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十四章 刘知远回京
    大雪纷纷扬扬,下了足足六日,地面上堆积的雪花,足以没膝,京兆尹组织了大批的民夫,才将开封街头上的积雪扫清,行人得以出行。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在这段时间里,杨琏与林仁肇、陈铁等人依旧闷在鸿胪寺内,一副闭关修炼的模样。

    刘承训派人潜伏了很久,始终没有找到杨琏等人的把柄,只得将监视的人撤回,另想他法。

    这个时候,已经将近年关,虽说汉国战乱频频,但在开封,已经有了几分过年的气象,街道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百姓们手中拎着年货,脸上总算荡漾着几分笑意。

    街上,几名孩童或穿着新衣,或穿着干净的衣裳,正在追逐打闹。

    “汉水竭,雀高飞。飞来飞去何所止,高山不及城郭低!又道是:百个雀儿水上飞,九十九个过山西。惟有一个踏破足,高栖独自理毛衣。”

    又有几名孩童在街上,跳着舞,唱着歌谣。孩童的声音很是清澈,透过雾蒙蒙的清晨,让人不由精神一振。歌声很是悠扬,几乎是在一日之间,,就传遍了整个开封的大街小巷。不少孩童聚在一起,鼓着掌,胡乱跳着唱着。

    当杨琏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鸿胪寺内与林仁肇说着事情。两人都认为,随着魏州战事的结束,刘知远很快就会回到开封,两人也要抓紧时间,做更多的准备,以应对汉国的强势反击。

    就在两人说着的时候,陈铁将这个消息带了回来。

    林仁肇敲打着案几,皱皱眉,道:“推背图?”

    推背图据说是唐初袁天罡与李淳风师徒推断而出,虽然在这个时候名声还不够响,但林仁肇却是听说过。

    杨琏点点头。这一段推背图讲的是后周郭威自立的故事,用在这个时间点,正是好时候。想必刘承训应该得到了消息,就看他如何应对了。

    “汉水竭,雀高飞。飞来飞去何所止,高山不及城郭低?”太子府上。刘承训念着,李业在他身边连连点头。

    “太子,如今这首歌几乎是在一日之间,就在开封城内流传甚广,似乎有人刻意而为。”李业回答。

    刘承训饱读诗书,尤其对刚灭国不到五十年的李唐甚为敬仰,李唐历史上的大多数人物都如数家珍,念叨这句话几遍之后,刘承训立刻想到了推背图。虽说推背图被李唐皇室严格掌控。两百多年见几乎没有流传到民间,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汉国占领了开封之后,得到前朝留下来的大量典籍,刘承训爱好读书,早就看过,因此知道一段话出自何处。

    刘承训知道李业几乎不学无术,跑跑腿。做做事还可以,若是出谋划策。就力有不逮了。当即也不多话,负手在书房里踱步,这段谶语是什么人故意散播出来的?

    刘承训知道,凡是谶语必定有人散播,不然不可能平白无故出现,想了想。让李业去调查谶语的源头出自何处。李业答应着,匆匆走了出去。刘承训在火盆边坐下,木炭噼噼啪啪直响,刘承训忽然心中一动,他想到了一个人。

    轻轻敲打了案几一番。刘承训觉得有必要弄清楚此事,不然他睡不安稳。

    李业很快将消息传了出来,不过这个消息让刘承训很是失望,据说,这首歌谣是一个道人传出来的,可是李业派人找遍了全城,甚至连方圆五百多丽的地方都搜寻遍了,根本找不到这样一个道士,也就是说,道士的幕后主使者,根本无从寻找。

    找不到主使者也就罢了,这一段谶语刘承训想了很久,才想到一点端倪,可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谶语最后的指向,居然会姓郭。汉国朝廷上下,姓郭的虽然多,但掌握实权的人却不多,属于朝廷重臣的人更少,这样算下来,刘承训只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郭威。而且,郭威的别名,正是叫雀儿!这似乎太巧合了一些!

    可是刘承训想了很久,又觉得不可能是郭威,郭威打仗的确有一手,但他为人谦虚,个性也算谦和,为人低调而节俭,刘承训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是郭威。郭威根本没有造反的理由嘛!

    不过就算是,刘承训也不敢妄动。郭威毕竟是朝中大臣,握有实权,这事情还得父皇处理,方为上策。

    刘承训算算时间,魏州大捷的消息已经传来了数日,父皇应该将魏州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很快就会赶来开封。要过年了,各地的官员也要赶来开封述职,这事情就交给父皇去办。

    这个时候,刘知远的确已经将魏州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魏州官吏,除了杜重威之外,大多被诛杀,刘知远取其家财,然后发给三军,令三军士气大振。留人守卫魏州之后,刘知远带着部下及杜重威回转开封,只是一路上大雪纷飞,行军不便,这才耽搁了时间。

    十二月十五日,就在刘承训还在为弟弟刘承祐以及京中谶语的事情头疼的时候,刘知远率领大军赶到了开封,一路上大军连绵数里,气势滔天。太子刘承训亲自率领文武百官出城相迎。

    吏部尚书杨邠也在其中,经过这段时日的休养,他的身体好了许多,不过,他一想起那日遭受的耻辱,心中就愤愤不平,即使打他的人是二皇子又能如何?这些日子,太子刘承训不作为,对刘承祐并没有惩罚之意,杨邠的心中已经极为不满,但他既然已经知道太子刻意偏袒,也就不再去找太子刘承训,而是有了其他打算。

    “启禀太子殿下,天子距离已经不足五里!”一名骑兵匆匆而来,回答着。

    杨琏骑在战马上,眯起了眼睛打量着前方,在一片雪白中,汉国的士兵就像一条巨蛇缓缓爬来,一想到就能看见汉国的皇帝,杨琏的心中有些复杂,他曾经一度有某种想法,但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了。汉国这个样子,看起来自身都难保,怎么有余力呢?

    杜重威刚刚被降服,但还有第二个杜重威,第三个杜重威,印象中,汉国的历史好像一直是平叛的历史,根本不可能借力。杨琏摇摇头,将心中那点不切实际的想法甩掉,目光炯炯注视着前方。

    人群中,郭桐跃跃欲试,据说天子回京,走的时候顺便经过邺都,父亲也跟着来到开封,弟弟郭信也在一旁,不停地朝前看着,两人都有大半年没有看见父亲了,心中想念的紧。

    杨琏目光扫过两人,只是看了一眼,便看出这两人正是郭威的儿子,如果不算养子郭荣,这两人才是郭威的长子和次子。可惜啊可惜,这两人早死,令郭荣捡了个便宜。一想到郭荣那日有些色眯眯的目光盯着傅姑娘,杨琏的心中有些不爽。在他看来,郭荣应该是因为那一句话而对傅姑娘上了心,并不是真心喜欢傅姑娘,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傅姑娘托付终身。

    汉国的群臣大多在窃窃私语着,听他们的议论,是在谈论着这一次平定魏州之乱的事情,有的大臣认为,杜重威是个反复小人,他居然投靠契丹人,光凭这一点,就不能饶恕他。而有的人认为,既然陛下许诺不杀他,天子之言,必然是一言九鼎,怎可失言?如今杜重威已经选择了投降,这就足够了。

    杨琏对这些话并不感兴趣,他在人群中寻找着两个人,但很快他就失望了,刘承祐和郭荣并没有出现。杨琏只是微微失望,很快就振作起来,两人不在这里,令杨琏的计划会有一定影响,但却不是决定性的影响,无妨。

    就在杨琏想着的时候,刘承训似乎是不经意地看了杨琏一眼,见他一副沉思的模样,刘承训默默注视了他片刻,心中有些猜不透作为一个使者,杨琏来凑什么热闹?

    汉国群臣各自存着不同的心思,这个时候,前方铁蹄轰然而至,为首的数百骑兵踏着官道上残留的积雪,卷起一阵旋风而来,为首一员大将,身着银铠,头戴银盔,在这满地的白雪中,显得十分特别。

    “末将高怀德见过太子殿下!”为首那员将领,骑在战马上,双手抱拳,冲着刘承训施礼。

    “高将军一路辛苦了!”刘承训笑道。

    “陛下离此地已经不足两里。”高怀德禀告。

    刘承训点点头,努力向前看去,隐隐约约能看到父皇的身影。

    高怀德也不多话,当即让数百骑兵分列两旁,在寒风中高高举起汉国的旗帜,寒风吹得旗帜呼啦啦直响。杨琏轻轻拍了拍战马的头,示意它安静。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在几名铁骑的带领下,刘知远骑着一匹白马缓缓而来,在他身后,是高行周、慕容彦超以及杜重威等人。随着距离渐渐近了,太子刘承训以及文武百官下了战马,朝着刘知远施礼,道:“微臣见过陛下。”

    刘知远骑在站马上,魏州一战,令他精疲力尽,这一战虽然说降服了杜重威,但汉国的损失也相当大,为了平息士兵的愤怒、悲伤,所以刘知远将杜重威的部下大多杀了,并没收他们的家财,发给汉国士卒,这才平息了士兵的愤怒。

    虽说精疲力尽,但经过此战,中原大地,再也没有人敢与中.央朝廷对抗,刘知远之所以来的这么慢,是因为他顺便带兵去其他地方巡视了一番,各地的节度使都纷纷赶来见他,令刘知远心情大悦。

    然而,就在他即将回京的时候,太子、汉国百官都下马施礼的时候,刘知远一眼就看见了非常不和谐的一幕,有个人居然骑在战马上,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丝毫没有畏惧的样子!

    ps:最近不知道是不是梅雨季节的关系,又开始很严重地咳嗽,头也很疼,最近的更新不稳定,还请各位朋友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