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九仙图 > 438.第438章 奇珍阁总部
    帝都,乃是一座十分繁荣的都城,位于大秦王朝最中心处。r?anw  en w?w?w?.?r?a?n?w?e?n?a`c?om?

    此地寸土寸金,来往之人皆是不凡之辈。而能够久居此地的人,更是非富即贵,寻常修士连想都不想。

    奇珍阁总部,便坐落于帝都的最繁华的长安街上。

    它乃是大秦王朝的第一商行,势力遍布大秦王朝,其中不仅高手林立,强者如云。而且珍宝无数,富可敌国,称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大势力。

    即便是掌控大秦王朝的皇室,也得对奇珍阁礼让三分,甚至有传闻说,它可以影响到皇权的更替。

    当然,只是传闻,无法确定这是真的。不过由此可见,奇珍阁的实力有多么强大,而这个势力最开始,共有十二个创始人,后来也便演变了十二脉。

    每一代,十二脉都会各自选定一位继承人,而后通过一系列的残酷竞争,最后的胜出者,便会登上总阁主的宝座。

    宫锁心,便是第七脉的候选人。

    此刻大日高悬,已是正午。

    一座气势恢宏的七层建筑前,两个身穿宽大黑袍,头戴遮面斗笠的人站在那里,看不出来容貌,也看不出性别。

    正是凌仙与洛心解二人。

    “不愧是奇珍阁总部,果然气势恢宏。”凌仙望着前方的七层建筑,赞叹了一句。

    洛心解撇撇嘴,道:“没见识,就这破建筑也配得上气势恢宏这四个字?别逗了,有机会姐姐带你去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气势恢宏。”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凌仙瞪了洛心解一眼。

    经过长达半个月的披星戴月,他终于来到了帝都,而在一番打听之后,才打听到了宫锁心的近况。

    幸运的是,奇珍阁下任阁主还未选出来,宫锁心还没有死。不幸的是,第三脉的候选人呼声最高,稳稳压住了其他十一个候选者。因此,宫锁心的近况十分不好,即便谈不上是水深火热,也差不多了。

    “哎呦,郎君你居然敢凶我,难道昨晚一番**过后,你便不爱奴家了么?”洛心解泫然欲泣,委屈道:“自古痴情女子薄情汉,这话果然不假,玩腻了便忘了你当初对我说的山盟海誓。”

    凌仙满头黑线,虽然看不到洛心解此刻的表情,不过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出来,道:“洛心解,你最好给我安静一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着,他懒得理会这个百变妖女,迈步朝着奇珍阁走去。而当他走到门口之时,后方忽然传来一道不客气的声音。

    “给小爷我闪开!”

    一个身穿锦衣的青年大步流星地走来,脸上带着不可一世的高傲,手里拿着一把精美扇子。一看便知道此人,是那种不学无术、仗着家世横行霸道的纨绔子弟。

    凌仙眉头微皱,懒得与此人动怒,因此他向后退了一步。

    见状,倨傲青年轻蔑的看了凌仙一眼,阔步走进了奇珍阁中。

    “哎呦喂,你居然忍了下来,没有直接出手?”洛心解娇笑一声。

    “你当我的心胸与你一样狭隘?对这种人动气可犯不上。何况,我们初来乍到,能不惹事,自然不要惹麻烦。”凌仙淡淡一笑,很多时候,退让不代表懦弱,更不代表畏惧。而是心胸宽广,也是一种真正的无视。

    “有意思,堂堂结丹期中的佼佼者,居然也怕惹事?照我看啊,你就应该一巴掌扇飞他,若是他敢仗着自己的背景,那你就灭了他的背景,这才是我辈中人。”洛心解唯恐天下不乱,怂恿道:“上吧,一巴掌将他扇飞。”

    “我可没有你那么小心眼。”凌仙淡淡一笑,根本没有将方才的事放在心上,道:“走吧,尽快将此事解决,我还有很多事要办。”

    说完,他迈步走进奇珍阁,在打听到洛心解所在的地方之后,他便登上楼梯,来到了三楼的一间房门口。

    不过,就在他打算敲门时,却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嘿嘿,锁心,你就乖乖从了小爷我吧。”

    那个嚣张的青年嘿嘿淫笑,一边搓着手,一边朝着宫锁心迈步,道:“锁心,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很艰难,只要你从了小爷,我便会动用家族的力量帮你渡过难关,如何?”

    “王鹏,你最好给我放尊重一点。”

    宫锁心俏脸含霜,胸口气得上下起伏,恨不得一巴掌将此人扇飞。只是一想到他的强大背景,她便不得不忍下这口怒气。

    “我呸,就你也配让我尊重?”

    王鹏不屑一笑,道:“宫锁心,你真以为自己还是总阁主有力的候选人啊。就你现在这艰难的处境,我估计要不了多久,你便会彻底失败,沦为千人骑万人上的婊子!”

    “你!”

    宫锁心咬牙切齿,气得玉手紧握,尖锐的指甲都嵌进掌心了。不过很快,她便无力地松开,美眸中便忍不住露出一丝哀色。

    正如王鹏所言,她现在的处境十分艰难,在争夺总阁主位子的战役中完全处于下风。而她与第三脉候选者又素有恩怨,若是让那个人当上总阁主,那她即便没有沦为婊子,也会成为某个大人物的玩物。

    “嘿嘿,所以啊,你就乖乖从了我吧。”王鹏嘿嘿一笑,道:“我王家的实力你是知道的,就算不能帮你登上总阁主之位,最起码也能保证你安然无恙。”

    “哼,王鹏,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宫锁心气得面色铁青,连娇躯都有些颤抖了。

    “不从?那就别怪小爷我霸王硬上弓了。”王鹏脸色阴沉了下来,打算强行占有宫锁心。

    若是换做从前,他虽然背景强大,但也不敢对总阁主有力候选人用强。不过眼下,宫锁心已经失势,他仗着自己的背景,自然是无所顾忌了。

    “该死的,王鹏,你若是敢对我那样,我绝饶不了你!”宫锁心娇躯颤抖,她很清楚,以自己的修为很难阻止王鹏。

    因此,她的心头充满了恐惧,那副娇柔无助的样子,当真是天见犹怜。

    可惜,对于一个畜生而言,宫锁心这副无助的模样,只会越发激起王鹏的某种变态心理。

    “小美人,乖乖在老子胯下颤抖吧。”

    淫邪一笑,王鹏如大鹏展翅般,朝着宫锁心扑了过去。

    然而,就在他扑向面露绝望的宫锁心时,房间的门忽然开了。而后,一道身影横在了宫锁心与王鹏之间。

    “面对这样的人,就该直接出手,打得他爹都认不出来。”

    话音落下,一只修长手掌横拍而出,狠狠朝着王鹏的脸扇去!

    顿时,此人的脸变了形,整个人也倒飞出去,轰然砸在了走廊的墙壁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