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七十七章 民夫与队正
    楚州的三月,已经是万物复苏,春暖花开,一大早,杨琏便出了门,带着陈铁、朱琦等人在城内巡视,离开楚州将近半年,需要好好了解楚州一番。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

    经过去年的努力,楚州的田地都分了出去,与福州的情形差不多,百姓分到土地都非常兴奋,这不,一大早不少百姓纷纷出城,去田间忙碌。对于一般百姓而言,土地就是一切,是安家立命的地方,所以历朝历代,有钱的人都喜欢大量购置土地,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土地兼并的加剧。

    百姓们有了土地,才有了生存的希望,杨琏巡视了一番之后,见楚州百姓大多脸上带着喜色,心中稍安。

    楚州分田,杨琏为了得到楚州、海州当地乡绅的支持,没有动他们的田地,杨琏的意思很明显,他要促使海楚两州尽快稳定,所以在田地足够的情况下,乡绅土豪是杨琏可以借助的力量。

    巡视了城内一圈之后,杨琏带着众人出了城,城外,连绵不绝的土地里,种满了小麦,绿油油的让人喜爱。田间,不时有农夫在忙碌着,脸上虽然挂着汗水,但嘴角的笑意足以证明他的心情。

    杨琏巡视着,下了马,走到农田边上。杨琏的打扮并不像一般百姓,很快,几名农夫走了过来。

    “这位官人,你这是需要帮忙吗?”一个年轻的农夫过来问道。

    杨琏笑了笑,道:“这位小兄弟,这田里的小麦长势看起来很不错啊。”

    “嘿嘿。”年轻的农夫笑了,道:“托节度使的福,去岁在节度使的协调下,官府收集了耕牛,及时赶制了农具,又统一犁地,今年的收成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会很不错。”

    年轻农夫说着的时候,憨厚的笑了笑。

    杨琏点点头,他不是农业出身,只能看下大概,具体并不清楚,但农夫说的,就相对靠谱了。

    “这也多亏了节度使抓紧时间兴修水利,加固了淮河两岸堤坝,今年一定是个丰收年。”一边,一个年约五旬的汉子说着,满是褶皱的脸同样带着笑意。

    杨琏点点头,去年他以工代赈,抓紧时间把淮河两岸加固,并修建了引水渠,环绕在农田四周,利于灌溉,在地势较高的地方,还安置了引水的器械,所以整个楚州城四周的农田不缺水。

    这时,一名比较年迈的农夫认出了杨琏,有些惊慌的跪下,道:“老汉不知是杨节度,还请恕罪!”

    其余的人听了,都大吃一惊,也都纷纷跪下,道:“小民见过杨节度,杨节度的大恩,小民没齿难忘!”

    杨琏摆摆手,道:“诸位乡亲不必多礼,都起来,起来再说话!”

    老汉起来,擦着眼泪,道:“杨节度,小老儿本是汉国人,去年大水,汉国不发赈粮,我等只能逃到大唐,若非杨节度收纳,小老儿一家恐怕都要饿死。”

    另一人说道:“杨节度不计较小民不是唐人,同样分田给粮,杨节度一定是万能的菩萨,才能救小民等于水火之中。”

    两人的话引起不少人共鸣,余下的人纷纷赞同,田间一名农夫喊了一声,四周的农夫听见,都纷纷赶来,跪在地上,感谢杨琏。

    杨琏看着四周越来越多的百姓,心中有些感慨,百姓永远是最单纯的,只要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好。

    杨琏示意众人起来,高声道:“诸位乡亲,都起来。如今虽说度过了难关,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如今淮北群盗有南下的趋势,随时可能惊扰四方。”

    “杨节度,那些个淮北群盗最是可恶,杨节度一定要灭了他们。”有农夫高声说道。

    余下农夫也七嘴八舌的说道,其实民间也有传闻,不过在没有确切消息前,谁也不敢肯定。如今杨节度说起此事,恐怕是真的。

    杨琏点点头,高声道:“诸位乡亲放心,淮北群盗虽然厉害,但我并不放在心上,他们若是敢来,一定把他们抓住,统统杀头!”

    杨琏说的凶狠,却和这些农夫的心意,当即有人高声附和,甚至有人高声道:“杨节度,我等愿意从军,保家卫国,还望杨节度收纳!”

    一人想要从军,七八人立刻也表示要从军,甚至两个长满了白发的老人也想要从军。

    杨琏笑了起来,其实他一直都有建立新军的想法,一来是刘彦贞在海楚两州的时候,为了贪墨军饷,士兵多有虚报,一队士兵十人,实际只有七八人甚至更少,而且这些士兵战斗力不佳,不少士兵更是年迈,根本不足以保家卫国。

    二来嘛,自然是杨琏的私心,他之所以要出镇海楚两州,是想要建立自己的势力和根基,若是新建新军,这忠诚度自然要高很多,很有可能成为自己的私军。

    农夫见杨琏沉默,纷纷叫了起来,表示不怕死,一定可以当个好兵。

    杨琏摆手示意众人安静,高声道:“诸位乡亲,当兵的,可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可能丢掉性命的。”

    农夫见杨琏说的有趣,先是都笑了起来,然后道:“杨节度,我等都不怕死。”

    杨琏点头,道:“诸位乡亲的心意我已经知晓,我在这里告诉大家,近几日官府就要征兵,不过,我征兵有几个条件,家中独子不收,兄弟有当兵者不收,其他的就要看身体条件,是否强壮之类了。”

    农夫们听了,有人神色黯淡了下来,有人兴高采烈。

    杨琏又道:“诸位乡亲,当兵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国,有国法,军队也有规矩,若是当兵,就要遵守军队的规矩,不得欺压百姓,不得拿百姓财物,不得当逃兵等等,如果有感兴趣想要当兵的,过几日去县城看告示。”

    农夫们应着,杨琏又与他们说了半响话,这才带着陈铁等人朝着北方走去,沿途依旧是农夫在忙碌着,偶然还有商队经过,不过随着越往北,百姓越来越少,村落也变得更加稀疏,城堡和哨塔越来越多。

    杨琏抬手,一指前方,道:“走,去看看。”说着,一拍战马,马蹄声响,下了官道,奔向荒芜的土地,这一带是边境交界的地方,因此很是荒凉。

    一行人在原野上奔驰,到了一条小河边,杨琏极目看去,远方同样有汉国的堡垒星罗棋布。杨琏没有贸然踏过小河,而是沿着小河边行走。

    走了七八里,一个堡垒出现在众人眼前,杨琏挥手,道:“过去看看。”

    这个城堡是新修建的,相对简陋,这主要是当时杨琏时间不足,只能先修建一些简陋的堡垒,只要能起到预警的作用就可以了。

    众人靠近了堡垒,这时,堡垒里的士兵已经发现了他们,迅速把门关上,并取出了弓箭,聚集在城头,准备对付这群人数不少的不速之客。

    一个队正模样的士卒手中举着弓箭,喝道:“尔等是什么人?来这里是为何?”

    杨琏凝神看去,这是一个年轻的队正,还算警惕,杨琏摇摇头,朱琦快马冲上几步,高声喝道:“大唐顺天节度使巡视到此,尔等还不打开城门?”

    那队正迟疑了片刻,摇头道:“你说是杨节度到此,可有物证?”

    朱琦大怒,正要大喝,杨琏拍马走了上来,笑眯眯的道:“我就是杨琏,你认识我吗?”

    队正仔细凝视着杨琏,忽然扔到了手中的弓箭,抱拳道:“卑职不知杨节度驾到,还望恕罪。”

    杨琏摆摆手,道:“打开城门,我要进去看看。”

    “喏!”队正说着,奔了下去。

    杨琏赶到的时候,木制的厚门已经打开,十几人跪在两旁,道:“卑职见过杨节度。”

    杨琏翻身下马,道:“都起来吧。”

    士兵都起来,杨琏看了一眼众人,不由摇摇头,这些人里,居然有几人衣着寒酸,多处有补丁。

    杨琏又打量了堡垒,堡垒里燃着篝火,上面放着一个瓦罐,里面正冒着热气。

    杨琏笑了笑,走过去一看,摇摇头,道:“平时你们就吃这个?”

    队正点点头,道:“节度使,如今这天气,没有什么好吃的。”

    杨琏环顾了一眼四周,堡垒里还挂着几个萝卜,此外在堆放了几个瓦罐,也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

    “节度使口渴了吧,喝点汤。”队正说道。

    很快,杨琏面前放着一碗萝卜汤,里面真的除了萝卜什么都没有,油星子也看不见。

    杨琏叹息了一声,喝了一口,味道算不上好。

    队正低下头,嘴唇蠕动道:“卑职不知道节度使驾到,不然带些鱼干过来了。”

    杨琏摇摇头,道:“这件事情不怪你,来,你坐下,我问你,晚上你能看见东西吗?”

    队正摇摇头,道:“如果没有火光看不见,而且七八不外的距离就看不太清楚了。”

    杨琏扫视了其他人,其他人也点头,想来都是看不见的。

    杨琏明白,这是雀儿病,因为吃的肉不足,所以夜间看不清楚东西,治疗的办法便是多吃肉,动物的肝脏也可以,最次也要吃大豆类的食品。可是这年头,能吃饱不饿已经是奢侈,那里还能要求太多?

    队正见杨琏不说话,心中有些恐惧。

    杨琏看出了他的不安,笑了笑,道:“你不要紧张,平素你们不吃猪肉吗?”

    队正摇摇头,道:“那东西可是稀罕物,吃不起。”说着,脸色有些红了。

    李弘冀点点头,道:“儿臣知错。”

    “好,你说说,你错在什么地方?”李暻问道,让一众狱卒退下,身边只留下了高泽。

    李弘冀抿着嘴,仔细想了想,这才说道:“父皇,儿臣嫉贤妒能,因为杨琏夺了福州功劳,因此怀恨在心,设计害他,是不对的。”

    李暻冷哼了一声,问道:“还有吗?”

    “还有就是,儿臣不该偷挖了那个人的坟墓,让人盗走了他的尸骨!”李弘冀又道。

    “你呀你,真是让父皇失望!”李暻恨铁不成钢地说着,又道:“那杨琏刚到金陵之际,朕就派人查过了,这个杨琏是关中人,根本不是那个人!你当真以为父皇是老糊涂,不知道分辨?”

    “你的心本是好的,是为了大唐的基业,可是,你这件事终究是做错了,杨琏这一次立下功劳,朕还没有来得及封赏,你就诬陷他是前朝的那个人,不要说朕不信,恐怕整个朝廷都不会有人信!如果真的是他,他怎么会数次为大唐江山立下功劳,数次出生入死!你如此行为,会让朝廷的臣子们觉得,凡是有战功的臣子,都有可能被诬陷,随时有可能身首异处!如果是这样,这大唐还会有良臣辅佐吗?”李暻说了一长串的话,以表达他的愤怒。

    李弘冀及时地低下了头,轻声道:“父皇教训的极是,儿臣愿意领罪。”

    “领罪领罪,你要怎么领罪?难道让朕杀了你不成?”李暻气呼呼地道。

    李弘冀急忙跪下,道“父皇,儿臣知错,以后一定兢兢业业,为大唐效力,以杨节度为榜样,为大唐开疆拓土,完成大唐的千古霸业!”

    “哼!”李暻冷哼了一声,在狱房里踱起步来,足足过了一刻钟,李暻这才停了下来,道:“燕王,从今开始,你就在燕王府里好好呆着,多读诗书。”

    李弘冀微微一愣,很快半跪下,斩钉截铁地道:“儿臣谨记父皇教诲!”

    “好,朕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说着,李暻一甩衣袍,慢悠悠地走了。

    燕王李弘冀忙道:“儿臣恭送父皇。”直到李暻消失了,李弘冀这才慢慢站起来,双手握拳,父皇让他在家里读书,意味着润州的兵权拱手让给了别人。这大半年的努力都化为了泡影!但只要人还在,一切都还有可能!

    李弘冀想着,离开了天牢。

    “好,朕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说着,李暻一甩衣袍,慢悠悠地走了。“好,朕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说着,李暻一甩衣袍,慢悠悠地走了。“好,朕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说着,李暻一甩衣袍,慢悠悠地走了。“好,朕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说着,李暻一甩衣袍,慢悠悠地走了。“好,朕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说着,李暻一甩衣袍,慢悠悠地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