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八章:出现(求月票!)
    (ps:双倍月票最后一天,再求月票!!)

    革命最初是什么……

    若是问这个世界的许多人,或许他们会得到压迫,绝望,聚集在一起的志士之类的答案,但若是问郝启,那么郝启会根据他前世的咨询来回答一个看似玩笑的回答……闹剧。r?anw  en w?w?w?.?r?a?n?w?e?n?`o?r g?

    是的,纵观历史,纵观几乎所有的记录,任何一场革命,那怕是成果最辉煌的,或者过程最壮烈的,其开端都仿佛是一场闹剧一般,相对于他们要推翻的残暴,他们自己所做的简直就像是在扮家家那样可笑。

    比如程胜吴广起义,不管其目的是多么崇高,或者不管其行为具备多大的历史性,但是那开端真可闹剧一般,一群畏罪而被迫反抗的民兵,用砍断的竹子当武器,用破烂的衣服当旗帜,然后就开始了革命,开始了起义,而要反抗的则是拥有数十万军队的暴秦,这本身就仿佛是闹剧一样的行为。

    这样的事情在郝启前世的古今中外历史上简直不要太多,所以说,在革命爆的最早期,任何有理智的,任何有基本逻辑判断的人,其实都会认为这样的革命简直没有意义,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而只有智慧高深的人才可以看到这革命之后滚滚而来的历史浪潮。

    其实,革命的最初虽然是闹剧,但是这一波闹剧却会带来更多被惊醒的人,然后这些被惊醒的人会做出他们的决定,然后惊醒更多的人,由此翻滚下去,如同滚雪球一般,到最后就可以掀翻那在许多人眼里看似坚固不可摧毁的墙,是的,阻挡在前的或许是墙,但其实只是轻轻一推就会腐朽的粉墙!

    而闹剧的开始,就在现在……

    黄埔高所带领的一堆准内力境,他们的目标是直袭向那些世家贵族的驻地。他们的目的并非是要将这些世家贵族一网打尽,他们也做不到,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制造混乱。拖延时间,同时挟持人质以制造更多混乱,拖延更多的时候,阻止这里绝大多数的内力境赶去普智那里围攻郝启。

    这是一场赴死之行,在场跟随的每一个人都清楚。当然了,其中的叛徒肯定不会死,黄埔高其实早就知道守望者组织当中有许多的间谍和叛徒,其中一些是中立的,他们并非是这些被郝启追杀的世家贵族所派遣,只是混在守望者组织中探听情报,而还有一些就是真正的叛徒了,他们是投到了世家贵族那一方的人,其中甚至还有一些与世家贵族有着血海深仇的人,但是权势和财富的力量真的可以改变人心。而这些本该是守望者组织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成员的人,却暗地里背叛了守望者组织。

    这些黄埔高全都知道,他很是心痛,但是也无可奈何,人心的复杂过一切,所以他无法去管别人,他只能够坚定自己的内心,这次前往那些世家贵族的驻地,他已有死志,事实上这一批人里全部都已经有了死志。因为他们中间叛徒的原因,他们的存在肯定早就被那些世家贵族所知晓,那可是数以百计的内力境啊,真的是分分钟搞定他们。

    所以他们都是带着了死志。那怕是使用性命拖延多一秒也好,只多一秒……

    另一边,张恒和蓝灵儿所带的一队人,他们的目标则是大监狱,从那里救出三百二十一名存活奴隶,同时这一队人也同样有着自己的目的。同样也是拖延时间,而且还要负责一个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扰乱敌人的安排,从而实行真正的那个计划,让郝启单独面对普智……

    至于第三队人,他们则直冲中央府邸,同时这群人由“郝启”带领,两名内力境跟随,他们全都穿着笼罩全身上下的斗篷,而且“郝启”在来之前明令他们禁止任何人出声,是为了预防内气境那强得可怕的感知,所以在场所有人没有任何人认识彼此,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冲入中央府邸,为郝启决战普智创造条件!

    三对人马都有各自的任务,但是这一切任务又都是相通的,简单些说,无论是乌合之众的守望者组织,还是身为蓝海精英阶层的世家贵族,他们目前都只能够等待一个事情产生出结局,那就是普智与郝启的决战结果……

    最先到达目的地的是张恒和蓝灵儿所带领的这群人,行动数量最少,毕竟他们只是去救援,而大监狱的守卫都是普通人,事实上,若是换成另一个情况的话,张恒一个人可以把这个监狱血洗十遍,而此刻这只队伍在闯入到了大监狱中时,张恒也没花过一分钟的时间,就轻松解决了这个监狱两百多名的持械狱警,而后整只队伍闯入到大监狱之中,开始向下搜索,很快就搜索到了他们的目标。

    所有还活着的奴隶,都被关押在大监狱的最下层,甚至其中一些已经不是正常人的奴隶,还特意被关了那些单间,譬如张恒和蓝灵儿闯入到最底层时,所看到的一个女孩子,她身上某些位置的骨头被抽了出来,然后又切断了某些部位的神经,导致其无法控制,之后再将一些肌肉缝合在一起,因此就出现了所谓的人体家具,而且因为切割神经,缝合肌肉,而且还要让被这样对待的人活下来,普通人根本无法进行这样的手术,必须是要内力境亲手操纵才行,所以每一件人体家具都价值连城,是大世家大贵族炫耀的珍品……

    被做成人体家具的人,几乎无法有自己的动作,无法开口说话,甚至除了被人喂入流质食物,连进食都做不到,他们是如此的悲惨,甚至连死亡对他们来说都是奢望,而在这监狱中,这样的家具有五件……

    除了这些人体家具以外,还有一些浑身腐烂,但还活着的奴隶,也有一些眼神呆滞,穿着诱惑的美女,更还有一些人完全都动弹不得,摆出各种各样的武功架势,除了眼睛以外就仿佛是个假人……

    这里一共三百二十一人。是目前还活着的已知奴隶了。

    当张恒等人进入到这监牢的最底层,看到了这些奴隶时,张恒牙齿咬得嘣嘣乱响,而蓝灵儿则直接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唯有他们身后的那些随行小队人员们哭喊着各自亲人的名字,快步奔跑在监牢里,一个一个监牢的寻找,而找到的人往往却是痛哭得更加厉害,而没寻找到的。眼神越来越绝望,也同时越来越疯狂……

    就在这时,整个底层监牢的入口大门猛的关闭,所有人都惊醒过来,那些没找到亲人的队伍人员顿时疯狂咆哮着,疯狂吼叫着冲向了那监牢大门,而在那监牢大门之后,则站着至少十名内力境,以及他们各自的家族精英们,他们就戏谑的看着在监牢底层的人们。

    “我们中间果然是有叛徒吧?”蓝灵儿在张恒的保护下走到了离监牢大门最近的地方。她认真的看向了监牢外的十名内力境和他们的手下,然后问道。

    十名内力境脸上都是得意的表情,其中一人说道:“这位是蓝灵儿小姐吧?蓝海的守护者一族,蓝氏皇族的公主殿下,您何必与这些贱民们在一起呢?您的叔叔,蓝星辰陛下我们都很尊敬,请放心,我们绝对不会伤害您,只等这次事情过去,普智大人一定会好好招待您。”

    “普智?”蓝灵儿冷笑着。她笑嘻嘻的对着这十名内力境说道:“当然了,普智大人是内气境嘛,无论这次的事件结局如何,他估计都不会有事。倒是你们,恐怕是挺不到这次事件的结局咯。”

    这话一出口,这十名内力境脸色都有了变化,其中变化最大的一个人曾经在洪流一战中逃跑,对郝启的可怕与恐惧简直是攀升到了极点,他尖着嗓子吼道:“郝。郝启在你们这只队伍里!?”

    “那自然是……没有的。”蓝灵儿依然还是笑嘻嘻的道:“不过你们的家族成员可就不一定咯,谁说我们的团长就一定要去找普智一战呢?明知道你们有间谍,明知道普智大人是内气境,我们团长难道是傻的吗?非要落入到你们的陷阱中,我们最开始的目标就是杀光你们这些犯下滔天大罪的人啊,只要把你们全部杀光了,那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所以你们的家族,你们自己……”

    十名内力境顿时都是脸色大变,连同他们身后的那些家族准内力境嫡系也是如此,这才是他们最害怕最害怕的事情,普智毕竟只有一人,上次夜会郝启,居然没有杀掉郝启,这本就让所有犯事的世家贵族们嘀咕,若郝启真的是不要脸面了,潜入到暗处,那除非他们永远躲在这铁山国都,不然,他们一辈子都不敢有一天放松,郝启很可能就会夜取了他们人头……

    “驻地!糟了!是我们的驻地!”

    “那个魔头的目标不是普智大人,是我们!回去,回去驻地!”

    “不要理这里了,赶回驻地去!!”

    片刻后,在中央府邸处的一百多名内力境,他们轻松把来袭的两名内力境及其余人打翻在地,并且捆绑起来后,却依然没有现郝启的踪迹,所有人都在不安的嘀咕着时,他们得到了驻地和大监狱传来的信息,郝启的目标不是普智,而是他们及他们的家人,郝启打算杀光驻地的所有人!

    顿时,这一百多名内力境都是慌了神,在请求普智紧随他们去到家族驻地之后,也不敢催促,每个人都急忙向家族驻地奔跑而去,只留下了坐在上位思索的普智,以及躺在地面呻吟的那些入侵者。

    “……郝启去了那些世家贵族的驻地?可是不对劲啊,我感觉他是冲我来的,喂,你们……”

    普智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了什么,就打算召唤那些内力境们,但是仔细一看时,那些内力境早不知道离开了多久,他顿时有些愣,而就在这时,他猛的站了起来,单掌向某个地方挥去,同时,一个人影打破天花板从天而降,刚好对在了他这一掌上,轰然炸响,这个人影被打飞出去十多米,而普智眉头一皱,虽然他没有丝毫移动,但是脚下居然下沉了数厘米,两双脚居然都微微陷入在了地面下。

    “郝启!?”

    “嗯,是我。”

    人影落地,普智看到了这人影果然就是郝启,而郝启一撕他身上的罩袍,冲着他嘿嘿一笑道:“我们赶紧,时间可不多,在这期间……”

    “决胜负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