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一百零四章 爱国之心
    杨琏见周邺行动有些癫狂,行为有异常人,也是有些迟疑,关键还是周弘祚的名声不太好,即使杨琏知道周本是故国被灭,心中郁郁而亡。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周邺询问的时候,眼睛有些红了,他似乎认准了杨琏就是前朝旧太子,将复国的希望放在杨琏的身上,杨琏略作沉吟,突然飞快地闪出了屋子,周邺箭步追了出来,但是天色昏暗不明,已经失去了杨琏的踪影。

    周邺仰望着天空,布满在天空的星辰闪烁着,忽然,他慢慢蹲在地上,捧着脸,泪水从指间滑落。热泪滴在地上,布满灰尘的地上,形成了一个个的圆点。

    “我不甘心啊,我独自支撑了这么多年,难道最终的一切,都是幻觉吗?”周邺低语,身子微微颤抖着。

    “这些年,我究竟在坚持着什么?故国,已经不在了,已经不在了!真是可笑,杨吴的族人都被迁到了海陵,严加看管。太子殿下已经被毒鸠,被葬在樱洲。可是我还妄想着他还活着,能带领着我复国。周邺,你醒醒吧,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结束了!”

    “父亲,当年你郁郁而终,临终前交代孩儿,一定要想方设法,复兴旧国。儿子不孝,就算死了,也不能完成这个任务。父亲,你说我该怎么做?”周邺说着,慢慢松开了手,脸上全是泪痕,一张瘦脸肌肉抖动,能看得出来,他的心情有些激动。

    在巨大的压力下,在长期郁郁的环境下,周邺有些承受不住了,在这一刻统统泄了出来。他甚至觉得,刚才与他交手的那个人,并不存在,而是在他内心里的一种幻觉。

    “武皇帝,父亲,周邺不忠不孝。未能守护大吴,我这一辈子,又有什么意义?武皇帝,父亲。周邺来了,就让我继续侍奉大吴,侍奉父亲!”周邺说着,就这样跪在地上,从怀中取出了一把匕。

    刀尖反射着月色的光芒。周邺慢慢举起了匕,平整的镜面上倒映着周邺那张伤心欲绝的脸庞。在这仗伤心欲绝的脸上写满了对死的坚定,“呵呵!”周邺冷笑了两声,脑海中闪过许多往事,武皇帝的英明神武,父亲的慈爱英勇,此外,还有很多与他并肩作战的袍泽,那一张张熟悉的脸都已经逐个消失,留下的多半是2臣。

    当初杨吴被取代。还有不少的爱国志士,他们聚拢在一起,希望能够推翻李昪,迎接太子继位。可是随着太子的身死,随着岁月的流逝,一些人老死,一些人看不到希望,远走他乡,如今在这金陵,就剩下他周邺一个人。而且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因为周邺看不到希望,正是看不到希望,所以他绝望;因为绝望。所以他觉得生无可恋。

    还是死了吧,这样就能保持着对杨吴的忠贞。周邺想着,匕举了起来,狠很地向着腹部扎了下去。就在这时,耳边风声乍起,周邺只觉得手臂一疼。手中匕也脱手而出。一个黑衣人站在自己的身边,那张脸是如此的熟悉。

    “你,你……”周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冷冷地看着黑衣人。

    这个黑衣人正是杨琏,刚才他并没有走,而是躲在了暗处,观察着周邺的所作所为,周邺的那一番举动,让杨琏觉得周邺是可信的。毕竟这些年来,周邺一直卧病在床,而自己又隐藏的比较深,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若周邺知道,大可早就举报,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我是杨琏!”杨琏淡淡的道。

    周邺身子一震,仔细地打量了杨琏一番,又摇摇头,道:“不像,一点都不像。”

    “周邺,我便是如假包换的杨琏,至于相貌,这个不是重点。”杨琏笑道,上前一把扶起周邺。

    周邺有些呆呆地看着杨琏,良久,他好似大梦初醒一般,半跪在地上,道:“微臣周邺见过太子!”

    “周将军不必如此多礼,如今的我,也只是一个庸碌之人罢了。”杨琏说道。

    “难道,太子就不想复国了吗?”周邺握紧了拳头,太子殿下,你为何总是让人如此失望?难道你就不能振作起来,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李昪父子,是忘恩负义之辈,不仅对武皇帝的后人刻薄,对徐温的后人也有不好,这样的一家人,根本不值得效力。

    “复国不是我的梦想。”杨琏淡淡地道,看着天上的星辰,道:“周邺,你看天上的星辰,当真是数不胜数,而这天下,又何其广阔。无论是杨吴,还是李唐,都只不过是天下的一角,若复兴旧国只是我的梦想,那么这个梦想也太简单廉价了一些。”

    周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杨琏,品味着杨琏的话,怎么有点听不明白呢?

    “周将军当年便是杨吴的猛将,你可要保重身体,这样,才能随着我征战天下,难道周将军不想封侯拜相,位极人臣?”杨琏又道。

    周邺眼睛眨了几下,这一次他反应过来了,忙拱拱手,道:“周邺明了,太子殿下,以后微臣该如何去做?”

    “我有两点要求。”杨琏说道。

    “太子请说。”周邺显得十分兴奋。

    杨琏咳嗽了一声,低声道:“以后你要注意,不管在什么地方,都绝对不能称呼我为太子。如今,你是我的兄弟,称呼我名字便可。”

    周邺点点头,道:“周邺明白。”

    “很好。”杨琏满意地看了周邺一眼,看来他还不算很笨。

    “第一,我要你养好身体。你要知道,身体才是复国的本钱,我可不想以后带着一个病怏怏的将军。”杨琏笑道。

    周邺用力地点头,道:“太,杨将军请放心。”

    杨琏脸上带着微笑,又道:“第二,我要你和你的弟弟搞好关系,可以的话,你打入东平公一系内部,帮我获取情报。对我,你可以采取敌视的态度,甚至不惜弹劾我。”

    周邺吃了一惊,后退两步,摇摇头,道:“不行。”

    “周将军,此事责任重大,我思前想后,你是最好的人选。”杨琏说道。周邺与周弘祚是兄弟,这些年来关系有些怪异,但周邺若是寻找办法补救,也不是不可以。相比较而言,周邺虽然是老臣,年纪却不算大,不过是四十多,正是年轻有为的时候,一旦成长起来,便能极大的帮助到杨琏。

    周邺脸上阴晴不定,想了想,艰难地点点头,道:“既然是你的吩咐,周邺一定完成。”

    “这件事可以缓缓图之,绝不能太急,要知道欲则不达。”杨琏又道。

    周邺应声着。

    夜色下,杨琏与周邺又详细说了半响,周邺不断点头,直到天色蒙蒙亮,两人这才前后离开。杨琏离开前,将武皇帝的灵位捣毁。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此地若被人现,告知官府,必然会引来骚动,那时候全城必定会大肆搜捕前朝旧党,对杨琏一点都不利。还不如捣毁算了——即使这对武皇帝十分不敬,但相比复国大业,这事儿就算不上什么了。

    这个时候,天色逐渐亮了,巡逻的士兵也逐渐少了,街道上已经有百姓开始摆摊,有的卖面,有的卖馒头,有的卖胡饼,弄得一条街上,满满的都是食物味道。杨琏走出来之前,已经将黑衣脱掉,倒也显得不突兀。

    杨琏在一个摊子前停下,掏出几文钱,买了两个胡饼,又买了一碗粥,就在摊子上吃喝起来。

    杨琏在吃喝的时候,想着昨夜的遭遇,这还真是一个不平凡的夜,那个复国组织,居然有周邺在,这让杨琏觉得,还是有机会的。将周邺安插在东平公李弘冀的身边,也是极为有利的。事在人为,杨琏希望周邺能起到卧底的作用。

    吃了早餐,杨琏精神一振,回到客栈,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杨琏洗了热水脸,朝着鸿胪寺赶去。

    如今杨琏有了特殊的身份,与刘信、耶律海里谈判是最为重要的事情,神武军就不用每日都去。

    刚到鸿胪寺,几名守卫着鸿胪寺的神武军士兵精神抖擞地站在门口,杨琏还算满意他们的表现,冲着几名士兵打了个招呼,杨琏进入了鸿胪寺。

    潘承佑正在忙碌着,看见杨琏过来,忙施礼道:“杨将军,你过来了。”

    “潘寺卿,本将只是过来看看,了解下情况。”杨琏淡淡一笑。

    潘承佑笑道:“杨将军这边请。”他原本觉得杨琏是个武人,对付不了刘信,尤其刘信是非常霸道的人,自从他带着人在鸿胪寺住下,鸿胪寺就不得安宁,可是,随着杨琏的出现,刘信就变得老实了许多,尤其是最近几日,汉国人就像老鼠,在鸿胪寺内小心行事,看见鸿胪寺的人,都像看见猫一样,是躲着走的,这让潘承佑、王泽等人觉得扬眉吐气,心里觉得特别爽,而这一切,都是杨琏带来的。因此,鸿胪寺上下人等,包括潘承佑,对杨琏极为佩服。

    听了潘承佑的述说,杨琏却觉得甚是奇怪,刘信绝对不是软柿子,从得到的情报来看,刘信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此时他像老鼠一样的低调,有些不符合常理,让杨琏心生警惕,事有异常,难不成刘信有什么阴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