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第九章:谈古
    “太古时代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郝启回到了龙头次元战舰,整个战舰已经忙碌了起来,所有人都已经苏醒,而从人工智能那里得知战舰只能够停留十三天后,所有人已经开始了各自的任务,内气境每个人负责一片区域,对那里进行守卫,而包括内力境在内的武者和普通工人,他们则开始了以小队为单位的物资收集。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郝启也没有去管这些,直接找到了正拉着一名操纵人员聊天的科学家,将那名操纵人员从可怕的语言地狱中拯救了出来,而郝启也不客气,直接就对科学家询问道。

    科学家看着郝启手掌里的树枝,以及他故意没有消去的牙齿白印,顿时就了然的说道:“你离开三百公里范围内了?去见识了世界的恶意?”

    “嗯。”郝启也不隐瞒,点头承认后就问道:“从字面上理解,所谓的世界恶意,是这整个世界对我们人类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或者说是视我们人类为病毒所进行的一种应激反应……那总得我们人类做了什么,世界才会做出这样的反应吧?”

    “在这之前,我与红龙的权柄战斗时也感受到这恶意过,甚至从他们口中我更是听到了获罪于天,无所祷也的说法……太古时代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以至于我们人类变成了病毒?”

    科学家看着郝启的眼神,他就笑着说道:“你现在的实力也可以勉强知道一些了……如果我告诉你,我们太古时代什么都没有做,那怕是殖民也注意保护原生态,至少在一开始遭遇天道反击前,我们连在外小世界的智慧生命都没有杀过,更是想要和它们成为知识上,文明上的盟友,你相信吗?”

    郝启没有说相信还是不相信,只是盯着科学家的眼睛看着,而科学家也没有什么顾及,左右看了一下,确认没有人后,他就说道:“我们确实是这么做的,因为文明进步到我们这个层次,除了类似妖精和外一些小世界的特殊物资,对于物资我们根本就是不缺的,而文明的进步对我们来说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在这其中,多文明的进步可能性,别的种族的智慧对我们也是最大的补充,所谓的殖民,更多的是探寻遍布整个外的小世界里的知识罢了,事实上在我们第一次进入到外的小世界时,我们就已经发现了你所遇到的情况,世界的恶意对我们是真实的,原本世界的美好也是真实的,就如同我们和外的所有存在是两个极端面,正能量和负能量的两条平行线,彼此看到的,感受到的,以及所对待的是截然不同,但又是完全相同的东西……那时,我们人类就已经是获罪于天了。”

    “这不可能!”郝启立刻反驳道:“就用你所说的天道举例好了,那也不过是泛意识,这本质上来说其实是不分好坏的,只有对其是否有利的利益,就如同对于大自然来说,人类中的杀人犯对其毫无意义,甚至可能因为多杀了一些人,反倒让自然少被人类砍伐破坏,从而对大自然的泛意识来说有利,善恶本身对于泛意识毫无意义,肯定是你们做了什么,你之前也说了,你虽然是大科学家,但并非真正的顶层,或许是他们瞒着你们做了些什么,这样的政府我看得多了……”

    “不对哦。”科学家却是笑了起来道:“或许决策人类政治走向和未来的是高层,但是决定在外进度的绝对是我们科学家群体,因为我们才是能够进入到外,并且保持自我最多的群体,而我作为六级大科学家,那怕没有亲身经历或者去做了什么获罪于天的事情,但是蛛丝马迹我总该是知道的,可是没有,确实没有,当我们人类第一次进入到外,并且开始对外探索时,情况就已经是这样了。”

    “……那你们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我就不信你们不研究一下了,要知道你自号是科学家,科学家的本质就是研究出现的疑问与继续找出疑问,不要让我们这些后代看不起你们。”郝启沉默半响,终于又问道。

    “肯定是进行了研究啊,而且是大量的人力物力的研究,虽然最后我们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但是也有了一些可以证实的推论……其中一个推论就是,这就是我们人类的罪孽。”

    科学家笑了笑就说道:“更多的实证我现在也不记得了,但是一些记忆我还是有的……我们当时进入到了外,并且开始殖民小世界,对于世界的恶意这样的情况自然不可能一直忍受了,所以我们做了一些改变,将那些小世界的恶意驱散了部分,就如同我们现在这样,一部分是我们看来充满着恐怖的世界,一部分则是我们人类看来舒适的现实,虽然就小世界的生物看来,我们制造出了地狱一样恐怖的世界,但是这并没有对他们和他们的世界造成太大的伤害,而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有了惊人的发现!”

    “哦?什么发现?”郝启立刻问道。

    “在我们看来正常化的世界范围中,我们找到了许多遗迹,那些遗迹大多是那个小世界的生物们的文明传承,文字也好,壁画也好,艺术品也好,建筑物也好,甚至一些器具,食物残骸,乃至是那些生物的祖宗骨骸,无不说明了那些遗迹和他们的文明息息相关。”科学家说道。

    “但这不是很正常的吗?”郝启却是有些不解的反问道:“你们肯定也进行了类似我们现在的世界恶意屏蔽吧?那被屏蔽的世界恢复正常,那个小世界的文明种族的遗迹显露出我们可以看到的真实,作为古迹被你们挖掘出来,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科学家却是似笑非笑的摇着头道:“如果我告诉你,那一次我们殖民的小世界,是在短短百年内……如果以我们的相对时间来形容的话,是百年内才形成的一个小世界呢?而我们所挖掘探索到的那些的遗迹,是数百万年,甚至上亿年前的古遗迹,这样的话你觉得这些遗迹还会是这个小世界的智慧种族的遗迹吗?而且虽然和那个小世界的智慧种族在传承上有一些联系,但是本质上也仅仅只是联系罢了,更多的东西还是不同的,最关键的是……那些遗迹很像是我们人类传说中的东西!”

    这下郝启来了兴趣,连连追问,科学家才继续说道:“关于这个要说的东西就太多了,不过既然现在无事,我也就慢慢说给你听……你可知道我们那个时代的历史?就是你们所说的太古时代的历史。”

    郝启自然是知道这个的,他正要说话,科学家已经先一步说道:“我知道你,还有旅团其余人都知道我们那个时代的历史,但我现在要说的并不是这些记录下来的历史,而是更早之前的东西……难道你认为,当我们那个时代的文明不停进步后,我们会停下考古学?会停下对我们人类最初文明的追溯?不,我们进行了极为详细,比你认为的还要详细得多的调查,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匪夷所思的……”

    “我们人类最初的痕迹,在九海世界的最初留有痕迹时,那时我们人类的文明进层已经相当的高了,有出土的器具与文字调查,那时我们人类已经拥有了至少是电气文明的水准,这是非常非常不正常的事情,因为拥有完整科技树的我们自然可以逆推科技的形成原理,一个才出现的智慧种族已经到达了电气文明,而且还非是利用身体上的特异,或者天赋能力来达成的电气文明,而是一个真正拥有前置科技树的完整科技层,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样的考古发现在当时简直造成了轰动,之后我们兴趣大起,顺着这条线进行深入挖掘,最终我们知晓了一些秘密。”

    说到这里,科学家停顿了一下,想了想才对郝启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这世间的一切都是有寿命的吧?生物有,物质有,能量有,世界有,乃至时间空间都有,甚至连整个天地宇宙都有,那如果一个宇宙的寿命完结了呢?甚至说得更夸张一些,一个多元宇宙的寿命终结了呢?那生活在其中的生命会如何?”

    “我们经过了多年的考古发现,以及之后科技更加进步,还多次使用时间机器回到人类出现的最初,前后数百年的探索,我们终于确认,我们人类不是这个宇宙纪元的生物!”

    “我们人类……是上一个纪元留存下来的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