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枪口向内,我已满心裂痕
    缅甸,勐拉县太和旗下的赌场内,十几个高层并肩快步向外走去。

    “……消息准确吗?”

    “老吴他们已经联系不上了,李浩肯定已经动手了,你说准不准确?”

    “那我们怎么办,自己人跟自己人打吗?要我说,咱们直接去雨寨把事情谈清楚,我们又没有真的干过什么出格的事儿,最多也就是站金系的队……!”

    “你太幼稚了!你光站金系队这一条,就是死罪!外面都说向总已经死了,但李浩这边反应这么快,你不觉得蹊跷吗?如果没有他的默许,李浩会这么干吗?我跟你说,国内的公司已经乱起来了,派系争斗如果不解决,国内公司就他妈的可能会分裂!小金,还有小金他姐已经快要逼宫了……你现在说这事儿跟自己没关系,谁能信啊?”

    “是啊,不能回雨寨,回去肯定出不来了,咱们还是想办法先躲躲!”

    “……!”

    一群高层,一边语速很快的交谈着,一边就走出了赌场,随即各自上车,直接就去了赌场旁边的太和集团内部公寓。

    ……

    五分钟后。

    汽车刚刚行驶进公寓楼的大院,一个高层坐在车内,拿着电话问道:“咱的人回来了吗?艹,你让他们快点,现在雨寨有啥动静谁都不知道,路上安不安全也不清楚,你赶紧让人过来,咱们一块走,带着枪,对,好叻!”

    话音落,高层推开汽车车门后,就迈步下了车。

    “刷刷刷……!”

    车队刚刚停稳,院内突然大灯光芒闪烁,四五台皮卡,直接就把院门堵死,紧跟着林军从车上跳下来,拿着喇叭喊了一句:“我是雨寨孙兴,现接到李浩命令,带你们回去!所有人分开上车,交出电话!”

    “踏踏!”

    话音落,小辰,阳,还有张鹏等二十多人,持枪就下了皮卡,并且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复杂,有窃喜的,更有反感的。

    院内沉默数十秒后,领头的高层皱眉喊道:“孙兴,咱们一家人,你带着枪和人来,不合适吧?”

    “……我只服从李浩的命令,不接受任何拒绝回去的理由!”林军咬着钢牙,硬着头皮多劝了一句:“正因为咱们是一家人,所以你们别为难我!”

    车辆旁边,领头高层咬了咬牙后,转身冲车内说道:“李浩真动手了,说啥不能跟他们回去,要不全完了?!”

    “那怎么办?”车内的同伴表情略有些慌乱。

    “打出去!”领头高层犹豫半晌后,表情决然的回了一句。

    “真冲自己人开枪?”

    “……你不冲他开,他就冲你开了!”领头高层动作隐秘的冲着司机吩咐道:“拿枪!”

    “大哥,真开枪啊?”司机也是满面犹豫。

    “你想死吗?”

    “……!”司机闻声沉默数秒,随即极其不情愿的从手扣里拽出了枪。

    “呼啦啦!”

    紧跟着,车队内的人全部动作迅速的聚集在了一块,并且各找掩体。

    “你逼我?”林军嘴唇颤抖的喊了一句:“你们这么干,让我怎么办?!”

    “把枪放下吧!”张鹏也是忍不住的喊了一句:“回去还有机会!”

    “孙兴,你是李浩身边的人,比谁都清楚我们回去是啥后果,如果你念在咱们曾在一个槽子里吃过饭的情谊,你放我们一马,行不行?!”领头高层低吼着呵斥了一句。

    如果是别的团伙,林军此刻早都下令开火了,但院内站着的每一个人,他都很熟悉,都在一块喝过酒,吹过牛b,满脸笑容的称兄道弟过。

    “你走出来,我们谈谈,谈谈行不行?!”林军喊着回应道。

    “我不能出去!”

    “你这样我没法做!?!”林军迈步就要往前走。

    “亢!”

    就在这时,院内一个小伙由于太过紧张,一看见林军迈步,毫不犹豫的就扣动了扳机。

    “别动!”林军高声吼道。

    “哒哒哒!”

    皮卡车上趴着的士兵,看见对方开枪,本能的就扣动扳机,一梭子直接就将开枪之人扫倒!

    “干出去!”领头高层顿时一声怒吼,站在人群中就往后退。

    话音落,枪声四面响起,两伙人马瞬间就交起了火。

    “踏踏!”

    林军转身就拽开副驾驶车门,拿起对讲机命令道:“非必要的情况下,不要击毙,只限制对方行动力,用火力压制!把人全部抓回去后,交给上面处理!”

    就因为林军这一句话,院内原本应该被当场击毙的人起码锐减了一半!

    火力压制持续了将近一分钟,雨寨这帮子弟兵靠着整体素质和装备,直接就将对方高层全部打到了公寓楼内,他们集体被抓也只是时间问题。

    “不打了,别打了!”

    就在这时,公寓门口突然走出来一个浑身染血,发型散乱的中年,而林军一抬头就认出了此人。

    老董!!

    那个曾经介绍林军和张鹏来到雨寨的恩人,此刻极为狼狈的站在公寓门口,摆手喊着:“别打了,军,别打了!”

    林军愣住,张鹏愣住。

    “踏踏!”

    老董踉跄着跑到林军身前,双手抓着他的胳膊问道:“看我面子上,让我们走行不行?”

    林军脸色涨的通红,双拳紧攥。

    “军,我们不是仇人!不是对吗?你看看里面站着的这些,那个不是曾经为雨寨做过贡献的!?”老董神情非常激动的劝说道:“没错,我们是力挺小金!可我们都是他的人,都是跟着他吃饭的……难道我们不应该这么做吗?啊?”

    张鹏闻声眼圈通红。

    “今天的事儿,不谈对错!不谈了……!”老董咽着唾沫,满眼祈求的看着林军:“你就单纯看在我面子上,看在这些人全都一家老小的份上,给我们行个方便!让我们走,行不行?”

    林军脑袋嗡嗡直响的听着老董的话,沉默许久之后,突然喊了一声:“所有人退后,让开道!”

    “你他妈疯了!”小辰骂了一句。

    “你这么干,浩哥能他妈拿枪毙了你!?”阳低吼着冲林军劝说道:“你是雨寨的私人武装,干的就是绝对服从指挥的活儿!你保了他们,谁保你啊?”

    “让开!”林军面无表情的冲着阳和小辰命令道。

    “我不让!”小辰吼着回应道:“你这么干,真的会被枪毙!!你他妈傻了?”

    “你让开!”张鹏激动的推了小辰一把,指着老董吼道:“他是我恩人,没他我早在国内判了,你他妈让我杀他吗?!”

    “一码归一码,把他领回去,我可以跟你们一块跪着求浩哥,让他放了老董!但你们私自搞小动作,这绝对不会被容忍的!”阳拉着林军:“你他妈别糊涂!”

    “小辰,我现在要求你绝对服从命令,放老董走!”林军脸色极为认真的吼道:“他回去就是死,你比谁都清楚!我他妈还没畜生到杀了帮过自己的人,浩哥枪毙我,我他妈认了!”

    “我不认,我不走!”

    “你给我起开!”张鹏拿着枪就怼在了小辰脑袋上。

    “你开枪吧!我他妈要躲一下,我是你孙子!”小辰梗着脖子骂道:“老董不回去,军儿百分百分得承担责任,你懂不懂?!”

    “我和军会一起承担,浩哥毙了我,我绝对没有二话!”张鹏眼珠子通红的看着小辰:“兄弟,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我俩,但我同样相信,你站在我俩的立场,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小辰抿着嘴唇一声不吭。

    林军回头看向自己带来的人,声音颤抖的说道:“多余的话,我不说了,我现在就带着老董和其他人往外走,你们要开枪,我一句话都没有!”

    话音落,林军毅然决然的和张鹏就返回了公寓楼,随即与老董一块领着众高层就向院外赶去。

    小辰双眼死死的盯着林军,攥着拳头吼了一声:“都给我让道!”

    话音落,原本就不愿意冲自己开枪的士兵,全部让开了位置,而林军和张鹏领着众人就要穿过人群。

    “军,谢谢,谢谢……你董哥……不是为难你……而是真的没办法……我媳妇孩子都等着我回去……!”老董流着眼泪,低声冲着林军背影说了一句。

    “董哥,这是我欠你的,不用谢!”

    “军,你放心,我回到国内……!”

    “哒哒哒哒!”

    老董的后半句话还没等说完,街道上三台轿车冲过来,直接横着停在了街道上,刹车印足足拖出去了数米长。

    “完了!”领头高层一看见这三台车,顿时打了个机灵,随即高声吼道:“都别动!”

    “艹你妈的,放了我大哥!”

    一声怒吼,三台车内探出来数把*,车内的人全部以为老董等人已经被抓,所以二话没说,直接冲着皮卡就开始搂火!

    “噗噗噗……!”

    一阵子弹横扫过来,林军肩膀受伤,当场踉跄一步就靠在了车头上,随即急迫的喊道:“拿喇叭喊!告诉他们别开枪……!”

    “哗啦!”

    林军的喊声瞬间在机枪上子弹的声音中淹没,皮卡车上的士兵直接调转枪口,完全处于自保的开始搂火射击。霎时间院外一片混乱,两帮人隔着一条马路开始疯狂交火。

    “别打了,都他妈别打了!”老董急迫的摆手,迈步就要冲向对方车辆,企图让车内的人认出自己,随即挺火,但如此混乱的现场,枪声不绝于耳的响起,双方全部打红了眼,根本没人注意到他。

    一排子弹横扫过来,老董踉跄着直接倒在了血泊里,而领头高层等人在拿枪逃跑的时候,又数人身中流弹倒地……

    “打过去!”

    三台车横冲直撞的冲着林军等人方向开来,张鹏往左迈了一步,拉着机枪手的脖子喊了一句:“我他妈让你用喇叭喊,你听见了吗?!”

    “啊!?啊?!”已经打疯了的机枪手,站在同伴士兵的尸体旁,眼珠子通红且迷茫的回了一句。

    “喇叭!用喇叭!”

    “啊!啊!”

    “快……!”

    “亢!”

    催促的话语刚要说出口,站在皮卡车头位置的张鹏,突然整个人僵硬住,而受伤的林军也瞬间瞪圆了眼睛。

    “咕咚!”

    0.1秒后,张鹏双膝弯曲的跪在地上,脖子上开始大量渗血。

    林军猛然上前一步,左手按住他的脖子吼道:“鹏,鹏……没事儿,我马上给你送医院……!”

    “噗!”

    张鹏嘴里喷出鲜血,躺在林军的怀里,第一次满脸失望的说道:“……三……三年前……我听你的好了……我们应该回去……浩……浩哥说的对……踩的越深……越有羁绊……越有你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发生……兄……兄弟……我不能陪你一块干事儿了……我得先走一步了……!”

    “鹏子,你别吓唬我!”

    “这……这是因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枪口……对准了曾经的朋友啊!为什么……!”张鹏流着眼泪,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啊!!”

    林军搂着张鹏的脑袋,歇斯底里的哭着。

    ……

    三天后。

    寝室内,林军收拾着张鹏生前留下的东西,一声不吭。

    “你要走了吗?”小辰喝着啤酒,轻声问道。

    “……不走!”林军木然摇头回了一句。

    “我可能要走了,但也不是现在!”小辰满面通红的说道:“……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接到了浩哥的命令,让我抓你……抓阳……我该怎么办?”

    林军闻声落下眼泪。

    “雨寨富了,强了,辉煌了,牛b了!但不在适合我了……!”小辰笑着,也哭着。

    ……

    半年后。

    太和与缅甸彭家开战,雨寨危在旦夕之时,李浩站在仓库内喊道:“十人刺杀小组,有去无回的活儿!愿意去的,上前一步!”

    “我!”

    “我!”

    “我!”

    林军,小辰,阳等人全部出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