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港娱1975 > 第1142章 被殃及的池鱼
    虽然被河老头骂‘神精病’,但是叶老头心情依然美丽,特别是想象着河老头知道他新收的徒弟是谁之后那可能出现的表情时,他的老脸笑得就跟一朵老菊花似的,让人恨不得踹它几脚。r?a?  ? nw?en? w?w?w?.?r?a?n?w?e?na `c?o?m?

    当然,他说谎了,因为吴承根本没有拜他为师,只不过倒是学了他的一身本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确实算得上是他的徒弟。

    不过这种事情,叶老头不可能和吴承说,先气气河老货再说。

    只是想起之前吴承学东西时的速度,叶老头便又觉得蛋蛋忧伤。

    人都是有好为人师的隐藏属性的,特别是当他找到一个好学生的时候。然而,让叶老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好学生,会好到仅仅只需要半天时间,就将他毕生所领悟出的东西掏得一干二净。

    不论是手速,眼力,还是心算能力,甚至是心理素质,吴承都是他平生仅见的天才,没有之一。

    是以,叶老冰只教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让他出师了,这个情况估计不论搁在哪个师父身上,都得愁怅一下吧!

    身为人师,居然只教了半天就觉得没有什么可教的人,难道还有比这个更让老师难堪的事情吗?

    只不过叶老头并不知道,吴承的手速,眼力和心算能力,那都是他的外挂能力带来的被动辅助技能。至于心理素质,那就更加不用说了,身具作弊器,谁都淡定从容得起来好吧!

    在吴承以妖孽般的天赋将叶老头所教的东西融汇贯通后,吴承从贵宾室里出来,便见艾米坐着轮椅,等在贵宾室外。

    “有什么事吗?”

    “之前潘希的父亲河先生打电话过来找你,我说你没有空,他就挂了!不过听他的语气,似乎有些生气!”

    “……”

    吴承闻言眉头微微轻蹙,暗忖:难道叶老头又闲着无聊,跑去撩河家老头子了?这两个老头,还真是基情满满啊!

    正想着,在外逛了一圈的叶老头脸上带着菊花盛开似的笑容,背着手,哼着小曲走了回来。

    然后吴承才和他说了句‘感谢’,便见叶老头挥手道:“要是真想感谢我的话,那就给我提供一份工作吧!我现在可是失业人事!”

    “……”

    吴承有些无言,这老头还需要工作吗?

    不过既然他都这样提了,那吴承自然也不会介绍给他提供一份工作,毕竟有这样的高手在赌场里坐镇,可是不可多得的事情!

    负责人魏安不知道两人在贵宾厅里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这位赌术一流的老先生愿意留下来工作,自然也是举双手欢迎。

    以后要是碰到有什么难搞的人跑来搅局,就不怕没人出面了。

    而后,吴承便和叶老头告辞,让他安心在这里工作,想做多久就做多久,最好是把人生的余热都发挥在这里好了。

    当然,说的时候,不可能说得这么直白。

    “走吧走吧!看着就觉得碍眼!”

    “……”

    看着叶老头那像赶苍蝇似的和自己挥手,吴承无言以对。

    都说女人的性格难以捉摸,这老头的性格似乎也差不多啊!

    前一刻还笑得跟朵菊花似的,下一刻直接就菊花残了,这是要闹哪样?不过想起之前那张菊花老脸,再加上艾米和他说河老头打电话给他,听起来还很生气的样子,吴承就知道,事情估计还没有完。

    等吴承离开,叶老头又笑眯眯地跑去打电话骚扰河老头了。

    是以,吴承自然无法理解叶老头这个时候的迫切心情。

    和叶老头告别之后,吴承看了下时间,没有选择再回剧组,而是回楼上的酒店房间。反正再过一会,剧组也就收工了。

    然而他还未回到房间,吴承便接到了河妖女的电话。电话里,河妖女语气中带着委屈,问他是不是又做什么让老头子不开心的事了?

    要知道,华夏那边这个时候可是三更半夜的,老头子三更半夜爬起来骂她这个不孝女是泼出去的水,胳膊肘往外拐,可把她骂得又是委屈又是可怜,关键还是,她根本就是一头雾水。

    直到最后河老头才说不明白就问她找的那个‘好男人’。

    ‘好男人’三个字,河老头是咬着牙说的。

    吴承很无语,因为他知道,河妖女被她家老头子骂,完全就是受了无妄之灾,本来河老头应该是想打电话骂他的。

    想起那张菊花老脸,吴承估计,叶老头之前肯定是跑去向河老头得瑟去了,否则河老头不可能会那么生气的。

    想到此,吴承便不由揉起了太阳穴,然后转身和艾米说道:“艾米,你先房休息,我回一趟洛城!”

    艾米点了点头,在专门陪护她的女保镖的保护下,回房休息,而他则下楼,让弗勒开车前往洛城。

    河妖女在他回北美的时候也跟着回北美了。

    收购艾美高的事情结束之后,河妖女也需要回到北美这边继续太平洋银行洛城分行的工作。

    她现在可是太平洋银行洛城分行的行长,事情并不算少。

    回到洛城河妖女所住的地方时,已经是晚上,她们并不知道吴承会回来,所以早就吃过晚饭。

    蓝洁英蜷着腿,抱着个抱枕,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同时手里还拿着一袋薯片,嘴里咯吱咯吱地嚼着薯片,时不时咯咯轻笑一声。

    莉智和河妖女则在一旁落地窗前的玻璃桌旁看着文件,莉智时不时地拿着文件请教一下河妖女。

    虽然河妖女的年纪要比莉智小一些,但在处理商业事情上,河妖女的手腕可就要比莉智强多了。

    听到房门处传来开门声,三人不约而同的朝门口看去。

    看到吴承的身影出现时,蓝洁英不由尖叫一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随手扔掉手中的抱枕和薯片,赤着小脚便朝他飞奔而去,如一只翩跹的蝴蝶。“承哥哥,我好想你!”

    她就像树袋熊一样,整个人蹦了起来,而后挂在他的身上。

    吴承伸手兜着她的翘臀,低头轻轻在其唇瓣上轻啄了下,而后吧啧了下双唇,道:“怎么又吃这种膨化垃圾食品?”

    “嘻嘻,香辣味的,喜欢不?”

    “回来了?还没吃饭吧!”落地桌前,河妖女站了起来,问道。

    而莉智则低着头,小脸不由自主有些发烫,收拾着桌上的文件。

    “还没呢!给我煮碗面就好!”吴承踢掉鞋子,抱着挂在他身上不下来的蓝洁英小公举走了进来,边说。

    看到这个情况,莉智便小跑到门口去给他拿拖鞋。

    而河妖女则说去给他煮碗意大利面。

    吴承没有让她进厨房,而是朝她招了招手,而后看向给自己穿鞋的莉智,“阿智,你会煮面吗?”

    “我……我会!我去煮吧!”她边替他换上鞋,边说。

    而后掠了下耳鬓的秀发,起身进厨房。

    “干嘛?”

    河妖女朝他翻了个白眼,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在他身边坐下。

    蓝洁英看了两人一眼,嘻嘻笑道:“我去厨房帮智智姐一下!”

    等蓝洁英给他们留下空间之后,吴承才伸手握着她的柔夷,微笑道:“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又生气了?”

    “你还说?说吧!你怎么又得罪老头子了?”

    她说着,不由白了他一眼,而后噘着小嘴道:“我都不知道他哪里来那么大的火气,也不解释,劈头盖脸就骂!”

    “真是为难老婆了!”他说着,捧着她的粉脸,亲吻了下,“这事得怪我,都是因为我才连累了老婆你。”

    河妖女不由白了他一眼,道:“你没事干嘛又惹他啊!”

    吴承苦笑起来,道:“说起来,这事应该是你家老头子先惹他那个一生的对手叶老前辈……”

    “叶前辈?你是说当初把跑马车场卖给你的那位?”

    “是啊!你应该叫他叶伯伯的吧!”

    “按辈份,确实是如此!”河妖女轻叹起来。

    至于她家老头子和叶老头,以及她家老头和霍家老爷子之间的那些恩怨,她自然有所耳闻,不过身为子女,她自然是插不上手。

    更何况,现在她还是吴家的人,河家的事,她自然不能多管。

    吴承耸了下肩膀,继续道:“结果叶老前辈一不开心,就跑到华夏娱乐城去玩了。要是玩一下,赢个几百上千万,我都无所谓。可偏偏他已经玩了两天,自己赢下了一千多万不多,连那些跟着他下注的赌客们都赢了不少,总共加起来估计有三千多万吧!”

    “当然,钱不是问题,毕竟咱们也不差那点钱。但是这个影响可就不怎么好了。所以魏安叫我过去了一趟,结果你猜怎么着?”

    “还能怎么着?叶伯伯是不是说他不开心了,在那里寻开心?”

    “呵呵……你肯定想不到,他居然说要收我为徒,传我赌术!”

    “你答应他了吧!”

    “没有!”

    “那咱们家老头子怎么可能气成那样?虽然他是在骂我,可其实他都是指桑骂槐,说我有眼无珠,找了个白眼狼当男人……”

    “……”

    吴承愣了愣,良久,他才苦笑起来,道:“我想,我应该明白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