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第三十九章:向着光明
    (ps:更新晚了点,因为是一个大章,两章的字数。燃文小说   w?w?w?.?r?a?n?w?e?n?`o r?g)

    亚瑟德从小就被父母,部族,长辈,队伍头领们所教育一件事,那就是部族的传承重于一切,甚至比他们的性命更加重要,在涉及到部族传承时,任何情况都不能够动摇部族传承这件事,否则他们连死都会得不到安息。

    责任与担当,这是所有黑耳族人从小到大都被灌输的概念,而且在地底三层世界这样的特殊环境下,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特权阶级,或者也有特权阶级,但是黑耳氏族的特权阶级最重要的责任和担当就是保护整个部族,保护部族的延续,正因为如此,在地底三层世界中,那怕是经常吃到等级生物的肉食,整个黑耳部族的内力境数量其实也并不算多,原因很简单,几乎所有的内力境大战士都是战死的,鲜有老死的,而老死的内力境大战士更是会被认为是耻辱,相对来说,黑耳部族中的大战士意外死亡率比普通部族民众还要高得多。

    亚瑟德从小所受到的教育也是如此,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也是如此,他心中所想所思也是如此,所以那怕是他为了光明世界连命都可以不要,甚至可以做出偷取祖宗之石这样的事情来,但是从头到尾他的打算都没有改变过,那就是当事情完结之后,他一定会从卓尔部族那边盗取一枚失落的祖宗之石回来,那怕是拼却性命不要也没关系,因为他之所以是这样的人,是他的父母,部族,长辈,一切一切的这样教育的他。

    事实上,这也是亚瑟德所在的部族族长为什么下了死决心,尽起部族中大战士与精锐战士,还有落下老脸邀请了周边要好部族一起追杀亚瑟德的原因,对于黑耳族人来说,再没有比部族的延续更加重要的东西了,这信念已经深入到了他们的骨髓和灵魂之中。

    不过有着这样的信念,并不意味着这些黑耳氏族的人都是傻子,相反,为了能够在这残酷无比的地底三层世界生存下去,每一个黑耳氏族面对生死问题,延续问题时,他们都会比地面上的人类要精明无数倍,如何以最小代价来得到最大利益,再没有比他们更为精通,也更为决绝的了。

    在看到了那巨大坑洞上面照射下来的阳光,看打了那坑洞边缘的绿色植物,同时也看到了这座地底三层世界里宏伟的巨大建筑物门槛,族长和大巫师又不是傻子和疯子,他们不可能继续欺骗自己说光明世界是不存在的,祖宗之地是不存在,全都是神话传说,他们不可能如此自欺欺人,相反,在确认了这一切是真实的之后,他们第一时间所想到的就是整个部族……不是单指他们这一个小部族分支,而是指整个黑耳氏族全部部族,所有的族民,他们想要带领所有族民去到光明世界,那传说中拥有无尽光明,拥有无穷无尽干净水源,拥有躺着都可以吃到的甘甜植物与各种无危险生物的世界。

    但是光明世界不是想去就能够去的,绝望大层是一道无法逾越的绝望墙壁,黑耳氏族这么多年以来,不是没有如同亚瑟德一样追寻光明世界的族人,不但有,而且还非常多,光是有记录的大战士都是数以百计,其中更有位高权重的族长和大巫师,甚至历史记录上都有族长带领整个部族去追寻光明世界,去寻找通过绝望大层的办法,但是无一例外的全部失败了,而离开了黑耳氏族世代居住的领地后,整个地底三层世界轻易吞噬了步入其中的任何黑耳族人,正因为这无数的记录,才导致了整个黑耳部族对于天才亚瑟德的提议毫无兴趣,因为这已经是被无数人的性命证明过的无解之题。

    但是现在情况有了关键性的变化,光明之地出现在了他们眼前,祖宗之地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同时从祖宗之地的祖灵口中所知道,他们还有希望选择一个人净化血脉,然后跨越绝望大层去到光明之地……

    这就是机会!这就是一个可以将黑耳氏族延续下去的最好机会啊!

    在这种情况下,人生观和世界观都是以部族延续为第一要务的族长和大巫师,他们是已经根本顾不得祖宗之石这样的小事情了,若是以解散他们一个分支部族为代价,能够让整个黑耳部族去到光明之地,那么他们绝对会心甘情愿的去做,任何一个黑耳分支部族都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所以,他们第一时间要选择的是让那个黑耳部族的族人去净化血脉,然后去到光明之地寻找祖宗的遗产,还要将其带回到地底三层世界修复祖宗之地,最终才可以将所有黑耳氏族的族人带回到光明之地。

    虽然在他们的神话传说中,光明之地是首善之所,那里没有危险,没有战争,更没有邪恶的异族,但是族长和大巫师都不是小孩子了,虽然已经确认了光明之地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从郝启与云清青这两个传说中的人类来看,就看得出来光明之地肯定也是有着危险的,不然人类在光明之地还要学习武功干什么,人类还要这么强干什么?那怕是人类之间也可能彼此厮杀,这点真是不得不防。

    所以选择的这个人选首先就是必须要强大,不然若是一个实力不够的人去到光明之地,在那里被人类给杀死了的话,那黑耳部族就可能永远沉沦黑暗之中了,这千载难逢的唯一机缘就此断绝,那在场的所有黑耳族人都将是黑耳部族的万古罪人。

    其次这个人必须要聪明,实力是一回事,脑子是另一回事,若是光有实力而没有脑子,那即便想找祖宗的遗迹都可能找不到,这样下去终究也会老死,那和被人杀死又有什么区别?

    再次,这个人必须要年轻,因为祖宗遗迹的寻找困难程度,这几乎是完全可以想象的,据传说光明世界无穷无尽的大,要在那无穷无尽大的世界里寻找到祖宗遗迹,十年,二十年,乃至五十年,上百年都是有可能的,若是派一个精于事故,有脑子,又有实力的老年人上去,每个十年二十年就老死了,那这和上面两条也没什么区别了。

    以上三点是死要求,是必须要达成的,而除了以上三点以外,更还有时间限制,这祖宗之地的祖灵已经即将沉睡,也没时间让他们回归黑耳总部族去找援兵,去找所有的黑耳族人来细细挑选,人选就只能够在这里的人群中找出来罢了。

    除了这一条以外,更还有一条隐藏的信息,那就是郝启与云清青的存在,这两个人的强大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他们是从光明之地来到这里的人类,他们对于光明之地肯定熟悉,也知道那个世界的生存规则,相比于亚瑟德以外,其余人和这两个人类都不熟悉,也不认识,而亚瑟德和他们却有了少许的战友之情,这就是机缘了……

    所以综合以上,又有实力,又有脑子,又年轻,更在这里,同时还和郝启他们有了一段香火情的人选,无论如何选择都只有亚瑟德一个人……

    当亚瑟德从要塞遗迹的光芒中苏醒时,周围的黑耳族人们都不由自主的围了上来,然后全部都好奇的看着亚瑟德现在的样子……

    经过了血脉净化,他的皮肤已经不再是漆黑的卓尔皮肤了,虽然还是黑,但已经带着了黄色,大约就和长期照射下的健康黄种人皮肤一般,同时耳朵也不再那么尖长,虽然也比正常人要略微尖和长少许,但是总归还是像人类更多一些,并不是卓尔精灵那样的耳朵了,同时他的眼睛已经不再那么红,眼眸是暗红带黑,整体来看,最多像一个少数种族和黄种人的混血儿,而不再是异族的形象了。

    亚瑟德自己也是惊奇的看着摸着自己的新形态,同时他也发现自己的微弱热视觉似乎变弱了,不过还是存在着,而不像是郝启和云清青那样彻底没有热视觉,同时他感觉自己的听力似乎有了一定程度的下降,虽然下降的程度还是很轻微,最后他尝试了一下动作和武功招式,他的身体灵活度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下降,不过力量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还有就是他的幻术系能力似乎有了轻微的减弱,内力有了轻微的增强,总而言之,这些变化并不剧烈,也都还在他的可承受范围内,实力估计下降也不大,或者根本没有下降。

    在亚瑟德血脉净化之后,盘旋于要塞中的系统光芒终于彻底熄灭,整个要塞又一次陷入到了漆黑之中,面对这一切,郝启和云清青是无所谓,但是那些黑耳族人们明显非常失落,他们心里毕竟也存了万分之一的念头,毕竟光明世界啊,传说中的福地,他们谁人不想去呢?

    在这之后,本来亚瑟德还希望能够回去部族一趟,看看父母,看看亲人,再商量一下去到光明世界的事情,但是族长和大巫师则坚决拒绝了他的打算,两人都怕夜长梦多,毕竟传说里有提到,那怕是人类在这地底三层世界待久了也无法通过绝望大层,更何况是亚瑟德这样的血脉净化者了呢?所以他们要求亚瑟德立刻带领郝启二人一起去到向上的通道处,要求他立刻穿越绝望大层。

    就如此,几乎是被保护着和押解着,这一群黑耳族人护送郝启,云清青,亚瑟德三人来到了一处漆黑的洞口处,从这里就是向上的通道,可以从这里去到地底二层世界,这处洞穴非常隐蔽,同时距离要塞遗迹足有五六天的路程,结果硬生生被这些黑耳族人赶在两天内到达了,这种狂热的情绪让郝启二人简直有些无法理解。

    “……我已经给族长和大巫师提议了,让部族迁移入祖宗之地里,祖宗之地的格局他们也看过了,建筑物非常高大巨大,里面还有好深的地段,而且建筑物非常坚固,出入口也很细小,防守压力会非常小,足可以至少二十个以上的分支部族安置进去,而建筑物周边也可以让多余的部族居住,族长和大巫师都很兴奋,一路上都在讨论该以此为条件,让总部族再发下一枚祖宗之石来,毕竟是我们部族找回了祖宗之地,不但要求能够在祖宗之地里找一处上好点安置部族,更应该有一枚祖宗之石的奖赏……”

    亚瑟德一路上都在给郝启二人翻译黑耳部族的话语,也给他们说着黑耳部族的种种习俗,阶级,社会,文化等等,投桃报李的,郝启和云清青也在给亚瑟德说着地面世界的种种情况,当然了,因为亚瑟德是连地面世界都没去过的人,所以他根本无法理解所谓的城市是什么的概念,所以二人说的基本上都是地面世界的自然情况等等。

    而在说的时候,三人就已经向着这个洞口而去,在他们身后,数百名黑耳族人默默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三人越走越深入,也越来越接近绝望大层。

    “……我的父母都是战士,我父亲只有一条胳膊,失去的那条胳膊据他说是为了抓捕住一头凶级生物而付出的,他说这话时满脸的骄傲,因为那一头凶级生物是在食物最少的季节里出现的,当时部族的食物已经快见底了,所以食物基本上只能够由大战士和最精锐战士才能够享用,而我父亲抓住了那头凶级生物,他骄傲的告诉我,他至少让五十名本来要饿死的族人活了下去,其中也包括了他的妻子,我的母亲,还有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

    “……我的母亲不能够躺着睡觉,因为她的后背有一条巨大的豁口,据说是为了救援一名与狂级生物战斗,而受了重伤的大战士所付出的代价,我母亲当初差点死掉,从那以后也无法再躺着睡觉,而且经常冷的时候会疼得我母亲根本无法入睡,但是我母亲很骄傲,因为那是一名大战士,那名大战士至少可以让部族每一年多获得可以养活百人的食物……”

    “……族长只有一个儿子了,他的其余儿子都已经死了,有在猎捕和面对异族时战死的,也有被活活饿死的,我记得有一年,因为异族的骚扰突袭,那一年我们部族的食物存量非常少,所以那一年里饿死了好多人,族长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饿死了,因为他们年龄还小,还不是战士,族长率先把他们赶入到了荒野中,很多人觉得族长太冷酷了,也不得不将自己家里最小的儿子和女儿赶入到荒野中……有人说,在第二年,有人看到族长在野外抱着两具不全的骨骸哭泣……”

    “……我的哥哥……我的妹妹……马布里大叔……阿忒斯阿姨……我的战友……我的族人们……他们都……”

    “……我会回来的,我会带着修复祖宗之地的东西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亚瑟德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从通用语渐渐转变为了黑耳部族语,就在他大声咆哮之中,三人走过了以往会阻挡每一个黑耳部族人的绝望大层……毫无阻碍,就仿佛那绝望大层根本不存在一样,而在这一刻,三人身后的数百黑耳族人们都大声欢呼了起来,基本上每一个人都落着泪,大声欢笑欢呼。

    亚瑟德猛的转头,深深的看着这个生他养他的世界,深深的看着那些曾经与他同生共死的族人,他猛的跪倒了下来,然后用力磕了三个头,大声的对着这数百人吼道:“大伙,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带你们去到光明之地……”

    “我一定会回来的!”

    话音声中,他站起转身,只有郝启和云清青看到了,他眼泪不停的涌出来,然后头也不回的,与郝启二人一起……

    向着光明之地前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