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零三十章 三魂七魄
    “我来缠住它,你动作快点。”

    方逸身形一晃,直接就跳入到了沼泽地中,身体轻飘飘的就像是根羽毛一般,站立在那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物的沼泽地上,眼睛向沼泽地中心位置的那个灵体看去。

    “吼!”

    就在方逸刚刚进入极阴之气的范围,那个灵体似乎就有了感应,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在方逸脑海中响起,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吸力拉扯着方逸的身体,将他向沼泽地深处拉去。

    “比上一次见它更加厉害了!”

    方逸眼神一凝,身上衣袂飘动,但身形却是稳如泰山,身体没有被拉扯的向前,反而是往后倒退了一步,这里是那灵体的主场,方逸可不想再陷入到那幻阵之中。

    “又是你?该死!”

    那个灵体似乎认出了方逸,原本只是一团气体形状的它,忽然化成了一个高约十米的巨大骷髅头,散发着黑色雾霾向方逸吞噬而来,即使相隔数十米,方逸都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装神弄鬼。”

    方逸口中冷哼了一声,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一把暗红色的断刃骤然从方逸身前飞出,径直向那骷髅电射而去,在晋级到炼气期之后,方逸神识的强度,已然是可以自如的操纵这把从秘境中得来的断剑了。

    方逸虽然已经是炼气期的修者了,但他只是刚刚步入炼气期,像是一些诸如火球术的功法方逸还没能修炼出来,这飞剑已然是他能发出最大的攻击手段了。

    “飞剑?”

    看到向自己射来的断剑,那个灵体发出了一阵神识波动,紧接着怪笑了起来,“嘎嘎,原来是华夏的修者,好,太好了,我最喜欢华夏的修者,过来让我吃掉吧。”

    让方逸惊愕的是,面对着自己发出的飞剑,那个灵体居然直接就张大了嘴,一口将飞剑给吞了下去,方逸只感觉神识一疼,他寄托在飞剑上的精神力,竟然和自己失去了联系。

    “该死!”方逸脸色一白,他怎么都没想到,飞剑非但没能对这灵体奏效,反而让自己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

    其实方逸还是缺少和进化者交手的经验,飞剑通常都是攻击有身体形态的进化者,而方逸面前的却是一个灵体,物质攻击对其作用并不是很大,而且方逸的精神力也要远逊于这个灵体,是以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抢走了飞剑。

    当然,这也是因为飞剑并不是方逸炼制的原因,单纯的用精神力去控制和心神相通,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如果这把飞剑是方逸亲手炼制出来的,也没有这么容易被灵体抢走。

    “还不动手?”方逸向身后喝了一声,面对着那遮天盖日一般向自己扑来的骷髅头,并没有再继续退缩,而是反手拿出了一个物件,将体内的灵气向那物件里面灌输而去。

    和上次相比,这次方逸能感觉得到,这个灵体带给自己的压力,远没有上次那么大,它最多也就是相当于炼气期后期修为的鬼物,没有了等级上的压制,方逸即使不敌也能轻易的退出去。

    就在方逸喝声出口的时候,小魔王的身形快如闪电一般,突然的冲到了沼泽地上的那朵蓝花之前,原本方逸以为小魔王会将那花朵采摘走,但让方逸没想到的是,小魔王竟然一口将蓝花给吞进了肚子,紧接着向后退去。

    说来也奇怪,就在花朵被小魔王吞掉之后,那根茎居然化成了丝丝灵气消散开来,片刻之间就完全不见了。

    “啊,该死,你们都该死!”半空中的灵体见到这一幕,简直要疯掉了,那散发着黑色烟雾的巨口发出了震天的咆哮声。

    要知道,那可是它借助这沼泽地特殊的环境种植出的一棵养魂花,等到养魂花成熟之后吞服下去,灵体就可以脱离这沼泽地的桎梏去到外面,但是它的如意算盘却是被小魔王给破坏掉了。

    小魔王的动作极快,在吞下那朵蓝花之后,身体就快速的退出了沼泽地,在半空中还不忘冲着那灵体做了个鬼脸,更是把那灵体气的七窍冒烟,蒸腾的黑色烟雾几乎要将整个沼泽地都给笼罩住了。

    灵体无法追出沼泽地,只能将冲天的怒火宣泄到方逸身上了,那实为极阴之气的滚滚黑烟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遮天蔽日般的向方逸直扑而去,声势之浩大看的躲在沼泽地外面的卫铭城是一脸苍白。

    原本成为先天修者,卫铭城自以为这天下之大,已然是没有他不可去的地方了,但此刻见到这鬼物的凶威,卫铭城才知道,自己只不过还是只刚从井底爬出来的青蛙,只是头顶上的天稍微大了一点罢了。

    “朗朗乾坤,岂容你这鬼物横行,上清三天,下届鬼神,无有不从!”

    口中念诵着符咒,方逸举起了右手,之间在他的手中,有一方闪耀着烁烁金光的印章,可不正是方逸从众信方丈那里得到的上清天枢院印。

    方逸那个不负责的师父,是没有传给他任何与修行有关的物件的,这方印也算是方逸师门唯一的信物了,所以此次回到金陵,方逸就将印章给带在了身边,日后如果见到师门中人,多少也能算是个信物。

    这次要来对付荒村中的灵体,方逸也是将上清天枢院印给带上了,因为上清天枢院,原本就是道教神真府司院中的一个重要神衙,上下界诸神无论职务修为高低,均是要听从掌印的命令,故而也有“上清天枢印,天下鬼神伏”的说法。

    当初得到这枚上清天枢院印的时候,方逸就能感受到里面的灵气,眼下一尝试,这果然是一件道家法器,在灌输了方逸的灵气之后,那上清天枢院印顿时放射出了万道金光,向冲到方逸面前的黑雾照射了过去。

    “啊!”

    似乎没想到方逸竟然能拿出道家专门针对鬼神魂体的法器,当那黑雾一接触到金光,方逸耳中就传来了一道凄惨之极的叫声,而近乎实质的烟雾在金光照射下,就像是冰雪遇到了阳光,纷纷消融开来。

    原本十多米高的巨大骷髅头,此刻骤然的缩小到了只有两三米大小,而且还在飞快的向后退去,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惨叫声是不绝于耳。

    “这么好用?难道这真是一件修者的法器?”

    看着手上散发出万丈金光的上清天枢院印,就是方逸自个儿都有些傻眼,他原本觉得这天枢院印刚好和鬼物相克,或许能起到一些作用,但方逸怎么也没想到,院印一出,居然将这灵体给死死的压制住了。

    上清天枢院印的变化还没有结束,似乎感应到了周围那浓郁的阴气,方逸手中的院印愈发显得金光璀璨了起来,忽然一声震天的雷声响起,朗朗晴空之下,一个晴天霹雳突兀的劈在了这沼泽地的上空。

    虽然沼泽地的上面没有任何的遮挡,但作为极阴之地的核心所在,整片沼泽地常年都是被笼罩在一团灰蒙蒙的烟雾之中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见到过阳光了,但随着那霹雳声响,笼罩住沼泽地的烟雾,被劈开了一道口子,阳光挥洒在了地面上。

    阴阳相克,乃是天地至理,就算这灵体是个积年老鬼,而且还是个修为有成的进化者死后的魂魄修炼而成的,也是无法和那太阳精气所抗衡,方逸耳中只听到一声惨叫,那体型缩小到了两三米的灵体,竟然一下子就被打散开来。

    “就这么死了?”

    方逸见状顿时愣住了,一时间都忘了向手中的上清天枢院印输送灵气了,没有了灵气的支撑,原本散发着金光的院印,也慢慢的恢复了原状。

    终究是极阴之地,没有了院印的压制,不知道从而何来的阴气迅速的将上空撕裂的那道口子给弥补住了,整个空间又变成了灰蒙蒙的样子,惟独沼泽地正中的那个光幕,向外散发出淡淡的光泽。

    “把它干掉了?”

    原本已经逃出了沼泽地的小魔王,窜到了方逸的肩头,看着方逸高举着的上清天枢院印,眼中射出了炙热的光芒,清楚的看到刚才那一幕的小魔王,自然知道这是个宝贝。

    “不知道,它被雷给劈散了,或许是死掉了吧?”方逸闻言摇了摇头,这会儿他还没回过神来呢,那么强大的灵体,在这上清天枢院印之下竟然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这远远超出了方逸的预想。

    “自己师门真的很强大?”

    想着记忆中那不靠谱的师父,方逸一时间还是不敢相信,但师门传下来的这枚院印所展示的威力,却是又让方逸不得不相信,宋天宇那些人口中提及的自己师门,或许真的很强大。

    “干什么?这东西可不能给你。”

    方逸忽然感觉手中一颤,抬头看去,小魔王正伸出小爪子,想要将那上清天枢院印给抠出来呢,方逸连忙缩回了手,将院印给收了起来。

    “小气,我就是看看。”小魔王使劲翻着白眼,神识传音道:“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东西,还有没有多的?给我一个啊。”

    “师门传承下来的,我哪里有多的?”方逸没好气的瞪了小魔王一眼,说道:“刚才那花呢?别说你吃下去了,见者有份,分我一半。”

    方逸知道小魔王体内有个储物空间,而且那蓝花一看就不是凡物,如果被小魔王吞吃掉的话,现在小魔王肯定要运功炼化的,所以那花只能是被小魔王给收起来了。

    “我才没你那么小气呢,一人一半。”

    小魔王张口一吐,那朵足有巴掌大的蓝花顿时出现在了它的面前,蓝花一共有六片花瓣,伸出小爪子撕下一片花瓣,小魔王将其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这次却是实实在在的吃掉了。

    “没有什么后遗症吧?”

    方逸学着小魔王的样子,也撕下了一片花瓣放进口中,花瓣刚一入口,方逸就感觉到精神一振,一股庞大的灵力从口舌之间向全身蔓延开来,同时一股精纯的精神力,和方逸的神识交织融合在了一起。

    “舒服,太舒服了。”

    感受着神识的暴涨,方逸浑身上下的毛孔似乎全都打开了,他不知道吸食毒品是什么感觉,但神识增长时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却是让方逸沉迷其中。

    就在方逸和小魔王沉醉于体内的变化时,在距离方逸身前四五米远的地面上,忽然射出了一道乌光,径直的来到方逸面前,化作了一张大口,一口将剩余的四片花朵给吞了下去。

    “嗯?找死!”方逸和小魔王同时惊醒了过来,小魔王伸出爪子向那乌光抓去,而方逸手腕一翻取出了上清天枢院印,就要往里面输入灵气。

    “别打,别打!”

    一股神识波动传到了方逸和小魔王的耳中,那个灵体显然怕极了方逸手中的上清天枢院印,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在看到方逸取出院印之后,只逃出了七八米,就停在那里不敢动弹了。

    “你说不打就不打吗?”

    小魔王才不管那一套,伸手就要去抢方逸的院印来上那么一下子,方逸摇了摇头,说道:“你到底是何物,为何会在这里害人,那光幕后面又是什么地方?”

    “我没有害人,是你们来抢我的东西!”神识波动传入到方逸和小魔王的脑海之中,那灵体显然很是激动,一团烟雾在方逸面前不断变幻出各种形态。

    “抢你的东西?你是说那花?那是什么花?”

    方逸开口追问道,虽然只吃到了一面叶子,但方逸感觉到自己的神识暴涨了一倍都不止,神识的增长也让方逸隐隐感应到了炼气期二层门槛的松动,在成为真正的炼气士之后,方逸知道神识对应的是境界,而境界的重要性,是要在修为之上的。

    也就是说,就算方逸一身灵气达到了炼气期二层的标准,但境界没到,他依然无法突破,反而言之,如果方逸的境界到了,只要体内灵气达到了,自然而然的就会突破,而不会再有任何的滞碍。

    “你答应不用那东西,我才告诉你。”

    灵体怯生生的说道,它真的被那上清天枢院印给吓着了,修炼了数百年的魂魄灵力,在那上清天枢院印一击之下就差点崩溃消散,如此强大的法器是那灵体从未见过的。

    “好,我不用它,你说。”

    方逸点了点头,直接将手中的上清天枢院印给收了起来,因为方逸能感知得到,此刻的这个灵体,虽然吞掉了四片蓝花的花瓣,但也处在了崩溃的边缘,不可能再危害到自己。

    “养魂花,可以滋养魂魄,我如果吃下一朵完整的养魂花,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灵体的神识波动中透露着一丝愤怒,这棵养魂花它已经培育了上百年,以前的时候养魂花都是在沼泽之下吸收极阴之气,也就是快成熟了才露出了地面,没想到竟然被方逸和小魔王惦记上了,还没等完全成熟就采摘了下来。

    如此一来,养魂花的功效大减,再加上又被方逸和小魔王各吃了一片,现在这个灵体即使吃掉了剩下的花瓣,也只能滋养治疗他受伤的魂体,甚至连自己强盛时一半的状态都达不到。

    “那你又是谁?为何将这整片村子都化为极阴之地?”方逸继续追问道。

    “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好像是从那里出来的,想回又回不去了,只能呆在这里。”那团烟雾中伸出了一只手,指向了光幕的方向。

    “为什么回不去?”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上次见到这灵体被光幕给吸了过去,还以为它是能进出光门的。

    “没有肉身,也没有载体,是没法经过传送的。”灵体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它能感觉得到,面前的这个人是可以让自己魂飞魄散的,所以也没耍什么滑头。

    “你知道那是传送阵?你不是没记忆了吗?”方逸开口问道。

    “我脑子里有一些东西,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灵体说道;“我是从那传送阵被传送过来的,但我是谁为何被穿送过来,都忘记了,想要再回去,我必须吃下养魂花然后夺舍找一个肉身,才能通过传送阵。”

    “我明白了,原来你是一丝残魂修炼成的灵体。”

    通过和那灵体的对话,方逸慢慢理清楚了思路,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个灵体的原身,应该是一个修者或者进化者,不知道因何缘故从传送阵出来之后就死掉了,死后的魂魄被这极阴之地滋养,逐渐化成了一个由阴气凝聚而成的灵体。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一名胎光,太清阳和之气,属于天,二名爽灵,阴气之变,属于五行,三名幽精,阴气之杂,属于地,三魂主精神智慧,缺一不可。

    七魄则分别名为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对应的是人身的喜、怒、哀、惧、爱、恶、欲七种意识形态,七魄是三魂的寄生体,三魂死亡之后,七魄也会随之消散。

    而面前的这个灵体,显然就是三魂消散的时候,留下的一丝残魂,所以它的记忆也是残缺不全的,但根据记忆中的修炼功法,居然修成了灵体,重新补足了自己的三魂七魄,也算是极为罕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