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二十九章 国殇
    七天的时间说短也短,说长也长,这几日,杨琏多半在鸿胪寺内闭门不出,偶尔出去,也是在街上闲逛一番之后,然后去找曾忆龄商谈事情。火然?文 ??? w?w?w?.ranwen`org在鸿胪寺的时候,便在练着书法,一副修生养性的模样。

    这个时候,符金盏便在一边为杨琏磨墨,在杨琏书写的时候,不时说上几句,指点一番。符金盏毕竟出身于名门,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子,书法写的也不错,她甚至还能模仿杨琏的笔迹,若不仔细看,根本找不到破绽。

    期间,杨琏不断去找鸿胪寺的官员,问他两国谈判一事,什么时候开始进行?鸿胪寺的官员唯唯诺诺,只说会回报天子,但一直没有消息。

    这一日傍晚,杨琏化装了一番,又去寻曾忆龄,询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曾忆龄表示,她已经派出死士,成功混进了皇宫,下一步就看能不能实施计划了。

    杨琏也知道此事急不得,毕竟最近开封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刘知远严加防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要做到万无一失,慢一些是正常的,若是没有成功,反而会打草惊蛇,引起刘知远的警惕,以后想要再下手那就更困难了。

    杨琏最近倒是没有去找刘承祐,这厮最近忙得不可开交,每天有大半时间在皇城内处理政务,一向玩惯了的他叫苦不迭,心想这储君可不好做。此时刘知远虽然打算立刘承祐为太子,但由于身体不佳的关系,尚未正式宣布。

    杨琏从曾忆龄处出来,反正闲着无事,便立刻去寻刘承祐。刘承祐还住在汴河边上的府邸并没有搬到东宫,杨琏到了地方,刚刚敲门,就见门子露出半张脸,看见是杨琏,忙满脸堆笑,道:“杨使者,你来了。”

    “来了,二皇子在府上吗?”杨琏问道,同时不露声色地掏出半吊钱,递给门子。

    门子嘿嘿笑着接过半吊钱,道:“殿下才回府。”连称呼都变了,看来这门子消息颇为灵通。

    杨琏点点头,道:“我要见二皇子,有些事情。”

    门子一拍脑袋,呵呵一笑,道:“哎呀,瞧我这记性。”说着,忙打开了门。

    杨琏朝着他微微一笑,走了进去,门子殷勤地在前面带路,一边说着好听的话,杨琏便听着他说话,走了几百步的距离,就看见院子里,刘承祐正在苦着一张脸,负手踱步。

    杨琏看见刘承祐,便挥挥手示意门子下去,门子退下,杨琏看着刘承祐,见他陷入沉思,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来到,便放缓了脚步,慢慢踱步走了过去。

    沉思中的刘承祐被杨琏的脚步声惊醒,猛地抬起头,看见杨琏,顿时一喜,忙奔上几步,道:“杨大哥,你来了。”

    这称呼都变了,杨琏微微一笑,道:“二皇子,我看你面有苦色,究竟遇见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为难?”

    “唉!”刘承祐叹息了一声,摇摇头,又道:“这几日,可真是生不如死,你不知道,每天都有堆积如山的折子要看,还有数不清人,在你耳边嗡嗡嗡地叫着,就像苍蝇一样,当真是让人烦透了。”

    “看些折子,自然是需要的。“杨琏笑了笑,他也知道这小子顽皮惯了,一下子让他安静地看折子,像模像样的处理政务,还真是为难了他。

    “早知道如此,真不想当什么劳什子的太子。”刘承祐道。

    杨琏笑道:“当了太子,便能当皇帝,万万人之上,一呼百应,掌握人的生死,你难道不想吗?”杨琏哈哈一笑。

    刘承祐点点头,道:“我想,可是又不想处理太多的事情。”

    “不急,等你培植了心腹,有了可靠的人,让他们帮你处理政务就可以了。你之所以忙,是因为从来没有处理过,等到积攒了足够的经验,便可以放手了。”杨琏说道。

    刘承祐摆摆手,突然想起一件事,道:“杨大哥,你能留下来帮我吗?”

    杨琏一愣,说起来汉国实力不差,但话又说回来了,如今的汉国可谓病入膏肓,各地有桀骜的节度使,朝内也有各种派系,天子真正掌控的地盘,其实不过河东、中原一带,其他各地大多握有重兵,一旦逼急了他们,随时会造反的。

    “我毕竟是唐人。”杨琏摇头,其实若能在汉国有所发展,也是极好的,可惜杨琏分身乏术,而且大唐那边,还有许多敌人要对付,他没有这么多的精力同时应付这么多的敌人。

    “唉!”刘承祐眼中充满了失望,他也知道要杨琏留下来是不可能的,他如此说,只是想试一试罢了。

    “我虽然不能留在汉国,但我在开封一日,便可以尽力帮助你。”杨琏微微一笑。

    在刘承祐看来,杨琏此时的笑容就像冬日的阳光,让他心里温暖多了。刘承祐哈哈一笑,道:“多谢杨大哥!”

    杨琏摆摆手,道:“你我之间何必这么客气?”

    刘承祐见杨琏正色,说的一本正经,便举起手,道:“杨大哥,只要我登上皇帝之位,我的东西便是你的。”

    杨琏在这一霎那有些心动了,如果能在汉国掌握极大的权利,他根本不用去金陵一步一步搏命。但他很快就告诫自己,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各地的节度使就不说了,苏逢吉、史弘肇等人,在汉廷内都是老臣,也有极大的权利,光是这几人就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掌权,毕竟对于他们而言,杨琏身上挂着的“唐使”身份,永远都不可能甩掉。

    既然杨琏是唐使,那么他凭什么在大汉朝廷内掌权?刘承祐就算登上帝位,多半也是傀儡,权利大部分掌握在刘知远的托孤重臣的身上,杨琏几乎捞不到便宜。

    想通了此节,杨琏选择了放弃,还是老老实实在金陵经营自己的势力,当然了,如果能在汉国朝廷插上一两个眼线,那倒是值得的。

    两人说话间,一名太监匆匆跑了过来,尚未见到刘承祐,便高声叫道:“二皇子,皇后召见。”

    刘承祐与杨琏相视一眼,刘承祐皱了皱眉头,问道:“母妃召见,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微臣不知,皇后只说是大事,还望二皇子速速进宫!”太监说话的同时,擦着脸上的汗水,看来他是一路狂奔过来的。

    杨琏点点头,道:“这位公公可立刻回宫,告诉皇后,二皇子即刻就来。”

    太监看了一眼杨琏,心想此人是谁?

    刘承祐不等太监询问,挥挥手,道:“你先回去,我马上就来!”

    太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点点头,不说话迅速返身,跑了回去。

    刘承祐道:“母妃召见,如此匆忙,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杨琏心中一动,心想莫非是刘知远出事了不成?可是,按照原定计划,应该是从明日开始。难道说事情发生了变化,刺客找到了特别好的机会,所以提前下手了?

    杨琏脸上阴晴不定,听了刘承祐的询问,想了想,道:“皇后召见,应该是出了大事。二皇子,立刻召集府中死士,随时待命。”

    刘承祐想不到杨琏会如此下令,但他因为杨琏的献计,成功扳倒了杨邠,因此对杨琏的决定深信不疑,忙吩咐了下去。

    杨琏想了想,又道:“如今事情紧急,就让我陪你进宫。”一方面,杨琏想要保护刘承祐,这个时候刘承祐决不能出事,不然就前功尽弃,另一方面,杨琏也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李皇后如此紧张?

    刘承祐当即让人送来一身衣裳,让杨琏乔装打扮了一番,然后带着热四五个侍卫,匆匆出了府邸,朝着皇城赶去。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众人到了皇城,刘承祐没有下马,取出金牌晃了晃,高声喝道:“开门!”

    守门的士兵哪能不认识二皇子?见他来的匆忙,忙打开城门,一行人朝着宫廷奔去。

    此时,李皇后满脸垂泪,正抱着刘知远的尸体哭泣不已。她怎么也想不到,夫君吃过午饭之后,说是困了,便躺在软榻上休息,可是这一休息,竟然睡了很久。

    李皇后觉得有些奇怪,伸手一摸,这才发现刘知远的身子已经冰凉,早就气绝多时了。毕竟是夫妻情深,李皇后又怎能不伤心呢?这时,有太监提醒她,天子突然驾崩,国家社稷非常危险,要立刻召见二皇子,让他拿主意。不然,趁着国丧之时,若有心人造反,那大汉就危险了。

    这太监倒有几分主意,李皇后听了,忙让人去请二皇子。二皇子到的时候,李皇后正在擦着泪水。

    “母妃!”二皇子刘承祐喊道,他有些不明白,母妃在哭什么?

    李皇后看了一眼儿子,站起身来,道:“承祐,你终于来了。”伤心之下,她没有注意杨琏也来了。

    “母妃,什么事情如此着急?”刘承祐喘息着。

    “儿啊,你爹他,他已经驾崩了!”李皇后说着,声音不由颤抖起来。

    就算杨琏有了准备,听见这个消息,也不由张大了嘴巴,刘知远驾崩了?他不由自主朝着软榻上的刘知远看了过去。

    刘承祐愣了一愣,忽然一声悲呼,朝着软榻扑了过去,道:“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