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失踪(中)
    “斌子,怎么样?能撑得住吗?”

    第二天一早,彭浩就来到了彭斌的帐篷里,看着彭斌那还有些苍白的脸,当下说道:“要不你别去了,等到他们把药带来之后,你敷了药再进山吧,最多只比我们晚一天……”

    昨儿见到彭斌不愿意出山,彭浩连夜让人去城市里取药了,彭斌身上所受的那些硬伤都好办,关键是他皮肤被巨蚺喷出的液体腐蚀的伤势,梁医生那里没有对症的药物。火然?文 ??? w?w?w?.ranwen`org

    不过还好的是,经过梁医生他们的诊断,彭斌身上的腐蚀伤并没有毒性,而是那巨蚺将胃酸给喷了出来,伤口经过连续消毒清洗之后,被腐蚀的地方已经不再恶化,后面只需要有对症的药物治疗就好了。

    “一起进山……”彭斌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三哥,只要我没死,就一定要找到方逸兄弟,他对我,对咱们彭家可是都有大恩的啊……”

    彭家出自川省武林,但来到缅甸近百年,家学大多都失传了,彭斌不但从方逸手上学到内家心法,更是得到了失传的家门功夫,传承再续,在江湖上这样的行为,可以说是恩同再造。

    “那好吧,等会梁医生来给你抹点烫伤药,我再让人抬着你进山……”

    彭浩知道自己这位族弟的性格,他和自己那位让彭家在缅甸辉煌了数十年的大伯一样,都是说一不二的性子,一旦决定了的事情,谁都无法再说服他们。

    “三哥,我没事,还是自己走吧,对付那条巨蚺,我比较有经验……”彭斌闻言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从开始练习内家心法之后,整个身体都起了很大的变化。

    首先是彭斌那一身腱子般结实的肌肉线条,开始变得柔和了起来,再者就是,彭斌在进行长时间跋涉之后,体内的消耗要比以前小很多,而且恢复起来也要快很多。

    更重要的是,体内产生的那一丝气感,对于他身体伤势的恢复也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按照以前彭斌的身体状况而言,受了这么重的伤,他最少要在床上躺那么一个星期的,但是现在彭斌感觉,自己只要不和人动手触及****和腿部断折的地方,慢步行走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腿上都打石膏了,你还想自己走?”

    彭浩又好气又好笑的指着彭斌,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句话,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你以后想做个瘸子的话,尽快自己走,我不拦着你……”

    “好吧,那给我身边放把枪……”

    见过了那条巨蚺的恐怖之后,彭斌虽然有勇气再去和它对决,但这心里却是很不踏实,“三哥,多准备一些重武器,那条巨蚺他娘的已经成精了,一般的武器对付不了它……”

    “斌子,放心吧,只要能找到它,我就能把它挫骨扬灰……”彭浩咬着牙发着狠,“我这次带了一个单位的白磷弹,它就算是真的成精了,我也要把它给烧成灰……”

    杀子之仇,彭浩怎么可能忘记,他这次主动要求过来接应彭斌,而且还带了一帮忠于他和彭斌的家族子弟,原本就是打算在找到彭斌之后,就带人进山寻找那条巨蚺的,事先早就做了很多的准备。

    “白磷弹?”

    听到三哥的话,彭斌脸上露出一丝惊容,“三哥,你从哪搞到的白磷弹?这玩意可阴毒着呢,使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点,如果我兄弟在旁边,那就千万不能用……”

    听到白磷弹三个字,彭斌的反应不亚于听到臭鼬药剂的名字,因为白磷弹的威力,可是要比臭鼬弹大出了无数倍,这两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臭鼬弹最早制作出来,只是为了驱散那些示威群众的,不具备杀伤力,只会让人产生恶心头晕等不适的感觉,但白磷弹不同,那纯粹就是战场的大杀器,而且被国际公约认定为禁用杀伤性武器。

    众所周知,磷的燃点很低,而白磷的燃点则是更低,只要接触了空气之后,马上就会燃烧起来,发出黄色火焰的同时散发出浓烈的烟雾,通常燃烧的温度高达一千度以上。

    而白磷弹最让人恐惧的是,它在燃烧之后,是完全无法熄灭掉的,白磷弹碰到物体后会不断地燃烧,当它接触到人的身体后,肉皮会被穿透,然后再深入到骨头,造成极为可怕的伤害。

    别的东西着了火可以用水浇灭,就算是汽油燃烧也有专用的灭火器,但白磷弹却是无解的,只要人沾染上了那么一点火星子,那么它就一定会烧到骨子里去,根本就没有办法解救。

    所以听到彭浩居然搞了一个单位的白磷弹,彭斌都是被他给吓了一大跳。

    这种东西虽然可以在武器黑市上搞得到,但通常情况下却是没有人敢在缅甸发生的战争中使用,因为白磷弹致死后太容易被分辨出来了,谁要是敢用这种武器,那指定会成为国际社会的公敌。

    白磷弹被国际社会列为禁用武器,不代表就没有人使用过,彭斌就曾经见过两个大毒枭集团火拼,其中一方发射了一枚白磷弹,直接就将对手方圆数百米都烧成了焦炭,那凄惨的样子,让彭斌现在都为之心寒。

    “从以色列搞的,他们手上的好东西比较多……”

    彭浩没有对族弟隐藏白磷弹的来历,事实上像白磷弹这一类比较偏门和很多国家禁用的武器,大多都是从以色列流出来的,而臭鼬弹最早也是以色列人发明的。

    “三哥,这东西一定要慎用,而且使用的时候,要确保周围没有人……”想到白磷弹的威力,彭斌连忙又叮嘱了彭浩几句。

    要知道,巨蚺的生命力可是极其顽强的,临死挣扎之下,说不定就会将白磷燃烧起来的火焰触碰到别人身上,彭斌之所以说它阴毒,就是因为这玩意只要碰上了,那就不会熄灭,被燃烧的火焰碰上也是如此。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可不想和它同归于尽……”彭浩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让梁医生进来给你处理一下伤,咱们就准备进山了……”

    出门喊了已经等在外面的梁医生进去,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这支进山的队伍终于成行了。

    除了留下五个人把守营地之外,这次几乎所有的人都踏进了这在本地人传说中是通往地狱的山口,其中甚至包括梁医生在内的几个医生。

    不过他们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除了涂抹了防蛇虫的药之外,梁医生和余宣等人,都行走在了进山队伍的中间位置,就算是遇到难行的小路,也会有前面的人将道路边的灌木丛清理一遍之后,才会让他们通过。

    另外和几年前的那个探路队相比,这一支搜寻的队伍,装备要更加的齐全。

    除了每人身上的一把冲锋枪之外,搜寻队的战斗人员还都随身携带了两枚枪榴弹,枪榴弹的威力可不是子弹能与之相比的,就算是遇到巨蚺,只要能直接命中,那也会将它炸的血肉模糊。

    当然,这个队伍中的大杀器,还是要数彭浩亲自带着的那两枚可以用步枪发射的白磷弹,对这种伤敌亦会伤及自己的东西,彭浩也是不敢轻慢,将它们放入到了特种的手提箱里,亲自拿在了手上。

    山口距离水潭的位置,其实并不是很远,正常的搜寻队员前往的话,一般只需要四五个小时就能到达,换成没受伤时的彭斌,两个小时他就能走完这些山路。

    不过带着彭斌这个伤员还有好几个非战斗人员,这一队人却是整整走了十多个小时,在天色将黑的时候,才来到了距离水潭只有五百多米的一个山头上。

    --

    ps:七月最后三天啦,求清仓月票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