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十二章 水师对峙
    “这是第四次了。?ranwe?n? w?w?w?.?r?a?n?w?en`org”指挥台上,余安伸出手,指着舟山城内那道升起的浓烟,慢慢地说到。

    今日是攻打舟山的第四日,这四日以来,吴越军猛攻舟山,双方继续这攻守,舟山城下,尸体无数,堆积的尸体已经有些腐臭,土地被血水打湿,脚踩在地上,很容易滑倒。

    攻城攻了几日,舟山城内的烟火就燃放了几次,这让余安觉得,这是杨琏事先设计好的。可是整整四天过去,海面上不要说唐军水师,就是敌人的一艘小船也没有看见,这让余安感到奇怪,唐军究竟要做什么?难道他们不担心舟山真的失守,这支奇兵被全歼?如果这些唐军根本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的,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占据舟山,而不是其他地方?

    余安心中疑惑,却猜不透其中有什么玄机,他能做到的,只有攻克舟山,剿灭来犯之敌,向吴越国王奉上一份献礼。这一日的战斗依旧到了黄昏仍然没有分出胜负,唐军守军的伤亡逐渐增大,已经有一半的士兵受伤不能上阵。

    杨琏在军营里巡视着,安抚着士兵,与士兵谈心,开导着他们。走出了军营,章文济有些担忧。

    舟山虽然不曾失守,一直处于大唐的掌控下,但章文济担心,城中的百姓会造反,毕竟这里是吴越国的土地,吴越国在这经营多年,势力很深,这时没有发难,一是大唐没有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二来或许吴越人也在等待着机会。

    城中按时发出信号,吴越人不是笨蛋,必然会看出端倪,这一战的关键其实不是舟山,而是海战,谁能掌控了制海权,谁就能夺得先机,而被困在岛上的一方,便只能束以待毙。

    杨琏也觉得经过这几日的战斗,摸清了吴越人的底细,便点着头答应了。

    琉球,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在唐军士兵的监督下,土城的根基已经打好,再有一段时日,一座崭新的城市就要出现在这海外的孤岛上,林仁肇在琉球上巡视着,琉球虽然不算大,但自给自足没有问题。这段时日,林仁肇已经派兵巡视了整个岛屿,把琉球主岛的形状画了出来,他决定择选要地修筑城池,作为海上的交通枢纽,琉球的地理位置特殊,发展好了,日后获利不小。

    林仁肇在修建土城的时候,同样关注着舟山的情况,杨琏虽然兵力足够,却属于孤军,只能依靠林仁肇的水师救援,所以林仁肇的支援非常重要。

    唐军水师战舰都被安置在岛内的简陋港口里,这几日来,林仁肇还抓获了几艘从倭国来的商船,有的是倭国去吴越国经商的,有的则是吴越国的商船,无一例外地满载着货物,他们不知道琉球已经发生了变化,依旧进入琉球想要购买淡水,进行修整,都被林仁肇抓获了。

    林仁肇才不管那么多,获得的财物都赏赐给了部下,三军得到财物,士气高昂,操练更加勤奋。

    舟山攻防战第六日,林仁肇得到了消息,这个消息是从桃花岛那边传来的,余安认为只要攻破了舟山主岛,余下的桃花岛、普陀等岛屿,余安没有派大军进攻,只是派兵严守舟山主岛。

    这几日舟山主岛的浓烟,被镇守在普陀的章文益看见,他根据事先杨琏的命令,细心地数了数,从浓烟里发现了端倪,于是便暗中派出了船只,先是南下,再绕路东进,抵达琉球。

    林仁肇得到消息,不敢怠慢,他立刻扬帆西行,一路上还算顺利,五日后,先锋部队离舟山不足二十里。林仁肇暂停了前进,这时天色已经黑了,便在附近一个不知名的岛屿上停下,三军抛锚,抓紧时间休息,检查船只,一切就绪之后,林仁肇派出船只巡逻。

    这一夜过得极快,次日一大早,居然有些雾蒙蒙的,太阳也隐藏着不见,天色虽然不是很好,但林仁肇还是抓紧时间,三军一路推进,朝着舟山群岛赶去。

    “这雾气有些大啊。”战舰上,赵承泰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这样的天气,不适合打仗,更适合睡觉。不过,赵承泰没有掉以轻心,他依旧按照惯例,派出斗舰巡逻,以防真的有唐军杀来。

    赵承泰吩咐完了,便回到了水寨,这样的天气让他出去巡逻,是受罪。舟山城隐隐传来厮杀的声音,显然余安又在攻城了。这些可恶的唐人还真是顽强,舟山已经被团团围困,再抵抗又有什么意义呢?

    赵承泰决定眯一会,这几日没有休息好,很是疲倦,躺在软榻上,赵承泰很快就睡着了。

    这个时候,唐军水师在林仁肇的率领下,冒着大雾,逐渐靠近了舟山主岛,雾色中,唐军离舟山群岛不足五里,已经进入了吴越军水师的巡逻范围内。

    随着太阳的升起,大雾逐渐淡了,视线逐渐清晰,一艘吴越军的斗舰发现了唐军的楼船,这时双方的距离已经近了,大眼瞪小眼之后,唐军士兵最先反应过来,箭雨如蝗,朝着吴越军射去。

    “啊!”吴越军士兵惨叫几声,有几人中箭倒下,在地上抽搐着,附近的袍泽惊呆,很快反应过来,尖着嗓子喊了一声:“敌袭!”

    随着这声,更多的吴越军士兵反应过来,他们也用弓箭还击,但先手失去,落了下风,不断有士兵倒在地上。

    “走,快走!”一名吴越兵喊着,看他的模样,应该是一名都头,这时随着浓雾消失,越来越多的唐军战舰出现在眼前,单凭他们这一艘斗舰,根本不可能对抗唐军,还是先走为妙,把唐军来袭的消息告诉赵将军才是。

    斗舰奋力地扭转了身躯,这过程中,又有十几名袍泽被射死,付出了一定伤亡之后,吴越军开始撤退,风帆生气,借着风势,朝着舟山群岛狂奔而去。

    林仁肇在远处观察到了,他一挥手,让唐军战舰保持阵型,朝着舟山群岛行驶而去。

    舟山城,杨琏趁着战斗的间隙,打量着插在城头的旗帜,是东南风,如果林仁肇来援,借着风势,五六日的时间一定能赶到舟山,风向有利,杨琏相信,林仁肇一定能击败吴越军的水师,他大声鼓励着士兵,打好这一战。

    城外,余安抿着嘴,战斗到了这一天,已经持续了将近半个月,这半个月里,唐军固然有伤亡,吴越军的伤亡更为惊人,因为攻城,吴越军付出的代价更大,一万多步卒已经损失过半,如果还攻不下舟山,如何向大王交代?

    余安在指挥台上踱步,唐军的顽强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在舟山花费了太多的时间,令他有些踌躇,到底唐军主帅杨琏在想什么?难道他们的打算只是固守城池,消耗吴越国的实力吗?

    这段时日,他已经得到了温州方面的消息,唐军水师根本没有在哪里出现,而查文徽猛攻福安县,随着吴越国处州、台州的兵马赶到,双方处于相持阶段,余安不解的是,唐军水师在何处藏身?须知如此多的战舰,藏身在海上,不是那么容易的,最主要的还是淡水,所以唐军驻守的地方,应该是在岛屿边上。

    可是舟山四周的岛屿都被侦查了,除了桃花岛、普陀等几个比较大的岛屿有唐军驻守之外,根本没有发现多余的唐军,而仅仅依靠这几个岛屿的唐军战舰,想要击败吴越水师,根本是不可能的。

    至于远处的岛屿,比如说夷洲,以及福州等地,余安觉得虽然有可能驻扎在那边,但这个距离也太远了,唐军应该不会去这些地方。余安摇摇头,不管唐军水师在哪里,吴越军不足的伤亡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若不能攻下舟山,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搁?或许,杨琏是在故弄玄虚,他每日都燃起浓烟,事实过了这几日,根本没有唐军水师出现。

    余安考虑,是不是把水师的兵马拉过来支援攻城,至少要在气势上压垮唐军,这个时候,打的就是气势,比的是谁能够撑得更久。

    就在余安想着的时候,唐军水师在林仁肇的率领下,逼近了舟山岛。唐军水师的速度相对快一些,林仁肇虽然是竭尽全力,仍然慢了一步,而且沿途还遇见了吴越国巡逻的战舰,所以林仁肇在离舟山主岛有两里多的时候,遇见了一批赶来阻截的吴越国水师。

    吴越国水师见唐军水师数量不少,而且多半是楼船与艨艟等大型战舰,所以没有轻易出击,而是在尽量拖延着。

    水寨里,赵承泰刚睡了一觉,醒来听见舟山城那边的鼓声依旧隆隆,心中不由叹息了一声,这一战究竟要打到什么时候?步卒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一半,再打下去,恐怕这一万多人就要都打没了。

    忽然,急促的脚步声把他惊醒,赵承泰皱皱眉,翻身坐起来,一名士兵闯了进来,一抱拳,道:“将军,唐军水师出现了!”

    “当真?”赵承泰问道。

    “当真,唐军水师几乎全是大型战舰,至少有四五十艘。”士兵禀告。

    “四五十艘,这么多?”赵承泰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吴越国的是谁虽然也对,但相当一部分是走轲、快艇等小型战舰,中型的斗舰也有相当数量,如果单以大型战舰而言,吴越国满打满算,也只有一百多艘。唐军突然有这么多的战舰,显然是早有准备。

    “走,去看看!”赵承泰觉得有些不妙,但没有退缩,毕竟嵊泗列岛一战,唐军水师再多,还不是被邵可迁以少击多,取得不错的战绩?数量虽多,但是乌合之众的话,并不值得担心。

    赵承泰登上了主舰,这艘主舰又大又高,足以容纳八百将士,无论是攻击能力还是防御能力,都是首屈一指的。吴越军水师列阵,缓缓出了水寨,呈现出扇形,打算包围唐军水师。

    林仁肇站在主舰上,观察着吴越军的情况,看着数量众多的吴越军水师,林仁肇猜测,这应该是舟山水师的主力,此外,应该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杭州方面的水师,林仁肇眯起了眼睛,这一战很重要,若是击败了吴越国的水师,与吴越国一战的局势很有可能就会改写,唐军可以主动攻击,直驱杭州,威逼吴越国的国都。

    “都准备好了吗?”林仁肇凝声问道。

    身边的将官都点着头,经过十几日的准备,士兵们都知道这一战要怎么打,如何打。

    唐军大旗挥动,占据了东南方向,一字排开,中间微微突出,两翼向后。

    赵承泰“咦”了一声,他有些摸不着唐军究竟要做什么,唐军的这般行动,看起来不像是要进攻。赵承泰反而有些踌躇了,主动进攻他显然不愿意,只要守住了舟山岛,仗着地势与唐军周旋,这一战早晚必胜。

    唐军水师布好了阵之后,慢慢向前压上,不过速度不快,就像蜗牛似的慢慢前行。

    赵承泰眯起眼睛,唐军是要主动进攻了,不过带兵的主将显然水战经验不丰富,赵承泰觉得这一战十拿九稳了,他吩咐下去,令二十艘战舰偷偷从舟山以北绕路,攻击唐军水军后翼。

    唐军依旧缓缓而行,距离越来越近了,他们几乎与吴越军的战舰平行,不过看他们的速度,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杀到。

    “传令下去,将士们不可懈怠,这一战若是打好了,全歼了唐军水师,所有人都有赏赐!”赵承泰激励着士兵。

    “喏!”传令兵打着旗号,传达了军令。

    吴越国水师将士接到军令,欢声雷动,这段日子来,不足在猛烈攻打舟山,一旦城破,步卒便可入城,得到唐军留下的大量财富,而他们呢,没有参与攻城,恐怕半点便宜也得不到。

    如今唐军来袭,而且看起来他们的战舰非常不错,若是都俘获了,这可都是金钱哪!吴越水师将士欢声雷动,人人鼓足了精神,内心中发誓要打好这一战。

    吴越军士兵开始忙碌起来,准备弓弩,准备铁爪,一旦唐军靠近,就给他们一点厉害看看。吴越国战舰动了起来,船舷朝着唐军,这样的杀伤面积更大,能够给予唐军最大的伤害。

    唐军只有全力冲锋,利用船头撞击船身,才能避免当成靶子的命运,不过在赵承泰看来,他的战舰布局非常好,战舰之间,有一定空隙,而且还有一些战舰是正对着唐军,就算唐军真的能冲过来,正对着唐军战舰的吴越国水师也能及时杀出,阻挡唐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