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九十一章 周瑜打黄盖
    杨琏的这个计划一定要保密,所以他非常谨慎,府里的人包括符金盏、张绮栎等人都没有告诉他们,除了曾忆龄,曾忆龄的身份特殊,他希望这一次能得到曾忆龄的帮助。ranwen w?w w?. r?a?n?w?e n `n?et

    两人商量了好一会,最终曾忆龄还是答应了杨琏的要求,为了瞒过众人,曾忆龄飞鸽传书,把米诗薇给请来了。一段时间不见,米诗薇的身形似乎更加高挑了一些,杨琏需要她的易容之术,弄出一个假杨琏出来,以迷惑众人。

    当然了,若是亲近的人一定能觉察出来,所以杨琏与李演了一出好戏。隔几日的朝会上,因为户部抚恤不到位的缘故,新晋的侯爷杨琏在朝廷上没有半点风度,不仅破口大骂,甚至动手打了户部尚书,户部侍郎李平赶来调解,也被杨琏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杨琏质问户部的官员,这几年来朝廷各地大多风调雨顺,经济蓬勃发展,大唐怎么可能会缺钱帛?分明是户部的官员贪污了,所以连抚恤战死士兵的钱帛都那不粗胡来,难道说,大唐将士在外拼杀,为帝国开疆拓土,迎接他们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如果朝廷连抚恤都拿不出来,以后大唐将士还怎么为国卖命?

    杨琏的话有一定道理,得到了朝廷部分武将的支持,但同样的,被文官一系反驳,尤其是户部的官员,一个个脸色铁青,户部尚书、户部侍郎在朝廷上公然被打,杨琏的态度也太嚣张了。

    几名户部的官员上奏,要陛下惩罚吴侯杨琏,在朝会上动手殴打一品官员,这不仅是对户部的不敬,更是对天子的蔑视,对朝廷法制的藐视。

    见大多数的文官纷纷上奏,宰相孙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他咳嗽了一声,缓步走上前去,道:“陛下,老臣以为,吴侯的话有一定道理,但这毕竟是在朝廷上,在陛下面前,吴侯居然敢动手殴打一品大官,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老臣建议,吴侯作出这种事情,一定要罚。”

    “臣附议!”韩熙载走了出来。

    常梦锡也快步走出来,道:“臣附议!”

    礼部、户部的不少官员也都站了出来,兵部尚书方进昭面露难色,在灭吴越国的行动中,他与杨琏结下了友谊,这次能得到封赏,也是拜杨琏所赐,所以兵部尚书方进昭没有落井下石。当然了,这个时候替杨琏说好话,又似乎不靠谱,毕竟杨琏打人的性质太过于恶劣了。

    大理寺卿萧俨走了出来,道:“陛下,吴侯虽然无礼,但他毕竟是个武人,不通礼节,也是可以理解的。”

    韩熙载冷哼了一声,道:“萧寺卿,按你的意思,吴侯打人就是对的了?”

    萧俨忙摇摇头,道:“韩舍人,我并没有说吴侯打人是对的,只是吴侯毕竟是大唐功臣,我的意思,是希望吴侯能陪个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伙儿都是同殿为臣,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哪有那么多的仇恨?”

    韩熙载冷哼了一声,道:“听萧寺卿的意思,是要向着吴侯了?”

    话音刚落,杨琏跳了出来,喝道:“韩舍人,我等将士在外浴血奋战,才有大唐今日的疆土,难道士兵的抚恤就该贪墨吗?听闻韩舍人在家中夜夜笙歌,怕是贪墨了不少朝廷的钱帛吧!”

    齐王站在一旁,沉默着,他心中十分奇怪,今日杨琏是怎么了,突然为将士们请命,难道是有人相求不成?这一次战死的唐军士兵的确不少,可朝廷也确实困难,抚恤不是不发,而是需要等一段时日,朝廷手头宽裕了,自然会发出这一大笔的抚恤。

    韩熙载老脸一红,道:“吴侯,你这是血口喷人!”

    “本侯就血口喷人了,你要怎地?”杨琏大喝了一声,忽然冲了出来,狠狠一巴掌甩在了韩熙载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所有人再度惊呆了,吴侯今日是要大闹朝廷啊。

    韩熙载捂着脸,忽然觉得嘴边有股咸味,舌头一舔,果然咸咸的,伸出手指一摸,居然流了血,这令他十分愤怒,喝道:“吴侯,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杨琏说着,再度举起了手臂。

    韩熙载脸色一白,向后退去,他觉得杨琏今日疯了。

    “够了!”看了半响的戏,李梦迪一拍案几,大声的喝道。

    天子之威,群臣还是心有余悸,群臣纷纷退下,杨琏摆摆手,也正要退下的时候,李开口了。

    “吴侯,朕能明白你的担忧,但朝会上公然殴打大臣,你身为堂堂吴侯,臣若是不责罚你,这说不过去。”李说道。

    齐王脸色一变,生恐皇兄责罚太重,忙出列,道:“皇兄,吴侯今日虽然无礼,但毕竟是大唐功臣,还望皇兄从轻发落。”

    李冷哼了一声,摆摆衣袖,示意他退下,这才看着杨琏,道:“吴侯,你胆敢在朕面前动手,难道在你眼中,就没有朕了吗?来人,把吴侯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同时罚三年俸禄,没收御赐庄园!”

    高泽在一旁,尖声喊了起来,随后带着几名如狼似虎的禁卫军,把杨琏押送了下去,片刻之后,就听见杨琏的惨叫声。

    韩熙载看了一眼面有忧色的齐王,心中得意万分,五十大板,纵然是杨琏身强体壮,也要让他生不如死。

    孙晟捋着胡须,觉得今日的事情有些奇怪,可又说不上哪里不妥。在打了三十五板的时候,高泽进来报告,道:“陛下,吴侯昏过去了。”

    “用冷水浇醒,把剩下的板子打完,再送他回府,你告诉他,这几个月,没有得到朕的允许,他不得出门!违者剥夺爵位。”李说道。

    “喏!”高泽应着,再度退下,不一会又响起了杨琏的惨叫声。

    五十大板打完之后,殿外再也没有了声息,想来杨琏又昏了过去。高泽进来禀告之后,就带人送了杨琏回府。

    李慢慢站起身来,看着群臣,道:“今日之事,朕十分失望。朕知道你们之中,有人与吴侯交好,朕不允许你们去看他,任何人都不成!朕就是要让他清醒清醒,这大唐,是朕说了算!”

    李的话让人觉得奇怪,尤其是孙晟开始琢磨着天子的话起来,这些话实在是让人玩味呀。

    李景遂知道皇兄说的是他,只得苦笑了一声。

    这一日的朝会气氛非常不好,天子李异常愤怒,事情没有商量完,就拂袖而去,留下表情不一,心情不一的群臣。齐王、方进昭等人无比奇怪,聚在一起说了半响,始终不明白杨琏这是要做什么,有心想问,偏偏天子下了命令,任何人不得去看杨琏。

    韩熙载、常梦锡、孙晟等人自然是格外开心,几人击掌之后,离开了大殿,一路上,几人都在猜测着,经过这一次事件之后,恐怕杨琏在天子的心目中,地位已经有所下降了,不然天子怎么会说出那番话来?

    这样的好消息自然要让燕王知道,半个时辰后,三人就到了燕王府。李弘冀见三人一脸喜色,便问了起来。

    孙晟捋捋胡须,把今日朝会上的事情仔细地叙述了,李弘冀道:“哼,杨琏小儿狼子野心,一向桀骜不驯,这一次总算被父皇收拾了。”

    燕王对杨琏的并不友好,这是金陵人众所周知的,他能说出这番话,孙晟不觉得奇怪。作为燕王一党最重要的骨干,孙晟觉得有必要提醒燕王。

    “燕王,杨琏虽然一向跋扈惯了,可是今日的事情,委实有些奇怪,杨琏如此,究竟图的是什么?”孙晟说道。

    不等李弘冀说话,韩熙载笑了起来,道:“孙宰相,你莫要忘了,杨琏十之**便是前朝旧太子,他如此,不过是为了收买军心,伺机颠覆大唐朝廷。”

    “不错!孤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李弘冀站了起来,负手踱步,这一次的朝会风波,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杨琏已经有失宠的危险,只要再加一把力,或许就能让父皇杀了他。

    “诸位,杨琏这一次被父皇责罚,说起来是我等的好机会,我等究竟要如何,才能进一步打击杨琏?”李弘冀说道,趁热打铁,这样的机会若是放弃了,那就要追悔莫及了。

    常梦锡道:“不如暗中派人假冒杨府的家丁,在金陵城中生事,那时候陛下就会想了,杨府的家丁都如此嚣张,那么杨琏呢?”

    李弘冀没有说话,踱步半响,他觉得这个主意有些儿戏,就算杨府家丁跋扈,可是放眼整个金陵城中,有几家的家丁不跋扈?父皇日理万机,怎么可能关注这等小事。

    孙晟捋着胡须,忽然笑了起来,道:“燕王,老夫倒是有一个好主意,只是燕王要损失几个人手。”

    李弘冀眼睛一亮,只要能扳倒杨琏,不要说牺牲几个人手,就算部下全部战死,他也是赚了,“孙宰相,有何良策?”

    孙晟哈哈一笑,慢慢把心中的计划说了出来,韩熙载不由连连点头,孙宰相的这个计划,要靠谱许多。

    朝会上的事情,很快就在有心人的传播下,弄得世人皆知,随同杨琏进入金陵受赏的唐军将领,诸如章氏兄弟都对此深感不平,他们在金陵也带了一段时日,虽然有好吃好喝,但不如拿到金银的封赏实在。杨节度,不,吴侯能为他们挺身而出,争取抚恤,让士兵们十分感动,有不少将领想要去杨府看望杨琏,不料杨府却是看守森严。

    天子说到做到,严禁杨琏外出,更不许群臣去探望,整个杨府被禁卫军的士兵包围,尤其是大门,日夜都有士兵把守,杨府的人只有下人才能出去,购买食材以及日用品。进出的时候,都会受到士兵的严格盘查。

    这个消息传来,不少臣子都认为,这一次杨琏确实是把天子惹恼了,想想也是,杨琏打过燕王,当时天子就没有计较,如今杨琏仗着功劳,作出这种事情,如果天子还不责罚,威信何在?

    燕王一党的臣子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思,就等着杨琏垮台了。

    齐王却是心急如焚,进宫几次面见皇兄,说起此事,都被李云淡风轻地揭过了,这令齐王更加有忧心,皇兄如此,显然对杨琏已经失去了信心。

    整个金陵城看似平静,实际上双方的势力都在博弈,李弘冀暗中派人观察杨府情况,可惜禁卫军的防守十分严密,令他找不到机会。

    五六日过去了,天子依旧没有松口,禁卫军依旧严守着杨府,有心人观察到这种情况,心中更加确定,杨琏这一次是要倒霉喽。

    杨府内,杨琏也被严格控制在了一间屋子里。杨琏的行动受到了严格的制约,就连杨府的家丁,包括符金盏、张绮栎等人,也很少能看见杨琏。在这一片漩涡中,杨琏已经暗中离开了金陵,他在宣州等待着陈铁。

    事情定下的那一刻,杨琏就写了书信给陈铁,让他带着心腹化整为零南下。陈铁接到书信十分兴奋,杨琏率兵攻打吴越国,立下赫赫战功,偏偏没有他的份,则能不让他郁闷呢?

    如今杨琏让他暗中来见,陈铁大为兴奋地立刻点足了五百心腹,先后南下,进入宣州。

    杨琏在一间大宅子里等着陈铁的到来,这一次他需要陈铁的悍勇。事情定下的那一刻,杨琏就写了书信给陈铁,让他带着心腹化整为零南下。陈铁接到书信十分兴奋,杨琏率兵攻打吴越国,立下赫赫战功,偏偏没有他的份,则能不让他郁闷呢?

    如今杨琏让他暗中来见,陈铁大为兴奋地立刻点足了五百心腹,先后南下,进入宣州。

    杨琏在一间大宅子里等着陈铁的到来,这一次他需要陈铁的悍勇。事情定下的那一刻,杨琏就写了书信给陈铁,让他带着心腹化整为零南下。陈铁接到书信十分兴奋,杨琏率兵攻打吴越国,立下赫赫战功,偏偏没有他的份,则能不让他郁闷呢?

    如今杨琏让他暗中来见,陈铁大为兴奋地立刻点足了五百心腹,先后南下,进入宣州。

    杨琏在一间大宅子里等着陈铁的到来,这一次他需要陈铁的悍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