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发条短信给我的异界老婆 > 第五十六章 抓住他!
    凌家。▼◆■ ▼★燃文  w-w`w、.`r、a-n-wen.org

    凌雨馨和家人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

    里面,沃桑团队正在对爷爷进行最后的治疗。

    沃桑教授说了,两个疗程的准备治疗,再加上今天的最终治疗,爷爷的老年痴呆症便能好了。

    他便能再次恢复成那个喊她馨馨,那个叱咤华夏美食界的爷爷了。

    怀里,是之前夏淡交给她的治疗药剂。

    她当时都说不用了,但夏淡还是执意要给她,说是如果遇到危机情况就用这瓶药剂。

    可她当然不会用这瓶药剂。

    因为,一来,都有世界顶级的沃桑医疗团队给爷爷治病了。

    二来,这瓶黑乎乎的药剂怎么看都很可疑,怎么能给爷爷服用呢?

    电话响了,凌雨馨接电话:“喂……什么?是徐爷爷过来了吗?快请进来,不,我亲自出去接徐爷爷。”

    挂断电话,凌雨馨飞快向外面跑去。

    今天是爷爷治疗的最后一天,也是最关键的一天,因此家里请来了正好回到江南市的徐山徐爷爷。

    徐爷爷可是华夏基因领域的领头人,以前更是配合天都第一医院,应用基因学知识解决了多个世界级医疗难题,有他坐镇这里,家里也放心。

    “徐爷爷,快点进来,沃桑教授现在正在进行最关键的治疗手术,待会您一定要好好看看。”凌雨馨拉着徐山的手,跑也似地快走进来。

    而徐山身后,跟着一个黑熊般的雄壮大汉。

    “小馨,你慢点,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这般折腾。”徐山笑道,“放心,你爷爷和我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我一定不会看着他有事的。”

    然后他指着身后的巨汉,又向里面其他人解释道:“这是黑熊调查官,是上头派来负责我保安工作的。”

    房内,凌家特别配制的专业手术室。

    沃查雷想到凌大美女到现在还对他很冷淡,心里很烦。

    治疗到今天就结束了,还没有把这个冰霜大美人弄到手,太失败了。

    难道非逼我用强,或者动用隐秘手段吗?

    **!怕什么?又不是在米国,区区华夏的能者,难道能抓到我吗?

    女人就是用来干的,凌雨馨这个臭娘们在我面前还矜持什么?

    哼,等到时候我把你干得昏天黑地的,再脱光了扔给一帮混混轮个几天几夜,我看你到时候还能不能再冷若冰霜。

    医疗设备的报警装置突然接连出警报声。

    “沃查雷,你在干什么?你刚才注射的份量严重标了!”

    “快,停止注射!赶快补救……来不及了……”

    沃查雷笑道:“老师,那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把钱退了,就说这个老头子原本就活不了几天了,我们就是世界上最顶尖层次的医疗团队,我们都治不好,这老头也没人能救得了了。”

    “或者钱我们还留着,干脆给这个老头注射点‘那个’,那样他将会立即清醒过来,只不过这种清醒将以透支生命为代价而已,清醒一段时间后便会一命呜呼,但那时候我们已经在飞回米国的飞机上了,已经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

    “老师,反正事情已经生了,你是选择第一个,抛弃沃桑团队的名誉,又拿不到钱,还是选择第二个,既能拿钱,沃桑团队的名声又能保得住。”

    沃桑教授闭上眼,咬紧牙。

    几秒后,他脸上的紧张被无限的颓废覆盖。

    “注射‘那个’吧。”沃桑教授无力地说道。

    门开了,沃桑教授一脸疲惫地走出来。

    凌雨馨迎了上去,问:“教授,教授,我爷爷怎么样了。”

    沃桑教授身后,伸出一只手,拍上凌雨馨的肩膀,沃查雷帅气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雨馨,不负使命,你的爷爷,我已经帮你治疗了,他现在已经清醒过来了。”

    凌雨馨沃查雷的手,理都不理他,直接奔进房里,喊着爷爷。

    徐山看了看沃桑教授的眼中竟然流露出一丝愧疚,觉得奇怪,便紧随凌雨馨走了进去。

    看到爷爷躺在床上,清醒地望着她,她立即扑了上去,因为太过高兴,两眼止不住地流出眼泪。

    “馨馨,你哭什么,我不是已经好了嘛?咦?老徐!你居然也舍得从天都回来了啊?难得难得,我们可是有好些年没见了啊,真没想到你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啊。”

    徐山笑着上前:“你个老不死都没进棺材,我怎么能先走呢?你以前就跟个老顽童似的,我觉得你得了老年痴呆症特别合适,还治疗干嘛?来,让我给你检查检查。”

    “不用检查,我现在感觉好着呢?”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凌老还是老老实实让这位老大哥给他检查。

    “怎么了,徐爷爷?难道爷爷出了什么事吗?”凌雨馨见徐爷爷检查的时间越长,脸色越是难看,最后手更是颤抖起来。

    门外,沃查雷说:“现在徐老我们已经给你们治好了,我们得回去了。”

    凌父笑着说,还没感谢你们呢,务必让我们摆个感谢宴。

    沃查雷说除了你们家,我们团队还得赶回国治疗其他人,这种治病救人的事,可是一刻都不能耽搁啊,放心,徐老已经好了,如果以后有问题,再和我们联系,我们先走了。

    然后沃查雷对一直沉默的沃桑教授说,老师,我们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得赶上飞机尽快回去救人啊。

    说完便准备离开。

    “慢着!”徐山冲了出来,拦住要离开的沃桑教授等人,“你们究竟对老徐做了什么?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他能活着都是一个奇迹,按照正常情况来看,他已经死了。”

    瞒不住了,沃桑教授叹了口气,虽然是他的得意学生沃查雷犯的错,但他打算全部承担下来。

    毕竟自己的儿子早就出事故意外死了,他一直把沃查雷这孩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反正自己也没多久能活了,可不能让沃查雷这孩子的未来,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啊。

    可还没等开口,沃查雷指着沃桑教授,大喊道:“老师,我的内心已经承受不了良心的谴责了,我必须要揭露你刚才做的事情。”

    “老师,刚才你注射药剂过量,导致手术注定失败,本来后果也就是恢复到原本没有治疗之前的状况。”

    “可你居然违反国际医疗禁令,在手术中使用禁药‘xibada’,导致凌老生命急剧消耗,你怎么能这样做?!”

    沃桑教授面若死灰,指着沃查雷,“你……你……”

    他不敢相信,他一直当成亲儿子疼爱的学生居然反咬他一口,如果沃查雷什么都不说,为了沃查雷这孩子,他本来也打算将一切都承担的,可现在……

    虽然他沉默着,一副默认了沃查雷刚才说的,但心中早已失望透顶,觉得对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留恋了。

    “暴熊调查官,抓住他!”徐山说。

    “对,赶紧抓住老师,免得……”

    沃查雷话还没说完,就突然停住。

    因为这个下命令的华夏老人手指着的人并不是他的老师沃桑教授,而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