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七十七章 最后的小心思
    吴越王府,钱弘抿着嘴,皱着眉头苦思,事情似乎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可是他仍然不想放弃,钱氏的江山不能在他手上毁掉。火?然 ?文? ?  w?w?w?.?r a n?wen`net可是这样的局势,他还能怎么做,难道真的要像林鼎说的那样,把想要造反的人统统都杀了?

    这不现实,不可能,如果那样,杭州城恐怕会更乱,形势更不容乐观,发展到那个局面,全城皆乱,钱弘没有信心掌控局面,更何况城外还有虎视眈眈的唐军,杭州城内的情况必然瞒不过他们的眼睛,随时会攻入杭州城。

    “唉!”钱弘深深叹息了一声,这时,在侍卫的带领下,钱文奉走了进来。

    “廉卿?你回来了?”钱弘先是吃惊,随后觉得奇怪起来,钱文奉已经被杨琏捉住,这时出现,显然不是逃回来的,很有可能和郑国公吴延福一样,是被放出来的。

    “大王,微臣有话要说,还望移步。”钱文奉说道。

    钱弘略作沉吟,点头答应了。

    两人离开,林鼎不由握紧了拳头,道:“唐狗当真是可恶。”

    “钱节度回来,一定是劝说大王投降的。”吴延福说道。

    “哼!”林鼎哼了一声。

    密室内,钱弘紧皱着眉头,但还是让宫女端上了茶水。

    钱文奉喝了几口茶水,润了润喉咙之后,这才低声说了起来,杨琏的话给了他极大的震动,这时转述,钱弘听了,也忍不住点头,怀璧其罪,着谁也说不准啊。如此想来,杨琏取他家财,纵然是为了自己,钱氏一门也能获利。

    钱弘踱步思考起来,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钱弘停了下来,负手而立,泪流满面,道:“廉卿,既然如此,孤,不,我愿意降了!”钱弘本来就已经有了投降之意,原先无非是想要争取更多利益,但这时,他若不是及时答应,恐怕就晚了。

    钱文奉听罢,立刻站起身来,道:“大王,既然是如此,微臣就立刻出城。”

    钱弘点点头,忽然又招手,叫住了钱文奉,道:“廉卿,从现在开始,我就不是吴越王,从今以后,可不能再叫我大王了。”

    钱文奉脸色凝重地点点头,知道这可是大事,若是改不了口,恐怕会引来杀身之祸。钱弘目送钱文奉走了出去,忽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突然感觉浑身乏力,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

    吴延福看见钱文奉匆匆走了出去,却不见大王,等了片刻,这才走了进去,推开门,见钱弘呆呆地坐在那里,不由道:“大王!”

    钱弘听见声音,忙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脸上努力挤出笑容,道:“郑国公。”

    吴延福试探,道:“大王,作出决定了?”

    钱弘叹息了一声,道:“为了钱氏一门,我必须要忍辱负重,传令下去,三军缴械投降,迎接唐军入城。”

    钱文奉匆匆出了杭州城,直奔唐军大营,这时候已经将近黄昏,唐军大营欢声笑语,士兵们正在宰杀肥猪,大块大块的肥肉扔进鼎中,随着滚水翻腾,肉香很快飘荡了出来。

    杨琏与方进昭、林仁肇、朱琦等人正在大帐里喝酒吃肉,人人脸上带着喜色。钱文奉看见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不满、怨恨,但他很快就极好地隐藏了起来。

    “钱节度,可是有好消息?”杨琏说着,示意部下给钱文奉搬来了案几。

    钱文奉这时倒是趁着冷静了许多,他慢慢踱步坐下,唐军士兵端来了碟子、筷子等物。

    “钱节度,有什么事情,吃了饭再说。”杨琏一点都不紧张的模样。

    钱文奉点点头,强行按捺住心头的焦虑,想来一时半会杭州城内不会有什么大事,只要过了这一夜,钱氏一门就安全了。

    “诸位,这一路行来,几多艰苦,道路虽然充满了荆棘,但最后,迎接我等的,终将是最美的风景,无限风光在险峰,从今之后,天下英雄不敢再小视大唐。”杨琏说道。

    方进昭哈哈一笑,道:“杨节度,周国一直对两淮虎视眈眈,如今南方威胁大减,可以腾出手来,对付周国了。”

    杨琏点点头,道:“今日大喜,只喝酒,不谈国事。”

    “好,末将敬杨节度一杯。”林仁肇站起身来。

    杨琏应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在这一顿饭吃的十分尽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唐军大营这才逐渐沉寂了下来,杨琏虽然喝了不少,但没有醉,人显得十分精神。亲兵为杨琏泡上了一壶热茶,杨琏就在大帐里与钱文奉商议事情。

    “杨节度,吴越王,不,钱弘已经决定投靠大唐,明日就请杨节度入城,接管杭州。”钱文奉说道。

    杨琏笑道:“这是最好的结果,大唐天子十分仁慈,只要安分守己,绝对不会有事。”杨琏的目光犹如鹰隼,紧紧地盯着钱文奉,不希望他做傻事。

    钱文奉俯首,道:“杨节度放心,钱氏一门不会做傻事。”

    “这就好。钱节度,实不相瞒,这一次回到金陵之后,杨某有意举荐钱节度镇守北方重镇,比如说兖州,又或者是郓州、青州等地。”

    钱文奉吃了一惊,道:“天子肯?”

    “不管肯不肯,杨某一定会争取。山东各地名义上仍然属于大汉,想来天子不会太过于抵制,只要钱节度效忠朝廷,必然会得到重用,日后封侯拜相,不是难事。”杨琏说道。

    钱文奉站起身来,朝着杨琏深深鞠躬,道:“杨节度大仁大义,钱某心领了,日后若有差遣,必定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杨琏哈哈笑了起来,怀有深意地看了钱文奉,道:“钱节度此话可不能轻易许诺,要知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日杨某真有用到钱节度的时候,只怕钱节度会推辞。”

    钱文奉心底升起一丝诧异,隐隐觉得杨琏话中有话,但却又猜不出来究竟是什么。钱文奉有心试探,却有觉得不妥,应诺了几句便告辞而去。钱文奉回到了住所,一颗心噗通噗通跳过不停,本来他有是有写想法的,但如今看来,他没有机会。杨琏十分警惕,计划恐怕不成。

    钱文奉想了又想,决定真心投靠大唐,

    一夜无话,钱文奉早早起来,却不知道在杨琏大帐中,一名士兵正在禀告着,昨夜他监视钱文奉一夜,发现他只是在大帐中睡觉,没有任何异常。杨琏这才放心了下来。

    用过了早餐,杨琏令人去请了钱文奉过来,让他领着林仁肇、朱琦等人先入城,五千士兵整装待发,至于杨琏,则与方进昭等人,等到城中局势定了,这才进城。

    钱文奉带着唐军入城,守城的吴越军早就得到消息,打开了城门,钱文奉带着众人朝着吴越王宫走去,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百姓,听见唐军入城,大多数的百姓选择了沉默,大王都投降了,他们还能怎样呢?

    林仁肇与朱琦一前一后进入城中,士兵都十分警惕,杭州城内的衙役也同时在维护着秩序,走了大约两里路,突然,街头冲出一个汉子,一边冲,一边破口大骂,道:“唐狗,滚出杭州城!”

    林仁肇侧目看着这人,忽然,汉子从腋下抽出了一把菜刀,直扑林仁肇,林仁肇身边的士兵大喝一声,正要上前,林仁肇冷哼了一声,阻止了亲兵,他随手拔出长刀,迎着菜刀一磕,汉子的力气比不过林仁肇,不由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吴越衙役看见,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毕竟这个汉子是他们的乡亲,就情感而言,他们是向着汉子的,更是佩服这名汉子的勇气,做了他们不敢做的事情。

    几名唐兵上前,围住了汉子,汉子站定,手中的菜刀已经不知去向,虎口发麻,林仁肇这一击,太厉害了。

    看着逐渐围上来的唐兵,汉子哈哈大笑着,忽然,他又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短小的匕首,朝着脖子就要一抹,死,他也不能被唐军侮辱。一名唐兵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抬手击中汉子的手肘,汉子手一麻,匕首落地,余下几名唐兵反应过来,上前抓住他的双手,别在身后。

    “放开我!”汉子喝道。

    林仁肇慢慢策马上前,眯着眼睛打量着汉子,道:“你的胆子很大。”

    汉子冷哼了一声,昂着头,不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林仁肇问道。

    汉子依旧不说话,一名认识汉子的衙役大声道:“将军,他的名字叫做沈虎子。”

    “沈虎子?”林仁肇笑了起来,他的小名叫做林虎子,想不到在这里也遇见一个虎子。

    钱文奉脸上带着一丝苦涩,道:“林将军,此人……”

    “先捆绑起来,带去王宫。”林仁肇说道。

    “喏!”唐军士兵说道。

    这时,前方一阵喧哗,有数十人朝着这边赶来,林仁肇勒住了战马,这是怎么回事?身边的唐兵也紧张了起来,一个个站得笔直,手掌握住了刀柄,难道就要开始一场厮杀了吗?

    来人正是钱弘,他身着一身布衣,背上还背着一根木杖,有负荆请罪的意思。

    钱弘没有想到唐军入城这么快,等他得到消息,便匆匆赶来。他不认识杨琏,见林仁肇站在战马上,顾盼之间,颇有英雄气势,忙一路小跑,走了过来,跪倒在地,道:“罪臣钱弘见过上使。”

    林仁肇跳下战马,扶起钱弘,道:“吴越王,我不过是杨节度帐下大将。”

    钱弘一愣,起来也不是,继续跪也不是,幸亏这时林仁肇上前扶起了他,打量了他一番之后,道:“想不到吴越王居然如此年轻。”

    钱弘苦笑了一声,道:“将军,杨节度莫非还没有进城吗?”

    “城中局势稍定,杨节度自然会进城。”林仁肇说道。

    钱弘看了一眼钱文奉,见他摇头,忙道:“将军说的极是,罪臣钱弘这就前去拜见杨节度。”

    林仁肇叫过几名都头,令他们带兵,控制城中局势,又让朱琦带兵看守王宫,莫要被流民、游侠儿趁机作乱,这才带着钱弘及其臣子,以及那名沈虎子朝着城外走去。

    杨琏这时正在与方进昭下着围棋,钱弘给杨琏的感觉不是很好,如果钱弘是真心投降,他早就会出城了。杨琏隐隐觉得,钱弘不会甘心,所以作出了两手准备。

    巳时初,杨琏得到消息,林仁肇正带着钱弘及其部下赶来,一颗心终于放下,吴越国的战事终于结束了。

    方进昭大喜,道:“杨节度,战事终于结束了,恭喜杨节度。”

    杨琏站起身来,摇摇头,道:“虽然赢了,对于大唐而言,损失也是极大的,除了消耗大量的粮草辎重,楚地、南汉的战事,也战死了不少士兵,就整个局势而言,大唐只是惨胜。方尚书,我打算劝说陛下与蜀国签订军事同盟,一东一西,牵制大周,你意下如何?”

    方进昭想了又想,大唐虽然曾经与蜀国签订过盟约,但都是通过费云山来操作,主要是涉及粮食以及当时对汉国及其继承者周国的战略部署,实际上大唐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签订更进一步的盟约。

    如果一旦签订军事盟约,双方就要共同进退,在方进昭看来,双方最重要的,是要打通长江通道,这样,大唐可以利用蜀国的粮食,蜀国也可以通过大唐取得利益。

    方进昭点头,道:“如果签订军事同盟,便是告诉大周,大唐与大周终究有一战。”

    杨琏哈哈一笑,道:“方尚书,如今天下诸国之中,唯有大唐与大周最有机会统一天下,这一战避免不了,而且必定是统一天下的最后一战。当然了,契丹人就排除不算了。”

    方进昭身子一震,道:“杨节度,你的意思是,日后还要收复幽云?”

    “为什么不?幽云自古便是中原国土,石敬瑭乃是沙陀人,他为了灭亡后唐,不惜出卖利益,这样的盟约,大唐不会承认,承认了,就等于是中原的罪人。大唐若是统一了中原,自然是要北上的。”杨琏说道。

    方进昭沉默了片刻,道:“日后杨节度北上契丹,若老夫还活着,一定倾力支持杨节度北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