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六十章 千钧一发
    那侍卫措不及防,顿时扑在地上,摔了一个狗吃屎,两名侍女在后面看得真切,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曾忆龄淡淡一笑,慢慢走上前去。

    杨琏也不多话,道:“走!”

    说着,挟持着朱令赟朝外走去,曾忆龄跟着他,燕王府的侍卫不断后退,却对杨琏毫无办法,朱令赟被制住,脖子上的长刀闪亮着,如果一旦有异动,朱令赟随时可能丧命,因此这些侍卫不敢动手。

    到了大门口,杨琏冷笑一声,道:“朱将军,劳烦你再送一程了。”

    朱令赟被制住,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机会,只得随着杨琏继续走着。大门口,不少看热闹的百姓还在指指点点,等到杨琏走出来,顿时有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人单枪匹马杀进去,居然顺利出来了?

    曾忆龄在他身后,也走了出来,美目看了一眼四周,顿时微微一笑,这个杨琏,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人?这下倒是有好戏看了。

    到了战马前,杨琏略微有些踌躇,曾忆龄已经微微一笑,翻身上马,动作十分潇洒。杨琏笑了笑,正要推开朱令赟,这时,人群分开了一道缝,几个人骑着战马缓缓走了出来。

    杨琏抬起头,冷冷地看着来人,正是李弘冀。

    李弘冀一大早不在燕王府,是进宫去了,他去找母后,试图再说服她,然后通过母后吹吹枕头风,让父皇放弃这种想法。可母后表示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事实,绝不可能有任何改变。李弘冀磨了半响,母后始终没有松口,李弘冀十分无奈,连午饭都没有吃,便匆匆回燕王府。

    可是,还没有到燕王府,李弘冀就看见街道两旁站满了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他上了前去,这才发现地上一片狼藉。

    刻着“燕王府”三个鎏金大字的牌匾已经被打落在地,碎成了几块凌乱地散布着,地上还有两个已经被踩扁的灯笼。燕王府的门口看起来十分狼藉,李弘冀心情更加不悦,一张脸冷了下来。

    不过,当他看清楚是杨琏的时候,心中不由冷笑了一声,暗道机会来了。杨琏身边的曾忆龄同样看着李弘冀,眼神淡淡的。

    倒是杨琏抢先一步,喝道:“燕王,你回来的正好,这笔账要怎么算?”

    “怎么算?你打坏了本王的牌匾,进入本王府中抢人,这笔账应该是本王找你讨要吧!”李弘冀找到了反击的机会,自然不肯放过。

    “抢人?燕仗势欺人,夺人妻子,这岂是燕王所为?难道只许燕王抢人妻子,而不许本将救妻?”杨琏高声反驳。

    人群里,有人立刻大喝一声,道:“不错,堂堂燕王,什么女人找不到,为何偏偏要夺人妻子?”

    此言一出,人群里顿时议论纷纷,是啊,以燕王的身份,什么女人找不到?可是他偏偏夺人妻子,令一些百姓心有余悸,尤其是家中妻子有几分姿色的,更是心中一阵紧张。

    李弘冀感觉到一丝不妙,但他坚持认为这些百姓毫无用处,一些刁民而已,岂能知道他内心的大志向?李弘冀挥挥手,喝道:“来人,将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朱令赟这时已经脱离了危险,闻言冷笑一声,道:“杨琏,你往哪里走?”

    “手下败将,何敢言勇?!”杨琏大喝一声,抢上几步,长刀突然劈出,从朱令赟身边落下。杨琏这一刀意在恐吓,并非真要杀死朱令赟,毕竟朱令赟也是朝廷命官。杨琏可以抢人,但杀人,尤其是杀朝廷命官,就说不过去。

    朱令赟却以为杨琏要杀他,他自知不是杨琏对手,顿时脸色一变,匆忙躲开,却不料被地上的杂物绊倒,顿时摔在地上,“哎哟”一声尖叫,显得十分狼狈。等到他站起身来,却看见杨琏一脸讥讽地看着他。

    朱令赟大怒,正要大骂,百姓却传来一阵哄笑之声,刚才朱令赟狼狈的模样,众人都看在眼中。朱令赟前面还大大咧咧,一副英雄气概,想不到杨琏一刀劈出,顿时就认怂了,看来此人只是会说罢了。

    朱令赟的脸色不好看,李弘冀的脸色同样不好看,朱令赟毕竟是他的人,如今被杨琏逼到这个份上,让他丢尽了脸。李弘冀阴沉着一张脸,他知道,要尽快将杨琏抓住。

    “来人,将他们全部抓起来!”李弘冀再度大喝。

    杨琏握紧了长刀,他知道,现在才是最关键的时候。燕王府的侍卫们接到命令,手中拿着武器,逐渐围了上来。

    曾忆龄皱了皱眉,轻声道:“人怎么还不来?”

    “应该很快就来了。”杨琏摇摇头,低声说道。

    侍卫们上前,将杨琏围了起来,不过谁也没有急着动手,刚才杨琏一番厮杀,他们深知不是杨琏的对手,谁也不敢先做出林鸟。李弘冀哈哈一笑,用马鞭指着杨琏,喝道:“你还不投降?不然本王将你擒住,大卸八块,让你生不如死。”

    “你不过也仗着人多。”杨琏淡淡一笑。

    “仗着人多?本王就是人多,你拿本王如何?”李弘冀很是得意,还甩了甩马鞭,声音在半空回响。

    百姓窃窃私语,心想杨琏这下必然是被擒了。

    就在这时,街边突然想起了炒豆一般的脚步声,同时还有金戈之声,李弘冀愕然回头,就见一群禁卫军士兵跑了过来,为首骑着战马的正是林仁肇、陈铁两人。

    杨琏皱了皱眉头,道:“他怎么来了。”按照计划,应该是齐王在这里出现才对,可是为何是林仁肇与陈铁?而且,两人居然还将禁卫军带了过来。

    不等林仁肇开口,李弘冀先发制人,喝道:“林仁肇,你带兵前来,是要做什么?莫非是要造反?”

    “燕王。”林仁肇朝着他拱拱手,他看见杨琏没有吃亏,也就放下心来。

    “本将听闻有人在燕王府捣乱,因此带兵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林仁肇一本正经地说道。

    “哼!”李弘冀自然不肯相信,在他看来,杨琏与林仁肇、陈铁是一丘之貉,林仁肇带兵前来,自然不是要帮助燕王府。

    “来人,将闯入燕王府的贼人抓起来!”林仁肇喝道。

    “喏!”陈铁大喝一声,内心却掩饰不住笑意,他快步走上去,想要将杨琏带回。

    “啪!”李弘冀哪里好相与的,闻言一挥马鞭,挡住陈铁的去路。“燕王府的事情,林将军管得太宽了吧!”

    “燕王,禁卫军有负责京师安全之责,燕王府既然有人闯入,怎能说与本将无关?”林仁肇丝毫不退让。

    “你敢!”李弘冀喝道。

    “燕王如此,末将只有得罪了。”林仁肇拱拱手。

    陈铁冷笑一声,挥挥手,道:“兄弟们,上!”他带来的士兵,大多是杨琏旧部,听说指挥使的妻子被人强抢,因此人人激愤,都跟了过来。

    “大胆,竟敢冲撞本王!”李弘冀脸色难看之极,猛地一挥手,喝道:“来人,将他们全部拿下。”

    “慢!”杨琏冷笑了一声,指着李弘冀,大声喝道:“燕王,此事全由你抢夺本将妻子所致,与旁人并无关系,本将不想牵连太广。你若是男人,可敢于本将一战?”

    杨琏当众宣战,李弘冀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当初两军对垒,他输给了杨琏,一直觉得是耻辱,如今杨琏主动宣战,那是最好不过了。李弘冀与乃父不同,自幼练武,自认为功夫不错。而且,杨琏当众挑战,身为男人,李弘冀自然没有退缩的道理。

    “很好,既然你想死,本王就成全你。”李弘冀冷哼了一声,抬起手,用马鞭指着曾忆龄,道:“你若输了,曾姑娘便是本王的小妾。”

    “非也,燕王,曾姑娘是本将之妻,岂能做赌注?”杨琏摇头。

    曾忆龄微微诧异地看了杨琏一眼,心中有些许感动,当初设计,虽说有利用杨琏的意思,但杨琏这个盟友可谓尽职,在她需要的第一时间出现了。而此时杨琏的尊重,让她很是开心。

    “区区一个女子,拿来做赌注有什么稀奇?”李弘冀冷笑了一声。

    杨琏摇摇头,道:“既然如此,燕王可否将你的妻子拿来做赌注?”

    “本王尚未有妻子。”李弘冀摇头。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难道燕王要做和尚不成?”杨琏淡淡一笑,又道:“燕王若是娶妻,洞房花烛之夜不妨让杨某代劳,你看如何?”

    曾忆龄低声骂了一句,道:“又在瞎说。”脸色却是红了起来,心想这个杨琏当真是放肆。

    李弘冀听了也是大怒,喝道:“本王的妻子,岂容你玷污?”

    “燕王的妻子不容人玷污,那么本将的妻子,就可以容燕王玷污吗?”杨琏朝着皇城的方向拱拱手,朗声道:“这一次本将出使大汉,与大汉缔结盟约,九死一生,回转路上,还遭到宵小之辈的截杀。本将不敢说功劳极大,但至少对社稷,对大唐略有贡献,难道燕王就是这样对待社稷的功臣?如此看来,燕王不过是一个小人罢了!”

    “你敢说本王是小人?”李弘冀瞪圆了眼睛。

    “燕王,本将还听说,这一次吴越人在徐州刺杀本将,居然是得到了大唐某个王爷的支持,不知道燕王可否知道此事?”杨琏笑道,说话的时候死死的盯着李弘冀,目光如同刀锋一般犀利。

    李弘冀身子微微一震,与吴越钱文奉勾结一事,非常机密,杨琏怎会得知?李弘冀压根不相信杨琏知道什么,如此看来,杨琏应该只是瞎说,想到此,李弘冀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杨琏,冷哼一声,道:“此事本王怎会知晓?”

    “燕王光顾着强抢功臣妻子,自然不会知晓。”杨琏揶揄,嘴角浮起的一丝微笑令李弘冀很是愤怒。

    这个时候,李弘冀意识到杨琏是有备而来,并不容易对付,但李弘冀仍然觉得,自己是亲王的身份,对付一个将军,应该是不费力气的。更何况如今他已经承认,曾忆龄是他的妻子,可是他又接受了父皇的圣旨,要娶怀柔公主为妻,这样一来,杨琏就由欺君之罪,是要被杀头的。

    这是李弘冀的杀手锏,李弘冀想明白之后,不由笑了笑,道:“杨琏,你莫要废话,既然你要与本王单独解决此事,就该拿出一点诚意出来。”

    “本将若是输了,立刻离开大唐,有生之年绝不再踏入大唐国土!”杨琏朗声说道。

    李弘冀微微扬眉,逼走杨琏,是李弘冀想法之一,既然他如此选择,李弘冀也乐得如此,至于曾忆龄,只是一个诱饵而已。当即点点头,道:“男人说话,自当一言九鼎,你要记住你说的话。”

    “本将输了,自当如此,可是燕王输了呢?”杨琏问道,揶揄地看着他。

    “这个,本王若是输了,送你黄金千两!”李弘冀说道。

    杨琏摇摇头,道:“本将家财万贯,不缺你那几个臭钱。”

    李弘冀皱皱眉,想了想,道:“本王府中有几名侍女,长的国色天香,可送给将军。”

    “本将有貌美如花的妻子,不稀罕你的残花败柳!”杨琏还是摇头。

    李弘冀脸色很是难看,杨琏居然说他府中的侍女是残花败柳,连他也给骂了。但他知道杨琏口舌犀利,不想与他做无谓之争,便道:“既然如此,你要怎样?”

    杨琏哈哈一笑,道:“其实也很简单,本将输了,可是将前程拱手相让,本将需要的是等价交换,燕王,你若是输了,敢去掉燕王称呼,改成东平公吗?”

    李弘冀闻言一愣,想不到杨琏提出来的,居然是这个条件。他想要不答应,但转念一想,觉得杨琏不是他的对手,再说,杨琏已经有了把柄,不愁父皇不治他欺君之罪。当然了,如果能在比武场上,痛痛快快将杨琏击倒,李弘冀会觉得十分畅快。

    杨琏眯起眼睛,讥笑道:“燕王莫非觉得不公?”

    李弘冀哈哈一笑,道:“既然杨将军有兴致,本王便陪你玩玩。”

    “既然如此,你我便去校场比试!”杨琏牵着战马,看了曾忆龄一眼,翻身上马,搂着曾忆龄,一股馨香传来,直透心扉。

    曾忆龄微微皱眉,低声道:“你真是无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