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三章:退走(求月票)
    (ps:双倍月票期间,为了5月7,8号两天的爆,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全力求月票了。??火然文  w?w?w?.?r?a?n?w?e?n?`org)

    普智脑海里正在激荡的思考着,同时他的感知也已经放大到了最大界限,内气境所特有的内气,在整个空气中激荡着,探索着周围的一切,乃至是地底的一切。

    普智的脑子其实有些转不过弯,就是俗话所谓的笨,所以他父亲才给他取名为智,但他记忆力却是相当的好,从小他从师公那里听到了许多蓝染天下在蓝海以外的游历经历,在那些游离的故事中,他仿佛是看到了新的天地一样,而那怕到现在他也依然记得其中的许多细节。

    那就是他师公给他说的那些太古远古遗留下来的毁灭性武器,这些武器大多数都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但是万事无绝对,其中有一些还留存着,比如其中最强的,号称太古远古时代最终计划的七海守护者,苍蓝巨兽亚蒙哈迪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就最强最终的毁灭性武器。

    然后是常规毁灭性武器,比如将蓝海南部变成无尽森林的植物化弹就是其中之一,这些武器往往可以永久性改变一个海域的生态,地形,乃至是彻底毁灭,这些武器也基本如同苍蓝一样,要么就是永久性消失,要么就是基本无法动用。

    再这之下,则是类毁灭性武器,这一类武器因为当初远古太古时代生产了太多太多,所以导致其中还有极少数留存下来,并且还可以使用,而普智就最记得当时师公告诉他的话了。

    “在青海时,我们武团亲眼见到了一场毁灭性的战争,其中一个级武团被数个大型武团围攻,而这个级武团的团长是神覆盖率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级强者,但也双拳难敌四手,被五名神覆盖率在百分之二十左右的内气境强者围攻。依然也会陷入到苦战,这是一场波及了整个青海的战争,而在这个级武团即将崩溃时,他们使用了他们得自古代遗迹的类毁灭性武器。这种武器的原名叫作氢弹,而使用之后,所有的知情人都称其为……死神的微笑,只是一击,就毁灭了青海最大都市。死亡两百多万人,五名内气境死了四名,而且如同真实的毁灭性武器一样,威力是会一直延续的,在那个区域,许多年之后都还是死亡禁区,除了内气境以外,那怕内力境进入也会大病一场,普通人更是会直接死掉。”

    “所以,智儿。你要切记,以后行走江湖,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以为内气境就是无敌,同境界的强者可以杀了你,如果有着太古远古的文明手段,那普通人也可以杀了你!”

    想到这里,普智顿时汗流浃背,连同他头顶上的形象也显得有些虚晃起来,这一幕或许并没有太多人注意。但是身在其中的郝启却是完全注意到了,他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过也没有多想。就继续看向了普智道:“你若敢杀,我就在这里,你一击即可,如何?”

    普智现在的脑海都有些混乱了,他所探查到的极限,方圆十里内都无异常。既没有别的内气境,也没有任何过他认知的武器或者仪器,但是他师公也曾经告诉过他,任何毁灭性武器都是可以跨越数个海洋来瞄准与射,而准毁灭性武器也是可以跨越大半个海洋来射的,所以他是真不知道郝启的凭依到底是什么,只是……这死亡威胁感是如此的强烈,而且是真实的存在感,所以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普智脑袋混乱,他头上的金椅人影就越加虚幻,他就这样熟视郝启许久,甚至连周围人都觉得了异样,他才重重呼了口气,头上的虚影猛的一收,直接转身道:“今天且放过你,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今天不杀你,不过我相信你会来找铁山共和国的,我会在那里等待你,同时让你看看我的大同盛世的最初。”

    说完,普智又熟视郝启许久,几次都是打算出暗手杀了郝启,但是每一次他一动念,那种死亡预感就如影随形,而一旦他放下这个念头,死亡预感立刻就消失无踪,所以他的思绪是真的开始混乱了,完全想不通是怎么回事,又隔了十多秒,他终于是一言不,脸色铁青的消失在了原地,却是整个人已经离开了。

    而直到普智已经离开了数十秒之后,郝启才整个人跌倒在了地面上,不过他意识依然清醒,跌倒在地面上后,他直接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同时也对他之前看到的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与打算……或许,这次他可以不用的死的,若这是真的,那么他有一线可能依靠内力境的实力就打败普智啊!

    另一边,张恒和蓝灵儿都向他跑了过来,张恒先行跑到,立刻就开始检查他的身体,检查半响后才松了口气,而这是蓝灵儿也跑到了,看着郝启浑身鲜血的半边身体,以及软软垂着的一条手臂,她立刻就是泪眼朦胧的说道:“郝启哥哥,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普智下重手和暗手啊?我听我爷爷说过,内气境可以将内气控制到完美境界,输入别人体内后,可以设置多久后爆,郝启哥哥,你再自己检查一遍。”

    郝启摇了摇头道:“这个倒真的是没有,那普智妄为内气境,天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成就内气境的,居然连这么一点心性都没有,亏得说出了那番话,我还真以为他是绝世枭雄,敢想别人不敢向,我猜,他可能是脑子有问题,估计是你爷爷的队员,也就是那个铁山国的开国英雄教导他时说了什么往事,被他记在心里,之后就有了成神,创建神国的想法,嘿嘿,真是异想天开……”

    这时,守望者联盟的其余三名内力境也跑到了跟前,紧随其后的则是准内力境与普通人们,三名内力境听到了郝启的话,他们却都是神色复杂,要知道普智毕竟是内气境强者,谁敢调侃于他?而且还说他脑子有问题这样的话?

    任何人都不敢这样对待一名内气境,这是嫌命长呢,但是郝启不单说了,而且还做了,居然真的敢朝内气境强者还手,这样的事情可能在历史上有过,但是他们是闻所未闻,对于他们来说,内气境更仿佛是一种象征,一种无敌的,高高在上的,对任何非内气境都生杀予夺的象征,但是此刻,这种象征似乎有些崩溃了。

    “你们……在害怕吗?”郝启却是把目光看向了三人,他也不客气,直接就问道。

    三名内力境强者脸上都有些红,不过为的黄埔高还是立刻说道:“诚如郝启先生之所言,我们确实是在害怕,毕竟那是内气境,与之敌对的话,或许我们都只敢在生命最后关头还手一击,但也仅是如此,我们是绝对……做不到郝启先生这样的。”

    郝启却是摇了摇头,他叹了口气道:“你们不必羞愧,生命本就贵重,蝼蚁尚且偷生,我怎么可能不珍惜自己的性命?只是我有底牌,所以敢于如此挑衅这普智,这也算是有持无恐,算不得真性情。”

    众人都愣了一下,黄埔高还是苦笑着道:“但底牌也是郝启先生自己的,更何况,面对内气境,什么底牌都不可能彻底保险,而且我相信,即便没有这底牌,在关键时刻,郝启先生也一定敢于挡在内气境面前,这是我的直觉,郝启先生一定会这么做。”

    “谬赞了。”郝启又是叹了口气,他示意了旁边的张恒一下,在张恒扶持下站了起来,他这才说道:“各位,我先行疗伤,事情已到这个地步,普智都亲自出手了,想来我们也不能够一直在这里继续商讨下去,明天,我会把我的决定告诉各位,至于计划是什么,我会先和我的团员们商议一下,我只有一句话想给各位先说一下……”

    “铁山共和国,我是一定会去的,那些世家贵族,我也一定会杀,目前我们最大的敌人其实就是普智,我之前就说了,我有底牌,这个底牌会不会使用出来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郝启说到这里时,认真看向了三名内力境,以及其身后的所有人道:“无论计划如何,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铁山共和国必会一战,在那一战中,我希望守望者联盟所有敢于和我一起出战的人,你们能够帮我做到一件事……”

    黄埔高与其余两名内力境对望了一眼,又看向了那些准内力境与普通人,黄埔高从这些人眼里得到了答案,他就抱拳对郝启说道:“郝启先生,从今天来看,你是唯一应对内气境的人,也是我们唯一的底牌,所以无论郝启先生的要求是什么,那怕是让我们其中一些人牺牲,为了这大义,为了复仇,为了救出被关押在铁山共和国的那些我们的亲人,我们一定会去做!所以,请郝启先生明示。”

    郝启点点头,他说道:“我的要求很简单……”

    “让我和普智一对一,不要被别的内力境打扰,给我十分钟时间,我一定会……”

    “无论是否使用底牌,我一定会打败普智!”(未完待续。)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