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四十四章 谈心
    金陵城外,郭荣眯起眼睛,远远地打量着那座巍峨的城池,目光深邃。?  ?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赵匡胤在一旁,沉默了好一会,道:“王爷,城中的火势越来越小了。”

    “也就是说,城中的局势基本定了下来,只是不知道,笑到最后的是谁?”郭荣说着,有一股想要尽快知道结果的冲动,可是他知道,不行。因为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他在城中出现,都会是九死一生。

    “应该是李弘冀吧?”赵匡胤猜测着,毕竟杨琏已死,齐王虽然握有兵权,但能力不足,很容易被李弘冀击溃。

    “但愿如此。”郭荣说道,微微叹息了一声,杨琏是个不错的对手,如果能与这样的对手在沙场鏖战,必将是一件快事,可是,争夺天下不是儿戏,有杨琏这种强劲的对手,固然是快事,但胜负也就难说了。至于李弘冀虽然颇有带兵才能,但打仗看的不是君主带兵有多厉害,而是看他是否会用人,毕竟李弘冀一旦称帝,不可能亲自率兵。

    两人默默地看了好半响,石守信快步走了过来,道:“王爷,可以走了。”

    “走!”郭荣说道,返回了船舱,坐下来之后,他拿出了一份地图,指着一个地方,道:“这个地方,是个重要的地方,不管是谁取得金陵的胜利,这个地方我非去不可。”

    “海陵?”赵匡胤一愣。

    “这里是杨吴后人,日后可以利用他们。”郭荣笑了起来。

    “王爷,你的意思是?”石守信不解地问道。

    “这很简单,听说杨琏就是杨吴后人,李弘冀曾经以这个为名攻击他,不过没有成功。不管是不是,如果李弘冀成功,以后大周南下,便可以打着为杨吴的目的,攻击大唐。反过来,如果杨琏取胜,我等握有他的亲人,杨琏必然会投鼠忌器!”郭荣笑了笑。

    石守信恍然大悟,竖起了拇指,道:“王爷英明。”

    赵匡胤也笑了起来,道:“王爷之言,甚为有理,不过在永宁宫外,有不少唐兵把守,想要剿灭他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个无妨,我既然选择去海陵,必然早有准备。”郭荣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本折子,晃了晃,道:“只要有这个,永宁宫就去的成。”

    天色越来越黑了,杨琏站在皇城上,环顾四周,火势已经渐渐熄灭,整个城中,缓慢地安静下来,晚风吹拂,浓浓的血腥味传来出来,让人的鼻子痒痒的,十分难受。

    站在杨琏的身后的是周邺,他叹息了一声,道:“今日金陵城中,死的人够多了。”

    “是够多了,但愿这样的情况不会再出现。周将军,于公于私,你付出太多,让本侯怎么感谢你?”杨琏说道。

    周邺后退一步,半跪下,道:“请太子殿下收回此言,在周某的心中,太子殿下永远是大吴的太子殿下,而不是吴侯。”

    “如今还不是时机,我需要在等待。”杨琏摇头,转过身来,扶起周邺,道:“今日之言,只可你知我知,绝不能让其他人知晓,若不是借着大义,我又怎能成功?”

    周邺默默点头,当年徐氏取代杨吴,经历了徐温、徐知诰两代人,最终比较和平的取代了杨吴。试想,如果当年徐温、徐知诰采取暴力的手段,杨吴朝廷必然就会分裂,就会给其他势力可趁之机。

    杨琏如今的情形也是如此,所以杨琏也需要慢慢经营自己的势力。当年徐温为了培养自己的势力,放弃了杨氏经营数十年的广陵,转而派儿子在金陵、润州一带经营,不急不缓,现在杨琏可以仿效。

    “今日政变,朝中发生巨大变化,燕王一党死伤惨重,李固有的势力也因为他的驾崩而分崩离析,转而依附到齐王的身上来,这些人之中,同样需要提防。周将军,金陵异变,各地难免会有一些节度使心怀不轨,尤其是边境地区的将领,很有可能会勾结他人。我打算让你出任寿州节度使,你以为如何?”杨琏突然问道。

    “能为太子、侯爷效力,是微臣的荣幸。”周邺说道。

    杨琏笑了起来,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肩头,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周将军是个忠臣,本侯深有体会,你不要着急,总有一天,你想要的,本侯都能实现!”

    周邺点点头。

    这时,两人身后响起了脚步声,原来是负伤的高泽慢慢踱步走了过来。高泽断了手臂,面如金纸,太医已经为他包扎过了,告诉他只是失血过多,没有大碍。

    “侯爷,齐王,不,陛下有请。”高泽说道。

    杨琏回过头,看着他,打量了一番,道:“高公公索性无碍,本侯也就放心了。”

    “托吴侯的福。”高泽笑了起来,不过嘴角有些苦涩。

    “走!”杨琏简短地说着,首先走了。高泽紧紧跟上,周邺负手踱步,依旧在城墙上巡视着。局势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至少还有很多人不见踪影,不能大意。

    崇道宫内,李景遂正在慢慢踱步,他觉得十分头疼。大唐立国也有十几年了,可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父子相残,手足相残,今日的金陵,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这场政变之中?

    李景遂心痛,可是再心痛,他又有什么办法?今日杨琏没有死,算是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可是有些事情他弄不明白,皇兄怎么就死了?这是最让他头疼的。

    李景遂踱步走了好半响,杨琏终于来了。

    “微臣见过陛下。”杨琏走进来,拱手施礼,他依旧穿戴着铠甲,所以行的军礼。

    李景遂目光一亮,忙道:“吴侯不用多礼,来,这边坐下,我有事和你商谈。”

    杨琏拱拱手,走了过去。

    两人相对而坐,李景遂让人端上了茶水点心,道:“今日发生这样的事情,想必你也没有吃东西吧。”

    李景遂这么一说,杨琏还觉得有些饿了,便谢过了,拿起点心慢慢吃了起来。

    李景遂在一旁,慢慢地喝着茶水,好半响,这才道:“今日李弘冀突然抓住了我,并关押了起来,有很多事情我并不知道,吴侯,你且说说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皇兄是怎么驾崩的?”

    李的询问杨琏早有预料,事先他自然是想好了,便把事情改变了一下,说了出来,天子嘛,自然是被李弘冀杀死的,等他赶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了。杨琏摇摇头,站起身来,深深鞠躬。

    “陛下,是微臣失误,导致发生了这样的情况,还望陛下责罚。”杨琏说道。

    李景遂苦笑了一声,责罚?怎么责罚?杨琏是他的心腹,更是他的女婿,这层关系自然是不用说了,而更关键的地方在于,在这场政变中,李氏一门几乎都死光了。

    李弘冀造反被杀死,李景达这个帮凶也被关押了起来,其他诸如皇兄的几个儿子,郑王李从善、邓王李从镒、吉王李从谦、安定郡公李从嘉等人,不是被李弘冀杀死,就是被趁机在城中作乱的游侠儿杀死,原本人丁不少的李氏,居然只剩下了两个人。

    偏偏李景遂没有儿子,而李景达涉险造反,不可能留他。这样以来,李氏就只剩下了他以及怀柔公主,何其的凄凉。

    这样以来,对于他而言,吴侯虽然姓杨,却是女婿,一个女婿半个儿,在这种情况下,李景遂根本不可能责罚他。

    李景遂摆摆手,道:“今日多亏你平定了叛乱,大唐江山得以延续,就目前而言,你有什么看法?”

    “当务之急,便是陛下宣告天下,登基称帝,同时,大赦天下,各地的节度使派人前去安慰,先进行赏赐,等到局势稳定下来,再进行调动。”杨琏说道。

    李景遂目光一紧,道:“你的意思是有人会趁机造反?”

    “陛下可曾听过这么一句话?天子,兵马强壮者为之。如今天下纷攘,依旧是是唐末之后的藩镇割据局面的延续,虽说大唐收复了吴越、山东等地,但天下未定,周国、契丹、蜀国等等,都是大唐的对手,这些人很有可能会趁着大唐内部不稳之际,暗中勾结有异心的节度使,决不能掉以轻心。”杨琏说道。

    李景遂点点头,回想唐末之后的诸多事情,这的确很有可能,不得不防。

    “对内积极安抚,对外积极防御,只要撑过了今年,明年事情就会好转。”杨琏又道。

    “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似乎有些难啊。”李景遂还是有些担心,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他知道他的个性,实际上很难做一名君主,可是现在他不坐这个位置,大唐立刻就会分崩离析。

    “陛下放心,大唐还是有不少忠臣的。”杨琏笑了起来。

    李景遂点点头,一颗心逐渐安定了下来,刚才六神无主的模样逐渐消失了,他定了定神,又道:“吴侯,听说那周国的人质消失不见,可有他的消息?”

    杨琏摇摇头,道:“郭荣此人可谓文韬武略,是个难缠的对手。这一次他联络李弘冀造反,实际上另有目的,微臣派人在城中寻找,始终没有找到他们的下落,想来已经逃出了金陵。”

    “此人既然如此厉害,当立刻下令各地关隘严加盘查,绝对不能让此人逃出大唐!”李景遂心中一紧,说道,心中却在想着,这个郭荣,当真有这么厉害?

    “陛下此言甚妙。”杨琏说道,心中在猜测着郭荣会走那条线路逃走?大唐与大周绵延千里的边境线,有的地方无险要可守,郭荣等人想要逃走,比较简单。

    李景遂没有看出杨琏所想,见杨琏赞同,立刻令人去取了笔墨,先以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名义下令各地严加盘查,绝不能让郭荣逃走。

    两人又聊了好一会,杨琏好言宽慰着他,直到子时,这才起身离去。

    杨琏走出崇道宫,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今夜的月亮看起来十分诡异,一片血红,杨琏慢慢在宫中踱步,到了这一步,只能说他第一步的计划完成,接下来,就是要仿效徐温,不急不缓巩固自己的势力,直到某一天,水到渠成,那才叫完美。

    杨琏想着的时候,不远处脚步声响了起来,杨琏回头一看,不等他反应过来,一个身子已经扑到了他的怀里,连声哭了起来。

    杨琏拍着她的后背,没有说话。

    “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那时候,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来人正是怀柔公主,她哭泣着。

    杨琏对她的情绪十分复杂,此时见她如此,一颗心软了下来,不由笑了笑,道:“公主放心,我这条命可没有那么容易去死。”

    怀柔公主哭了半响,嗅着他身上的血腥味,道:“你可是受伤了?我看看,伤着了那里?”

    “我没有受伤,这些血都是别人的。”杨琏笑了起来,拉着怀柔公主的手,慢慢在宫城里走着。

    怀柔公主见他走路沉稳,的确没有受伤的迹象,这才放下心来,问道:“父亲似乎心情不好。”

    “这是肯定的,今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李氏宗族一个个死去,齐王是心善之人,难免会伤感。你不用担心,过一段时间,创伤就会平复。”杨琏说道。

    怀柔公主点点头,道:“今日你也累坏了,还是早些回去安歇。”

    “我送你回去。”杨琏说着,继续拉着她的手掌,慢慢走着,不知不觉,到了后宫一处,杨琏就让她在这里安歇,又派了士兵守候着,继续在城墙里巡视着。忙碌了一天,杨琏的确有些倦意,但他知道,现在还不能休息,局势未定的情况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事情发生,所以他宁愿等待着。

    这一夜,杨琏偶尔合眼休息,大多数的时间里就在宫城里巡视,不知不觉,一夜就这样过去了。杨琏的双眼里充满了血丝。不过这番努力是值得的,这一夜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金陵城中的局面有了好转,晚上也没有人在城中闹事。

    杨琏让亲兵打来了井水,

    ps:简单说一下,五代这本书五十多万字上的架,现在一百六十多万了,均订一直很可怜,只有几十。这是我水平不足的缘故,七十万字的时候,编辑叫我开新书,我拒绝了,一百万字的时候,编辑又叫我开新书,我一直拖着,直到现在。

    书评区有朋友说,希望能够写下去,我的承诺是把第一阶段的故事写完。第一阶段的故事是什么,就是主角在大唐夺了权,上了位。从最近的情节,诸君也能看到一些端倪了,所以,这本书,就要快结束了。其实接下来的故事,就是与郭荣、赵匡胤争夺天下,并恢复幽云十六州,很可惜,没有机会写下去了。或许,有一天,我会捡起来,把剩下来的故事写完,但不是现在。

    下一本书,我将会给编辑两份稿子,争取在六七月发书。不管是那一份,都还请朋友们支持。最后,感谢一直在支持《五代》的朋友们,还有几章,这本书就要结束了,届时,我会写一个所谓的“完本”感言,感谢各位朋友们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