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八十二章诱饵
    码头上,黑衣人的尸体一字排开,数量颇为惊人。?燃文小说???? ?? ? w?ww.ranwen`net这些黑衣人一个个都死透了,都是服毒而死的。码头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负责这一带的里正跑了过来,看见如此多的士兵,心中不由惶恐起来。

    里正想了想,还是鼓足了勇气,挤了进去,看见钱文奉不由一愣。他虽然只是一个里正,在苏州的时候,还是见过钱文奉的,当即走了过去。几名唐兵拦住了他,虎视眈眈的。

    “小人是武家庄的里正。”里正忙说道。

    杨琏听见了,开口道:“放他进来。”

    士兵们让开了,里正快步走了过去,在杨琏身前五六步的地方停下,从刚才的行为他也看出来了,杨琏是这群人的头。

    “武家庄里正武城见过将军。”来人说道。

    杨琏点点头,道:“这些人的情况武里正知道吗?”

    武里正上前,仔细地看着黑衣人,观察了片刻后,道:“将军,这些人都是十几天前到武家庄的,有的是苦力,有的是来武庄家经商的。”

    钱文奉道:“这些身份必然不是他们的真实身份。”

    这一点杨琏十分清楚,他挥挥手,道:“武里正,这些尸体就都交给你,掩埋了吧。”

    “喏!”武里正回答。

    杨琏又道:“武里正,你迅速安抚百姓,不得靠近码头。本将要疏通运河。”

    武里正答应着,施礼走开了。

    钱文奉神色未定,杨琏见他如此表情,问道:“钱将军似乎知道些什么?”

    钱文奉摇头,道:“坦白说并不知道,只不过,杨节度不觉得蹊跷吗?”

    “蹊跷?钱将军这边请。”杨琏说道,走到了一旁,士兵们看守着四周。

    钱文奉道:“杨节度,不管这是谁的预谋,但钱某觉得这场谋杀太过于儿戏了一些。”

    “的确是儿戏了一些,这样做,根本没有什么效果。”杨琏点头,很是赞同这个意见。

    钱文奉道:“就是因为没有效果,才会让人觉得奇怪,按理说这种刺杀,讲究的是一击必中,可是看这些黑衣人的情形,根本不像有备而来,反而是来送死的。”

    杨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吩咐下去,让士兵们收集黑衣人的兵刃,一百多把兵刃集中在一起,杨琏仔细看着,这些兵刃看起来没有破绽,从做工上来看,不是军制,上面也没有任何印记,这种掩饰反而让人怀疑,不过正是这种掩饰,令人难以找到他们的踪迹。

    杨琏看完了所有军械,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唐军士兵已经把运河疏通了,又用了半柱香的时间,士兵们把沉船里的东西搬运了出来,放置在其他船只上,一些金银珠宝沉入运河中,被掩埋在淤泥底下,再也找不到了。

    钱弘十分肉疼,却也无可奈何,杨琏带着钱文奉、钱弘以及家眷上了另一艘战舰,被黑衣人凿沉的战舰就让武里正修复,日后送到金陵。

    这一次战舰北上十分顺利,再也没有阻碍,与此同时,就在岸边,十几匹战马在管道上狂奔,为首的正是赵匡胤、石守信等人。在码头设伏之后,赵匡胤、石守信等人见黑衣人杀了上去,很快就撤退了。

    赵匡胤等人一路疾行,居然比战舰还要快上几分,这主要是战舰速度虽然不慢,但毕竟战舰众多,因此速度慢了一些。

    赵匡胤、石守信回到金陵,立刻去见郭荣。

    在大唐天子为他准备的宅院里,郭荣脸色十分冷静,实际上,这是他的计划一部分,一直一来,燕王与齐王虽然矛盾重重,但一直没有太大的冲突,双方的矛盾不激化,郭荣又如何从中渔利呢?表面上,他是想要帮助燕王李弘冀除掉杨琏,暗地里却有更多的想法,如果杨琏知道是燕王设伏杀他,杨琏会吞声忍气吗?以他的性格,必然会寻燕王报仇。

    退一步说,就算杨琏今非昔比,性格大变,他也能设法让燕王主动发动进攻。郭荣慢慢地站了起来,从案几上捡起一把小刀,这把小刀是用来削水果用的,十分锋利。

    赵匡胤明白郭荣要做什么,把衣角撕了下来,揉成一团,放入嘴里。

    “赵兄弟,受苦了。”郭荣说道。

    赵匡胤咬着牙,默默点头,郭荣小刀一挥,锋利的刀尖挑破了赵匡胤的肌肤,鲜血流了出来,郭荣一刀一刀,就像凌迟处死一样,不断割在赵匡胤的身上,赵匡胤咬着牙,一声不吭,这种惨状就连石守信也忍不住心疼,但他知道下一个就是自己。

    郭荣在赵匡胤身上砍了十几刀,有的割破肌肤,有的深可见骨,单单看一眼,就让人心悸。十几刀砍完,赵匡胤的身上全是鲜血,郭荣叫人扶了赵匡胤上床,吩咐部下去请大夫来医治。然后,又对着石守信开始一刀一刀砍杀。

    割了石守信十几刀之后,郭荣扔掉了手中的刀,让部下清洗宅院,这才迈步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郭荣带着四个心腹士兵骑马朝着燕王府赶去,途中,经过杨琏府邸,郭荣看见一个长的极为美貌的女子进入了杨府,他有些诧异,这个女子,怎么会来到这里?

    郭荣没有多想,继续朝着燕王府赶去。

    进入杨府的正是周娥皇,自从怀柔公主告诉了她那件事情之后,周娥皇就显得十分不安,她根本不像嫁给一个根本不熟悉的人,燕王虽然地位尊崇,但周娥皇对他的印象一点都不好,这些印象有一部分是通过怀柔公主,一部分是通过李从嘉,此外还有一些是她知道的,在周娥皇看来,李弘冀只是一个莽夫,两人根本没有共同语言,这样的婚姻会幸福吗?

    虽说这个时代的女子坐不了主,但周娥皇不愿意认命,她曾经请求过父亲,希望他能拒绝这门婚事,但天子金口,周宗根本不敢拒绝。至于李从嘉,在听说父皇的旨意后,只是沉默不语。

    周娥皇杨府侍女的带领下,进入了后院,后院里,符金盏正在与张绮栎绣着刺绣。符金盏见周娥皇来了,亲热地站了起来,走上前去,笑道:“娥皇妹妹,你又来了。”

    周娥皇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毕竟她是一名女子,而且是一名大家闺秀,要她三番五次来找一个男人,这本身就很不妥了。

    符金盏本来也没有恶意,见她很有心事的模样,也知道是什么事情,毕竟这样的大事早就传开了。对于符金盏来说,她不希望杨琏介入这件事情,她是知道杨琏身份的,如果招惹了太多的敌人,对以后有很大的阻碍。可是,像周娥皇这种我辈犹怜的女子,符金盏又不忍心。

    “娥皇妹妹,杨公子那边,恐怕还要有三四日才会回来,据说天子已经下了命令,要百官迎接他呢。”符金盏说道。

    周娥皇心事重重地坐下了,张绮栎端来了一杯茶水,放在案几上。周娥皇没有多想,只觉得有些渴了,端起茶水刚喝了一口,便又吐了出来,茶水太烫了。

    “娥皇妹妹,你没事吧。”张绮栎显得十分紧张。

    周娥皇擦了擦嘴唇上的茶水,摇摇头,道:“我没事。”

    符金盏见她这副模样,忍不住道:“娥皇妹妹,你不用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没有过不去的坎。”

    周娥皇低着头不说话,如果杨琏还不来,她最后的一丝希望就会破灭了,当然了,杨琏也许不会答应她的要求,但一想起杨琏的许诺,这件事情又不是害人,而是关系到自己的幸福,他没理由不答应吧?

    这时,曾忆龄走了过来,脸色平淡如水,看了周娥皇一眼,道:“四日前,杨公子在苏常交界的地方遇刺。”

    “什么?”三个女子同时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曾忆龄,生恐从她的嘴里,听见不好的消息。

    张绮栎最为活泼,性子也急一些,忙道:“曾姐姐,这是怎么回事?杨大哥、杨大哥他怎么样了?”

    “放心吧,他没有事。”曾忆龄说道,眉头却皱了起来,反而有些心事重重的模样。

    符金盏看出端倪,道:“曾姐姐,莫非真的出了事情?”

    曾忆龄反应过来,摇摇头,道:“没有出事,那些刺客虽然人多,但杨公子带领的是千军万马,怎么可能会出事,我只是觉得奇怪,因为在那些刺客的身上,又发现了虎爪。”

    “啊!”对于虎爪,张绮栎最有印象,忍不住叫出声来。

    符金盏、周娥皇不太清楚,不明所以地看着两人。

    曾忆龄点头,道:“正是,而且这一次的数量很多,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打算。”

    张绮栎咬牙切齿,道:“这些可恶的家伙,姑奶奶若是看见了他们,一定全部都杀了。”

    曾忆龄笑了起来,摆摆手,道:“如今杨公子安全,这就足够了,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刺客究竟是谁指使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符金盏道:“正是如此,幕后主使者指不定还有什么阴谋,最近大伙在家里都不要出去。”

    燕王府,李弘冀握紧了拳头,眼中充满了血丝,一百多人全部都死了,这可都是他的多年来蓄养的死士啊,为了培养他们,李弘冀花费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可是就这样都死了。

    李弘冀慢慢站起身来,看着郭荣,咬牙切齿,道:“你做的好事,他们全都被你害死了,你这个混蛋!”

    郭荣苦笑了一声,道:“燕王,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这一百多死士若真的能杀死杨琏,那也就罢了,但居然一点作用都没有。”

    “你这是怪孤部下不行了?”李弘冀大喝一声,说完飞身一跃,扑了过去。

    郭荣没有反抗,被李弘冀压在身下,饱以老拳。郭荣带来的侍卫听见声音,忙奔过去,见自家主人被打,都吃了一惊,燕王府的家丁也赶来了。

    “滚,都给我滚出去!”李弘冀一边打,一边大骂。

    燕王府的侍卫一愣,看了看郭荣带来的人。

    郭荣用手护住头,喝道:“你们都退下去。”

    李弘冀冷哼了一声,继续痛打郭荣,郭荣部下抿抿嘴,不得不退下,燕王府的士兵也都退下,紧紧盯着郭荣的部下。

    李弘冀打了半响,气喘吁吁地站起身来,目光冷冷地看着郭荣,刚才痛打了他一顿,心头怒气也消失的差不多了,李弘冀恶狠狠地问道:“郭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这一次我帐下大将也都受伤,生死未卜,我也很心疼啊。”郭荣用袖口擦了擦嘴角的血水,心中无比愤怒,他恨不得杀了李弘冀,但这个时候,还不能翻脸,必须要忍。

    “果真?”李弘冀问道。

    “这自然是真的。燕王若是不信,可以去我的府邸查看。”郭荣说道。

    “哼,不必了,谅你也不敢骗我。”李弘冀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坐了下来,拳头有些生疼,可以想象出,刚才他有多愤怒。

    郭荣擦干净了脸上的血水,同样慢慢坐了下来,道:“燕王,事情不成,我也十分遗憾,但从目前局势来看,你我要团结一心,方能度过难关。”

    李弘冀默然不语,目光中杀气腾腾,道:“那依你之见,又当如何?”

    “燕王,这一次之所以失败,我想过了,乃是因为人手不足,所以才功败垂成。”郭荣握紧了拳头,十分遗憾地说。

    这一点李弘冀十分赞成,毕竟杨琏率领的大唐精锐士兵,虽说大部分被遣送回到各地,但杨琏带来的士兵,没有数万,至少也有五千人以上吧,光凭百余人想要功成,的确是非常困难,当初他答应,也是因为郭荣显得信心满满,可惜终究是打鹰不成反被鹰啄了眼睛,令他损失惨重。

    “所以呢?”李弘冀问道。

    “这一次,不妨在金陵动手,杨琏进入城中,不可能带兵,他在杨府的侍卫,也不过区区数十人,如此的机会就大了很多。”郭荣说道。

    李弘冀觉得他说的有理,便道:“孤再信你一次,若这一次不成,孤一定奏请父皇,杀了你。”

    郭荣忙拱拱手,道:“燕王息怒,这一次事情一定能办成,不过,还要等待杨琏入城之后,再看局势而定。”

    李弘冀点点头,正要说话,忽然他想起了一件事,脸色不由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