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三十一章 生擒李弘义
    “想不到时隔多年,你居然还能记住我,不错,不错!”那人笑眯眯的说道,身上却有着血迹,与他笑眯眯的样子一点都不符合。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你,你。”李弘义连说了两个“你”,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这一瞬间,任何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这个人可以说是他的仇人,也可以说不是,前提是他还记得那场恩怨。不过看他如今的表情,显然还对当初的事情耿耿于怀。

    李弘义是聪明的人,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说什么也是没用,只是,他不明白,费砚为什么要对付自己?难道说,他根本不是蜀人,而是唐人?李弘义眯起眼睛,看着费砚脸上那道刀疤,有些迟疑开口了。

    “你,是唐人?”李弘义不敢确定。

    费砚冷哼了一声,道:“现在知道,太晚了。”

    “这么说来,费砚当是你的化名。”李弘义明白了,既然费砚是蜀人,而这个人肯定地告诉他是唐人,那么毫无疑问,费砚是被人冒名顶替了。

    “不错,费砚只是一个化名,我的真名,叫做杨琏。”声音响起,所谓的“费砚”开口了。

    李弘义不觉皱起了眉头,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杨琏身边的高大汉子正是陈铁,他拱拱手,道:“杨节度,抓紧时间。”

    杨琏点点头,道:“李弘义,令你部下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哈哈!”李弘义哈哈大笑,虽然被擒,但他还想搏一搏。“头掉了,不过碗大一个疤,杨琏,你有本事就杀了我,看你能不能走出节度使府。”

    陈铁闷不吭声,走出去几步,很快就又回来,手中拎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头颅,扔在李弘义跟前。鲜血四溅,血腥味顿时充盈在屋子里,弥漫在众人的鼻孔里。李弘义正在疑惑,忽然发现地上滚动的头颅,那张脸是如此的熟悉。

    李弘义死死的盯着那张鲜血淋漓的脸,瞳孔猛地放大,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抬起头,目光阴冷地看着陈铁,厉声喝道:“陈铁,你敢杀我二弟。”

    “杀了又如何?”陈铁冷冷一笑,大步迈上前去,伸出蒲扇一般的大手,狠狠地扇了李弘义一巴掌。这一掌势大力沉,李弘义嘴角顿时流出鲜血,牙齿也掉了两颗。

    “当初你背叛天子,如今你背叛大唐,似你这等三心二意,反复无常的小人,杀了你,我还怕脏了手。”陈铁说道。

    李弘义抿着嘴,眼里几乎喷出火来,兄弟的死令他十分愤怒,他想要报仇,可是被死死捆住,根本动弹不得,只得恨恨的道:“陈铁,你不得好死!”

    “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李弘义,你若识相,就赶紧令你的部下住手。”杨琏淡淡的道。

    “我若是不肯,又能如何?”李弘义倒是很硬气,他也知道,既然被捉住,那就是九死一生。好歹都是死,还不如死的硬气一些。

    杨琏哈哈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匕首,对着陈铁道:“虎子,听说天子的宫中,最近缺少太监,不妨送一个李公公过去,或许天子会喜欢。”

    这话说的十分明显,李弘义忍不住身子一抖,他宁愿死也不愿意被人阉割,成为一个没鸟的太监,这对他是极大的耻辱。一张脸从红转白,又从白转青,李弘义脑子在快速转动着,现在这种情况,与杨琏对峙显然不明智,指不定真的要被阉割,就算最后能活下来,肯定也让人笑话。还不如虚与委蛇,等待良机报仇。

    这时杨琏走上了几步,看来他是要动手了,匕首在烛光下闪动着光芒,李弘义仿佛看见了胯下的宝贝被一刀割下,身子不由又是一抖,忙不迭说道:“住手,我、我投降。”

    杨琏十分认真地看着他,道:“你确定?”

    “我确定,我是真心的。”李弘义忙说道。

    杨琏见他答应,无论真心与否并不重要,便点点头。

    李弘义看了一眼床案,道:“节度使大印在床案里,此外还有兵符。”

    陈铁不等杨琏说话,已经快步走了过去,揭开被褥,床头处有一个暗格,打开了,里面果然有节度使大印和兵符。陈铁将东西递给他。

    杨琏抓起兵符,他知道,兵符实际上只能起短暂的作用,毕竟李弘义在福州经营多年,部下多半是心腹,兵符在这个时候,只是象征意义,作用不大,而且时间很短,只有控制了李弘义,才有控制福州军的机会。

    “李弘义,还要本节度使教你怎么做吗?”杨琏捏着虎符,慢慢地说道。

    李弘义心中明白,当即点头,陈铁扶着他,手中藏着匕首,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大门,李弘义看见仍在厮杀的部下,咳嗽了一声,道:“都住手。”

    他门牙掉了两颗,说话漏风,有些不清楚,士兵没有听见,依旧在搏杀。

    陈铁大喝一声,道:“住手。”

    这一喝声音很大,不少人都停止了打斗,转过头看着陈铁,眼睛厉害的已经看见了李弘义,很是吃惊地看着他,节度使的脸怎么肿了?

    李弘义闷哼了一声,刚才被陈铁那一巴掌打的很疼,现在都还隐隐生疼,说话难免不清楚。李弘义微微侧目,道:“你们都退下吧,没有事。”

    一名侍卫有些怀疑地看了陈铁一眼,道:“节度使,真的没有事情吗?”

    李弘义觉得腰间的匕首顶进了肉里,忙大声喝道:“叫你退下就退下,哪来那么多废话?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过来打搅。”

    几名侍卫面面相窥,地上鲜血满地,显然有人被杀,偏偏节度使不计较,令他们十分纳闷。可是节度使的话不能不听,当即有几人离去。

    这时杨琏走了过来,道:“你,去通知都头以上的官员,速速来节度使商议大事。辰时之前,所有人都要赶到。”这个时候,算算时间,应该是寅时中。

    几名侍卫看了杨琏一眼,有些迟疑,李弘义喝道:“不用看我,听他的话便是。”

    侍卫们带着疑惑走了,杨琏一把抓住了李弘义,把他带回屋子。又让陈铁回码头去带人。陈铁领命,拿着李弘义的虎符匆匆走了。杨琏带着几个人在屋子里,不敢丝毫怠慢。

    刚才那场厮杀,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杨琏怎能不小心呢。李弘义靠在床头,有气无力的样子,杨琏亲自盯着他,没有丝毫松懈。余下几人守在房里的紧要处,都提高了警惕,一名士兵打了井水,烧开了,给众人喝。

    李弘义脑子在快速转动着,忽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李弘义在闽地多年,正是因为长期得不到升迁,这才背叛了王延政,对于江南一带的风云变幻,他还算了解。这个杨琏的名字与前朝旧太子相同,难道是同一人?

    李弘义眯起了眼睛想着,心中又不太确定,毕竟如果这个杨琏真的是杨行密的后人,他怎么在大唐生存下来的?难道大唐君臣都没有发现他的身份?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是那个人?李弘义拼命思考,却找不到突破口。

    就在他拼命思索的时候,陈铁骑着快马到了码头,有了节度使大印和虎符,陈铁很是顺利地说服了码头的福州军,这时,在福州军的奋力扑救下,大火渐渐熄灭。

    陈铁很是镇定,表扬了一番众人之后,带走了船上的两百多名船夫。尽管陈铁没有说原因,但福州军的士兵发挥了他们的想象,在他们看来,这场大火应该和船上的人有关,所以,节度使大人带走他们,是理所当然的。有人提出要护送,陈铁想了想,答应了。

    于是看守码头的指挥使各自分出三五十人,凑足了一百二十人,押送着船夫朝着节度使府上走去。天色麻麻亮的时候,陈铁到了节度使府外,敲开了门,陈铁谢过护送的士兵,同时取出两锭银子,递给了他们。士兵们不明所以,嬉笑着离开了。有了这两锭银子,大伙儿可以去吃喝一顿了。

    两百多人到了节度使府上,陈铁立刻安排,让他们把守节度使府上的要害之处。同样是在虎符的帮助下,陈铁较为顺利地将节度使府上的一百多人缴械,并用绳子挨个捆绑,像串蚂蚱一样串了起来,然后把他们关押在节度使府上的地牢里。办完了事情,陈铁这才去见杨琏。

    杨琏喝着茶水,十分警惕,见陈铁回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事情都办好了吗?”杨琏问道。

    “节度使,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把府上的侍卫都全部关押起来了。”陈铁故意大声回答这,生恐李弘义听不见的样子。

    “哦?那就好,这件事办得还顺利吧。”杨琏眯起了眼睛,虽说成功掌控了节度使府,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陈铁嘿嘿一笑,道:“有那么几个人不识相,已经被我杀死了。”

    杨琏站起身来,走到窗边,虽然是冬日,但辰时的话,天色也就全亮了,这个时候天边已经亮了一些,看来时间不多了。杨琏立刻让人看守着李弘义,带着人走了出去,很快,杨琏就到两百多步外的地方,抓了李弘义一家二十多口人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