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二十三章 夜袭明州城
    唐军离开了明州,让明州的百姓松了一口气,对于这些百姓来说,谁当政都无所谓,只要他们能够活下去,这就足够了。?燃?文小?说?  ?? w?w?w?.?r?a n?wen`org

    由于天寒地冻,百姓们为了取暖,早些日子备下的柴薪已经用尽,潘审燔下令打开城门,允许百姓出城砍柴,百姓们便结队出城,不过,在门口,县令王承带着县内的衙役忙碌着,凡是出城的百姓,都发放了一块木头雕成的令牌,王承告诉百姓,凭借这个令牌,百姓才能入城,若是丢失了,即使是熟人,也不会放他们进城。

    百姓们答应着,都握紧了令牌,藏在腰间,城门打开,百姓们按照顺序出城,明州城外丘陵众多,树林茂密,这是又是冬季,枯枝很多,百姓们上了山,四处砍伐树木。

    潘审燔不敢大意,一边派人继续探查唐军消息,一边派人严查每一天进出的百姓,没有令牌就地格杀,不过,从这两日的情况来看,唐军并没有出现在明州城,这让潘审燔稍稍安心。

    两日后,消息再度传来,唐军在短暂的停驻后,再度向越州进兵,与此同时,海边传来消息,唐军林仁肇部率领水师北上,先锋章文益与吴越军水师发生摩擦,一场海战之后,双方各有损失,吴越军退回了杭州湾,固守杭州与越州外的水军大寨。

    潘审燔接到这个消息,更加确定杨琏的主攻方向是越州,他打算联络南方,出兵拿下望海镇。

    深夜,月亮挂在天上,四周灰蒙蒙的,唐军士兵正在路上急行,这些士兵眼睛很好,在黑夜里仍然能看清楚四周的环境,他们没有打火把,朝着南方急速前进,章文济带着先锋两千人一路急行,寅时,抵达了明州城外,隐隐约约,能看见明州城头上的火把在移动着。

    章文济传令士兵抓紧时间休息,等待着主力的到来,寅时末卯时初,若是夏日,这时的天色已经蒙蒙亮了,但这时天色依旧灰蒙蒙的一片,明州城内的吴越兵巡逻了一晚上,都觉得有些困乏了。

    几名士兵在城头上缩着脖子,把手放进了怀里,冷的直哆嗦,这样的天气,不可能会有唐军来吧,再说,他们已经离开了明州,准备攻打越州。一队队的士兵开始有些懈怠了,有的士兵躲在了城楼里,躲避着大风,有的士兵则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酒葫芦,喝酒暖身。

    “唉,好不容易平静了几年,又开始打仗,当真是民不聊生啊!”一个年约四旬的老兵说着,他曾经参与了很多次的战斗,身上留下了许多疤痕。

    “张大哥,你说唐军会赢吗?”一个年轻的士兵说着,一脸稚气的他只有十八岁,这一次潘审燔征兵,按户出人丁,他被拉进来了。

    张大哥摇摇头,道:“这一支唐军孤军深入,想要赢得机会不大。不过,我倒是希望他们能赢。”

    这话说出来可是大逆不道,年轻的士兵闻言一愣,道:“张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想活了?”

    张大哥笑了笑,从腰间取下酒葫芦,拧开酒塞,肆意地喝了一大口,酒一下肚,身子也觉得暖和了起来,便道:“这天下本来就是大唐的,虽说此唐非彼唐,但如今大唐的势头颇猛,大有一统南方的趋势,若是天下一统,天下就安定,这日子也就好过了许多,哪里用过这等提心吊胆的日子?”

    年轻的士兵闻言点点头,似乎有些道理。身子有些冷,他也开始喝酒,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希望能撑过这段最为难熬的日子。

    张大哥蹲在女墙下半响,觉得有些累了,正要站起来,忽然,他觉得有些不对劲,猛地向城中看去,明州城里,火光点点,居然有好几个地方着了火。

    “失火了!”张大哥大声喊道,四周的士兵听见,都站起身来,看着城内的大火,都吃惊不已。

    “快去救火!”一名反应过来的士兵说着,就朝下跑去。

    有的士兵迟疑了片刻,也纷纷跑了下去,离他们最近失火的地方,是一处校场,他们不得不救。士兵们跑下城墙,与此同时,在街道上巡逻的士兵也都咋呼着去救火,城中顿时一片混乱。

    让士兵们觉得奇怪的是,这些火势燃烧的地方特别分散,而且都是在难于救火的地方,比如说四周没有水井或是小溪之类,士兵们只能寻找水桶,先去打了水,再去救火。有人觉得不妙,立刻派人去通知刺史。

    这时,明州城外,杨琏率领主力已经赶到,这几日他之所以如此行动,只是为了迷惑潘审燔,在杨琏看来,先攻下明州,才是上策。杨琏兵力不足,若是强攻明州,就算能拿下,也损失巨大,所以他只能用这个办法,奇袭明州城。

    看见城内火起,杨琏一挥手,道:“冲!”

    章文济得令,首先站起身来,从一旁的推车上搬了一个麻袋背上,朝着前方狂奔而去。其他士兵也纷纷效仿,背上麻袋狂奔,这一段距离足有五百多步,狂奔了一阵之后,士兵们到了护城河边上,他们把麻袋扔进河中,然后返回,继续搬麻袋。

    人多力量大,一段足有五十多步的护城河迅速被填平了,麻袋扔进河中的声音引起了部分留守城头吴越军的注意力,他们刚刚探头想要看一看是怎么回事,箭羽就激射了过来,运气不好的,恰好被一箭射中头颅,当场毙命。

    “快,快!”杨琏吩咐着,带着亲兵前行。士兵们加快了速度,麻袋迅速堆高了。

    唐军的动静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吴越士兵注意,他们纷纷赶了过来,可是刚刚探出头,迎接他们的,是唐军无情的箭羽。

    “敌、敌袭!”吴越军士兵大声的叫喊着,声音惊慌失措。他们的叫喊声在夜里显得十分清晰,可是城墙上的吴越军不多,仅有几十个人,根本无力阻止唐军的行动。

    很快,唐军利用麻袋,堆凭了城墙,这段宽约五十步的通道让唐军顺利登上了城墙,章文济首先杀了过去,他力气很大,手起刀落,一刀就把一个想要抵抗的吴越军新兵砍杀了。

    温热的鲜血喷出,浇了章文济一脸,他舔了舔嘴边,有些腥味。

    “杀!”章文济大喝一声,身边十几名士兵跟随着他,杀奔过去。吴越兵想要抵抗,都被乱刀杀了,余下士兵看见,脸色大变,撒腿就逃。

    唐军迅速掌控了城楼一带,杨琏一边令章文济杀向刺史府,一边令人打开城门,随着城门打开,越来越多的唐军涌入了城中。杨琏极目四望,这时明州城内的火势越来越大,照亮了半个天际。

    杨琏抿抿嘴,道:“跟我来!”说着,大步走了下去。

    亲兵紧紧跟上,一百名士兵留守在城门一带,其他士兵都杀向了城中。

    明州城虽然发生了变乱,但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这时候大多数的人睡的正香,尤其是在城东北方向的吴越军大营里,新兵们经过白日的操练,累的筋疲力尽,都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着。

    当杨琏率兵杀到的时候,只有极少数的士兵发现不对,他们来不及穿戴盔甲,几乎是**着拿着兵刃想要与唐军厮杀。可是这样的天气对于他们来说,影响非常大,许多士兵冷的瑟瑟发抖。

    “降者不杀!”杨琏厉声大喝,他需要尽快占领明州。

    吴越军士兵你看我我看你,大多数选择了投降,他们大半是农夫,群龙无首之下,顿时乱了分寸。不过还有数量不菲的吴越军奋力抵抗着,天色不明,杨琏无法知道具体的数量。他派人围着这些誓死不降的吴越军,不断用弓箭射击。

    这部分吴越军是潘审燔的心腹,不投降苦苦支撑着,等待着潘刺史赶来援救,可是等了半响,始终没有消息。他们大多数的士兵没有穿着铠甲,面对唐军的箭羽,防御能力很弱,不断有士兵倒下,鲜血染红了地面,伤亡越来越大,地盘越来越小。

    这个时候,潘审燔的刺史府也遭到了围攻,章文济知道这是大功,拼命攻打刺史府。潘审燔这时候已经得到消息,纵然他是沙场老将,也对突然发生的这一幕束手无策。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唐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要知道前几日唐军的行军速度并不快,而且他们离明州有百里的路程,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就赶到了明州,发动奇袭?

    他想要赶去军营召集士兵抵抗,可是刺史府被唐军堵住了,他下令亲兵几次冲锋,都无功而返。激战了半响之后,唐军越来越多,刺史府上的士兵越来越少,已经不足两百人了。

    潘审燔很是郁闷,这时他什么情况都还不了解,根本无法做出部署,见冲不出去,潘审燔想了想,决定先守住刺史府再说。他下令士兵退守后院,依靠墙壁尽量拖延时间。

    这时候,天色也渐渐地亮了,情况对他似乎有利起来,潘审燔让亲兵为他披上了战甲,他已经打定了注意,能够驱除唐军最好,如果形势不利,他只能逃走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一点,潘审燔想得很清楚,他绝对不会像余安那样选择自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