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逆水行周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实习
    兰州金城郊外,黄河上,一艘蒸汽打桩船轰鸣着,缓慢而坚定的向河底打桩,河两岸工地上,许多人正在忙碌,几台蒸汽起重机喷着黑烟,不断搬运各类建筑材料。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如今是夏日上午,天气炎热,万里无云、烈日当空,站在河边的邵王宇文,有凉伞遮阴都觉得热,所以他知道,施工工人们恐怕已经汗流浃背。

    但是,工程开工后就不得无故暂停,不然误了工期,导致铁路通车时间推后,由此产生的损失可不小,施工队可承担不起。

    想到这里,宇文拿起黄河大桥的设计图,认真看起来。

    他领了差遣,作为观察使,到陇右观察秦兰铁路的施工情况,走访沿线几个施工地区,听听有关人员的意见,并且接见当地人物,听听大家对铁路的修建有何建议(抱怨)。

    秦兰铁路,全长五百余里,是连接秦州上封和兰州金城的铁路(中途绕行陇西李氏所在渭州),也是横贯陇右地区的铁路,意义非凡。

    这条铁路经过一年的线路勘探,于今年春末开始动工。

    朝廷本来没有财力修建秦兰铁路,若按计划,这条铁路最快都要五年后才开始勘测,但陇右、河西官民不断请愿,陇西李氏子弟多方奔走,要求自费修建铁路,不需动用朝廷财政拨款。

    于是朝廷允许筹建“官督商办”的铁路公司,由其自行筹集资金修建秦兰铁路。

    朝廷派出的勘测队伍,花了一年时间将线路勘测完毕,而铁路公司也筹集了大量资金,联系了许多铁冶,为修铁路做好了准备。

    所以,才有了秦兰铁路提前施工破土动工的今天。

    待得三年(预计施工工期)后铁路贯通,关中铁路的西段也能修到秦州上封,届时,从长安出发的列车,可以直达兰州金城,往来碛西(西域)和中原的货物,都要经由这条铁路运输。

    届时,陇右、河西、西海地区出产的棉花、棉布、畜牧制品等货物,可以以低廉的运输成本运抵长安。

    而兰州金城的黄河大桥,是秦兰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兰州黄河大桥建成,将是黄河上第一座永固桥梁,其意义同样非凡,必将名垂青史。

    宇文觉得自己能够亲眼见证这座大桥的修建,确实是人生中值得纪念的事情。

    因为兰州黄河河段水比较浅,所以大桥施工难度相对较小,毕竟这里是黄河上游河段,不像中、下游地区那样,河深水急,中、下游地区目前想要修建跨河大桥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在兰州却不一样。

    凡事有利有弊,也正是因为如此,兰州黄河河段基本很难通航,除了普通木船外,那些能够在中游河段穿梭的火轮船,在水位较浅的兰州河段举步维艰。

    所以眼前这艘打桩船为特制,其施工期相对较短。

    夏秋之际河水水位上涨,吃水略深的蒸汽打桩船才能在河面上活动自如,到了冬天河面结冰,或者春天河水较低,都会影响打桩船的运作。

    所以,兰州黄河大桥的修建,其桥墩的建设要在今年夏秋之际完成,前来观察的观察使宇文,第一个目的地就是这里。

    宇文出行前做了充足的准备,翻阅了许多资料,所以对秦兰铁路有了大概了解,也知道黄河大桥的技术含量不低。

    尤其是冬天,一旦河水结冰,会影响桥墩的强度,到了春天冰雪消融,大量浮冰随着河水冲击桥墩,同样会对大桥造成影响。

    所以,修桥的进度要保证,质量也要保证。

    这就需要可靠的监督,宇文让随员把图纸收好,撤去凉伞,迈开步伐,走向不远处的岸上施工工地。

    他和随行官吏都身着工作服,头戴“安全帽”,脚穿“劳保靴”,在施工工地外围转悠,时不时驻足旁观,看着工人们劳作,又看看建筑材料质量如何。

    宇文作为观察使,来陇右不是走过场,天子要求他多下工地,在保证个人安全的情况下,亲眼看看施工现场,写的报告要言而有物,要多列数字,而不是用形容词。

    对于年轻的宇文而言,天子与其说是堂兄(兄长),还不如说是父亲,所以天子提出的要求,不仅仅是君对臣下达的命令,还是父对子布置的作业。

    他的报告,可以说是“实习报告”。

    宇文作为宗室藩王,成年后必然要出任要职,为朝廷效命,但需要提前历练,无论是治军还是治民,都需要经验的积累,所以每一次领差遣外出公干,都是一次锻炼。

    但他和宗室们领差遣外出公干时,和普通官员不同,要完成额外的“实习报告”,上交天子批阅,如同学生交作业给老师批阅般。

    就这样不断实习,不断积累经验,不断学习如何管人、用人,还要体察民间疾苦,以知道民生不易。

    然后渐渐开始独当一面,要么出镇地方,要么在京城为官。

    宇文的爱好是研究各种机械,尤其对蒸汽机械着迷,实际上他乐得当个清贵宗室,不想承担什么要职、终日为案牍劳形,有大量的空闲时间搞发明创造。

    所以不想当实职官。

    在他看来,要是出镇地方,或者带兵打仗,一来没时间搞研究,二来容易被人诟病玩物丧志或不务正业。

    但天子认为两者并不冲突,因为天子教导他,无论是当官、带兵还是搞研究,学会并且具备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无论做什么都事半功倍。

    想搞研究,那就高效率把本职工作做完,若连本职工作都无法高效率完成,又如何进行发明创造?

    天子的教诲,宇文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宇文年纪还很小的时候父亲宇文亮去世,没几年长兄宇文明也去世,所以宇文在皇宫里和堂侄们一起读书,一起玩耍,名为堂兄的天子,实际上扮演着父亲的角色。

    时不时的教诲,为宇文指明人生的方向。

    对于宇文而言,天子就是他的指南针,按着天子的要求去做,就肯定是对的。

    宇文来到一段铺设好的铁路边,看着来回奔波、忙着运输建材的小火车,看着宛若蚂蚁般忙碌的工人,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然后掏出笔记本,开始记录心得。

    自古以来,官府进行大小工程的建设,都要征发百姓服劳役,到工地上干活,这种做法对于朝廷来说很省钱粮,可一旦操作不当,会耽误农时。

    若官吏不顾百姓死活,为了赶工期加大劳动量,很容易导致服劳役百姓大量伤亡,进而导致百姓家破人亡。

    所以,大型工程的建设不能太频繁,否则就是不恤民力,很容易激发民变。

    然而,如今随着火车的出现,朝廷和地方对于修建铁路的需求十分强烈,但修建一条铁路动辄两三年,官府不可能长期征发百姓服劳役修铁路。

    加上铁路的建设和修建一般的土路不同,无论是架桥还是开山,技术含量很高,一般百姓和工匠根本就无法参与核心施工,所以,朝廷开始采取一种新政策。

    建立“官督商办”的建筑施工公司,专门承接铁路、河堤、桥梁、大型建筑的修建工程。

    这种建筑施工公司,有“专业”的建筑施工队伍,运用先进机械和建筑、施工技术进行各项工程的核心施工,当地百姓不需要长期在工地服劳役。

    这些“专业”的施工队伍,甚至能承担整个工程的建设任务,不需要官府征发百姓到工地服劳役,不会耽误农时。

    当然,百姓必须为此缴纳免(劳)役钱。

    如此制度,已近在试行,效果不错,秦兰铁路的建设就引入了这种制度,如今算是“实习期”,观察使宇文的任务之一,就是观察承建公司的施工队伍其‘专业性’如何。

    这种技术性很强的工作,对于他来说难度不小。

    因为,他真不太懂那些新式施工技术。

    所以,“实习报告”可不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