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三章 背叛
    声音冰冷且无情,就如同眼前的死亡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事情。

    即使……

    死亡的数量早已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是。”

    全身笼罩在黑色盔甲中的传令兵应声而行。

    剩余的士兵则肃然站立在年轻人的身旁,它们每一个都气息强大,比之神庙的骑士们毫不逊色。

    不!

    要更加的强大!

    至少,在神庙骑士中,很少有人能够轻而易举的穿着全身重甲,背着双手大剑,还有着奔马一般的速度。

    那是力量、体力与速度完美结合后,才能够达到的。

    当然,最让人在意的是,它们气息中所蕴含的恨意。

    宛如厉鬼。

    又如恶灵。

    让人看到就不寒而栗,但这样的气息与那身着华服的年轻人相比较,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几近实质的仇恨下,扭曲着年轻人原本优雅的气质。

    剩下的只有阴冷与狰狞。

    还有些许的暴虐。

    他要将他所遭遇的一切,都‘回报’给那些人才行。

    不然的话……

    他怎么能够甘心。

    年轻人抬起了右手,轻轻一挥。

    顿时,等待许久的士兵们发动了冲锋。

    不同于那些看似强大,却弱点明显的怪物。

    眼前的士兵,才是这支队伍的王牌。

    与怪物相比,毫不逊色的实力,再加上远超怪物的令行禁止与悍不畏死,让它们变得尤为可怕起来。

    铛!

    黑色的双手巨剑狠狠的劈砍在了大盾上。

    巨大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入,让持盾者连连颤抖,但对方咬着牙,死也不退。

    对方身边的战友,猛地从盾牌缝隙中刺出了长枪,准准的扎在了黑色士兵的盔甲缝隙间。

    但……

    叮!

    一声金属交击的声响中,长枪不仅没有刺穿黑色士兵的身躯,反而被黑色士兵,反手抓住了枪杆。

    接着,用力一拉。

    砰!

    手握长枪的士兵,直接撞在了自己人的盾牌上,而手持盾牌的士兵显然没有想到会这样,正在拼尽全力抵挡压在盾牌上黑色巨剑的对方,被这一次撞击弄乱了阵脚,但更糟糕的是,一直压在盾牌上的黑色巨剑在这个时候,却抬了起来。

    顿时,手持盾牌、长枪的士兵就如同是滚地的葫芦般,滚了出来。

    密不透风的方阵出现了一个口子!

    谁也没有想到,在神庙队伍的临时工防御事前,这个抵御了怪物许久的士兵方阵,在与这支黑色的队伍相碰撞的刹那,就被凿开了一个口子。

    而且,很快的,更多的口子就出现了。

    黑色士兵没有理会滚到脚边的两个士兵,它整个人在方阵再次合拢前,就就冲了过去。

    嗖嗖嗖!

    箭矢从方阵的缝隙中射出,每一支都射在了它的身躯上,十几支箭矢,让它的冲锋停顿了下来。

    可黑色的士兵,可不止一个。

    当方阵中的弓箭手被这个黑色士兵吸引的时候。

    更多的黑色士兵就冲击在了方阵上。

    它们或用刚刚的方法,轻而易举的在方阵上撕开一个口子。

    而又的,干脆就是使用蛮力。

    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撞击着盾牌。

    铛!铛铛!

    与技巧相比,这样的力量更加的让人胆战心惊。

    整个方阵迅速的摇摇欲坠起来。

    暂时接管了作战指挥的战争神庙骑士,毫不犹豫的挥动了手中的令旗。

    立刻,已经迂回到了整个战场右侧的神庙骑士们,竖起了手中的长枪,他们准备用冲锋解决这支黑色的、怪异的士兵队伍,为方阵减轻压力。

    但是,还没有等他们冲锋。

    战马脚下的地面上就突然多出了一个有一个西瓜大小的凸起。

    “小心!”

    砰、砰砰!

    嗡嗡嗡!

    骑士的首领大声提醒着,但话语还没有落下,这一个个的凸起就爆裂开来,无数的蝇虫从中飞起,瞬间笼罩了骑士们。

    一个呼吸的工夫,被笼罩的战马、骑士就被吸食成了一具具的干尸。

    “分散!火油攻击!”

    骑士首领再次喊道。

    骑士们从马鞍上掏出了一瓶瓶的火油,点燃后,就向着这些飞起的蝇虫扔去。

    轰!轰轰!

    一次又一次的爆炸中。

    蝇虫迅速被烧焦。

    危机很快就解除了。

    可解除的仅仅是骑兵队伍这里,方阵那里已经岌岌可危。

    原本整体的方阵,在这个时候已经被一分为二,各自被数量不下于他们的黑色士兵围攻着。

    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方阵被攻破在即。

    “唉。”

    一声叹息中,仅剩余一条手臂的丰收神庙大祭司站了起来。

    他的目光扫过身后的平民,又看着浴血奋战的士兵、骑士们,缓步走出了防御工事。

    当他离开防御工事的时候,手中多出了一束金色的麦穗。

    颗颗饱满,粒粒放光的麦穗犹如蒲公英般飞舞起来。

    它们落在了己方的士兵、骑士身上,久战的疲惫、伤势,一扫而空,每一个都变得神采奕奕。

    它们落在了地方的士兵、怪兽身上,立刻无比沉重的力量,如同山一般压在了它们的身上。

    嘎吱、嘎吱吱。

    砰砰砰!

    来自身躯上的重力,让它们的骨骼发出了呻吟,肌肉开始撕裂,当达到了一个极限后,它们的内脏开始破裂。

    有些,干脆更是整个身躯都爆开了。

    “终于舍得出手了吗?”

    华服年轻人看着丰收神庙的大祭司不由冷笑连连。

    同样的,在这样毫不掩饰的目光下,丰收神庙的大祭司也感知到了对方。

    不过,在看到华服年轻人的一刻,大祭司的眼中却浮现出了一抹震惊。

    “里夫维泽?!”

    “怎么是你?!”

    不可置信的话语中,丰收神庙的大祭司脚步一顿。

    对于眼前的华服年轻人,他并不陌生。

    或者说,每一次的丰收庆典,都是由音乐神庙辅助完成的,而这个年轻人的长笛、竖琴演奏,让他印象十分深刻。

    尤其是那长笛神曲!

    对方更是第一个能够演奏的人。

    毫无疑问,对方将会是音乐神庙未来的大祭司。

    但在之前撤离的时候,对方却消失不见了。

    所有人都以为,对方是遭遇了不幸。

    可眼前的一幕,却在告知着丰收神庙的大祭司,事情远远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只是……

    这重要吗?

    这里是战场!

    你死我活的战场!

    丰收神庙的大祭司深吸了口气,脚步再次前移,手中的金色麦穗更多对着里夫维泽所在的地方重重的一挥。

    巨大的重力陡然出现!

    那是源自大地的力量!

    “您所孕育的生命,必将归您所有!”

    丰收神庙的大祭司放声高歌。

    在这一刻,那样的重力瞬间大了不止一倍,而且,早已超出了普通所谓‘重力’的范畴。

    大地是无私的,它让庄稼从土壤中吸取养分,生长、成熟,带来了丰收的喜悦。

    大地的无情的,每一次的呼吸、颤抖,都会掠夺无法计数的生命。

    每一个生命都带着无数的思念、悲哀、怒吼。

    它们汇聚成的重量,让人不可承受。

    更让人,无法抵抗。

    因为,那是灵魂的悸动。

    但……

    里夫维泽的冷笑并没有收敛。

    甚至,他脸上的神情都没有变化。

    “你认为这对我有用吗?”

    “还是你自大到认为我站在这里是为了和你决斗?”

    “我是在等你没错!”

    “但你也就是顺带的!”

    嘲讽的话语中,里夫维泽抬手向着丰收神庙大祭司一指。

    充斥着恨意的黑色,化为了实质!

    如同是一支标枪般向着丰收神庙大祭司激射而去。

    由麦穗上绽放出的金色光辉,犹如是纸一般,在被黑色标枪接触到的那一刻,就直接破碎。

    丰收神庙的大祭司瞪大了双眼。

    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这怎么可能?

    神力怎么能够被凡人击败?

    疑惑出现在了丰收神庙大祭司的心底,但他的动作绝对不慢,身躯一闪,就躲开了黑色的标枪。

    然后……

    手中的金色麦穗,对着擦身而过的黑色标枪,重重的斩下。

    远处,里夫维泽眼中的讥讽更加浓郁了。

    而在这样的讥讽中,还带着一丝期待。

    砰!

    金色的麦穗砸在了黑色的标枪上,沉闷的响声中,黑色的标枪立刻粉碎。

    丰收神庙的大祭司不由长长出了口气。

    “果然,神灵大人的力量不会失败。”

    “之前只是因为某些巧合形成的缘故。”

    “之后不会再出现……”

    自己骗自己的想法还没有完全散去,丰收神庙大祭司就看到了手中金色麦穗上突然出现了一抹黑色。

    浅浅的、犹如雾气一般的黑色。

    它犹如瘟疫,迅速的漫延。

    呼吸间,大半个金色麦穗就被黑色所侵染。

    丰收神庙大祭司面容惊变,他下意识的就要将属于自己的力量灌输到金色麦穗中,抵挡那黑色的侵染。

    可还没有等到丰收神庙大祭司有所行动,那束金色麦穗就这么脱手飞出,犹如一道流星般飞向了远方!

    金色的麦穗逃了?

    不!

    准确的说是,丰收之神逃了!

    做为丰收神庙的圣器,能够使用金色麦穗的人在整个神庙中都不超过三人,而能够从丰收神庙大祭司手中‘夺’走圣器的则只有一个:丰收之神。

    丰收神庙的大祭司看着即将消失在远方的金色麦穗,整个人面容灰白,眼神黯淡,身躯更是连连摇晃数次后,就这么的跌倒在了地上。

    前一刻还神采奕奕准备继续战斗的骑士、士兵们,在这一刻犹如被抽取了脊梁一般,士气全无。

    在防御工事内,低低的哭泣声传来。

    这一次,不再是孩童。

    而是他们的母亲。

    哪怕面对怪物时,这些只是惊慌却从未有其他负面情绪的女人们,在这个时候哭泣了。

    因为,她们被抛弃了。

    被她们一直坚信会做为后盾,一直庇护她们的神所抛弃。

    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是比全心全意的信任一个存在,然后,被这个存在背叛更加可悲的吗?

    没有。

    信任崩塌的刹那,人生都仿佛被毁灭。

    里夫维泽体验过这样的时候。

    所以,这个时候的,他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

    “没错!没错!”

    “就是这样!”

    “就是这种痛苦与绝望!”

    华服年轻人笑得前仰后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似乎看到了人生中最为让他欢乐的一幕般。

    但是,那话语却是越发的冷冽。

    如同是从极北之地吹来的寒风。

    令人颤栗。

    “你们现在只是经历了我曾经经历的一切其中最为开始的部分!”

    “放心吧!”

    “我会让你们完全经历一遍我所经历的一切!”

    “一个都不会少!”

    “首先……”

    “从你开始!”

    里夫维泽目光看向了丰收神庙的大祭司,他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丰收神庙的大祭司呆坐在那里,彷如无觉,哪怕是他看到了里夫维泽手腕处若隐若现的蛇鳞时,也是无动于衷。

    在丰收之神逃离的时候,这位并不愚笨的大祭司就猜到了什么。

    而现在?

    面对残酷真相的他。

    只希望一切都快点结束。

    里夫维泽的手掌放在了丰收神庙大祭司的头顶,那若隐若现的蛇鳞开始急速漫延开来。

    从手腕位置,一直沿着手掌,然后……

    是丰收神庙大祭司的头皮、额头、双眼、鼻子。

    蛇鳞犹如是蠕动的虫子,一点一点的向内。

    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内里的一切。

    “啊啊啊啊!”

    不可抑制的惨叫声从刚刚还是行尸走肉般的丰收神庙大祭司嘴里响起。

    而这也是里夫维泽没有选择对方嘴巴的缘故。

    他希望听到对方的惨叫声。

    就如同当时的他一样。

    只有别人的惨叫声,才能够抹平他心中所承受的痛苦自尊、羞愧、愤怒组合而成的痛苦,好像是源自灵魂上的鞭挞。

    每一下,都让他痛彻心扉。

    每一下,都让他不堪回首。

    就如同无时无刻不从身躯内涌起的灼烧感一样。

    庆幸的是,耳边的惨叫,让这样的灼烧感略微消退了。

    里夫维泽闭上了双眼。

    他要慢慢的、尽情的享受这一刻。

    可……

    灼烧的感觉在他闭眼的刹那又一次出现了,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强烈的方式。

    下意识的,里夫维泽睁开了双眼。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