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七十一章 又是大火
    钱文奉捋着胡须,问道:“吴尚书,你有什么办法?”

    吴程转过身来,注视着余杭城,伸出手指,点了点,道:“既然唐军以民居为依仗,不如使用火攻。?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火攻?”钱文奉闻言站起身来,摇摇头,道:“不可!”

    “有何不可?”吴程转过头,看着一脸激动的钱文奉,恨恨地道:“这些百姓,自从被杨琏占据城池之后,居然安心投靠,足见他们已经不是吴越人,而是唐人的走狗,杀了他们又有何妨?”

    钱文奉摆摆手,道:“当初放弃,是大王的决定,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能做什么?你要烧余杭城,本节度坚决反对。”

    吴程冷笑了两声,道:“钱节度,你这话的意思是反对大王的决定?”

    钱文奉道:“吴尚书,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延福见两人要吵起来的样子,忙道:“钱节度,吴尚书,如今最大的问题,是攻克余杭,两位都冷静冷静。”

    钱文奉傲然道:“攻克余杭,这是肯定的,但若是要烧毁余杭,本将做不到。”

    “那么钱节度有什么办法能够攻克余杭呢?”吴程追问道。

    “总需要一些时间。”钱文奉说道,唐军步步为营,的确需要一番时间。

    吴程笑了笑,钱文奉是攻打余杭的主帅,他们都是钱家人,吴程动动口舌就可以了,没有必要与钱文奉把关系弄僵。

    钱文奉沉吟了片刻,传令下去,三军继续攻打,只是这一次的速度慢了许多,而且是以弓弩手为主,步步推进再讲。与此同时,他派人把余杭城给围住。

    “吴越军又攻来了。”杨琏站在高塔上,仔细地观察着局势,他沉吟着,钱文奉还会使用什么高招?

    吴越军再度推进,一路上十分缓慢,先是用弓弩手开路,压制唐军攻势,步卒再悍不畏死地扑上,与唐军开始肉搏。唐军的伤亡开始增加,厮杀了足足两个时辰,吴越军仅仅推进了两百多步,天色又逐渐黯淡了下来。

    “钱文奉是怎么回事,居然不全力以赴。”高塔上的杨琏带着一丝疑惑,在他看来,吴越军的攻势虽然还算勐,但没有到全力以赴的地步,而且钱文奉一直驻扎在城外,非常谨慎。

    “杨节度,再等下去,恐怕朱指挥那边会吃紧。”亲兵说道。

    杨琏想了片刻,道:“不用焦急,钱文奉应该还有杀招,只有等他露出爪牙的时候,才是我军转守为攻之际。传令下去,撤出三百步。”

    “喏!”一名传令兵应着,走到一旁,低声跟旗手说了几句,旗手挥动着旗帜,下达了军令。趁着战斗的间隙,唐军开始向后撤退,三百多步外,还有一道防线,如果再放弃了这道,便只有县衙这道防线了。

    杨琏说完之后,便开始进食,一副淡定的模样。这给了亲兵信心,吃过了几张胡饼之后,亲兵站在高塔上,仔细观察着四周。

    即将天黑,吴程有些急躁起来,虽说已经攻入了余杭,但战事迟迟没有进展,这非常不妙呀。第一,唐军已经把余杭城建设的十分坚固,第二,唐军有阴谋在,什么时候会发动?就时间上来说,越早攻入余杭县衙,越早擒获杨琏,这种变数就会大大降低。

    “钱节度,天色就要黑了,还是烧城吧!为了国家,死几个百姓,又有什么可惜?他们的死是值得的。”吴程忍不住又劝说。

    钱文奉脸上阴晴不定,昨夜没有睡觉,这时又差不多熬了一天,他年纪大了,有些顶不住。充满血丝的眼睛看了一眼吴延福,道:“郑国公,你怎么看?”

    吴延福摇摇头,道:“让我筹集粮食,做些小事还可以,打仗钱节度恐怕问错了人。”

    钱文奉慢慢踱步,用手按着太阳穴,希望能冷静一些,攻取余杭不易,他是早就知道的,可是一天过去,除了昨夜的推进,今日的进展只有区区三百步,想要完全拿下余杭,这要到什么时候?

    “报!”传令兵匆匆而来,道:“钱节度,唐军撤退了。”

    “撤退?”吴延福最先反应过来,道:“钱节度,看来唐军是支撑不住了。”

    吴程也道:“这是好事,唐军已经支撑不住了。”

    “慢,让本将仔细想想!”钱文奉摆摆手,他觉得唐军的后退不对劲,因为就在半柱香前,唐军的抵抗还非常有力,根本不可能会力竭。难道说,唐军是故意撤退的?他们目的是什么,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钱文奉仔细想着的时候,吴延福和吴程两人在一旁劝说着,尤其是吴程认为经过一日的战斗,唐军已经支撑不住了,这个时候,就是要趁胜追击,一举收复余杭城。

    钱文奉思虑了半响,他知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大军已经攻入余杭,他还能有什么选择?放弃?这根本不可能嘛!他现在只有进攻、进攻、再进攻,知道消灭唐军,又或者是被唐军击败。

    为了能及时掌握军情,钱文奉决定把指挥所迁到城内,他驻扎在城门口附近的的一栋高楼上,五百多名士兵守卫在四周,钱文奉打算以这种方式表明他的态度,坚定三军的信心,毕竟这一战,还要花费太多的时间。

    “咦?钱文奉进城了。”杨琏站在高塔上,看见钱文奉的军旗晃动,又进了城,不免说道。

    这时,户部侍郎李平一脸忧心忡忡地走了过来,战事经了一一夜一日,在吴越军如此凶勐的攻势下,唐军节节败退,如今已经丢掉了过半的城市,恐怕再过一日,这余杭城就要换主人了。

    “杨节度,吴越军的攻势如此凶勐,该如何是好?”李平说道,他眼睛有些浮肿,一看就没有休息好。

    杨琏也不介意,知道李平毕竟是文人,更不知道这一次杨琏的计划,他的担心是正常的。杨琏把李平拉到高塔边上,指着隐约可见的吴越军旗帜,道:“李侍郎,你看,钱文奉已经入城了。”

    李平诧异地看了杨琏一眼,见他如此沉着,心中奇怪,道:“杨节度,钱文奉已经攻入余杭,自然是要驻扎进来。”

    杨琏见他带着惊慌、不悦,便道:“李侍郎放心,钱文奉进来了,就中了本节度的计谋,破敌就在今夜了。”

    李平仔细地打量着杨琏,见他不像作假,便疑惑地道:“杨节度,计将安出?”

    话音刚落,前方逐渐亮了起来,原来是吴越军点亮了火把,准备夜攻了,看来钱文奉也知道他不能再等待,双方巷战越久,情况就越难揣摩,情形更加诡异,最后的结果说不准。

    很快,吴越军举着火把,缓缓前进,杨琏站在高处,只能看见火把移动,前方亮亮的一片,印入眼帘,居然有些疼痛。

    李平变了脸色,道:“杨节度,有什么计谋快使出来吧,吴越军已经开始进攻了。”

    杨琏笑了笑,安慰着李平,道:“李侍郎稍安勿躁。”说着,吩咐亲兵点燃了三道火把。

    高塔上的三道火把非常显眼,远在城楼的钱文奉也看见了,他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一番,道:“赵将军,你说那里便是杨琏的指挥所?”

    赵承泰点点头,道:“正是,今日我曾几度攻击,但唐军防备十分森严,末将未曾得手。”

    “那里是杨琏的指挥所,防备森严是在情理之中。如今我军大举进攻,赵将军,攻击唐军指挥所的重任就交给你了。”钱文奉知道,先捉住杨琏,唐军的计划就会夭折,赵承泰是吴越少有的勐将,这个重任只能交给他。

    赵承泰点点头,道:“钱节度放心,末将一定生擒杨琏回来!”说着,他看了一眼精心挑选出来的一百多名壮士,喝道:“走,跟本将来,务必要一战擒获杨琏,扬吴越国威!”

    壮士们都齐声大喝,跟着赵承泰摸向杨琏的指挥所,为了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他们没有点亮火把,而是借着月色前行,与此同时,唐军也接到杨琏信号,五十多名士兵站在水门处,开始脱衣。

    衣服脱掉之后,士兵们跳入水中,扶着简易的木筏前行,在木筏上,摆放着许多瓦罐,瓦罐里都装满了火油。士兵们快速进入了护城河,沿着护城河倾倒火油,火油较轻,很快就浮在水面上。

    唐军士兵足足用了一顿饭的功夫才把瓦罐里火油都倾倒在护城河中,然后迅速上岸。又用木头堵住了水门口,以防止火油倒灌入城。这时候,吴越军的已经攻到唐军防线,箭如雨下,黑夜中他们看不真切,只是胡乱射击,密集的箭羽还是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两军士兵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绵绵不绝。

    这一顿饭的功夫令李平如坐针毡,他不停走来走去,看着四周,城中火把越来越多,意味着吴越军越来越多,他还年轻,不想死,因此很是焦急。

    “杨节度,还不能开始吗?”李平问道。

    “李侍郎,时间就要到了,很快你就能看到一场好戏!”杨琏说道。

    话音刚落,余杭城内的一条水门,唐军士兵点燃了火油,火油迅速蔓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窜,护城河在短短的半顿饭的时间内,彻底地点燃了。

    火势很大,整个余杭城看起来如同沐浴在火海中,火光映红了杨琏的脸,也映红了李平的脸。

    李平诧异地看了一眼杨琏,声音有些颤抖,道:“杨节度,这就是你的计划?”李平十分担心,这场大火会不会在城中燃烧?如果是那样,整个余杭都会被焚毁,他将要逃到哪里?

    “这只是计划的一部分。”杨琏依旧沉着冷静,指着前方,道:“不用担心,本将已经早有准备,火势只会在护城河四周燃烧。”杨琏的火油已经不多,这一次全部都用了,顶多只能烧两个时辰,但这就足够了,两个时辰的时间,足以改变战场的态势。

    李平深深唿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内心,这才道:“杨节度,护城河虽然燃烧,却不能打击吴越军的攻势,若是他们拼命,这场战局还是凶多吉少。”

    杨琏目光炯炯,道:“狭路相逢勇者胜,如今就看谁更勇敢了。”

    护城河火起,站在城楼上的钱文奉感受到熊熊的火意,不由多走了几步,到了内城墙的一侧。

    吴延福只觉得眼睛都快要被亮瞎了,火势很大,火焰带来巨大的热量,烤得他有些吃守不住。

    吴程抿抿嘴,道:“钱节度,你看,杨琏使用火攻了。”他还是有些不满,如果钱文奉早用他的计谋,唐军早就被烤成烧鸡了,毁了一个余杭城,灭了入侵的唐军,救了吴越国,在他看来,还是很划算的。

    钱文奉半响没有说话,他在沉思着,杨琏烧了护城河,实际没有多大的作用,无非隔断了城内外的联系,外面人的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这一点,钱文奉不担心,因为他率领了大部分的军队进来,实力不弱,就算援军进不来,他也不惧怕唐军。再说了,这些大火能燃烧多久?一旦火灭,吴越军援军还是能进入城中的嘛。

    可是,杨琏作为一个南征北战的将领,曾经杀死了吴越国的名将鲍修让,证明他不是一个笨蛋,他这么做,一定有深意,可是,深意是什么?杨琏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钱文奉想了半响,始终没有想明白,而这个时候,吴越军已经与唐军短兵相接,双方悍不畏死地厮杀在一起。护城河的大火对吴越军造成了一定影响,因为他们并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反观唐军,由于杨琏事先的部署,他们要冷静得多。

    护城河的大火几乎把整个天空都照亮了,这给了赵承泰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他能比较清晰地观察地形,直奔杨琏的指挥所。一路上,赵承泰与唐军发生了七八次战斗,他多半是一触即走,他不想缠斗,擒贼先擒王,他的目标是杨琏。

    至于大火,久经沙场的赵承泰并不担心,杨琏总不会把自己也烧死吧!

    经过一番厮杀后,赵承泰身边的一百人已经损失了部分,只有七十多人跟着他。赵承泰仔细观察了一番局势,他发现,离高塔已经不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