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九章:计划
    在回到了狮子城主城区之后,张恒与其余四只团队的团长分别道别,然后互相约定两三天内在相熟的酒馆里碰头,并且五人都相互叮嘱,千万不要把郝启的事情说出去,这却是有些内幕在其中,他们之后会对这件事进行讨论,在此之前各个队伍先休整一些时日,该卖晶石的卖晶石,该改善生活的改善生活。r?anw  en w?w?w?.?r?a?n?w?e?n?`o?r g?

    其余四只团队和张恒的团队现状其实差不多,都是才从新人变成平均等级三级的团队,而为了达到这个等级,他们其实都已经把老底都用了出来,这次行动若是不成功,没有得到晶石,那么这次冬天就是这五只团队消失的时候,不过运气也好,多亏得了这次行动获利极多,这次回来之后的第一要务无疑就是改善他们的生活。

    无论是买食物也好,还是选择新的住址也好,还是买冬天来临时的厚衣服也好,又或者是将钱储存起来,以熬过寒冷的冬天,还是去接济同为降临者,但是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作为职业者去猎杀怪物的那些人也好,总之,他们需要做的事情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张恒他们也同样如此,带着郝启一起,先回到了他们那个处于贫民区的住宅地,是公会分配的住宅区,非常破烂不说,而且这个住宅区里有很多虫子,房屋也是摇晃着仿佛随时要倒塌一样,也亏得两名女孩子一直忍耐着,这种环境下还能够住这么久,也真是够好性子了。

    虽说是如此的住宅房,在其内部却并不如外表那么破烂,不过从墙壁和材质上来看,这并非是房屋内部装潢得好,而是张恒他们用心经营着他们的家,那怕是个如此破烂的家,他们也是用心经营着,一共有两个房间,两个女孩子住一个房间,其余四人住一个房间,女孩子那个房间郝启没看到,但是张恒他们的这个房间确实收拾得非常好,据张恒所说,这个房间一般都是两个女孩子打扫与整理,房间里的一些裂缝和空洞,都是由两个女孩子用一些纸张来糊贴,整个房间内部虽然空旷,但确实是整洁的家。

    待到众人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将装备取下,将武器收拾好,又将身上的衣物换了下来,之后几人就各自去了男女的洗浴间,唯有张恒换了一套有补丁的普通衣物,就带着郝启直接出了门,就在这附近的市场里买了两套衣物后,张恒又要购买一些普通食物,不过却被郝启给阻止了,他也不管张恒那难看的脸色,直接拿过张恒剩余的钱就去买了几大块的精瘦肉,羊后腿,以及两只鸡,用郝启的话来说,就是出生入死之后你居然给我吃黑面包,这和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葫芦娃是一个道理,当然了,张恒并不知道裤子都脱了和葫芦娃有什么关系,他甚至不知道葫芦娃是什么……

    不过还是那句话,张恒本能的对郝启有着一种难言的信任,所以虽然郝启是任性了,但他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买了一大堆的昂贵食材,再加上给郝启买的衣物,张恒身上除了晶石以外是彻底没钱了。

    回到住宅后,其余五人都已经梳洗完毕,他们就看到了张恒和郝启扛回来的那些食材,四人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后都同时大声欢呼了起来,特别是小女孩秀秀欢呼得最大声,仿佛间,郝启甚至可以看到秀秀嘴角边的口水。

    当下四人接过了这些食材,两名女孩子都戴上了围裙开始准备做饭菜,三个男的则在旁边帮忙打杂,张恒就带着郝启去到了洗浴间,很简陋的洗浴间,不过还好可以直接从管道里流出热水来,这也是市政厅的民事福利之一,当然了,也是要交钱的,只是作为职业者有这少许的优待,在公会提供的住宅中可以免费享受到热水,这也是张恒他们觉得这即将倒塌的住宅唯一的优点吧。

    不管怎么样,劳累了数天时间,洗一个热水澡确实是非常舒服的事情,况且这个世界的季节已经是即将深秋了,外面的温度约莫只有七八度左右,再没有比热水澡更舒服的事情了。

    在洗澡间中,张恒忽然问向了郝启道:“郝启……你真的是降临者,而不是原住民,你真的……不会欺骗我吗?”

    郝启闻言愣了一下,接着就嘿嘿笑了起来道:“放心,我绝对不会欺骗我的伙伴!我绝对是降临者!”

    张恒闻言就点了点头,片刻后他才说道:“我和另外四个团的团长约定好了的,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这其中有些事情我要告诉你……虽然迹象并不明显,但是显然原住民在压制我们降临者,当初元首的事情是一个,其次就是情报共享,新职业者培训等方面,如果是原住民的职业者的话,原住民的那些一阶职业者会出面对他们进行培训,而且前面几次讨伐怪物也会随同而行,而作为降临者就没有这个优待了,其次是情报问题,当初我们降临者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时,除了就职以外,没有任何关于这个世界的情报给予,所以绝大多数的降临者死在了野外对怪物的第一次战斗中,而且关于就职时所给予的那枚金币也没有告之珍贵程度,所以也有许多人饿死……”

    张恒说到这里,他眼里充满了无奈和某种怒火,他说道:“或许迹象并不明显,但是原住民高层给我一种感觉,那就是刻意的与我们降临者保持着某种距离,而且是带着恶意的距离,不知道是不是某种规则,还是某些法律或者类似的东西,他们将外在的举动表现得公事公办,比如要就职就让你就职,要查询情报就让你查询情报,要买卖东西也都是同样,但是却显得冰冷而森严,同时还对我们降临者中的最强那一批人进行不外显的打压,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当初元首的那件事情存在太多疑点了……正因为这样,我们降临者现在都变得了越加团结,不光是我们降临者里可以与怪物战斗的职业者,连同那些放弃战斗的降临者,我们也是能帮都会帮,同时,我们降临者的秘密都各自保留着,尽可能不对原住民说出来,你的事情也是如此。”

    郝启沉默着,他忽然问道:“当初跟随元首的那些人并没有死完吧?还活着的人现在都变成奴隶了吗?”

    张恒默默点点头,他几乎是有些咬牙的道:“不光是奴隶……女的都卖入妓寮,最低级的那种,或者被贵族还有原住民职业者购买走,生死不知,许多男的也被购买走,还有的被贬入矿产中,而且是城外的矿产中生死不知……金牛城已经成为了我们降临者里的噩梦,传说在那里,街上发现降临者,并且能够确认的话,那么随便任何人都可以抓捕他们,如果拒捕,那么可以用他们的头皮去市政厅交换金币……”

    郝启沉默着,一句话都没说,隔了许久才说道:“我知道了,那么明天我们就去就职,你最近有什么计划吗?”

    张恒也不想再说起金牛城的悲剧,他就转开话题道:“明天上午我们陪你去就职,然后下午就搬家,虽然仓促了些,但是说句实话,作为团长,还是一个男人,看着队员们每天啃黑面包,还有两个女孩子住在这个满是跳蚤的窝棚中,我心里压力实在是大得很,明天就搬家,那家住宅虽然不大,但是也有两间房间,一个洗浴间,一间厨房,一间卫生间,家具床铺都是现成的,虽然租一个月就需要八个银币,但是想来也……”

    “好,明天就职,然后搬家,接着……”

    郝启抬头看向了满是缝隙和漏洞的天花板,他说道:“接着我们去杀怪,估计要远行半个月了,在冬天来临前,团队全员一阶职业就好,然后……”

    郝启看向了张恒,他认真的说道:“陪我去金牛城玩玩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