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四十章 天亮前的战斗
    当年王审知重修福州城,花费了很大的力气,除了引闽江的水进护城河之外,福州城可谓城中有城,并且城外还有瓮城的存在。??? ?燃文小说 ?  w?w?w?.?ranwen`org鲍修让曾经带兵支援过福州的李弘义,知道福州城的构造,所以他要一鼓作气,登上城头,击溃唐军的信心。

    上百架的云梯被士兵抬起来,小跑几步之后,士兵们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离城墙只有百余步的距离。城头上百余名的守军十分紧张,他们取出了弓箭,准备恶战。

    今夜守夜的士兵,是杨琏从金陵带来的士兵,个个百里挑一,弓马娴熟。见敌人做出一副攻打的态势,在队正的带领下,拉满了弓弦,对准了城外。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射手的脸上汗珠滴落,不少人都十分紧张。突然出现的敌人太多,一百多人根本无法守住,就在敌人即将进入射程之际,在城中巡逻的士兵接到消息,赶来了二三十人。然而人数依旧处于劣势。

    就在吴越军冲锋的时候,鲍修让冷笑了一声,让人把旗帜竖了起来。吴越国的旗帜迎风飘扬,此外还有一杆旗帜,上面大大的一个“鲍”字。鲍修让这是想要利用吴越国的声势告诉城中的内应,吴越国的大军已经来了!

    “射!”这时,城墙上的守军见敌人已经进入射程,队正立刻大喝一声,指挥士兵射箭。百多人射出的箭羽不算密集,即使这些士兵弓马娴熟,对人数众多的吴越国士兵造成的伤害不大。吴越国的刀盾兵上前,举起木盾挡在前方。

    “夺夺夺!”箭羽击打在木盾上,除了少数钉在了木盾上,其他大部分都落在地上,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见状,吴越国士兵士气大振,呐喊着冲了上去。

    在这一段长达七百多步的城墙上,守军站的很是分散,幸亏吴越人云梯不足,站位也相对集中,所以唐军大多靠在城门附近,集中射击。几轮箭雨之后,对吴越军的伤害并不大,只有几名比较倒霉的士兵被射中受伤,不能继续冲锋了。

    唐军并没有慌乱,依旧在射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杀伤力越来越强,吴越兵的伤亡开始扩大,不过这时,吴越军中的弓弩手也开始还击,一时之间,半空中箭羽横飞,不时有人中箭,惨叫着倒下。

    吴越兵的还击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了守军的攻势,更多的士兵加快了速度,靠近了护城河。福州城借着水利地势,护城河又宽又深。吴越兵到了护城河边上,把云梯架在护城河上,准备强渡护城河。

    云梯架在护城河上,吴越国的士兵冒着箭羽越了过去,不时有人倒下,落在护城河中,河水冰冷,尤其是在清晨是最冷的时候,衣甲被河水浸湿,落水的士兵挣扎了半响,衣服越来越重,逐渐沉入了水中。

    大多数的吴越兵冲到了城墙下,然后竖起了云梯,奋力朝着城墙上爬去。这时,守军放弃了弓箭,拔出了长刀,取出了长矛,与吴越军开始肉搏。有的守军搬起了石头,奋力朝着扔去,巨大的石块带着风声呼啸而下,正在向上爬的吴越军有的来不及躲闪,恰好被砸中面门,惨叫一声倒下。有的虽然躲了过去,云梯却被砸坏了一条腿,顿时斜到一边,有的士兵顿时站立不稳,差点儿摔了下去。有的幸运地躲过了,站稳了身子,继续向上爬去。

    “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两军的指挥着发出一声呐喊,双方士兵奋不顾身向前厮杀。守军或两人,或三人位一组,一人拿着刀枪待命,另一人搬起礌石檑木,向下砸去。

    “不要怕,爬上去!”吴越军的一名都头大声喊着,城头上的守军不多,只要能占据了城头,福州城就算被拿下了。士兵也都知道这个理,奋不顾身向上攀爬。身边的袍泽惨叫着倒下,丝毫也不能动摇他们的信念。

    在付出了二十多人的伤亡之后,终于,一名吴越兵爬上了城墙,他迅速从嘴里拿出兵刃,用身体挡在身后的云梯前,为袍泽创造登城的条件。唐军见有人爬了上来,立刻挥刀杀了上去。

    “铛!”两人兵刃硬碰在一起,震得两人均是手臂发麻,但谁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继续拼命厮杀。

    远处,鲍修让看见有人登上了城墙,不由大喜,喝道:“擂鼓助威!”刚才是偷袭,现在已经登上了城头,给了敌人最大的打击,此事擂鼓助威,能极大地鼓舞士气,并给敌人最大的打击。

    吴越士兵听见,鼓手奋力地敲打着战鼓,顿时,鼓声隆隆,传播四方,清晨未起的鸟雀被惊醒,在半空盘旋。

    杨琏接到消息,来不及洗漱,匆匆擦了一把脸,披上铠甲,刚刚走出节度使府,陈铁已经牵来了战马。杨琏翻身上马,朝着城北匆匆而行,清脆而急促的马蹄声响彻在街道,不少百姓听见声音,不由探头探脑,看一看屋外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百姓看见一群骑士呼啸而过的时候,忍不住缩回了脖子,这年头,当兵的就是大爷,更何况的骑马的大爷,惹不得。

    杨琏赶往城北的时候,王山大营里,章文益、章文莹兄弟已经接到了消息,两人身体健康,被杨琏从一万多士兵里挑选出来后,章文益兄弟被任命为校尉,管百人。

    两人得到消息,迅速叫醒了袍泽,匆匆披上铠甲,章文益先带身体健康的百人赶去支援,章文莹继续叫醒更多人,凡是有一战之力的士兵,都统统去支援城北。

    唐军士兵知道敌人赶来偷袭,一阵紧张,群龙无首之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杨琏赶到王山大营,见士兵已经醒来,忙组织士兵穿戴铠甲,同时鼓励士兵。

    这时,杨琏才知道章文益已经带兵去支援城北。章文益去时间很及时,恰好是鲍修让下达了命令之后,吴越军攻击最为凶猛的一波。这时已经有十几名吴越士兵登上了城头,正在与唐军厮杀。如此多的人数登上城头,只要守住了入口,让更多的袍泽登上城池,福州城就是囊中之物。

    章文益率兵虽然只有百余人,但极大的鼓舞了士气,见有士兵来援,守军一鼓作气,奋力神勇,与吴越军厮杀,有四五人被杀死,守军立刻上前将云梯推倒,云梯上的吴越士兵惨叫着落下,扑腾到了护城河里,吃了好几口血水,幸运的扒到了岸边活了下来,运气差的,不久沉到了河底,再也起不来了。

    “杀,把敌人赶下去!”章文益一声大喝,奋不顾身扑上,手中兵刃带着风声,一名吴越士兵被砍中肩膀,惨叫一声后退一步,恰好一名吴越兵正从云梯爬上城头,被他一撞,顿时战立不稳,跌落城头,顺便撞倒了身后的吴越兵,一连串的惨叫声起,一人被压在最下面,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出来。

    百余人占据城头,在章文益的带领下,打出了一波反击,吴越兵措手不及,好几人被赶下城头,只有两三人在苦苦坚守。

    鲍修让张大的嘴顿时闭住了,眉头紧紧皱着,他虽然看不清城头的具体情况,但从吴越兵的表现来看,不少人跌落城头,显然是守军有援兵了。鲍修让摇摇头,他之所以没有展开大面积的攻击,是因为缺乏攻城器械,一百多架的云梯还是捉襟见肘了,过护城河需要云梯,爬墙需要云梯,此外还要考虑被敌人损坏的部分,一百架云梯根本不够。

    为了奇袭,鲍修让以其他方面为代价,如果奇袭不成,这个损失就大了。鲍修让想了想,立刻让五百士兵顶上,务必尽快登上城头,占据一隅之地。五百士兵呼啸着冲了过去,这时,鲍修让的身边,还有两千人。

    五百人冲上,到了护城河边上,踏着云梯过河,由于云梯数量不足,不少士兵只能排队过河。这时护城河已经被鲜血染红,有的地方已经堆满了尸体,残肢断臂铺满在地,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几乎令人呕吐。五百援兵来不及伤感,过了护城河的士兵迅速沿着云梯爬了上去。

    这时城头上,吴越兵占据的几个据点已经岌岌可危,有了援军的支援,顿时士气大振,仅剩的几名士兵死死守住身后的云梯,不让敌人去破坏,城头上的厮杀已经白热化,侥幸不死的士兵,只要有一口气在,拼了命的抵挡着敌人的进攻。城头的砖块已经被鲜血染红,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喊杀声震天,这时,一些百姓听见声音,才知道这福州城又要打仗了。

    鲍修让看和城头,观察着战局,五百人冲了上去,由于云梯的限制,使得吴越军只能集中攻击某一片城墙,达不到人数上的优势,鲍修让有些焦急了,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太阳升了起来,光芒万丈,照在血红的城墙上,很是触目惊心。鲍修让知道,那些都是吴越士兵的鲜血。

    但是慈不掌兵,鲍修让知道这个道理,他绝不会因为死了人就不会继续攻击福州城。这个时候,他希望有更多的攻城器械,以便展开更大范围的攻击。这时,他留在后方的士兵运送了二十多架的云梯过来,虽然不多,是杯水车薪,但也聊胜于无,鲍修让很快把为数不多的云梯投入了战斗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