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五百九十四章 胖子逞能
    “死胖子,你……你是从墙上撬下来的这块玉?”

    看到胖子手上的玉石,方逸脸上的肌肉忍不住的抽搐了起来,要知道,在阵法没有开启的情况下,这个法阵可是没有什么防御力的,就算是三岁的孩子都能轻易的将其给破坏掉。???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

    破坏法阵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抹去墙壁上的朱砂阵法纹路,或者是拿掉方逸在各个阵法节点上安放的玉石,都能使阵法不能运转,方逸之前就是如此让法阵停滞下来的。

    但方逸取下玉石的时候,是硬生生的将那块玉石给吸出来的,并没有破坏掉阵法的纹路,一旦胖子是使用工具暴力的将玉石翘出来,那肯定会破坏整个法阵的,而破坏掉的法阵,修补起来往往要比布阵更加的困难。

    “我……我没有撬啊……”胖子被方逸的脸色给吓住了,用手指着鬼头刀身的孔洞处,“我是从那里找到的这块玉,别……别的地方我都没动!”

    “嗯?那就没事了……”

    顺着胖子手指的地方看去,方逸看到他放在那孔洞内的玉石果然不见了,顿时松了口气,他辛苦布置出来的法阵要是被胖子无意中给破坏掉,那方逸真得找个地方哭去。

    “胖子,三炮,把这房子的钥匙还给我吧!”方逸伸出了手,说道:“以后你们想要过来,就先打电话给我!”

    这法阵对于方逸的影响并不大,所以即使方逸在家,也能将法阵开启,但胖子和三炮就不一样了,他们如果拿着钥匙冒然闯进来的话,那后果就会和今天的满军一样。

    “钥匙?”

    听到方逸的话,胖子和三炮对视了一样,同时把钥匙掏了出来,两人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脸色却是有些变了,方逸要钥匙的行为,无疑是对两人一种不信任的表现。

    “哎,胖子,三炮,你们别多想呀……”

    看到胖子和三炮的样子,方逸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连忙开口说道:“把钥匙要过来是对你们好,要不然万一哪天我不在你们闯进来了,到时候连哭都来不及。”

    “嗯?这是怎么个说法?”两人闻言愣了一下,不过脸色却是变得好看了起来。

    “我在这客厅里布置了个阵法,你们不了解的话,闯进来之后是会陷入到阵法之中的!”方逸出言大致解释了一下。

    “你……你画的这些东西,不是当装饰用的啊?”听到方逸的话,胖子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他还以为方逸是嫌房间的色彩过于单调,这才画了一墙自己看不懂的东西呢。

    “我有毛病啊,用朱砂画画?”

    方逸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道:“这个是道家的阵法,如果不懂的人进去了,就会受到攻击,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以后来这个房子,一定要先经过我同意……”

    说话的时候,方逸有点心虚的看了满军一眼,之前拿这老哥哥做了个实验,可是把他给整的不轻,不过方逸还有点纳闷,为何满军这会没事人一样的站在那里,像是全然忘了进入法阵之后的事情。

    “有多严重?”

    胖子大咧咧的说道:“不就是个**阵嘛,老道士当年在山上布的那个**阵,胖爷我不一样自己走出来了,要我说,你摆个阵法保护这些东西,还是不如放在银行里面保险……”

    胖子所说的**阵,就是方逸师父当年在道观后山布置的一个九宫八卦阵,不过由于质材的关系,那个阵法都是用山中的竹子按照九宫八卦的方位布置出来的,胖子那次是运气好走进了生门,这才误打误撞的闯出来了。

    如果老道士有方逸这么多的玉石,同时又能有作为阵眼的法器,那么及时胖子走对了方位,也会被困在法阵之中,因为即使胖子走进生门,那也是步步危机,只有真正了解阵法的人才能看破虚妄,安然无恙的走出来的。

    “有本事你来试试?”听到胖子的话,方逸开口说道:“你要是能走进去再走出来,这要是我就还给你,你看怎么样?”

    “你阵法在哪呢?我现在不就在这站着呢吗……”胖子往左右看了一眼,起身在客厅里晃悠了一圈,还特意在那画满了朱砂纹路的位置蹦了蹦。

    “这法阵还没开呢……”方逸看着胖子说道:“你真的要试?”

    “那不是废话嘛,什么阵法能难得住胖爷我?”胖子撇了撇嘴,他是承认老道士有些手段,也知道方逸的符咒很灵验,但方逸说是在这么一间屋子里布了什么阵法,胖子却是有几分不信。

    “行,只要你能从大门外走到客厅走廊,就算是你赢了!”

    方逸知道不让胖子见识下这阵法,他指定不会死心的,当下打开了门,又招呼满军和三炮去到了餐厅里,从餐厅到客厅,有一道玻璃玄关相隔,那里已经出了阵法的范围。

    “你先出去……”

    方逸让胖子站到了门外面,而自己却是将那枚玉石放入到了鬼头刀柄处的节点上,在玉石放上去之后,方逸顿时感觉到周身一麻,阵法内灵气波动,已然是运转开来。

    “咦?方逸人呢?”

    就在阵法开启后的一瞬间,原本在三炮和满军视线之中的方逸,忽然很突兀的消失掉了,这让两人不由愣住了,而胖子则是因为角度原因,站在门外并没有发现。

    “进来吧……”方逸走出了法阵,来到了三炮和满军的身边。

    “看好了,胖爷进来了!”胖子嘴里嚷嚷了一声,直接就走进门来。

    “这有什么啊?不还是和刚才一样吗?”进门之后还能听到胖子的声音,但是当他的身体进入到门内大约一米的距离之后,之间胖子那魁梧的身形,骤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三炮嘴里发出了一声怪叫,刚才方逸的突然消失就让三炮很震惊了,眼前胖子又是如此,三炮和满军对视了一眼,他们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一种叫做“恐惧”的神色来。

    “方逸,我……我之前是不是也进入过你这阵法?”

    满军忽然拍了一下脑袋,他记得自己是拿着相机过来准备给那些古玩拍照的,但进门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满军忘的是一干二净,他只记得自己醒来的时候,胖子那臭脚丫子正摆在自己的脸上。

    “满哥,你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方逸看了一眼法阵里的胖子,那小子似乎刚刚陷入到幻阵之中,一张胖脸上的肥肉正在不断哆嗦着,一时半会的应该没事,当下将注意力放在了满军的身上。

    “想不起来了,我就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个怪梦……”

    满军摇了摇头,一脸苦恼的说道:“梦到小时后自己经过路过的一个乱坟岗,别的就想不起来了,一想就头疼……”

    昨儿满军也是熬了一夜没睡,所以当他在方逸床上醒来的时候,还以为是因为太困了自己爬上床的,但是看到胖子消失之后满军才想起来,好像自个儿是来牌照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到床上去了。

    “满哥,那你没啥别的感觉吧?”方逸出言追问道,他还真怕幻杀阵给满军留下什么后遗症,这要是三魂七魄给吓少了几个,自己还得给满军招魂。

    “没感觉,除了有点头疼,别的没什么感觉……”

    满军想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玉牌,说道:“这东西我原来是挂在脖子上的,睡醒了就裂开了,方逸,你护身符你可得再给我一个!”

    “嗯?玉牌碎了?”

    看到满军手上的玉牌,方逸不由愣了一下,他之前倒是忘了满军身上还有一件自己制作的法器,不过这护身法器和阵法的威力比起来就差得远了,并没能护佑得住满军的安全。

    “行了,咱们等会再聊!”

    正在思考着的方逸,忽然发现身体不远处的法阵,传来一阵强烈的波动,抬头一看,却是胖子已然支撑不住了,原本紧逼的双眼圆睁,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之极的事情。

    来不及再和满军说话,方逸连忙冲入到阵法之中,将那块玉石给取了下来。

    在玉石被取下来的一瞬间,胖子的身体马上显露了出来,三炮和满军发现,胖子别说走到走廊那里了,他的身体在进入门内一米之后,压根就没在动弹了,一直就是站在了那个地方。

    不过在胖子身体露出来之后,他原本站立的身体,却是忽然一软就往地面上瘫倒了下去,要不是方逸动作快,胖子怕是已经躺在地上了。

    “方……方逸,胖子没事吧?”看着胖子那张扭曲的面孔,三炮不由担心的问道,不过不知道那阵法还在不在,三炮和满军都是不敢过去。

    “应该没多大事,满哥现在不就没事吗?”方逸架着胖子坐到了沙发上,一脸歉意的看了一眼满军。

    “啊?我还真的进去过呀?”

    满军被方逸的话吓了一大跳,连忙低头在自己身上扫了一遍,又用手摸了摸身体的某个关键部位,发现作为男人主要器官的物件还在时,这才放下心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