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第十四章:战斗
    那种被窥探着的视野,郝启感觉是越来越强烈了,这说明那个窥探的人已经放弃了试探,而是**裸的窥探着他,但是让郝启皱眉的是,即便是如此,他也依然没有找到那个人,这就有些蹊跷了,若是从常理来说,这就意味着窥探他的人实力比他还强……但这可能吗?

    不,有可能……

    郝启忽然恍然,若窥探他的人并不是神魂道的那个最强者,这就说得过去了,若真是如此,那窥探他的人也就有了答案……科学家,铸就太古时代神迹辉煌的科学家,同时也是带来太古时代大破灭的元凶……

    科学家……郝启其实一直都很好奇科学家的战斗方式到底是什么,其战力如何也是一个迷,毕竟太古时代距离七海时代太过遥远了,科学家的存在早就成了传说,虽说旅团里也有一个科学家,但那个科学家连半吊子都算不上,一直以来也都是以一个普通科学家的定位存在于旅团中,根本没有表现出太古时代科学家那传说中秒天秒地秒空气的霸气来。

    但是这个时代不同,这个时代距离太古时代也不过数百年的时间,这段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十代人的代替,但是对于科学家,五级大科学家,乃至六级大科学家来说,基本上也就是几个实验的时间罢了,这个时代仍然存在着科学家,而且是大科学家,五级六级可能都有,这个时代虽然已经不是神迹一样的太古时代,但论起战力来,简直可以如同殴打幼儿园小朋友那样将七海时代按在地上细细摩擦。

    郝启即便再自大,也不会自大到自己的实力天大地大他最大,若是换成史衷那是绝对没问题,但史衷是史衷,他是他,虽然史衷说他们是同一个人,但是郝启压根没看出任何可能来,面对新纪元人类有史以来的最强职业,他说句不心虚那绝对是假的,但……那又如何!?

    现在是科学家来窥探他,甚至还可能对他有了杀心,他又不是泥捏的,怎么可能就被动的受着?成与不成,那非得打过才知,更何况,科学家确实是新机缘有史以来的最强职业,没有之一,但是他也不是简单的武者,他可是等级人类啊!

    相比于科学家,既有文明方面的发展建树,又有教育,知识,乃至对宇宙真理的探索,可以说是最强最全面的职业,而等级人类,则是新纪元人类有史以来唯一专职杀伐的最强进阶,也是没有之一,没错,等级人类没有别的任何方面的特殊,比正统武者路线少了本相,心相,神相等等神妙,比之神魂道就更是不如,至于和科学家比,那简直就是无法比较的巨大差距,但是等级人类抛弃这一切的神妙之后,只专精于战斗,也只强大于战斗,这就意味着等级人类是专司杀伐的职业进阶!!

    虽然郝启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那些科学家们也受限于科技禁止暗示,所以就是彼此都是束缚着手脚的在战斗,更何况既然只是窥探,就证明来袭的科学家心有顾及,或许是科学家内部都还有分歧,也可能是科学家另有隐患,但是无论是那一种,至少证明科学家不可能明刀明枪的来袭,也不可能拿出全部实力来袭击他,所以结果如何,那就真得做过这一场才知道。

    在这样的心理中,郝启反倒是好吃好喝好睡,静待窥探者来袭,而窥探者也有些意思,仿佛看到了郝启如此坦然,一时间居然也没有发动袭击,非得等郝启好好休养了个够,待到空闲时间,一具说不出是什么的六面体出现在了战舰远处,也没有袭击,也没有远去,就这么跟随着。

    “这倒是有些意思……”郝启看着那六面体,他也忽然懂得了来袭者的意思,或许也不是袭击,更仿佛是考量或者什么的,没有袭击战舰的原因估计也是怕伤了旁人,这就有些意思了。

    “好!”

    既然对方不是带着恶意来,至少明面上不是恶意,那么郝启也不会输了场子,当先脚下一踏,一道涟漪划过,整个人已经跃出了战舰,同时战舰上的人也收到了他的传音,让他们将战舰驶得远一些,那怕直接去到蓝海也是无妨。

    接着,郝启就站在了这六面体前,这六面体高越五米多,看起来黝黑色一块,也不知道是由什么材质所造,但是刚一出现就让郝启有了巨大的威压感,这东西想来就不简单,便是比不得当初他在七海世界遇到的那个相对真理,恐怕也不是普通的战舰之流可以比的,这东西或许很厉害啊。

    待到战舰远去,整个通道虚空中只有郝启和这六面体之后,六面体开始了分裂变形,每一个分裂的部分都是方块,一堆组合起来如同马赛克一样,须臾间就变为了一个积木形象堆积而成的蜘蛛,这蜘蛛对郝启顿了一顿,接着就猛扑了上来。

    这东西只是一个造物,自然不可能如人类或者怪物那样有什么气机,郝启看着巨大积木蜘蛛扑来,他控制了一下力道就一掌迎了上去,只听得嘭的一声炸响,他居然反倒被打飞了千多米开外,整个身形差点没稳下来。

    好大的力道!

    这是郝启的第一个想法,刚刚那蜘蛛爆发的力道简直可以一击破舰,光从力量而论,这么小的身体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除非是武者才有可能……不过这是太古科学家的造物,却是不在此论,光以力量来说,刚刚那蜘蛛爆发出来的力量足足比他力量多出了一倍半还多,这已经是非常可怕的力量了。

    而且不光是力道,这蜘蛛的速度也是极快,几乎就在郝启刚刚稳住身形,这积木一样的蜘蛛就已经冲到了近前,一阵嘶拉声响,那蜘蛛的爪子快若闪电,如同鞭子一样抽向了郝启,还未临身,郝启就感觉到身体若有若无的刺痛。

    不过郝启也算是身经百战的武者,当下单手画圆,迎空一推,气劲迸发,蜘蛛的如鞭长腿就如同刻意避开了郝启一样从他身边两侧划过,趁此机会,郝启直接一掌打向了这蜘蛛。

    但就在这一掌打出时,郝启立刻就叫了一声糟,虽然没有气机感应,但是他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立刻就知道了不对劲,那些蜘蛛腿太容易被卸开了,而且蜘蛛腿挥动间似乎别有章法,更像是鞭子一样……这是武功!

    霎那间,郝启不退反进,整个人几乎欺到了蜘蛛身上,近身处,握掌为拳,一记寸打就打在了蜘蛛的额头方块上,而那些蜘蛛的鞭腿则扫在了他身后虚空处,噼啪破空声,声音不大,但是那种奇特的声音却仿佛是要将空间都给抽破一样,听得郝启身上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而在他拳头寸打的地方,蜘蛛只是被击退了数百米,那类似积木的外壳却是毫发无伤。

    另一边,在红海某处山林中,面具青年微微点头说道:“虽然采集了一共八十多名大师级武者,十多名宗师级武者,以及两名泰斗武者的功法战斗数据,但是和真正的顶尖武者比较起来,光从战斗技巧上来说总是有些不足,光以战斗技巧而论,它最多相当于大师级武者层次,连宗师武者都比不上啊。”

    少年就在旁边说道:“先生,武者的战斗测试不是进行过数十次了吗?从大师级武者开始,战斗时就会本能的使用各自的直感,而先生的造物则是使用计算,这两者的不同导致了这种差异,不过先生又不是打算制造出武者来,作为武器来说,木牛流马反倒并不需要太多的战斗技巧啊。”

    面具青年嘿然一笑道:“是这样没错,武者是一种将自身锻炼为兵器的修炼方法,无论是内力也罢,战斗技巧也罢,功法也罢,乃至是所谓的武者直感也罢,其根本都是为了战斗,而同样是为了战斗,木牛流马其实并不需要武者的战斗技巧……我果然是强迫症啊,总是妄想着尽善尽美。”

    与此同时,在空间通道中,郝启与蜘蛛的数次交手,都将这蜘蛛给狠狠打退打飞,在彼此的缠斗中,这蜘蛛的战斗技巧相差郝启太多了,虽然力量比郝启大一些,但是武者之间的战斗可不光是力量大就可以定胜负的,除非是力量大到了不可抵抗的差距,否则彼此之间的战力还是需要打过才知,战斗经验是一回事,战斗直觉是一回事,战斗的招式功法也同样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而郝启在这三方面都是彻底碾压这蜘蛛造物的,除开一开始有些猝不及防,接下来几乎是压着蜘蛛在殴打,而又一次将蜘蛛给打飞之后,这蜘蛛在倒飞途中直接开始了变化,变为了一个菱形炮台样的造物,紧接着,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直接笼罩住了郝启。

    “百式!”

    几乎在霎那间,郝启就进入到了百式状态中,而在他眼中,这菱形炮台样造物已经爆发出了各种火光来,实弹的,能量武器的,波动武器的,密密麻麻笼罩了他周边一片,而且那怕是在百式状态中,这些武器攻击速度也快得吓人,他根本是避无可避。

    “我式!”

    下一瞬间,少年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看到的情况下,一股巨力在空间通道内迸发而出,那菱形炮台造物直接被打得了四分五裂,而面具青年眼神里第一次有了郑重的神色。

    “刚刚那是……”

    就在面具青年的喃喃自语中,那被打得四分五裂的菱形炮台碎块在空间通道内再次凝聚重组,可是那重组还没有完成,郝启再一次消失在了原地,又是一掌将这凝聚体给直接打碎。

    “……原来如此。”面具青年“看着”郝启三番五次的打碎凝聚体,他微微垂下了眼帘,只是喃喃的说着,而在他眼中,那种兴奋却是越来越浓烈,紧接着,就在少年的眼中,面具青年眼前浮现出了一块半透明的虚空屏幕,那屏幕上有一组百分比数据,目前的数字是百分之五,而面具青年直接将这一数字调整到了百分之二十。

    “先生!那可是……”

    话音声中,两人头顶上传来了剧烈的轰鸣爆炸声,无形的爆炸波动在天空顶端传来,一个巨大有上千米的堡垒,顶着一个光头青年从虚空中弹出,硬生生将其压向了二人所在的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