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纨绔邪皇 > 六六六章 终极战器
    “正是昔年的圣器七星!”

    答话之时,裴宏志眼含探究的与嬴冲对视。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圣器‘七星’在两千七百年亦有赫赫威名,甚至可说是‘破军’前身。而其作用,也与后者类似。

    内中收束有杌、穷奇、饕餮、混沌、九婴、祸斗、睚眦这七种凶兽的元神精血,对应破军、贪狼、七杀、铃星、陀罗、天祸、地劫这七大凶星。

    ‘七星’全盛之时,不在现今有九位先祖加持的破军之下。可此物噬主,且极考验器主心性,一有松懈就会为其所趁,成为这‘七星’器奴。

    二千七百年前,有一裴氏族人的神念为‘七星’所夺,在雍秦二州肆意屠戮,斩杀数万无辜秦民,最终此人为暮年时的秦始帝所斩,也令‘七星’损毁。

    这场变故不但使东河裴家元气大损,‘七星’本身亦因始帝剑意残留,难以修复。

    事后裴家痛定思痛,终将‘七星’弃用,转而倾一族之力,时数百年,打造出了圣器‘破军’,终使裴家家势复盛。

    只是‘七星’的残骸,裴氏亦未彻底放弃,二千七百年来都选在一处灵地镇压保存,也是裴氏的底蕴之一。

    可此物不但修复困难,本身也是隐患多多,裴宏志有些不解,嬴冲索要此物的目的何在。

    嬴冲却并未有解释之意,他直接又看向了第三件事物,依然是神情寡淡。

    那是一口伪圣器级的剑器,名为‘飞鸿’。与惊鸿剑不同的是,前者乃是伪圣器的上位,而后者只在中品与下品之间。

    这只是尚方惊鸿剑的替代品,是他使用‘否极泰来’这一式极招的道具。

    嬴冲预计此剑,最多只能承担两次‘否极泰来’,事后亦需步惊鸿剑的后尘,故而是兴致缺缺。

    用过了‘斩龙’之后,他如今实难对其他的剑器产生兴趣。

    看过之后,嬴冲状似满意的笑了笑,却仍未有将那圣器破军交还之意。

    “裴相当初答应的,可是价值两倍于圣器破军的灵宝财物!”

    圣器‘破军’乃裴氏根本重器,其族内任意一位玄天位,甚至大天位的武修持之,都可成为上位伪开国。

    可无论这元体造化丹也好,圣器破军的残骸也罢,虽都为世间少见的奇物,可哪怕这三件加起来,都比不得这‘破军’的价值。

    而嬴冲的开价,也自问公道,他只要两倍于‘破军’本身材料价格的天材地宝而已。

    这看似是敲诈勒索,可那圣器破军之内,却还有着九位裴氏先祖的神魄。而东河裴氏如得回此物,则可轻而易举的再造就出一位中位,甚至上位层次的伪开国。

    “此三件,仅是应殿下所求而已。”

    裴宏志嘿然一哂,随后又再从袖中取出一物:“裴氏自不会使殿下失望!”

    嬴冲凝神注目,而后瞳孔骤缩。片刻之后,他才渐渐回收,却仍一摇头:“此物可以抵得一件‘破军’,可却还差了一些。”

    “那么老夫这里,还有个消息。”

    说到此处,裴宏志似笑非笑:“武安王殿下最近可是很好奇,大宗正嬴高从东河回归之后,却能毫发无损?”

    嬴冲神色再变,仔细看了这位昔日宰相一眼,才又悠然问询:“裴相如能告知详情,那么这圣器破军,便可任由裴相取去!”

    ※※※※

    半刻之后,嬴冲神色铁青,孤坐于厅堂之内,而裴宏志早已离去。

    “越倾城与越倾云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正呢喃自语之时,他却见郭嘉走入到了他书房内。这位闻言之后颇觉好奇,便直言问道:“殿下方才语中提及越总管,是因何故?”

    “是那位大宗正,这个世间,很可能有两个嬴高,一明一暗。”

    嬴冲一声冷笑:“那位裴相与我提及,五十七年前先皇仍在世之时,嬴高亦曾是御前侍卫总管的人选之一。”

    这等皇家密事,本就少有人知。再经先皇驾崩之后的大乱,当时皇室的一应要人,多数陨落。能知晓嬴高根底的,就更是少而又少。

    而这裴宏志,乃是因昔日掩护一位身份贵重的钦犯,得知了一些皇家秘辛。

    郭嘉闻言,也是了然。大秦的御前侍卫总管,素来有一明一暗二人。而嬴高既是曾经的御前侍卫总管的人选之一,那么也必有一位修为不俗的孪生兄弟,才有资格。

    “竟是如此?那么想必此事,便是陛下也不清楚”

    语至此处,郭嘉却又摇头:“殿下并无证据,除了知晓我武安王府的大敌,又多了一位伪开国外,别无益处。”

    嬴冲不满的一声闷哼,却亦知郭嘉说的是实情。裴宏志不可能出面为他作证,他也仍奈何不得嬴高。

    “此事急不来的,可只要那嬴高未弃与殿下为敌之念,就迟早会露出破绽。反倒是那东河裴氏,只怕日后还有得麻烦。”

    嬴冲微觉意外,好奇询问:“裴氏么?如今的裴氏还有何能为?先生可是得了什么消息?”

    “东河裴氏的新任家主裴矩,很可能是我的一位师兄。”

    郭嘉目光幽然:“再有那裴元绍,还有一弟名为裴元庆。据说其资质能为,远在其兄之上,之前一直都在西昆仑修行。裴氏不惜代价取回破军。多半是为其预备。这二人之父裴仁基,传闻亦是一员悍将,因早年不容于宗族,独身前往燕国闯荡,如今亦是回归在即。”

    嬴冲一阵愣神,他早就猜郭嘉乃是所谓鬼谷九子之一,而既能被郭嘉称为师兄,那么这裴矩,必定也是鬼谷真传之一。至于其余裴元庆与裴仁基二位,想必也实力不俗。

    这就是数千载大族的底蕴?

    惊叹了片刻,嬴冲又冷然一哂:“全盛之时的裴氏,孤尚且不惧,也何惧如今?且如今最该担心裴家的,也非是本王。倒是先生,究竟从哪来的消息?”

    郭嘉笑而不答,转而又看了嬴冲身前那四件价值不菲的器物一眼,转移话题:“这些东西,莫非都是为那马三宝准备?殿下可当真舍得。”

    一枚元体造化丹,三枚紫府干元丹,再加上圣器‘七星’与至宝大金刚须弥护体舍利。

    这些东西的价值,都可为武安王府再添一位越倾城级别的上位伪开国了。可这位殿下倒好,仅仅只是为成全马三宝,给他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本王这么做,只是因此子值得造就。”

    嬴冲一边说着话,一边将那七星残骸招摄入手。仔细抚摸探看了片刻,他面上就已微显笑意。自己猜的没错,这七星中残留的始龙剑意,他的确能够化解。

    知心想之事已成了大半,嬴冲的语气,便也挥去了之前的阴晦。

    “能够在一年中蝉联内书堂首席之人可不多,张承业为他打下的根基也足够扎实,那罗戡乱决就更是难得。”

    “难得么”

    郭嘉一声失笑,他这位殿下说的是冠冕堂皇,可其实根本原因,却还是张承业死后,嬴冲对马三宝的偏爱与照拂。

    不过嬴冲说的倒也不错,如今武安王府内,也只有马三宝的罗戡乱决,才能在那三枚紫府干元丹上,得到最佳的性价比。

    三枚金丹,可使马三宝直登大天位。而罗戡乱决的霸道,只由张承业的临死之搏,就可见一斑。

    临死的十七锤,砸到瑶池金母动弹不得。

    如今这位殿下,只差可将圣器‘七星’与至宝大金刚须弥护体舍利结合这最后一步。

    只有如此,才能助马三宝镇压功体,一步步驯服元气。

    那个时节,这位小太监未必就会弱于虞云仙多少,且仍具极大潜力。以那圣器‘破军’换回这些东西,倒也划算。

    “我观那马三宝身具忠骨,且脑袋灵活,这次南海之行如能练出来,亦可为殿下独当一面。”

    其实第一句才是最重要的,从外延请来的伪开国,或者会比马三宝更强,却未必能比后者可靠。

    相面观人之术,郭嘉也略懂一些。可他却更相信自己,了解到的马三宝。以此子的为人性情,的确是能使人放心的。

    嬴冲闻言,则是暗暗叹息。其实他愿为马三宝花费如此代价,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手中并无可靠之人。

    他心意已定,要趁着这次巴江嬴氏重开那条古蜀道的东风,一探南海虚实。

    手中的四条蓝龙与几位新招揽的玄天境,都是打算放出去的。可这些战力,却还需一位总掌之人。不但要有一定智计,且需战力不俗,不能被那昊天上帝一击而灭。此外最重要的,还是忠心,

    可此时他嬴冲身边,孔殇嬴月儿等人战力虽高,却都无法远离他身周三千里。唯一个虞云仙,亦是更在乎自己的修行,才不会跑到南海为他卖命。

    而思来想去,如今也只有张义与马三宝二人最合适,可前者已专注于军伍,且为人略显迂腐。只有马三宝,或可一用。

    嬴冲心想哪怕自己识人有误,自己这番造就,也可对得起死去的张承业。

    这番心思却无需对郭嘉言明,他知这位心腹谋士早就是心中有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