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全能运动员 > 第340章 这才是真相
    “看看这份声明,是张冠的经纪人团队发出来的,连他的那份合约影印本都公布了!这个不讲信用的骗子,他答应过我们不会接受记者的采访的,他欺骗了我们,这个奸诈之徒,无耻真是太无耻了!”老马里雅的愤怒完全写在了脸上。r?anwen w?w?w?.?r?a?n?w?e?n?`o?r?g?

    此时的老马里雅显然已经忘记了,是他率先想要耍阴招赖账的,而如今赖账怕是已经很难成功了,而罪责却被他推到了张冠的身上。

    诺埃尔律师则显得很平静,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对于他来说,无论结果如何,他收到的律师费都不会少一分钱。

    “诺埃尔律师,张冠现在发了这个声明,那么我们原来的计划还可行么?”老马里雅开口问道。

    诺埃尔律师想了想,开口说:“我之前说过,我所需要的是一个‘依据’,一个具有争议性的’依据‘,那可以让我在诉讼环节拖延时间,才能够逼迫张冠接受我们的和解建议,而现在看起来,我虽然不能说完全找不到任何的争议,但实话实说,我们现有的东西还是太单薄了,如果真的进入到诉讼环节,我无法拖延很久。”

    “那到底能拖多久?”老马里雅开口问。

    “按照目前我们有的东西,我估计真的上了法庭,一审也顶多打五堂就能有结果,再审会更少,如果尽力的话,顶多将诉讼过程拖延一年的时间吧。”诺埃尔开口说道。

    “只有一年么?”老马里雅知道,如果时间只能拖延一年的话,自己绝对没有压价机会了。虽然五亿美金这么大的数目,单纯计算存款利息,一年也有近千万级别的利息,但和五亿美金相比,省下千万美金也就是够请律师的诉讼费的。

    老马里雅脸色越来越阴沉,他看诺埃尔律师的眼神也愈加不善。无法给自己谋取利益的律师,在马里雅眼中连废物都不如。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跟随了老马里雅多年的那个助手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先生!”助手一进屋,看到了诺埃尔律师,猛的止住了话。

    诺埃尔会意,微微一欠身,开口说道:“我就不耽误马里雅先生的时间了,先告辞了。”

    “诺埃尔律师,请您先到隔壁的休息室稍后。”助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而老马里雅听了这话,却表露出了一丝诧异。

    诺埃尔律师被请去了隔壁的休息室,而助手则凑到老马里雅身边,开口说道:“先生,不好了,奥米少爷出事了!”

    “奥米又给我惹什么麻烦了?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白痴,他怎么就不知道收敛呢?他觉得自己惹得麻烦还不够多么!”马里雅开口说。

    “先生,这次的事情比较严重,奥米少爷可能要面临刑事方面的起诉!”助手开口说。

    “刑事方面的起诉?是什么?打架斗殴伤到人了?还是酒驾肇事?是不是交通事故逃逸了?”老马里雅摆着一张臭脸说,他队对于自己儿子是什么德行,显然是很明白的。

    “都不是,这次是雇凶伤人。”助手开口答道。

    “雇凶伤人!哼!”老马里雅冷哼一声,开口说道:“去花些钱给那个伤者,堵住他的嘴,让他不要提告,给我把这件事掩盖下去。另外把奥米叫回来,让他在家里老实待几天。”

    “先生,这次恐怕不是花钱能够解决的了的了。这次我们可能得需要诺埃尔律师的帮助,所以我才没有让他离开。”助手长叹一口气,接着说:“你看看网上的新闻报道就明白了。”

    ……

    “你们有没有查出来,那五亿美金的赌约,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他竟然能够拿到合约的影印版本,肯定是我们内部的自己人干的。能够接触到合约的就那么几个人,查起来就那么困难么?”奥米恶狠狠的对着自己的新任助理说。

    “我们已经排查过了每一个人,就连没有权限接触到合约的人都找来问过话。我们先期锁定的六个嫌疑人,但他们都说自己是无辜的。”新任助理开口说。

    “你去监狱里看一看,十个人中会有九个说自己的是无辜的。”奥米冷哼一声:“若是真的查不出来的话,就把那六个人都给我解雇了吧!”

    “那可是六个人啊?我们无故解雇员工的话,要赔给他们一大笔钱……”新任助理开口说。

    “要不然呢?你又找不出是谁干的,要不然那六个人留下来,你走?”奥米大声斥责道。

    新任助理一缩脖子,顿时吓得连声儿都不敢出。

    此时,手机的铃声响起,奥米一脸烦躁的拿起手机,却看到是自己父亲老马里雅打来的电话。

    奥米虽然有些心虚,但他还是接起了电话。

    “奥米,你马上给我滚回来,就是现在!”电话中传来了老马里雅的咆哮声。

    “父亲,您再给我一些时间,我这里正在查到底是谁泄露了那份赌约……”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你这个白痴,难道你从来不看新闻么?”老马里雅仍旧在咆哮。

    “新闻?”奥米有些糊涂,随后他马上意识到,肯定是出事了。

    奥米立刻来到电脑前,找到了最新的新闻。

    “这是……我雇佣罗伊-富里袭击张冠的事情,怎么会被记者知道!而且还曝了出来,整件事都说的这么详细,这件事情除了我之外,也只有盖克伍德那家伙知道的。盖克伍德?我明白了,是盖克伍德!原来是盖克伍德那个家伙泄露了那份合约!他是拿这个消息去卖钱了!”奥米已经明白过来,同时他也陷入了惊慌当中。

    对于奥米来说,雇凶伤人放在平时的话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是花些钱封住伤者的口就是了。然而这次他要伤害的对象是张冠,这可不是他花钱能够解决的了的。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跑!对,跑!现在就跑!回印度!”奥米想到这里,马上对那位新任助理说道:“现在去给我订机票,我要回印度!”

    ……

    来电的铃声将罗伊-富里吵醒,罗伊-富里一脸不爽的将接起了手机。

    “罗伊,快跑,找个地方躲起来!”电话另一边的声音非常的气促。

    罗伊-富里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

    “咱们上次袭击张冠的事情被记者给曝出来了,约翰和华莱士已经被警察给带走了,刚才警察也已经到过我这里,还好我跑的快,没有被警察给抓住。我不知道约翰和华莱士能够在警察局里撑多久,或许现在他们已经招供了,你还是赶快跑吧,说不定警察不久之后就会去找你的。”

    刺耳的警笛声恰好在这个时候传来,罗伊-富里跳下床,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远处有警车已经转过街角,向着这边开了过来。

    “我看用不了‘不久之后’了,警察已经来了!”罗伊-富里放下了手机,他犹豫了一秒钟,然后穿好了衣服,缓缓的走下了楼梯。

    罗伊-富里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逃跑。

    ……

    不久之前,张冠和泰森-富里的那场比赛曾经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而事件的起因就是因为张冠打伤了休吉-富里,所以身为哥哥的泰森-富里才站出来报仇。虽然泰森-富里没有报仇成功,但是还是获得了很多人的敬意,他们将泰森-富里当成了一位勇士。

    但现在,事情反转了,根据所谓的“知情人士”爆料,竟然是有人故意买凶伤人去伤害张冠,只是伤人者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被张冠给教训了。

    那位“知情人士”称雇凶伤人者是奥米,而伤人的动机就是五亿美金的赌约,如果张冠受伤了,就无法继续参加f1的比赛,而马里雅家族也可以赚到五亿美金。

    雇凶伤人的动机听起来合情合理,但很多人依旧不肯相信,只不过那几个被警方抓住的嫌疑人,包括罗伊-富里在内,压根就没有嘴硬,很快就招认了所有的事实。

    所谓坦白从宽在国外也是适用的,至少可以博取法官和陪审员的同情,让他们觉得你在改过自新;又或者可以让公诉方省去一些麻烦,博取一下公诉方的好感,从而在起诉的时候多说几句好话,就像是电视剧中经常出现的那句“我可以帮你向法官求情”。

    真相被公之于众,立刻引起了一片哗然。英国人也不是没有是非观的,得知真相之后,他们感觉到自己被欺骗了。不久前他们还在同情休吉-富里,同情那个“有梦想”的十六岁的孩子,但现在看来,他们就是在纵容罪犯!

    人们愤怒了,无关于犯罪者的阴谋有没有得逞,也无关于张冠是不是被冤枉被误会,而是因为他们被耍了。对于普通人来说,张冠是死是活与他们毫不相关,甚至有些人希望张冠难堪,但如果有人在利用他们,那绝对不行。

    人都是自私的,为了他人利益得失着想的“圣母”本就寥寥无几,奉献精神这东西在遥远的东方都已经快要找不到了,在西方更是从来没有存在过。搞慈善捐钱,那是有钱人该做的事情,而那些普通人,更在意的显然是他们自身。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特别是那些曾经“站错地方”的人,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洗白自己,而那个买凶伤人的奥米,显然成了展示自我“道德”的对象。

    各种的职责冲着奥米扑面而来,奥米虽然已经逃回了印度,但是在英国,却有人在呼吁将奥米引渡回来,接受英国法律的审判。

    同时受到影响的还有那个要为自己弟弟报仇的泰森-富里,那个人们眼中的英雄,只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了“曾经的”英雄。

    ……

    “我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我要对张冠说一声对不起,是我错怪了他!”

    镜头中,泰森-富里对着发言稿,努力装出一副诚恳的样子,但这个拳坛有名的“大嘴巴”装牛叉很擅长,却明显不适合这种“装委屈装可怜”的角色,他那浮夸的演技反而让人这个道歉是假的不能再假了。

    泰森-富里极力的想要表现出自己也是被利用的,他想要挽回自己的形象,更重要的是他想要和这件事情撇清关系,他希望这一篇就此揭过。

    可惜事与愿违,泰森-富里公开向张冠道歉的第二天,网络上又出现了一个爆料,爆料称奥米曾经花钱买通泰森-富里,让泰森-富里在比赛中将张冠打成重伤,让张冠无法继续参加f1的比赛。

    关注度这么高的事情,媒体当然第一时间介入调查,泰森-富里当然不会承认,如果承认的话他就完蛋了。但警方却查到了泰森-富里在挑战张冠之前,收到了一笔来路不明的巨款。

    ……

    警察局中,面对警察的询问,泰森-富里努力的保持者平静。

    “富里先生,这么一大笔钱,应该不是你的比赛奖金或是出场费的吧?”警察指着银行账单问。

    “那是我博采赢来的!”泰森-富里开口狡辩道。

    “这么大的金额,博采公司应该会给你代扣个人所得税的纳税单吧?富里先生能不能给我们出示一下?”警察接着问。

    “纳税单?早就被我随手扔了。”泰森-富里继续胡诌。

    警察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个答案,他嘲讽一般的看了一眼泰森-富里,接着说道:“富里先生,提醒你一下,我们是警察,我们可以从博采公司那里拿到数据。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查到这笔钱是从哪个账户里面转给你的。”

    泰森-富里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天真,既然是通过银行转账,警察怎么可能查不到这笔钱是谁给他的呢?

    他长叹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好吧,我说!”

    ……

    张冠也在关注事态的发展,只是他也没想到这件事情会是这么的复杂。

    “这真是一个连环套啊,这复杂和曲折的程度,都能拍一部电影的了。”张冠一脸苦笑的说道。

    “知道了整件事的真相后,我可是替你捏了一把汗啊。这你都能抗得过来!你可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贺一鸣拍着自己越来越大的小肚子唏嘘叹道。

    “对了,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那个奥米,现在怎么样了?”张冠开口问道。

    “早已经躲回印度了。我找人打听了一下,现在的他是深居简出,或者说已经被马里雅家族给禁足了。”贺一鸣开口说道。

    “可不能这么便宜了他,要是他安然无事的话,我心里可是不顺。”张冠开口说道。

    “是得让你出出气,你准备怎么做?”贺一鸣开口问。

    “当然是让他得到应有的制裁!”张冠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下一届奥运会不就是在伦敦举行么?塞巴斯蒂安那个老家伙也安稳了太久了吧!我得找几个帮手给我助助阵,顺便也帮那个老家伙找点事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