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杀人者,人恒杀之
    岛国的忍者,大多都是修炼的刀术和剑道,所以最初期的时候,他们练的最多的就是拔刀术。

    这里所谓的拔刀术可不仅仅指的是将刀拔出鞘,而是在刀出鞘的同时,已经用极快的速度劈砍了出去,在砍中敌人之后再快速的回刀。

    拔刀术练到极致的人,这一套动作可以做的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让人赏心悦目的同时,还会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刀尚未离鞘,敌人就已经被斩于刀下了。

    “青木君的拔刀术,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看到青木的出刀动作,秋野微微点了下头,眼中露出几分赞许的神色,事实上在岛国的上忍之中,只有他将拔刀术练到了极致,秋野一向是刀不出鞘则已,出鞘必伤人。

    虽然和方逸还相隔一二十米远,但是青木出刀的时候,身形也快速的向前突进了过去,几乎在厉芒闪现的同时,青木已然来到了方逸身前五六米处,而那把武士刀的刀芒,堪堪对着方逸的眉心斩了下去。

    那快到了极点的刀速,似乎将空气都割裂开来,就像是水纹涟漪一般,在方逸面前闪现出了层层的刀光,头顶的阳光和地面的皑皑白雪相互映照,渲染的刀光愈发的璀璨,闪的众人几乎都无法睁开眼睛。

    不得不说,青木的这一刀完全展现出了他的刀法,不仅如此,青木还利用了阳光折射以及地面环境,使得这一刀挥出像是万刀齐发,稍微弱一点的人根本就看不出刀锋究竟是从哪里砍过来的。

    “岛国人果然注重实战,这一刀,怕是老宋都接不下来。”

    感受着脸上皮肤的微微刺痛,方逸还有心思琢磨青木的刀法,事实上在别人看来快到了极点的这一刀,在方逸眼中却是处处破绽,动作缓慢的和蜗牛爬也差不了多少。

    “这一刀,我接不住!”

    正如方逸所想的那样,虽然刀芒不是对着自己而来,但是看到了青木的这一刀,宋天宇身上的鸡皮疙瘩几乎都要起来了,他知道,这一刀自己绝对无法迎接,只能向后退避。

    但宋天宇心里也很明白,自己如果向后退去,就等于失去了先机,对方刀法绵绵不断的施展开来,那他最终只有败亡的结局,换句话说,就是宋天宇根本就不是青木的对手。

    “太慢!”

    方逸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他的话声并不是很快,但那节奏却是让人很难受,尤其是青木,他感觉到那声音一出,自己连绵不绝的刀意好像就被打断了一般,难受的让青木差点吐血。

    先天和练气期之间的差距,就像是天堑鸿沟一般,并不是仅靠刀法就能弥补的,就在那武士刀的刀芒要触及到方逸皮肤的时候,一根屈起的手指突兀的出现在了刀芒的尽头。

    众人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屈起的手指弹在了刀芒上,刀气和手指相击,竟然发出了“当”的一声金铁交鸣声,弥散在方逸面前的漫天刀影,瞬间就被击破掉了,同时寒光一闪,原本被青木握在手中的那把名刀,竟然高高的冲天而起。

    头顶的阳光,地面的白雪,此刻似乎都映射在了刀刃上,那刺目的强光让在场除了方逸之外的人,都微微眯缝起了眼睛,而那金铁交击的声音,也如同金钟鸣响,让场内众人愣了下神。

    “不好!”

    反应最快的自然是秋野,他只是微微愣了一下,前后不过一秒钟就回过神来,眼睛向空中的那把刀看去,秋野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因为弹到空中十几米高的那把刀,竟然以快到了极点的速度,刀刃向下,直直的插了下来。

    “青木君!”

    秋野虽然回过神来,但他的身体却是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那落下来的刀刃,就从青木君的头顶直直的插了下去,秋野清楚的看到,青木原本犀利到极点的眼神,一下子就涣散开来,而直到此时,秋野口中才喊出了“青木君”这三个字。

    “死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秋野的声音喊出之后,另外几人也都回过神来,看着青木脑袋上长长的刀柄,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们怎么都没能想到青木砍出这一刀之后居然会是这种结果。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当秋野的眼神再落到方逸身上的时候,已然是充满了恐惧,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一个上忍竟然会如此轻易的被人杀死,要知道,忍者是最擅长隐匿身形逃避追杀的,但很显然,面前的这个华夏人,没有给青木丝毫的机会。

    不仅是秋野,就是另外两个上忍,在看向方逸的时候,也是心中生出一股寒意,他们都无法理解,这个看上去脸上带着淡淡笑容没有丝毫杀意的年轻人,出手竟然如此的狠绝。

    “华夏,方逸!”

    看了一眼秋野,方逸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因为问话的秋野是方逸所见过的最强大的一个进化者,换做是三年前的方逸,未必就能稳胜对方,所以他有资格知道自己的名字。

    “方君,只是切磋而已,为何要出手杀人?”

    秋野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方逸究竟是何人,他这十余年一直都闭关不出,别说华夏的强者了,就是岛国的的新晋强者秋野都知道的不多。

    秋野虽然狂妄,但他能活到现在都没死,也说明秋野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在强者面前低头是保命的最好办法,是以秋野率先开口了,他想用话挤兑住对方,让方逸不至于出手就杀人。

    “杀人者,人恒杀之!”

    方逸脸上的表情仍然十分的淡然,没有笑容也没有恨意,彷佛自己刚刚只是屈指弹走了一只蚊蝇一般,但也正是方逸的这种表情,让秋野等人心中寒意大冒,因为往往只有那种真正超脱的人,才会视生命如蝼蚁,杀人后而面不改色。

    “八嘎,你也要死!”

    站在青木身后的那个上忍,被方逸淡然的表情激发了心中的凶性,他那用茶道练了数十年的养气功夫,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竟然完全崩溃,只想要和方逸拼个鱼死网破。

    “八嘎,闭嘴!”

    只是当那个上忍话声刚落,一声耳光的脆响,就在场内响了起来,出手打人的是秋野,在他看来,事情还没有到绝望的事情,对方既然能报出名字,那说明还有得谈。

    就像是半个多世纪以前,岛国做出了那么多伤害华夏的事情,最后不也是在审判和谈判中解决了嘛,而这次秋野并没有伤害到宋家的先天武者,所以双方的关系还没有到不死不休的程度。

    “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孟浪了。”

    秋野强忍着心中的不安,开口说道:“还请方先生见谅,我们会对这件事做出赔偿的,我们会按照这个矿场的双倍价值,向方先生做出赔偿,而且现在就能支付,还希望方先生能接受。”

    现在的秋野,只想远远的避开方逸,所以他提出的条件也算是十分优厚的了,这个矿场是宋家用三亿美金买来的,双倍就是六个亿,秋野身后的产业完全可以支付得起。

    不过在离开之后,秋野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方逸这样的高手,在岛国也并非没有,就秋野所知,青木那一脉就有个从江户时代一直活到至今,差不多有三百多岁的隐世高手,自己回去之后只要请他出来,肯定能对付得了面前的方逸。

    “赔偿的事情不归我管。”

    方逸摇了摇头,微微向右挪开一步,将宋天宇的身形露了出来,说道:“钻石矿是宋家的,你们要赔偿去找他说,至于我嘛,这次就是来……杀人的!”

    方逸能清楚的感应到秋野内心深处的那股强烈杀机,他也曾经听老道士说起过,岛国人的心里都藏着一只野兽,这是个应该被灭绝的民族,所以在见到秋野等人竟然是岛国人之后,方逸就没有了留下活口的想法。

    “宋,难道你们要挑起两个国家的战争吗?”

    秋野脸色一白,将目光看向了宋天宇,开口说道:“这里有我们岛国四大家族的人,要是全都死了,岛国的忍者一定会报复你们华夏的,你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秋野知道宋天宇曾经做过华夏隐组的负责人,是以将事情的层面提高到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他现在没有任何的想法,只想先糊弄过去再说,面对着如同普通人一般的方逸,此刻秋野的身上已然满是冷汗。

    “我承担不起,不过要是你们全都死了,又有谁知道是华夏人杀死的你们?”

    宋天宇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方逸刚才的那一指,不但震住了秋野等人,也是让宋天宇惊艳不已,他知道秋野等人不会是方逸的对手,但也没想到双方的差距居然如此之大,大到了让青木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半个多世纪前的战争表明,对于岛国这个民族,绝对不能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一定要痛打落水狗,否则等他们缓过劲来,一定会再反过来咬上一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