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三十三章 逼宫
    见父皇不以为然李弘冀也不分辨,事情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与造反有什么分别?恐怕唯一的区别,就是名分了。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清君侧是一个名义,决不能丢掉。所以李弘冀很是认真地躬身施礼,缓缓说了起来。

    “父皇,儿臣说过,那杨琏就是前朝旧太子,他来到大唐,是为了颠覆朝廷,儿臣为了大唐的江山社稷,只能清君侧了。”李弘冀掷地有声。

    李沉默了好一会,道:“燕王,你究竟要怎么样?”

    “父皇儿臣只是要为大唐除残去秽,扫清父皇跟前的小人,尤其是那些居心不轨的小人。”李弘冀再度重申。

    李冷笑了一声,为自己壮胆,实际上他有些担忧,因为按照计划,本该不是这样的,可是燕王突然带着一群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一个个凶神恶煞,说是要清君侧,可实际上,若真要弑君,李就得不偿失了。

    “父皇,微臣恳请下令,诛杀五国奸臣李景遂、杨琏,并将他们满门诛杀。一个不留。”李弘冀拱手施礼。

    李抿着嘴,半句话也不说,李弘冀如此,是很明显的逼宫。他想了想,道:“若是朕不答应呢?”

    “父皇若是不答应,儿臣就只能先动手,杀了这两人,再向父皇请罪了。”李弘冀说道。

    不住不觉,李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水,兵变他虽然知道不少,可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难免会让人心中不安,尤其是在计划落空的情况下,更让他心中惶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栋慎、朱令、周弘祚等人见天子不说话,齐齐抱拳,喝道:“请陛下下旨,清除国之奸贼,还大唐朗朗乾坤!”

    “你们,你们!”李抬起手,指着众人,气的身子直哆嗦,他向后看了一眼,希望陈可言布置的伏兵能救他。

    “父皇是在找陈可言陈将军吗?”李弘冀再度说道。

    李几乎是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儿臣自然知道,因为他,也是儿臣的人。”李弘冀笑了起来,声音充盈在御书房内。

    “不,不,这不可能。”李不敢相信,怎么连陈可言都是他的人?

    李弘冀淡淡的道:“父皇,陈将军之所以投靠儿臣,是因为他有他。”说话间,陈栋慎站了出来,他昂首挺胸,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因为他明白,今日的事情已经成了大半,接下来就是如何杀死杨琏,杀死齐王了。一旦这两个目标完成,金陵的局势就定了。

    “可言,出来吧。”陈栋慎说道。

    话音刚落,陈可言慢慢踱步,从后方走了过来,他目光阴冷地扫了李一眼,先冲着李弘冀施礼,道:“微臣见过燕王殿下。”

    “连你也背叛朕!”李大怒,把藏在手中的东西扔了出去。

    陈可言侧身躲了过去,淡淡地看着李,道:“陛下任用奸臣,我等清君侧,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李抿着嘴,目光如同鹰隼一般,扫过众人,道:“朕一定要杀死你们,满门抄斩。”

    “哈哈,如此一来,陛下的意思微臣等人已经明白了。”周弘祚笑了起来,天子这话,是在逼诸将杀他啊,为了前途,为了高官厚禄,他不介意杀死当今天子,不过,他也不是傻的,这种事情不会亲自去做,交给其他人即可。

    李这时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他差一点瘫软在地上,高泽满脸血迹地扶着他,两人就这样互相依偎着。

    “你们这群乱臣贼子,就算杀死了朕,你们也逃不掉。齐王、吴侯在外,还有数万兵马,你们逃不掉!”李说着狠话,依旧是为自己壮胆。

    “杨琏?恐怕他已经死了吧!”李弘冀笑了起来,他同样也是为自己壮胆,同时打击李的信心。同时,他的心中猜测着,周邺那边,究竟有没有杀死杨琏?郭荣会不会另有诡计?

    郭荣那个人啊,他只能是又利用又防备。

    这个时候,郭荣正在策马狂奔,按照计划杀死了杨琏之后,他们将会赶到这一个目标,刺杀李景遂。李景遂是天下兵马大元帅,掌握了整个金陵城的兵马,地位其实比杨琏更为重要。不过由于他的性格,所以重要性被削弱了,刺杀杨琏才是最重要的。如今杨琏已经身死,就算刺杀齐王不成,事情也会好办许多。

    郭荣在策马狂奔的时候,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一个女子的身影。那个身影,恐怕一辈子都会挥之不去。或许,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郭荣策马狂奔了五里多的距离之后,心中作出了决定,他勒住了战马,令赵匡胤、石守信的人去支援刺杀齐王的人,而他有事情要办。

    赵匡胤见他一脸焦急,哪能不明白?对此,他只能微微摇头,叮嘱道:“王爷,注意安全。”

    “我一定会注意!”郭荣说着,在一条岔路口与众人分道,赵匡胤、石守信等人继续赶去支援,而他去策马朝着杨府奔了过去。

    五里多的距离说短也短,郭荣到了杨府外,只见街道上已经布满了杨府的士兵,一个个非常警惕。郭荣知道这条路不能走,便绕道而行,这一来就浪费了时间。

    等他找到一处偏僻的巷子,可以从哪里进入杨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太阳升了起来,郭荣有些踌躇了,一方面他不知道皇城的情况,另一方面,齐王李景遂究竟有没有身死?而且,按照计划,最晚在巳时中,他就要带着赵匡胤、石守信等人撤退。那个时候,无论李弘冀有没有造反成功,他都不能久待了。

    郭荣咬咬牙,最终还是爬上了树,五步外,就是杨府高大的城墙,上面还布满了碎石,非常的锋利,郭荣苦笑了一声,这个杨琏,在府中的城墙上弄这种东西,一点都不怕不吉利。

    五步的距离稍微有些远,郭荣沉吟了一会,深深呼吸着,憋足了力气,跳了进去。杨府的地上还算平整,郭荣借势在地上滚动了两圈,虽然有些狼狈,却没有受伤。

    郭荣为了对付杨琏,所以对于杨琏的地形还算熟悉,屋子的结构、布置不说了然于胸,但大致的方位还是知道的。他看了一眼太阳,判断了一下方向,朝着后院小心翼翼地走去。符金盏肯定住在后院。

    一路上,杨府巡逻的士兵比平时多了两倍,其实这种局势已经令郭荣十分惊讶了,因为他知道,杨琏的头颅已经被一刀砍下,换而言之,杨府在失去了主人的情况下,依然能保持不慌乱的局面,已经足以让人震惊了。很显然,杨府应该还有高人,或者说地位很高的人在主持大局,所以杨府才会如此镇定。

    郭荣慢慢地摸了过去,这是一间比较宽敞的屋子,郭荣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在窗户纸上捅了一个窟窿,郭荣凑近了,屋子里果然有人,一张让人魂牵梦绕的脸蛋出现在他的面前。郭荣一时激动了起来,这个人都帝后之姿,如果真的能把她带走,娶她为妻,那么,那么自己不是会成为皇帝吗?

    郭荣脑海中急速转动着,他本来想要趁着杨府混乱的时候,带走符金盏,可是现在的杨府,并没有那么混乱。让他没有太好的机会。郭荣退到了一旁思考着,忽然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了,郭荣来不及思考,忙躲到了一旁。

    几名全副武装的杨府家丁,在门外站定了,很快又传来了声音,郭荣听了,微微一惊,这些人是来保护符金盏的,这可难办了,看来符金盏无法带走了。郭荣思考的时候,杨府内外巡逻的士兵逐渐增多了,郭荣见杨府守卫森严,心中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偷偷溜出了杨府,略作思考之后,他选择了去找赵匡胤、石守信等人。

    这时候,金陵的街头有的地方已经混乱了起来,有士兵偕同衙役封锁了街道,郭荣不得不绕路而行,走到半路,郭荣隐隐觉得不妙,因为杨府的行动太过于诡异,杨琏被杀死,杨府居然能不乱,这是什么人在杨府主持大局?此人也太厉害了一些。

    郭荣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他看过那张脸,就是杨琏,尤其是脸上的刀疤,更是清楚地印入他的眼帘。郭荣心中猜测着,一连几鞭,抽打在战马上,他觉得还是尽快找到赵匡胤、石守信等人,撤出金陵才是最重要的。

    皇城内,气氛已经到了异常紧张的时刻,陈可言的背叛令李失去了最后的依仗,面对众多气势汹汹的逼宫臣子,李几乎要把银牙咬碎,他的目光一一扫视着众人,口中不断念道:“乱臣贼子,乱臣贼子,终将不得好死!”

    李弘冀淡淡地看着父皇,道:“父皇,儿臣只是清君侧。”

    “哈哈!”李哈哈大笑了起来,声音十分嘶哑。

    就在李大笑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周邺手中拎着一个布袋,布袋下端,已经被鲜血浸湿,李弘冀看见这一幕,心中大悦,他知道,周邺能来,那就证明事情已经办成了。

    在周邺的身后,赫然是大理寺卿萧俨,只见他一脸笑意,走上前去,朝着李弘冀拱拱手,道:“燕王殿下!”

    李弘冀朝着他微微颔首,又看着周邺,道:“周将军,得手了?”

    “幸不辱命!”周邺说着,把布袋递给了李弘冀。

    “哈哈,哈哈!果然苍天有眼!”李弘冀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接过布袋,打开一看,里面的那颗头颅已经被鲜血染红,让人有些分辨不出来,不过,那道标志性的刀疤让李弘冀明白,这肯定是杨琏的头颅。

    “父皇,杨琏狗贼已经伏诛了!”李弘冀走上几步,把布袋往地下一扔,头颅滚了出去,带着鲜血,染红了御书房的地面。那张狰狞的脸让众人吃了一惊。

    李也不例外,他惊得跳了起来,杨琏居然死了?

    “郭荣正在伏击李景遂。”周邺低声,在李弘冀耳边说道。

    李弘冀点头,杨琏一死,李景遂就像无根之萍,不足为虑。其实他反而担心的是郭荣会逃走,毕竟这个人太聪明,而且行事太胆大,日后必定会成为自己的劲敌。李弘冀的心中还有一个打算,就是抓住了郭荣,把今日金陵发生的一切,统统都推到郭荣的身上。

    李看见萧俨,更加吃惊的合不拢嘴,失声道:“萧爱卿,你,你!”

    萧俨缓步上前,躬身施礼,显得非常有礼,道:“微臣萧俨见过陛下。”

    “萧俨,陛下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高泽在一旁,再也看不下去,厉声喝道。

    萧俨哈哈笑了起来,道:“阉人,军国大事,岂有你说话的份?滚!”

    高泽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李咬着牙,几乎是一字一顿地问道:“萧俨,朕可曾相负于你?”

    “陛下,如今萧俨所做,只是为了大唐而已。陛下自从登基以来,奢华无度,金陵的府库几乎为之一空,看着皇城之中,有多少的民脂民膏?陛下,如今是乱世,需要励精图治,可是陛下的作为,根本不是一个明君所为,而是一个糊涂蛋所为!”

    “大唐在陛下的治理下,党争不断,烽烟四起,如果大唐还是陛下执掌,恐怕命不久矣!燕王乃是明君,年少有为,必然能够振兴大唐!微臣提议,立燕王为大唐储君!”萧俨说道。

    李看着他,喝道:“朕若是不许,又能如何?”

    “恐怕这个,就由不得陛下了。”萧俨笑了起来,看了一眼众人,道:“陛下,如今宫城已经为燕王掌控,陛下的玉玺金印,都在掌握之中,只要写一份圣旨,立燕王为储君,进而再下诏,陛下退位成为太上皇,让太子继位,执掌大唐,这些事情,都不难的。”

    “竖子,你敢!”李气急败坏,目光直瞪瞪地看着萧俨,仿佛一头下山的猛虎,随时要撕裂萧俨。

    萧俨却是夷然不惧,他哈哈大笑了起来,道:“陛下,微臣有什么不敢?今日皇城之中,效忠于陛下的将领并不多了,如今燕王已经掌控了局势,微臣以为,陛下还是识时务些,以免面子上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