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传送阵盘(上)
    “我说你们两个做事,麻烦不麻烦,抢东西就抢东西,还演戏,真虚伪。”

    小魔王不屑的声音,在正相互夸奖着的方逸和龙旺达脑海中响了起来,它之前怕被人看出修为,在竹亭内的时候一直都很低调,直到此刻没有感觉神识关注自己的时候,才又重新活跃了起来。

    “我一练气期的修为,去抢筑基期修者的东西,那是去找死。”

    方逸没好气的揉搓了一下小魔王的脑袋,说道:“这叫智慧,懂不懂?打不过对方就示敌以弱,只有在敌人不在防备你的时候,才能将其一举拿下,要按你说的见人就抢,我估计你活不过小说的前三章。”

    “我和老龙都是筑基期的修为,再加上你的飞剑,难道还干不过他吗?”小魔王不服气的嚷嚷道:“咱们干掉的那个什么司徒浩,不就很容易吗照瓢画葫芦,前几天的事情再干一遍好了。”

    不得不说,开启了灵智之后的小魔王,思维方式越来越像人类了,而在城市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它,居然还能用上几句成语和俚语,如果没见到小魔王的面而听到这些话的人,绝对想不到小魔王会是只茹毛饮血的妖兽。

    “杀人好办,那玉简呢?”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那玉简已经被对方炼化掉了,只要他不主动解除,一念之间就可以毁掉玉简,没有了玉简,你我杀掉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咱们得到那玉简才是最终的目地。”

    “奶奶的,好麻烦,你们俩商量吧,我只管出手就好了。”小魔王用爪子挠了挠脑袋,它目前的智商也就仅此于此了,打打杀杀才是小魔王的本性,只有愚蠢的人类才会玩勾心斗角的这些把戏。

    “你这戏等会还得继续演下去。”龙旺达没有搭理小魔王,看着方逸说道:“要想得到那玉简,必须要先让邱海涛解除掉对那御剑术玉简的绑定,否则他死之前也能将玉简毁去的。”

    “嗯,我明白的,知道该怎么做。”方逸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忽悠他解除对玉简的绑定,只要他一解除,再也无法用神识毁坏掉玉简,你和小魔王就立即出手,不要留情,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干掉他。”

    “好,咱们三个同时出手,有我的招魂幡在,除非他身上你有吹嘘的那种护体阵法阵盘,否则他必死无疑。”

    龙旺达点了点头,他的招魂幡在吸收了司徒浩一行人之后,品质已然是提升了很多,此次对那邱海涛出手,正好可以尝试一下招魂幡的威力,顺便再吸收一个筑基期的魂魄。

    龙旺达的这个招魂幡本命法器,由于炼制时所用的材质不错,本身就是件中品法器,而只要他能让招魂幡再吸收十个筑基期修者的魂魄,那招魂幡很会提升成为上品法器,招魂幡内魂魄越多,品阶就会提升的越高。

    “哼,招魂幡了不起吗?有我的法器厉害?”小魔王就看不惯龙旺达瑟的样子,口中发出一声不善的冷哼。

    “当然是你的法器厉害,回头找一处有雷暴的地方,你在雷暴中重新将法器炼制一下,威力肯定会更大的。”

    认识了这么多年,龙旺达自然知道小魔王是个顺毛驴的脾气,连忙按照它的话往下说了下去,而且虽然同时筑基期的修为,但龙旺达真的是打不过小魔王,所以对于小魔王的忍耐度那是非常的高,

    “好了,那邱海涛离开也差不多半个小时了,咱们也走吧。”方逸估算了下时间,邱海涛此时应该已经甩脱了追兵,当下和龙旺达还有小魔王一起来到了码头处。

    看到方逸和龙旺达两手空空的从山上下来,之前接待过两人的那个练气期修者不由变色一变,他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走的这么快,因为往日的那些世家子弟们可都是要在金庭岛上停留好几天的。

    看到方逸释放出了阵盘中的船舟,那个练气期修者满脸都是懊悔的神色,早知道就请一位筑基期的师叔留在这里了,到时能抢到那阵盘,想必师叔也不会亏待自己的。

    在方逸等人离开之后,那人连忙放出了一张飞鹤符,大约十分钟过后,一道红光降落在码头上,驾驭这道红光的人赫然是一位筑基中期的修者。

    和那个练气期弟子简单交谈了几句,筑基期修者又是飞了起来,虽然御器飞行非常消耗灵力,但面对两个练气期修者,他就是体内灵力全无,也不是练气期修者能杀得了的。

    只不过足足飞出去的百里,这个筑基中期的修者都没有发现方逸和龙旺达,最后只能徒劳的又回到金庭岛,至于那个向他报信的练气期修者,则是被狠狠的训斥了一顿之后,被调入到了金庭岛上没有什么油水的地方。

    其实这事儿还真不怪那个练气期修者,他指的方向是对的,别说是他了,就是方逸和龙旺达对于今儿的际遇,也都是感觉惊喜交集,当然,喜悦的成分是大于惊讶的。

    在来到和邱海涛相约的地方之后,方逸和龙旺达看到邱海涛果然已经是甩掉了追兵,孤身一人的等在了那里,见到方逸和龙旺达的到来,邱海涛也是明显的松了口气,显然他也害怕二人失约,那样的话,灵核精魄也就与他无缘了。

    “邱前辈,这里也不是太安全吧。”

    方逸小心翼翼的驾驶着船只靠向了暗礁,在双脚踏在礁石上之后,方逸将船只收入到了阵盘之中,实际上这艘船体型过小,以它的防御即使撞在暗礁上也不会有丝毫损伤的。

    “嗯?你竟然还有这种法器?”

    看到方逸收起船只的举动,邱海涛不由眼前一亮,心中也愈发相信方逸能拿出灵核精魄了,因为阵盘法器十分的稀少,虽然在连云海域船舟法器稍微多见一点,但那也不是一个小小的练气期修者所能拥有的,由此可见方逸身后的背景底蕴是如何的深不可测了。

    “家中长辈赐予的。”

    方逸神色淡然的笑了笑,看在邱海涛眼里,却是显露出一种世家子弟的傲气,不得不说,这人一旦先入为主了,以后的很多认知就会发生巨大的偏差,就像是现在的邱海涛一般。

    “道友果然背景深厚啊。”

    邱海涛深深的看了一眼方逸,对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世家子弟的傲气,让他不自觉的改变了对方逸的称呼,虽然两人的修为相差了一个等级,但邱海涛已然是和方逸平辈相交了。

    “受祖上庇佑而已,不比前辈都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方逸笑着摆了摆手,眼睛却是向四周张望着,说道:“这里太过空旷,邱前辈,咱们是不是换个交易的场所?”

    “哈哈,我邱海涛在海上纵横了一百多年,也不是没有手段的。”

    邱海涛闻言大声笑了起来,指着远处说道:“那边有两个筑基中期的修者在窥视着咱们,我这次就让他们竹篮打水一场空,只能白白的看着咱们离去而没有任何办法。”

    “嗯?两个筑基中期的修者?”方逸向着邱海涛手指的地方看去,心中暗自震惊,脸上的神色却是愈发的淡然,口中淡淡的说道:“家祖要是来到,就算是筑基后期的修者一样没有用。”

    话虽然这样说,但方逸心中已然是有些焦急了,他忽悠了大半天还没来得及进入正题呢,万一那两个筑基中期的修者忍不住动手,方逸怕是连跑都跑不掉,更不要说干掉邱海涛抢夺那御剑术了。

    “原来是个金丹期强者的嫡系后人。”

    邱海涛感觉自己又打听到了方逸的一些信息,修者诞生子嗣要远比普通人艰难,如果方逸的父母祖辈都是修为强大的修者,那么有方逸这么一个嫡系子嗣,那的确是会像宝贝一样养着的。

    “道友放心,距离这么远,别说是筑基期修者,就算是金丹期的修者来了我都不惧。”

    邱海涛傲然一笑,嘴上也是吹的牛逼轰轰,筑基期修者他确实不怕,因为神识相差不是太多,即使相隔数十里都能发现对方,但如果是金丹期修者,就怕是来到身前邱海涛都未必能发现了。

    嘴上说着话,邱海涛手腕一翻,一个透着古朴气息只有巴掌大的圆盘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这个圆盘和方逸的那个阵盘有几分相似,但上面所散发出来的气机却是截然不同。

    如果用古玩来形容这种不同,那么邱海涛拿出来的就是先秦时期的物件,而方逸的船舟阵盘则是近代的物品,只要是识货之人一眼就能分辨得出来。

    “邱前辈,这是?”方逸惊疑不定的看着那个圆盘,他能感觉得到那种气机似乎有点熟悉。

    “我能纵横海上这么多年,全凭了此物。”

    邱海涛也是有心要交好方逸,当下并没有隐瞒,开口说道:“这是上古时期的阵法阵盘,每次可以传送三千里,你我用这阵盘离开,就算是元婴期老怪也找不到咱们。”

    一边说着话,邱海涛一边激活了那上古阵盘,随着阵盘的启动,只见阵盘之前方逸龙旺达还有邱海涛所站立的空间忽然一阵扭曲,当这种扭曲波动散去之后,礁石上已然是失去了三人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