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一百零九章 朝廷争斗(中)
    “好一个居安思危!”孙晟冷笑,又道:“所以你的意思便是要与冷落汉国人,让汉国人对大唐心生怨恨,从而联络吴越人共同夹击大唐?”

    刘仁瞻的话并没有那个意思,但孙晟的曲解却让众人都觉得,刘仁瞻反对与汉国结盟,会让汉国人与吴越国联手。?ranwe?n? w?w?w?.?r?a?n?w?en`org而且最近吴越国的动向也都表明了这一切很有可能。

    刘仁瞻闻言,也一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得讪讪退下,孙晟脸上带着得意之色,道:“陛下,正是与契丹人不接壤,没有实际利益上的冲突,才可以选择不与契丹人结盟。”此时孙晟觉得,杨琏已经与刘信的关系搞砸了,与汉国结盟的事情根本不可能。

    正是因为不可能,他才要将此事提起,这样便可以随意泼杨琏污水。

    “大唐与汉国接壤,更与吴越国接壤,与这两国搞好同盟,才是重中之重,不然,重兵压境之下,大唐就算能击退两国的联手进攻,必定也元气大伤。陛下,微臣认为,与汉国结盟,才是最佳的办法。只是可惜,微臣听说杨琏已经与汉国使者势同水火,恐怕结盟一事,已经不可能的了。”孙晟说着,连连摇头,一副惋惜的模样。

    李璟目光闪烁,其实他也有些拿不定注意,刘仁瞻说的有道理,孙晟说得也有道理,与契丹人结盟,与汉国结盟,有各自的优劣。如果,能同时与两国结盟,那是最好不过了。

    不过李璟也知道,这几乎不可能。想到此,他摇摇头。

    常梦锡这时快步走了出来,道:“陛下,杨琏破坏大唐与汉国的关系,其罪当诛,微臣建议,立刻擒杀此人。向汉国使者请罪,方可挽回大局!”

    齐王李景遂目光一凝,这个常梦锡也太狠了一些,居然要斩杀杨琏。李景遂这时感受到一股敌意。抬起头来,看见李弘冀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嘴角还带着一丝嘲讽之色。

    齐王李景遂顿时明白了,李弘冀这是要折他双翼啊,如今冯延巳、冯延鲁、陈觉等人被贬的被贬。流放的流放,在这朝廷中,便只有宋齐丘、杨琏等区区数人与自己关系颇好。宋齐丘是开国老臣,李弘冀不敢暂时动他,要动杨琏还是有足够能力的。关键是此时,李弘冀一党又抓到了杨琏的把柄,拼命攻击,这让齐王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李景遂觉得自己失算了,早知道如此。便不该推荐杨琏,想不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一次恐怕要害了杨琏。

    李璟有些犹豫,毕竟他刚刚得到杨琏的密报,已经与契丹人达成了协议,得到了一些实惠,战马得到补充的大唐,战斗力必然会上一个台阶。要李璟在这个时候就杀杨琏,李璟有些不忍心。

    李弘冀见父皇面带犹豫,当即横下一颗心。也走了出来。这个时候,是要打杨琏这只落水狗的时候,他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父皇,儿臣也觉得杨琏此事做的不妥。就算不与汉国结盟,至少也不能得罪汉国人,令汉国人有了口实,日后联络吴越国攻打大唐。”李弘冀说道,一副正气凌然的模样。

    “臣附议!”一个四十多岁的臣子走了出来。

    “微臣附议!”

    “微臣也附议!”

    顿时,朝廷上声音响起。人人都要痛打杨琏,多数人声称若不将杨琏就地处死,不能平息民愤。李璟冷冷地看着这一切,觉得朝廷上有些失控。李璟知道,齐王李景遂与杨琏关系颇好,但这个时候,李景遂居然没有站出来为杨琏说话,让他有些奇怪。

    以李弘冀、常梦锡、孙晟为,群情激昂,要将杨琏除掉,而偌大的朝廷上,居然没有人为杨琏说话。至于刘仁瞻,李璟认为他并不是为杨琏说话,而是为大唐的安危考虑。

    李璟也没有想到杨琏一事居然会惹起这么大的风波,可是,杨琏毕竟是他钦点的谈判者,就李璟的内心而言,是不忍惩罚杨琏的。可是群臣如此,让李璟有些为难。

    这时,一名小黄门匆匆走了进来,朝着李璟施礼,道:“陛下,神武军指挥使杨琏求见。”

    “什么,他竟然敢求见?”常梦锡大叫,一路上他没有看见杨琏,此时听见,顿时惊讶万分。

    李弘冀没有多想,道:“父皇,杨琏来的正好。”

    孙晟老谋深算一些,隐隐觉得不对,但又说不出来为什么。

    李璟面色变幻不定,想了想,道:“传杨琏!”

    “传杨琏!”

    “传杨琏!”

    太监们高声传着话,不一刻传到杨琏耳中。杨琏慢慢整理了一番衣服,这才斯条慢理地向前走去。沿着长达百余条的台阶向上,到了门外,杨琏走了进去。群臣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刷的一眼看向杨琏。

    在这一刻,不管认不是认识杨琏的人,都对这个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男子有了深刻的印象。刘仁瞻眯起了眼睛,看着杨琏,这个与前朝旧太子名字一样的人,他早就有所耳闻,此刻第一次见面,令刘仁瞻有些失望。

    周邺也深深地看了杨琏一眼,周邺虽说已经辞掉了庐江节度使的官职,但依旧挂着闲职,品阶还不低,因此有资格在朝会上。看见杨琏走来,周邺眯起了眼睛,神色不定。

    杨琏不紧不慢,十分沉稳地走了进来,朝着前方施礼,沉声道:“神武军指挥使杨琏见过陛下。”

    “平身!”李璟情绪复杂地说道。

    李弘冀冷哼了一声,先难,道:“杨将军,父皇令你与汉国人谈判,不知进展如何?”

    杨琏扫了李弘冀一眼,道:“看来东平公对此事非常关心啊。”

    李弘冀一甩袖子,道:“杨将军,本公在问你话,何故左顾而言它?”

    杨琏淡淡的看着他,讥讽道:“东平公对国是如此关心,杨琏又怎敢不禀告?”

    李弘冀冷哼了一声,忽然觉得杨琏的话有些不对,这时杨琏已经开口,道:“与汉国人的谈判,已经取得初步进展,微臣以为,蔡王刘信很快就会屈服,主动与大唐和好。”

    常梦锡嘴角吊起,不屑地看着杨琏,讥讽道:“主动和好?我看是主动进攻吧?”

    孙晟也上前一步,道:“不错,如今吴越人屯兵苏州,已经有进攻的态势,为了应付吴越人的进攻,金陵已经开始增兵常州,一场大战就要开始,无数战士战死沙场,钱帛、米粮的用度也是不小的数目,这些账,杨将军可曾算过?”

    杨琏看着两人,脸上同样充满了讥讽,仔细地打量了两人一番,杨琏反问道:“依孙宰相之言,大唐根本不需要打仗是吗?”

    “孙子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莫非孙宰相认为先贤的话是不对的吗?若是不需要军队,有一天吴越人前来金陵狩猎,孙宰相认为凭你的三寸不烂之舌,能说服吴越人退兵吗?”

    “孙宰相如此处心积虑,莫非与吴越人有所勾结?”杨琏说到最后,不紧不慢地反问。

    就孙晟内心而言,是忠于大唐的,如果说他有什么缺点,便是个性奢华,喜欢党争,听见杨琏泼他脏水,顿时气得老脸通红,抬手指着杨琏,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你!”

    “怎么,孙宰相莫非被本将说中了心事?怪不得,孙宰相与那刘信谈判,死死被刘信压住,若不是陛下英明,恐怕大唐的利益就会被孙宰相卖了个干干净净吧!”杨琏继续追问。

    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孙晟虽然是老谋深算,也被杨琏气坏了。回过头时,却现李璟的脸色已经有些变了。

    “陛下明察,老臣忠君爱国,并未与汉国刘信勾结。”孙晟说道。

    李璟不吱声,冲天冠下,流苏挡住的脸阴晴不定,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杨琏上前两步,朝着李璟施礼,道:“陛下,微臣以为,孙宰相有卖国的嫌疑,不可不察。”

    常梦锡大怒,走了出来,指着杨琏,喝道:“杨琏,你一个小小的从五品指挥使,竟然敢对朝廷重臣出言讥讽,胡乱拿罪名嫁祸他人,你不觉得心中有愧吗?”

    “常侍郎好大的威风,在陛下面前都如此嚣张,若是陛下不在如此,常侍郎岂不是要生吞活剥了杨琏?”杨琏的脸上始终带着一丝微笑,语言虽然有攻击的态势,但语气相对平和,李璟也能够接受。

    常梦锡干笑了两声,道:“朝廷议会,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上来的。”言下之意,杨琏还不够资格,可是他却忘记了,杨琏是陛下召见的,这话说出来,岂不是责怪陛下?

    看着杨琏嘴角堆起了讥讽,常梦锡顿时恍然大悟,反应过来了,忙朝着李璟施礼,道:“陛下,微臣一时情急,出言不逊,还望陛下恕罪。”

    李璟淡淡的道:“免了。”心中却对常梦锡、孙晟等人有了一丝恶感,心想在这个时候,正是要想办法解决与契丹、汉国关系的时候,偏偏这些人还想着争权夺利,要扳倒杨琏,当真是可恶。杨琏是李璟钦点的和谈者,不给杨琏面子,就是不给李璟面子。只是李璟涵养好,隐而不罢了,但心中,确实对党争有了厌恶之感。

    ps:求收藏、订阅,各种票票,感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