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发条短信给我的异界老婆 > 第五十七章 她的感谢
    徐山向来善于察言观色,他注意到沃桑教授一开始眼中除了愧疚外,还有一种要牺牲自己拯救他人的气质。▼  燃◆文● ▲ w`w、w-.、r`a、n、wen.org

    之后,等沃查雷揭露后,他注意到沃桑教授没有辩解,眼中除了多了失望透顶、了无生趣的死灰外,便是牺牲的悲壮神色了。

    由此,不难看出,谁才是真正要抓的人。

    黑熊大手裹挟着巨大的力量朝沃查雷抓了过去。

    沃查雷以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度闪开,盯着黑熊,眼中露出森然冷色,道:“没想到华夏的能者都出动了,看来我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了呢。你们华夏还挺厉害的嘛,居然这么快就能现我的真实身份其实就是国际c级通缉犯暗夜之狼。”

    黑熊先是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随后是原来如此的明白表情。

    暗夜之狼,都市夜晚女性的噩梦,兴趣是尾行看中的女性,然后将其抓走,像狗一样关在地下室养着,调教玩弄,想用就用。

    把人玩坏后,要么关在地下室,要么扔给都市阴影面的流浪汉,又或者直接杀死。

    黑熊知道眼前这位有着一脸英俊面容的帅哥其实是个极为恶劣的犯罪者,迄今为止已经有过一百名不同国籍的女性在他手中遇害了。

    而他之所以能一直逍遥法外,便是因为其有着c级能者的实力。

    自己的第一要则是保护徐老,所以不一定能抓到这个国际通缉犯,但已经第一时间通知了能局,而且在附近的能局同事都会接收到他的消息。

    见表明身份时,眼前这位能者居然一脸我擦你说啥的表情,沃查雷傻眼了,“你……你们难道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们出动能者难道不是为了抓我?”

    黑熊慢慢走到徐老前面,笑道:“现在,我不就知道了吗?”

    沃查雷脸上毫无担忧之色:“那又如何?现在这里全是你要保护的人,而我却独身一人,不过我暗夜之狼奉行的是暗袭战术,正面和你们这些力量型能者战斗,我才不会这么做呢?那么,可爱的雨馨妹妹子,可怜的老爷子,可悲的老师,我,这就走了哦。”

    人影忽闪,门一开,沃查雷已经消失不见了。

    黑熊打开门向外看,再也不见沃查雷的人影,骂道狗孙子,居然跑这么快,不过我们江南能局可不是吃素的,你就等着被我的同事抓到吧。

    “现在先别管那个家伙了,救人要紧,沃桑教授,你也和我进来,和我一起想办法。”徐山急冲冲跑进房间。

    沃桑教授已经一脸死灰,他一直当亲儿子疼爱的学生居然是国际通缉犯,这样的事实深深地打击了他。

    “对不起,凌老没有救了。”沃桑教授跟着进去,摇着头,愧疚地说。

    房间里,与之前想比,凌老的脸色苍白了许多,他见众人满脸焦急地冲进来,笑着说怎么了,我很好,就是感觉有点累罢了。

    说着说着,凌老声音越来越小,脸上苍白得再也血色。

    “不,爷爷,你不要睡,你一睡可能就醒不过来了。”凌雨馨上前拉着爷爷的胳膊,摇晃着。

    一旁,徐山看着这位几十年来的老朋友,手微微地抖,说:“对不起,是我没用啊,研究了一辈子,在基因领域也没有实现能够治疗当下几大不治之症的突破性进展,如果……如果我能早点现夏淡的基因学研究原稿,能够早点和他一起研究一起交流的话,说不定……说不定现在我就能治好你了,老凌,对不起。”

    凌老无力地摇头,微微说:“这……怎么能……怪你……呢?”

    “夏淡?”凌雨馨一听徐爷爷提到夏淡,顿时想起了什么,连忙掏出早上他交给她的那瓶黑色药剂,递给徐爷爷,说:“徐爷爷,你看一下这个,能不能治好爷爷?这是早上夏淡给我的。”

    徐山接过药剂,问:“你说的夏淡,难道是白皇中学高三九班,家住明月小区9幢8号的夏淡?”

    “对,就是他。”凌雨馨急道,“徐爷爷你也知道他吗?是这样的,之前……”

    她飞快地把这瓶药剂的由来说了一遍。

    “如果是夏淡的话,兴许真的可以……”徐山喃喃自语,“现在没时间了,老凌生机剧耗,必须尽快进行急救。小馨,倒点热水来,把这瓶药剂喂老凌喝下。沃桑教授,麻烦你的团队过来帮忙。”

    凌老还没完全服下黑色药剂,便失去了意识。

    徐山让沃桑团队把剩下的黑色药剂注射给老凌。

    然后,众人一直紧紧盯着凌老,盯着心电监测仪看。

    心电波形图各项数据先是急遽转下,在降至最低点的瞬间又向上一抖,随后一直慢慢稳定上升。

    许久。

    凌老的心率、脉搏、呼吸等关乎生命健康的参数都渐渐恢复了正常。

    原本苍白的脸都有了红润。

    看到这里,沃桑教授满脸的不可置信,而徐山则松了口气,。

    “动了,”凌雨馨突然喊道:“爷爷的手刚才动了一下。”

    不只是一下,接下来,凌老的手指接连动着。

    下一刻,凌老睁开了双眼。

    眼中也不是以往痴呆的神色,而是澄澈清晰的目光。

    这意味着,现在的凌老是清醒着的。

    “馨馨,老徐……我又回来了。”

    最后。

    确定爷爷真的没事,而且清醒了好长时间也没重新变回痴呆后,凌雨馨因为太开心而忍不住流泪。

    她边擦着泪,边说:“我真没想到夏淡给我的黑色药剂真的能救回爷爷,还能治好爷爷的老年痴呆症,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了,但是,我必须要去告诉他爷爷已经被他治好了,我必须要去感谢他。”

    凌父看着止不住泪水的女儿,说:“馨馨,你说的对,凌家必须要感谢这个夏淡,他救了爸,你代表凌家送上凌氏集团1%的股份作为感谢。”

    凌雨馨点点头,凌氏集团市值几百亿华夏币,1%的股份也价值几亿了。

    “今天是高考放榜的日子,夏淡应该去白皇中学了,那我便去学校找他,表示感谢的同十,也把我凌家的感谢交给他。”

    “我也和你一起去白皇中学找夏淡。”徐山说道。

    有一些日子没见到夏淡这孩子了,不知道他的基因组攻克工程进行到哪一步了。

    而且,这孩子居然闷声不响地就研制出了能补充生命能耗,能治疗老年痴呆症的药剂。

    这对国家的意义太大了。

    华夏好多老一辈权威科学家都因为老年痴呆症等疾病而突然离开了研究岗位,好多特级一级研究工程都突然中断了。

    如果夏淡能治好他们,那华夏的科技将能迅在世界上崛起,也不再总是需要从米国欧国购买人家淘汰的高端设备了。

    因此他心里也萌生了一个想法,就是想把夏淡留在江南市,和他一起研究基因学,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好他的安危。

    这孩子虽然在基因学上是个妖孽级的天才,但似乎不擅长考试,或者是不在乎考试成绩,考试成绩都很一般。

    那自己完全可以动用特权,将夏淡特招到苏江省最好的大学苏江大学。

    正好苏江大学就在江南市,自己也可以一直配合夏淡攻克基因领域的“上帝之壁”工程。

    “行,我先打个电话,问下夏淡是不是还在学校?”凌雨馨拿出手机,打给夏淡,“夏淡,你现在是不是在白皇中学看高考成绩啊?”

    得到肯定答复后,凌雨馨说你先别走,我去学校找你有事啊,便立即挂了电话。

    而在白皇中学门口。

    夏淡无奈地放下应用终端,他话没说完呢,对面就挂了。

    对,现在他确实算是还在白皇中学,但问题是,他正打算离开学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