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十八章 借刀杀人
    由于是使臣的关系,杨琏的位置比较靠前,在刘知远王座的左手下第一排,第二排的则是蔡王刘信,在杨琏对面的则是太子刘承训,下首则是他的弟弟刘承祐。?火然文???  w?w?w?.?ranwen`org

    这样的布局在一定程度上彰显了杨琏的地位,不过杨琏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因此非常警惕。随着杨琏的坐下,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不是有朝廷重臣朝着杨琏的方向看来,有人惊奇,有人嫉妒,有人忿忿不平,一个小小的使臣而已,何德何能居然坐在高位?只是一向霸道的蔡王都坐在了他的下首,因此没有几人敢上来找麻烦罢了。

    杨琏目光扫过四周,将众人的表情都收归眼底,也不去管他,自顾与蔡王刘信说着话。

    这时候,杨邠、杜重威等人也都进来,各自寻到位置坐下,至于符彦卿、李守贞,杨琏暂时还没有看见他们,或许还在那里忙碌着。

    杨邠坐在离杨琏不远的地方,看见杨琏,目光很是阴冷,他被打一事,始终认为是杨琏在暗中捣乱,虽然后来陛下赏赐了他不少东西,极力安慰他,但他依然化解不了心头的怨气。

    刘承祐在一旁,看见杨琏,不由挤眉弄眼,毕竟是皇子,虽然痛打了杨邠,刘承祐也只是被训责了一顿,并没有大碍,被禁足了一段时间,便可以自由行动了。

    杨琏朝着刘承祐点头示意,说起来利用这么一个无脑青年,杨琏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刘承祐嘴巴做了口型,朝着杨琏说话。杨琏点点头,他看出刘承祐是在告诉他,宴会结束,他有事来找自己。

    等到群臣都来的差不多了。大汉天子刘知远在太监的拥簇下,缓缓走了过来。

    随着太监的高呼,群臣纷纷施礼:“臣等恭迎陛下!”

    刘知远摆摆手,示意众人平身,刘知远在王座坐下之前,目光不经意地扫过杨琏。眼中带着一丝笑意。见杨琏专心致志地对付着案几上的烤羊肉,刘知远笑的更开心了。

    刘知远坐下,举起酒樽,笑道:“诸位爱卿,今日乃是除夕之夜,朕在这里祝诸位爱卿身体康健,阖家欢乐。”

    群臣忙举起酒樽,回应道:“多谢陛下。”

    杨琏手中举着酒樽,没有急着喝酒。

    刘知远在一旁看见。笑道:“杨使者,莫非这酒不合口味?”

    杨琏淡淡一笑,道:“非也,只是如此佳节,杨琏身在开封,想起在金陵的朋友罢了。”

    刘知远放下酒樽,摆摆手,道:“杨使者这话就见外了。大汉与大唐乃是友邦,有着深厚的友谊。杨使者在开封,就像在金陵一样,大汉的百官,都是杨使者的朋友。”

    刘知远说着的时候,太监为他斟满了酒,他顺势举起了酒樽。道:“诸位爱卿,陪朕一起,敬杨使者一杯。”

    杨琏微微一下,高举着酒樽,道:“多谢陛下!”说着。将酒一饮而尽。

    群臣也将酒喝尽,有知道内幕的,不免在想着,这符彦卿、李守贞两家结为秦晋之好的事儿,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有人更是想着,这一场婚礼,是大汉天子亲自主持,符、李两家,当真是面子够大,皇恩不减啊。可是,在这样的一个日子,让唐国的使者来参加,究竟有什么深意?

    喝了两樽酒,刘知远呵呵一笑,高声道:“今日,不仅仅是除夕守岁之夜,更是一个大喜的日子。符爱卿与李爱卿的子女结为秦晋之好,这不仅是符、李两家的喜事,更是大汉国的喜事,为此,朕亲自主持这项婚礼。”

    刘知远说着,鼓了鼓掌,大殿的门被打开了,两个人影出现在门口。杨琏定睛看去,一个个子较矮一些的,身着红色的婚袍,头上盖着一块纱布,让人看不出她长的究竟怎样。在她身边的男子,身高约有七尺,长的倒是相貌堂堂,英气不凡。

    杨琏不由点点头,除夕之夜最重要的事情即将开始了。杨琏正在想着,身边的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杨琏侧脸,就见傅姑娘一副紧张的模样。

    杨琏伸出手去,捉住她那双冰凉的手。傅姑娘回头看了杨琏一眼,见他正用目光鼓励着自己,不由点点头,回头再去看新郎和新娘。

    本来按照汉家婚礼仪式,还有好几个步骤要走,但毕竟是天子主持,有的流程便简化了,新郎直接背着新娘进来,身后是几名童男童女,最后是符彦卿和李守贞。

    新郎李崇训背起了新娘符金盏,一步一步朝着刘知远的方向走来。刘知远眯起了眼睛,这个李崇训还算听话。

    符彦卿、李守贞两家结成亲家,是他皇威所致,而两人还算听话,让刘知远觉得,这两人对大汉还是忠心的。两人一个占据徐州,一个占据河中,一东一西,可以成为大汉的左膀右臂,替他分忧。

    刘知远如此想着的时候,李崇训已经靠近了,背着妻子符金盏站在下方。

    杨琏眯起了眼睛打量着前方的李崇训,嫁给他的,便是符金盏?目光不由飘忽在不远处的符彦卿身上,心中有些疑惑。

    符彦卿借着灯光,也看见了杨琏。见杨琏一脸疑惑不解的模样,符彦卿心中咯噔一声,不由自主地看着杨琏。他希望在这个时候,杨琏将那个秘密隐藏,不过,当他看清楚杨琏身边的人的时候,脸色不由大变,心中无比震惊,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在这里看见那个人。

    为什么?符彦卿的心中升起种种疑惑,难道杨琏是故意而为,等待着这个时候,给他致命一击?可是,符彦卿怎么想,都觉得杨琏如此做,压根没有好处,而且,这事儿只会对大汉天子有益处,杨琏当不至于如此愚蠢,做出这种损自己益别人的事情来。

    不过,当他看清楚那人清澈眼神的时候,符彦卿又放下了心头的疑惑,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不,应该说不是一个巧合,她能来到这里,想必是来看一看,可是,她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如果,她的身份暴露,这将是巨大的灾难。

    符彦卿心中想着的时候,李崇训已经放下了符金盏,一名太监上前,充当司仪。在他的高喝声中,李崇训和符金盏先是冲着刘知远施礼。相比较而言,在皇城举行的这场婚礼,比起一般百姓的婚礼无趣多了,一点都不热闹。

    刘知远用手捋着胡须,一脸笃定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同样在观察着局势,大汉朝廷重臣大多在这里,各地的节度使十之**也在这里了,如果能将他们全部留在开封,大汉的割据之势就会大大减少,中.央的权利也会更加集中。

    这时,李崇训和符金盏已经拜了天子,刘知远挥挥手,笑道:“符、李两家结为秦晋之好,朕非常欣慰,来人,奉上贺礼!”

    说话间,几名太监抬着几个箱子出来,在大殿内放下,其中一人揭开箱子,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里面满满的一箱子,几乎全是黄金,没有一千两,也有数百,这天子当真是好大的手笔,对符、李两家的婚姻很是舍得。

    等到其他箱子也被揭开,蜀锦、玉帛等物一一出现在众人面前,所有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天子对符彦卿与李守贞,当真是很好。

    符彦卿和李守贞相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天子这番作为,摆明了拉拢的意思,可是他们也都清楚,两人都是拥兵数万甚至十几万的一方节度使,是刘知远的眼中钉,刘知远如此拉拢,难道他就不担心吗?

    贺礼揭开之后,便被抬了下去。刘知远环顾了一眼四周,很是满意群臣的表现,他瞧了一眼太子刘承训,微微点头。

    刘承训点着头,表示明白,他示意一名太监靠近,然后低声说着什么。片刻之后,便有十几名宫女手中端着托盘,慢慢走了进来。

    刘承训呵呵一笑,道:“诸位,这是重金从西域买来的蒲桃酒,很是难得,诸位可尝一尝。”

    宫女在群臣面前停下,打开酒壶,为众人添酒。其中一名宫女来到杨琏跟前,冲着杨琏眨了眨眼。杨琏瞧了他一眼,只见她眉眼如黛,虽然化了妆,但依然能看出,这是一个熟人。

    女子正是米诗薇,只见她摇摇头,示意杨琏不要声张,然后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此酒不能喝。”

    杨琏有些不解,这酒为什么不能喝?难道是毒酒吗?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好问,只得点点头,表示知道,米诗薇为杨琏、林仁肇等人斟满了酒,站起身来,束手立在一旁。

    杨琏低声将此事告诉了林仁肇、傅姑娘,两人都点头表示知道。

    傅姑娘低声道:“这酒里有毒,难不成天子想要将在场的所有人鸠杀不成?”

    林仁肇奇怪地道:“若是他真想鸠杀汉国的不轨之臣,为何又要让我等来,难道是想要让我们看这场戏的么?”

    杨琏略作沉吟,用手轻轻敲打着案几,道:“我明白了。”

    林仁肇眉毛一拧,问道:“杨指挥,你明白什么了?”

    傅姑娘也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杨琏,不知道杨琏的口中能说出些什么?

    杨琏叹息了一声,低声道:“借刀杀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