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四十章 杨琏的建议
    鼻尖嗅着淡淡的香味,杨琏有些不明白齐王召见自己,是为何事?从怀柔郡主的表情来看,齐王肯定知道昨夜生了什么事情,他会怎么看?虽然齐王李景遂与东平公李弘冀的不和已经是世人皆知,但此事事关重大,齐王将要如何,还很难断定。???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

    怀柔郡主看着杨琏,手托香腮,充满希冀地问道:“昨夜的那曲子,你能弹给我听吗?”

    杨琏一愣,心想她怎么知道?

    怀柔郡主格格一笑,得意洋洋的道:“想不到吧,昨日我与父王也在潇湘阁。”

    杨琏失声,道:“齐王也在?”

    “父王也在,当时生的事情,父王全都看见了。想不到弘冀哥哥竟然这样。”怀柔郡主说道,秀眉一挑,又道:“怪不得皇帝伯伯不喜欢他,是有道理的。”

    杨琏微微一笑,心想怪不得李弘冀身为皇长子,仅仅是公爵之位,原来有这样的原因。想那李璟,文学才能不亚于李煜,只是不算亡国之君,妻子又没有大小周后那么闻名,这才显得名声差了些。

    一个爱好棋琴书画的皇帝,相比较而言,个性应该比较柔弱,以李璟的性格,不喜欢李弘冀是可能的。见杨琏陷入了沉思,怀柔郡主道:“喂,你这个木头,在想什么?”

    “我在想,若是天子知道此事,会怎么想?”杨琏笑道。

    “能怎么想?皇帝伯伯也曾去过妓馆,最多是斥责两句罢了。”怀柔郡主不屑地说道。

    杨琏翻了翻白眼,心想当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李璟爱去妓馆,他的几个儿子也不甘落后,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

    怀柔郡主见杨琏这等表情,莞尔一笑,虽然她也不喜欢父王去那种地方,但这天下,又有几个男儿不爱女色?父王至今未立王妃,已经是很好的男人了。

    两人说话间,不知不觉到了齐王府,怀柔郡主带着杨琏进入府中,一路上自然是畅行无阻。

    齐王李景遂正坐在软榻上,喝着茶水,思考着事情,看见杨琏进来,不由眯起了眼睛,对杨琏另有一番评价,这是一个能给他惊喜的男人,说他是武夫吧,却又精通音律,难道他真的是文武双全之人,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吗?

    “神武军将虞侯杨琏见过齐王!”杨琏拱拱手,施礼。

    “杨琏啊,不必多礼,来这边坐。”齐王李景遂摆摆手笑道,心想这杨琏怎地这般迂腐?

    “多谢齐王。”杨琏回答,走到一旁,脱了靴子,盘膝而坐。

    “这几日,在神武军可还好?可曾有人欺负你?”齐王李景遂很是关心。

    怀柔郡主在一旁,插嘴道:“谁敢欺负他?我看他不欺负人就不错了。”

    杨琏微微一笑,心想你倒是对我了解。

    齐王李景遂眉头一皱,道:“好了,我与杨琏有事要说,你先退下去。”

    怀柔郡主虽然平素胡闹,但也知道轻重,当即施了一礼,道:“父王,女儿告退。”

    怀柔郡主刚刚退下,几名太监端来茶水、点心,放在案几上。

    “杨琏,你吃点东西,事情慢慢说。”齐王李景遂说道。

    杨琏点头,也不客气,端起茶水就喝,“神武军虽然是禁军中的精锐,但依我之见,没有上过战场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些年来,大唐休养生息,虽说国力得到恢复,但方今天下大乱,北方晋国与契丹人关系紧张,随时可能大战。南方,吴越国是大唐最大的敌人,正在干涉大唐灭闽一事,外忧之下,大唐内部更有内患,若没有一支强军,根本不足以保家卫国。”

    齐王李景遂“哦”了一声,认真地看着杨琏,道:“外忧虽有,但暂时对大唐没有关系。至于你说的内患,是怎么回事?”

    杨琏微微一笑,道:“齐王不明白吗?是党争。”

    “党争?”齐王李景遂重复了一遍。

    “正是党争。齐王,是否出征吴越一事,是否有了结果?”杨琏问道。

    齐王李景遂摇摇头,道:“如今以宋齐丘、冯延巳等人为的,认为吴越国大胆,欲出兵教训他们,而以林载熙、徐铉、孙晟等人为,都力阻出兵,说什么天下苦乱久矣,不可妄动刀兵。”

    “齐王是怎么想的?”杨琏问道。

    李景遂道:“虽说妄动刀兵不好,但大唐所处的地理,四处皆是敌人,总不能束以待毙吧。”

    杨琏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李景遂一眼,此人虽然文弱,但至少不算迂腐,懂得道理。当下道:“齐王之言甚为有理。大唐要出兵,原本是对的,只是可惜错了方向。”

    齐王李景遂奇道:“哪里错了?”

    “第一,闽地多山,土地贫瘠,大唐占领此地,除了对吴越国有战略包围上的考量,根本得不到太大的利益。第二,唇亡齿寒,吴越国为了对抗大唐,一向与中原王朝修好,就连楚国、南平等国,也有联系。大唐其实非常危险。”杨琏分析。

    这两点李景遂深有体会,不由点点头赞同。

    杨琏又道:“闽国落入大唐之手,吴越国势必做出反应,虽说如今晋国与契丹关系紧张,抽不出兵力支援吴越,但是吴越国完全可以游说楚、汉、南平等国,夹击大唐。大唐纵然是国力强大,但若是边疆都生战时,对国力也是极大的消耗。”

    齐王李景遂不由点头,对杨琏更看重了几分,这些分析,很有道理。事实上,朝廷也曾争辩过,但谁都没有拿出更好的办法,当下问道:“杨琏,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如果,大唐尚有李神福、安仁义、周本这等名将,或许平定闽地不难,但事实上,由于闽地的战事久久不能解决,大唐已经付出了相应的代价,甚至,让吴越国得到口实,将大唐拖入战争中的泥潭不能自拔。此时的闽地,就像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啊。”

    “齐王,杨琏人轻言微,只能有一个意见,那就是极是撤出闽地的战事,积极练兵。等契丹与晋国的战事兴起,尘埃落定之际,令一员上将,即可收复中原,一统天下。”

    杨琏的话令齐王李景遂有些意想不到,实际上,为了抑制东平公,李景遂有与他唱反调的意思。既然与李弘冀关系较好的孙晟、韩熙载主张和平,那么齐王必须要主战,而且要极力促成这件事。

    李景遂觉得,闽地虽然顽强抵抗,但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派出大将,带兵五六万,就能收复闽地,将这股暴徒扼杀。可是,杨琏不主战,让他微微失望。

    杨琏怎会不明白齐王李景遂的想法,可是,大唐收复中原最好的良机,就是契丹人南下,灭了后晋。如果等到后汉建立,等到郭威掌权,情况就大为不同了。杨琏虽然是有目的来的,但也不希望外敌强大,为日后增添困难。

    可是,李景遂的表情已经表示他很不满意,杨琏心中叹息了一声,道:“齐王,如果真想主战,我建议此事齐王不必参合,而是让他人觐见。”

    “嗯!”齐王李景遂默默点头,却没有听进心里。

    杨琏也不多说,拿起一块点心,专心致志吃了起来,该给的建议已经给了,听不听便是齐王的事了。

    两人短暂沉默之后,又聊了片刻,齐王李景遂表示,虽说杨琏与东平公在潇湘阁生了冲突,但齐王李景遂愿意从中周旋,杨琏的答案虽然让他失望,但杨琏的分析,还是有一定道理,齐王李景遂还是希望杨琏日后能为他效力的。

    见时间不早,杨琏起身告辞。李景遂派人送他回去,杨琏拒绝了。走出了齐王府,杨琏长长叹息了一声,怪不得历史上的李景遂被李弘冀杀死,此人做事,还不够果断。不过,也只有这样的人,比较容易控制,若是李弘冀那种,根本不用去想。

    回到客栈,天色已经黑了,小二黑正在客栈里忙碌着,经过测量、勘察,木匠已经做好了准备,明日就要开始动工。杨琏视察了一番,对小二黑的办事效率非常满意,夸奖了一番之后便去休息。

    接下来几日,杨琏依旧忙碌,每日带兵训练,回来视察客栈、酒肆的装修情况,忙碌而充实,那李弘冀居然没有来找麻烦,倒是让杨琏有些奇怪。转眼就是十余天,就在客栈、酒肆的改建即将结束之际,杨琏也得到了消息,朝廷在几度争辩之后,事情终于有了结果。

    在宰相冯延巳、开国元老宋齐丘等人的支持下,天子李璟终于决定,令冯延鲁、王崇文、魏岑三人帅兵赶赴福州,支援陈觉,务必要拿下福州,形成对吴越国的包夹之势。杨琏得到消息,微微叹息,他这只蝴蝶的翅膀还很单薄,不足以影响其他。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齐王李景遂还是听从了杨琏的意见,他一边让人上书主战,一边暗中劝阻李璟,说及时从闽地抽身,积蓄实力,以待中原事变,再挥师北上,恢复中原。虽然说最终李璟还是决定出兵,但杨琏的目的也算实现了一半。只要李璟对李景遂依旧保持好感,进而让李景遂登上皇太弟的位置,杨琏就多了几分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