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四章 太子刘承训
    杨琏与符彦卿的一番话,确实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就连刘信都瞒着的。???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而这件事,似乎也只有杨琏才能完成,其他人在南方的势力不大。符彦卿将希望寄托在杨琏身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杨琏在徐州短暂停留了两日,表面上杨琏是为了与符彦卿更好交流,但他同样也在观察着徐州的情况。徐州历来是军事重镇,又位于山东、两淮以及中原的交界处,因此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事实上,徐州以北以东的地方,还有后晋留下来的群盗,不服刘知远的管教,这些人盘踞在徐州、海州、楚州、青州、兖州之间的山脉中,大汉的军队若是出击,这些人能挡就挡,挡不住就偷偷逃到大唐的地盘上,令汉国的军队投鼠忌器。若是派兵进入大唐的国土,无疑于大唐宣战,而在内患尚在的情况,无论是刘知远还是符彦卿,都不敢做这种疯狂的事情。

    这个时候,杨琏才觉得当初支持皇甫晖是多么英明的决定,不过,杨琏也明白,一旦刘知远腾出手来,淮北山东的群盗随时可能覆灭,而这一次,他需要借着这个机会,得到更多的利益。

    杨琏本来还想多留几日,但刘信那边不停催促,杨琏只得提前出,心中却在想着如何利用淮北群盗为大唐争取时间。从徐州到开封,依旧走的是水路,一路上度越来越慢,遭到破坏的运河段也越来越多,甚至船只抵达的时候,汉国的官员正带着民夫挖掘河道,以便船只顺利通过。

    这个时候,刘知远已经派出大军对杜重威动手,杜重威也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因此魏州城中,囤积了大量的粮食,城头上礌石、檑木等守城的必备武器一应俱全。做出了顽强抵抗的姿态。

    当这场战斗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杨琏一行人终于抵达了开封。这一路行来,由于走的是水路,还算顺畅。不过仍然也用了半个月之久,抵达开封的时候,这座位于中原腹地的城市,已经是落叶缤纷,秋风横扫。地面上的落叶被卷起,在半空飞舞,宣告着秋天已经来临。

    开封四周一马平川,无险可守,不过,刘知远看中的是开封便利的交通,毕竟这个时候,汉国百废待兴,洛阳、开封等中原城市,大多被契丹人损坏。选择开封。一方面各地的赋税、粮食容易运送到京城,各种建设物资也便于运输;同时,由于水运的便利,若是其他地方生变乱,从开封比较方便出兵,平息各地的叛乱。

    开封城外,大汉太子刘承训正在城外等待着,刘承训年方二十六岁,身材高大,相貌极为英俊。有潘安之风,不过若是认为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那就错了。刘承训虽然比不上他的父亲刘知远孔武有力,但也算文武双全,而且他个性温和。人虽然年轻,却有长者之风。

    刘知远称帝之后,就封他为太子,足见对他委以重任。不过,或许是大汉初定,无论是政事还是武略。事情都非常多,刘承训最近忙得不可开交,身体也有些不舒服,骑在战马上,用手捂着嘴,轻轻咳嗽着。

    “太子,大唐的使者来了!”这时,身边的侍卫说道。

    刘承训紧了紧衣裳,秋风肃杀,有些凉意,他感到身体不舒服,可是,大唐的使者非同小可,父皇又不在开封,作为监国的他,有必要重视此事,因此选择了出城迎接。

    杨琏、刘信并肩而行,身后,是林仁肇、陈铁以及赵弘殷父子等人,刘信一眼看见太子在远处等待,不觉皱了皱眉头。百余步的距离很快,杨琏很快就看清楚了刘承训的脸庞,不觉微微一愣。

    从刘信的口中,他已经知道前来迎接他的,是大汉的太子刘承训,从刘承训的年纪来看,不过二十多岁,可是怎么看起来,他显得如此的憔悴?杨琏看着刘承训咳嗽的模样,拍马上前,道:“大唐使者杨琏,见过太子殿下。”

    刘承训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杨使者辛苦了,秋风甚冷,还是先随我入城吧。”说着,拨转了马头,朝着开封城走去。

    杨琏眯起了眼睛,打量着刘承训离去的背影,他似乎记得,刘知远的大汉第二任皇帝并不是刘承训,那么眼下这人,以后将要生什么事情?林仁肇靠近了杨琏,低声用吴侬软语说道:“杨指挥,这个太子的身体看起来不佳啊。”

    “不用管他,我们只要安心做事就好。”杨琏摇摇头,说着的同时看了一眼身后,傅姑娘一身男人打扮,骑在马上,显得英姿勃勃。

    陈铁低声嘟囔道:“这个小娘子,看来是缠上杨指挥了。”说着,舔了舔嘴唇,叹息一声,道:“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呢?”

    杨琏苦笑了一声,道:“我等来到开封,不是游玩,而是做事的,带着一个女子终究不方便。”

    说话间,离刘承训、刘信等人已经远了,杨琏一拍战马,向前奔去。

    开封城经过小半年的治理,已经没有了昔日契丹人在时的残破,城墙高大,上面布满了巡逻的士兵,而在门口四周,同样有不少士兵在巡逻,显然对杨琏的到来很是重视。

    进入城中,街道两旁很是安静,一眼看去,民居大多修葺完毕,偶尔远远地看见几个百姓,气色尚好。不过这一路直到皇城前,杨琏看见的百姓并不多,想来是刘承训严格控制了城中治安。

    毕竟那边还在与杜重威打着仗,契丹人虽然在内乱,但同样是不可小觑的势力,刘承训非常清楚,这个时候要与大唐先搞好关系,不能让汉国四面树敌。

    这个时候,日头已经西斜,阳光照在有些残破不堪的皇宫,让杨琏有些恍惚,一时之间,他差一点以为,这座城市,便是广陵,而眼前的皇城,是杨吴朝廷的皇城,然而,林仁肇轻轻唤了他一声,让杨琏从沉思中惊醒过来,镜花水月,杨吴朝廷已经没有了,余下的,只有几个不屈的人,试图恢复山河。

    “杨使者,请!”刘承训说道。他已经在宫中摆开了宴席,就等着杨琏入席了。

    “太子殿下,请!”杨琏同样说着,紧跟着他走进了皇城。

    这座皇城被耶律德光破坏的颇为严重,契丹人拿下开封之后,大肆抢劫、杀戮,宫墙上斑斑点点的红色,让杨琏认为是未干的血迹。刘承训看见杨琏沉思,便摇摇头,解释。

    这些红色的斑点,的确是血迹,虽说在这东宫之中,出现这种东西难免不详,但刘承训却认为,这是在提醒着他,居安思危,绝不能有任何的懈怠,想那石重贵,不就是志大才疏,导致国破家亡吗?

    “这个太子的志向不简单。”杨琏心中念叨着,却有些纳闷,刘承训已经是太子,按道理必然会继承大位,若是他在位做皇帝,就算压制不了河中节度使李守贞、永兴节度使赵思绾、凤翔节度使王景崇等人,也不会做出杀了郭威儿子,使其造反的事情来。

    这种思绪一扫而过,杨琏带着副使林仁肇等人进入了东宫,刘承训的东宫非常简陋,宫女、太监都不多,由此可以看出,刘承训是个节俭之人。而根据杨琏掌握的信息,大汉朝廷上下,苏逢吉、苏禹、史弘肇、王章等人,大多是贪得无厌之辈,也就郭威、杨邠稍好一些。不过郭威手握重兵,受人猜忌,而杨邠一向瞧不起文人,本身有极为节俭,任贤荐能,直言敢谏,与朝中许多大臣,尤其与刘知远的老部下关系并不好。

    汉国朝廷上下,也是波澜起伏,这让杨琏心中有了想法,不过,与其他想法相比,杨琏显然对刘承训更有兴趣。

    一行人在东宫分宾主坐下,与当初刘信出使大唐的待遇好了许多,刘信心中不免有些郁郁,这也是没有办法,谁让杜重威不听宣,死死霸着魏州,高行周与慕容彦率军讨伐,一个月来,丝毫没有进展,天子震怒,这才御驾亲征,想要尽快拿下魏州。

    在这样的情形下,大汉决不能与大唐的关系弄僵,让刘信有些郁闷,看来当初心中的计划不能实施了。

    刘承训的身体还是不好,回到东宫之后,依旧咳嗽着,杨琏仔细观察,他现有一个道士打扮的人,不时在刘承训耳边说着什么,甚至还掏出了几颗丹药,让刘承训吞了下去。

    刘承训吞下了丹药之后,精神倒是好了许多,满面红光的样子让人觉得他一点病都没有。尽管刘承训做的很是机密,但杨琏还是现他吞食丹药这一幕。杨琏甚至隐隐觉得,如果刘承训死了,必定是吞食丹药而死的。想到此,杨琏心中有些复杂起来。

    刘承训回光返照,他举起酒樽,笑道:“今日大唐的使者前来,当真是喜事一件。大汉与大唐有着良好的友谊,希望两国之间,友谊长存。”

    杨琏也举起了酒樽,顺着杆子向上爬,道:“太子殿下之言,我主听了,必定龙颜大悦。杨琏在这里祝愿大汉国祚千年,与大唐一样,永垂不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