿,给那些曾经瞧不起你的人看看!咱哥俩谁也没靠,一样他妈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咕咚!”

    林军喝了口酒,咬牙问道:“你真不走?”

    “我不走,不混出个人样,我是不会回国的。”张鹏坚定无比的说道。

    “……那我走,你会恨我吗?恨我给你一人扔在这儿了?”林军脸色极为认真的问道。

    “我不恨你,你真要回去,那就在家等着我!等我张鹏行的那一天,伸出右手拽你林军起来!”张鹏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

    话音落,林军死死的盯着张鹏半晌,突然笑着回了一句:“冲你这句话,哥们也不能走!我他妈要让你拽一下,这辈子不都得让你欺负了啊!”

    “哈哈!”张鹏咧嘴大笑:“我就知道你没那么怂!”

    “明儿一早,咱俩找李大黑谈谈!我看他是怎么撵咱俩的!”林军龇牙回了一句后,就要招呼张鹏回去休息,但刚一起身,就看见李浩背手走了过来。

    “谁叫李大黑啊?”

    “……我……我一发小!”林军斜眼回了一句。

    “我多给你开仨月工资,你就在背后给我起外号啊?”李浩抢过林军手中的酒壶,看着邙山又问:“周一有船,我都安排好了!”

    “……我俩不想走!”林军沉默半晌后,突然说了一句。

    “我说你俩不适合吃这碗饭。”李浩皱眉应道。

    “你第一次干这事儿,就能适应吗?”林军反问。

    李浩拿着酒壶沉默半晌,随即由衷的劝说道:“其实我到现在都不适应,但我没退路,可你俩有!回去不一定是坏事儿,明白吗?”

    林军从未听过李浩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所以不光心里有些意外,还有些暖和。

    “这行进门容易,出门难!等你们真的踩深了,那再想走,就会发现有很多事儿牵绊着你们,拽着你们……!”李浩叹息一声,继续补充道:“你俩还岁数小,遇事儿要多想,千万别给自己的人生挖下一个填不上的坑!”

    “浩哥,不是谁都有给自己挖坑的机会!我留下了,就绝对不会后悔!”张鹏脸色认真的回了一句。

    “你呢?!”李浩冲着林军问了一句。

    “……我想试试自己,是不是真的就值这六万块钱,所以我和张鹏留下。”林军轻声回了一句。

    “想好了?”李浩再次认真的问了一句。

    “想好了!”

    二人点头。

    “明天把头发剪了,起个假名,给自己留条后路!”李浩将酒壶还给林军,拍着他的肩膀继续说道:“你俩愿意留下还不行,因为想挣这份钱的人还不少!下次有事儿,你俩要再往沟里钻,我就让老仙叫俩倒骑驴给你们送回国内去!”

    “我会用行动告诉你,新兵班除我之外的这些货,全是弟弟!”林军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你别吹牛b了,赶紧给郑伊健发型剪了吧,我看着闹心!”李浩笑骂了一句后,转身就走。

    ……

    回去的路上。

    “李大黑让起个假名,你要叫啥啊?”张鹏随口问了一句。

    “我叫孙兴吧!”林军想了一下应道。

    “孙兴不是三组的那个老队员吗?”

    “没有他,咱俩就没了……!”林军叹息着回了一句。

    张鹏闻声没有接话。

    ……

    半年后。

    林军被公选为六班班长,再过一年,开始担任李浩副官之一。

    岁月匆匆,林军在缅甸度过了三年时间,并且也逐渐适应了这边的生活。可就在这时,国内太和爆发内部争斗,雨寨遭受直接影响,李浩开始被迫武力清洗内部……

    一个漆黑的夜里。

    林军接到了李浩处理金贝贝嫡系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