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二十七章 原来是你?
    “李把这部分撤出去之后,对于我们来说,同样是极好的机会。?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杨琏说着,用手指着案几上的地图,又用木炭在上面轻轻划动着。

    “皇城的兵力部署本来极为严密,但随着这批大小将领被撤走,他们的部下也会被撤走一部分,或者是转调,皇城兵力相对空虚,李只有从其他地方调集士兵来补充,这些士兵对皇城不熟悉,短短的几日内,也无法做到了然于胸,一旦发生异变,就不能及时赶到。”杨琏又继续说。

    曾忆龄看着杨琏,抿着嘴沉思了好一会,这才道:“这个想法很疯狂,可是我很喜欢。”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曾姑娘,如果不兵行险招,就算以我现在的能耐,想要完成任务,恐怕至少还要等十年。十年太久了,指不定发生什么变数,大唐四周强敌环视,容不得有半分懈怠啊!”杨琏说道。

    曾忆龄沉吟着,良久,她这才点点头,道:“不管发生怎样的事情,你我都有共同的利益,我会尽力支持你,可是这件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失败了,大不了被扔到乱葬岗中,你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用再怕吗?”杨琏哈哈笑了起来,言语之间却有些凄凉。为了帝国,为了复仇,他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就是想要亲手杀死某些人。短短数年,他从一介布衣做到了吴侯这个位置,可是,在整个大唐,仍然有敌人,看起来似乎只有燕王,可是谁能担保,死掉了一个燕王之后,还会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燕王?

    李自然有他的平衡之道,虽然齐王是皇太弟,未来的大唐天子,但李不愿意的时候,必然也不会坐视齐王的势力做大,很有可能会扶持新的“燕王”出来,与齐王对抗。

    如果是这样,杨琏不愿意再等,毕竟变数太多了。

    曾忆龄也被杨琏的情绪感染,她笑了起来,道:“不错,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死一次又有何妨?”

    杨琏伸出手,在眼前竖了起来,道:“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其实我担心的,是符姑娘、张姑娘他们,尤其是符姑娘,身处这种环境下,无法自保,若是被坏了性命,我如何向她的父亲交代。”

    曾忆龄道:“她的父亲就在京城,为何不寻求联盟?”

    “这种事情,在于忠心,在于精锐,而不在于人多。人越多,消息就会泄露,越容易被人抓住破绽。”杨琏摇摇头。

    曾忆龄沉默了片刻,忽然抬起头,一双明亮的眸子看着杨琏,神态十分犹豫,道:“有几件事情,我,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什么事情?”杨琏诧异,曾忆龄一向大方,为何这时变得扭捏了起来,这不像是她啊。

    曾忆龄在犹豫,不过她的个性决断,很快就把事情说了出来,杨琏听了,不免惊奇万分。杨琏根本没有想到,在与李弘冀交锋中,有几次根本不是李弘冀动的手,居然是曾忆龄暗中派人做的。

    比如说那次,杨琏被萧俨关押在大理寺,途中被人行刺,那个身上刻着虎爪的女子,就是曾忆龄的部下,当然了,这种行为,表面上是行刺,实际上却是救援,那女子没有伤杨琏分毫,自己却搭上了一条性命。

    杨琏从吴越国回来,在金陵遇见的一些事情,也有曾忆龄的功劳,城南爆炸,固然有杨琏的计划,但曾忆龄暗中派人牵制了萧俨、李弘冀的人,从而让杨琏得以逃脱,这些事情,曾忆龄都没有说,直到此刻。

    杨琏认真地听她说完,忽然摆摆手,道:“曾姑娘说了这么多,我甚至有些怀疑,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曾忆龄摇摇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

    杨琏淡淡的看着她,忽然笑了起来,道:“这些事情中,有的我一直没有想明白,如今有了你的解释,也就能理解了。可是,别人同样不是傻子,一定也能觉察到其中的端倪,我总觉得这一次的事情非常冒险,困难重重,指不定有什么危险。”

    “再有危险也要去做。”曾忆龄道。

    杨琏十分认真地看着她,沉吟了好一会,忽然伸出手去,握着她的柔荑。曾忆龄想要躲开,却发现杨琏的力气特别大,而他的眼睛在这一刻,忽然变了许多,仿佛、仿佛就像夜空的银河,那么的璀璨迷人。

    曾忆龄的手非常柔软,但却有些冰凉,杨琏握着,慢慢靠近了她。

    随着距离的靠近,曾忆龄的唿吸变得急促了起来,小巧的鼻翼开始闪动,胸脯也激烈起伏着,一张脸逐渐红了起来,她似乎预感到下一步杨琏要做什么,一个声音在喊叫着,不可以,这样不可以。可是另一个声音同样在反驳着:为什么不可以?虽然他已经把怀柔公主娶进了门,可是只要他愿意,就算、就算做一个妾室又有什么呢?只要心中有他的影子,那么这些都不是事。

    曾忆龄犹豫着的时候,身子微微颤抖着,眼睛也忍不住闭上了,一张温热的脸凑近了,她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唿吸,同样也有些紧张。书房里,两人的唿吸声轻轻起伏,烛光摇曳,把两人的影子拉长又缩短。

    曾忆龄忽然预感了到了什么,勐然间她抽出了玉手,用力把杨琏推开了,“不,现在不可以。”

    杨琏看着她,眼神十分平静,道:“大难将至,我不希望你去送死。如果我遭遇不幸,如果你恰好有了孩子,我希望你能带着他远走高飞,再也不用理这边的事情,好好的过完这辈子。”

    曾忆龄闻言,十分坚定地摇摇头,道:“不,你不能死,你知道吗?还有多少人在等着你。”

    “符姑娘?张姑娘?甚至还有米姑娘?”杨琏笑了起来。

    曾忆龄伸出手指,道:“你在想些什么,不光是女子,也有不少男人在等你。”

    杨琏再度握住她伸出来的柔荑,笑道:“这话反而让我更加疑惑,难不成我还对男人感兴趣不成?”

    曾忆龄虽然武功不错,但这时心居然有些乱了,刚才反抗了之后,心中犹豫不决,这时杨琏又握住了她的手,让她有些举棋不定。“李把这部分撤出去之后,对于我们来说,同样是极好的机会。”杨琏说着,用手指着案几上的地图,又用木炭在上面轻轻划动着。

    “皇城的兵力部署本来极为严密,但随着这批大小将领被撤走,他们的部下也会被撤走一部分,或者是转调,皇城兵力相对空虚,李只有从其他地方调集士兵来补充,这些士兵对皇城不熟悉,短短的几日内,也无法做到了然于胸,一旦发生异变,就不能及时赶到。”杨琏又继续说。

    曾忆龄看着杨琏,抿着嘴沉思了好一会,这才道:“这个想法很疯狂,可是我很喜欢。”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曾姑娘,如果不兵行险招,就算以我现在的能耐,想要完成任务,恐怕至少还要等十年。十年太久了,指不定发生什么变数,大唐四周强敌环视,容不得有半分懈怠啊!”杨琏说道。

    曾忆龄沉吟着,良久,她这才点点头,道:“不管发生怎样的事情,你我都有共同的利益,我会尽力支持你,可是这件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失败了,大不了被扔到乱葬岗中,你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用再怕吗?”杨琏哈哈笑了起来,言语之间却有些凄凉。为了帝国,为了复仇,他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就是想要亲手杀死某些人。短短数年,他从一介布衣做到了吴侯这个位置,可是,在整个大唐,仍然有敌人,看起来似乎只有燕王,可是谁能担保,死掉了一个燕王之后,还会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燕王?

    李自然有他的平衡之道,虽然齐王是皇太弟,未来的大唐天子,但李不愿意的时候,必然也不会坐视齐王的势力做大,很有可能会扶持新的“燕王”出来,与齐王对抗。

    如果是这样,杨琏不愿意再等,毕竟变数太多了。

    曾忆龄也被杨琏的情绪感染,她笑了起来,道:“不错,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死一次又有何妨?”

    杨琏伸出手,在眼前竖了起来,道:“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其实我担心的,是符姑娘、张姑娘他们,尤其是符姑娘,身处这种环境下,无法自保,若是被坏了性命,我如何向她的父亲交代。”

    曾忆龄道:“她的父亲就在京城,为何不寻求联盟?”

    “这种事情,在于忠心,在于精锐,而不在于人多。人越多,消息就会泄露,越容易被人抓住破绽。”杨琏摇摇头。

    曾忆龄沉默了片刻,忽然抬起头,一双明亮的眸子看着杨琏,神态十分犹豫,道:“有几件事情,我,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什么事情?”杨琏诧异,曾忆龄一向大方,为何这时变得扭捏了起来,这不像是她啊。

    曾忆龄在犹豫,不过她的个性决断,很快就把事情说了出来,杨琏听了,不免惊奇万分。杨琏根本没有想到,在与李弘冀交锋中,有几次根本不是李弘冀动的手,居然是曾忆龄暗中派人做的。

    比如说那次,杨琏被萧俨关押在大理寺,途中被人行刺,那个身上刻着虎爪的女子,就是曾忆龄的部下,当然了,这种行为,表面上是行刺,实际上却是救援,那女子没有伤杨琏分毫,自己却搭上了一条性命。

    杨琏从吴越国回来,在金陵遇见的一些事情,也有曾忆龄的功劳,城南爆炸,固然有杨琏的计划,但曾忆龄暗中派人牵制了萧俨、李弘冀的人,从而让杨琏得以逃脱,这些事情,曾忆龄都没有说,直到此刻。

    杨琏认真地听她说完,忽然摆摆手,道:“曾姑娘说了这么多,我甚至有些怀疑,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曾忆龄摇摇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

    杨琏淡淡的看着她,忽然笑了起来,道:“这些事情中,有的我一直没有想明白,如今有了你的解释,也就能理解了。可是,别人同样不是傻子,一定也能觉察到其中的端倪,我总觉得这一次的事情非常冒险,困难重重,指不定有什么危险。”

    “再有危险也要去做。”曾忆龄道。

    杨琏十分认真地看着她,沉吟了好一会,忽然伸出手去,握着她的柔荑。曾忆龄想要躲开,却发现杨琏的力气特别大,而他的眼睛在这一刻,忽然变了许多,仿佛、仿佛就像夜空的银河,那么的璀璨迷人。

    曾忆龄的手非常柔软,但却有些冰凉,杨琏握着,慢慢靠近了她。

    随着距离的靠近,曾忆龄的唿吸变得急促了起来,小巧的鼻翼开始闪动,胸脯也激烈起伏着,一张脸逐渐红了起来,她似乎预感到下一步杨琏要做什么,一个声音在喊叫着,不可以,这样不可以。可是另一个声音同样在反驳着:为什么不可以?虽然他已经把怀柔公主娶进了门,可是只要他愿意,就算、就算做一个妾室又有什么呢?只要心中有他的影子,那么这些都不是事。

    曾忆龄犹豫着的时候,身子微微颤抖着,眼睛也忍不住闭上了,一张温热的脸凑近了,她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唿吸,同样也有些紧张。书房里,两人的唿吸声轻轻起伏,烛光摇曳,把两人的影子拉长又缩短。

    曾忆龄忽然预感了到了什么,勐然间她抽出了玉手,用力把杨琏推开了,“不,现在不可以。”

    杨琏看着她,眼神十分平静,道:“大难将至,我不希望你去送死。如果我遭遇不幸,如果你恰好有了孩子,我希望你能带着他远走高飞,再也不用理这边的事情,好好的过完这辈子。”

    曾忆龄闻言,十分坚定地摇摇头,道:“不,你不能死,你知道吗?还有多少人在等着你。”

    “符姑娘?张姑娘?甚至还有米姑娘?”杨琏笑了起来。

    ps:刚下班,时间不够了,稍等更正,请诸位安心,或者明早再看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