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七章 西卡
    五十人的骑兵队伍风驰电掣般,一层淡淡的光辉出现在骑士们的铠甲上,不仅让他们没有了应有的重量,还让给与了战马神奇的力量。r?a?  ? nw?en? w?w?w?.?r?a?n?w?e?na `c?o?m?

    让这些奔驰的战马,在奔驰时,依旧能够急速的恢复着体力。

    这是战神殿独有的秘术!

    对于战神殿的信徒来说,战马是最好的伙伴。

    甚至,有的信徒会选择一匹战马从一而终,耗费无数的魔法材料,让战马拥有超出想象的寿命和力量。

    卡尔就是这样的人。

    他胯下的战马是从他十五岁开始,就精心培育的。

    从十五岁到二十岁左右,他从未睡过床,而是睡在草堆上,白天练习剑术的时候,也是在战马附近,吃饭时也不例外。

    可以说,五年的时间,早已经让卡尔和他的战马心意相通了。

    再加上魔法材料的喂养,这匹战马所代表的价值,足以让数十个普通中产人家破产。

    而卡尔能够喂养的起,则是因为卡尔自身出身西卡领传统贵族,而且和西卡子爵有着血缘关系,他的母亲就是西卡子爵的亲妹妹。

    当然,卡尔能够成为这支骑兵的统领可不是因为自己的舅舅。

    而是真正的实力!

    他依靠着手中的剑,一一挑战不服的骑士们。

    百战百胜后,才成为了这支骑兵的统领。

    家资丰厚,且家学渊源,有着自我的传承。

    这就是北陆的传统贵族。

    至于品德?

    说不上高贵,但也不会卑劣。

    毕竟,做为战神的信徒,卡尔还是有着底线的,所以,从波尔那里拿来的银索尔,他都分给了自己的下属。

    这让这些属下越发的尊敬着卡尔。

    一个实力强大,却又乐于给与自己属下好处的上司,没有哪一个属下会讨厌。

    因此,当卡尔下命令全速前进的时候,没有一个骑士有怨言。

    哪怕他们已经持续这样的状态快两个小时了。

    突然,伏在马背上的卡尔一抬手,坐直了身躯。

    没有任何的言语,所有的骑士都停了下来,他们分工明确的拔出了长剑,点燃了火绳枪的火绳,警戒的望着四周。

    冻土上的松林,在午后静寂无声。

    阳光微微隐匿,一层薄薄的雾气再次笼罩了这条通往边境摩尔萨的道路。

    卡尔双眼紧紧的看着前面。

    他能够察觉到有东西再靠近。

    很隐匿却又散发着令他厌恶的气息。

    “是那些躲藏在阴沟里的混蛋吗?”

    卡尔握紧长剑,长剑剑柄一侧的红宝石微光闪烁。

    立刻,冰冷的冻土上就多出了一份灼热感,那是来自心底的灼热感,犹如是战场上即将拼杀的勇士一般。

    所有的骑兵,在这个时候,都变得热血沸腾起来。

    他们似乎获得了无尽的勇气般。

    而在这样勇气的支撑下,他们的力量、速度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甚至,视野也变得极为优秀,至少那几个端着火绳枪的骑兵是这样的。

    砰!

    砰砰!

    毫不犹豫的,这几个骑兵开枪了。

    不需要汇报。

    这是卡尔特许的。

    也是诸多真正经历过战斗,才明白战场瞬息万变的老手们,最为正确的选择。

    弹丸在火药的推动下,急速飞出。

    虽然这些骑兵手中的火绳枪,不是重型的支架火绳枪,但是在装药达到了2盎司后,其威力依旧不逊色与装药2.5盎司的支架火绳枪。

    再加上战神殿的精制,这些火绳枪要更加的可靠。

    不单单是威力,精准度也是高处一个台阶,特别是自我保护方面,更是深受诸多人的喜爱。

    而这一次,它们同样没有让自己的持有者失望。

    噗通!

    所有人都听到了弹丸命中、击倒对手的声音,也看到了远处模糊的影子倒地的模样。

    卡尔一笑,冲着身后开枪的骑兵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然后,一挥手。

    顿时,卡尔的副手就带着五个骑兵向前而去。

    卡尔等人则是一边警戒,一边看着自己人的探索。

    这并不是什么临时指派,而是轮流来。

    每次都要由卡尔或者自己的副手做为领头者,剩余的五人则是轮流从所在的小队出列进行。

    在这个时候没有什么特殊,即使卡尔是贵族也一样。

    战神不喜欢懦夫。

    士兵们也不会服从一个懦夫。

    卡尔的副手带着五个人进入了雾气后,那弥漫的雾气突然的翻滚起来,而且变得浓厚,原本朦胧能够看到的松林、道路,彻底的消失了。

    而且,这些雾气宛如活过来一般,向着骑兵们扑来。

    卡尔心中一紧,当即开口提醒手下。

    “注意!”

    一声大喝出口,卡尔再次握紧了长剑,剑柄上的红宝石光芒绽放。

    立刻的,那些翻滚而来的雾气就停在了队伍前,但一根藤蔓却是躲开了所有人的视线,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他的战马脚下,然后,就犹如是蹦起的毒蛇般,直刺卡尔的背后。

    卡尔完全没有感知到这一切。

    但他的战马感知到了,四蹄一蹬,十分灵巧的避开了这次突袭。

    卡尔则是配合无间的一挥手中的长剑。

    咔嚓!

    这根藤蔓直接被斩断了。

    一抹火焰从流出绿色汁液的切口处燃起,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蔓延开来,被斩断的一截,迅速的烧成了飞灰,拥有着根部的一截,则是彻底的被烈焰包围。

    啊!

    所有人都庆幸的听到了惨叫声。

    完成了一次装填和第二梯队的火枪手,枪口瞬间对准了那里。

    卡尔感激的摸着自己战马的脖颈。

    这不是他的战马第一次救自己了。

    每一次都是这种危险万分的时刻。

    也因此,他越发的乐意和自己的战马睡在一起。

    也因此,已经三十岁的他,还是孤家寡人。

    感受着卡尔的抚摸,战马却是刨着蹄子,将心底的不安告知着卡尔。

    有东西来了!

    快点离开!

    “什么?”

    “菲尼莎怎么了?”

    本该交流无碍的卡尔在这个时候,却有些听不清自己战马菲尼莎在说些什么了,就好似是突然的耳鸣时,有人在和你说话一样。

    有东西来了!

    快点离开!

    菲尼莎心底越发的急躁了,它能够感到有恐怖的东西再靠近,而且,不怀好意,和它心有灵犀的卡尔在对方还没有靠近时,就受到了影响。

    而它却无能为力。

    这让菲尼莎开始嘶鸣。

    它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告知卡尔。

    “菲尼莎,你在说什么?”

    卡尔却依旧是无法听清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发现了异常。

    可是莫名的,他却无法做出任何正确的措施。

    甚至,连任何的指令都发不出。

    因为,他感觉自己这样做才是对的。

    之前的异样?

    是,错觉。

    嗯,就是错觉。

    “咦,哈达你们为什么要把枪口对准我?”

    卡尔不解的看着手下。

    这个时候,他的手下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剑刃指向了他。

    枪口也指向了他。

    没有一人开口说话,隐藏在面甲下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卡尔还想要说些什么。

    战马菲尼莎却是不再等待了,四蹄蹬地,带着自己的主人就飞奔起来,没有向前,更没有向后,而是冲着一侧的山坡,斜插而上。

    那些狞笑的士兵没有追击。

    他们改变了目标。

    他们看向了周围的同僚。

    然后……

    长剑高高的举起。

    火绳枪扣动了扳机。

    鲜血浸润着冻土,浓郁的雾气扑了上来,当雾气消散后,一支精锐的骑兵队伍就这么的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

    不对!

    有人……唔,有邪灵知道。

    隐匿在地下的上位邪灵目睹了整个过程,它的眉头紧紧皱起。

    “竟然还有其它存在?”

    上位邪灵心底自语着。

    刚刚的那手笔可不是之前的那道视线,事实上,那道视线在发现它会和这支骑兵相遇的时候,就直接的消失了。

    但是,那道视线消失了。

    可还有其它的东西出现了。

    一个嗜血的家伙。

    对方还没有满足,对方还在寻找着它。

    可惜的是,对方无法锁定它。

    “瞎子。”

    上位邪灵评价着,然后,没有犹豫,将刚刚看到的一切告知了自己的boss。

    至于之后?

    自然是听自己的boss吩咐了。

    而在此之前,它可以安静的在这土地里多躺一会儿。

    虽然不会太长,但能躺一会儿就是一会儿。

    可惜……

    晒不到太阳。

    要是来杯果汁就更好了。

    好想听海浪声啊。

    ……

    疾驰的马车在午后来到了西卡城。

    说是城,但在秦然看来,就好像是一个镇子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拥有着足够高足够厚的城墙,巡逻兵也足够的多。

    “做为艾坦丁堡和摩尔萨间的中转站,西卡城十分的安全,也相当的繁华,当然了,和艾坦丁堡没得比。”

    刚刚返回车厢的波尔主动介绍着。

    有着卡尔的名头,城门处的士兵没有任何的阻拦,哪怕是看到了车顶的战利品、俘虏,也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那位卡尔阁下的名头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用。”

    “真是一位不错的人,愿他平安无事。”

    波尔说完,就敲了敲身后的车窗。

    “阿什卡诺,我们直接去‘亚南旅店’,我提前在那里订了房间。”

    “好的,波尔先生。”

    保镖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西卡城,轻车熟路的调转了马车,向着目的地而去。

    “‘亚南旅店’的老板很热情,我之前来过一次,记忆犹新。”

    “所以,这次我包下了旅店的一个独院,我们会在这里修正一天,再贩卖了战利品,补充了物资后,才出发。”

    “您如果没事可以在这里转转,毕竟,做为艾坦丁堡和摩尔萨间的中转站,西卡城的市场还是值得一看的。”

    “会有不少好东西在这里就被贩卖,不是所有人都乐意去摩尔萨的。”

    波尔一边说着,一边从马车的暗格里,摸出了一个鼓鼓囊囊钱袋,递到了秦然的手中。

    金子。

    100枚。

    秦然一接触钱袋,就得到了准确的信息。

    “属于您的战利品有70-80枚,这算是预支给您的,等我把那个战俘处理后,我们再计算总账。”

    波尔解释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他不担心波尔会坑自己。

    因为,对方不傻。

    收好钱袋的秦然,看向了马车外。

    还算整齐的街道,大街上没有什么不可入眼的东西,角落里则是满满当当,秦然很自然的偏转了视线。

    诸多的商贩穿梭在这。

    做为艾坦丁堡和摩尔萨间最大的中转站,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会缺少商人和货物,一辆辆驼车,一支支商队,密密麻麻的商人,构成了这拥挤的街道,穿着皮甲的士兵不停的在车边走过,呵斥着随意堆放物品的商人,同时,目光扫视着周围的一切,一副随时出手的模样。

    他们主要的目标并不是商人。

    而是跟着商人而来,混入其中的一些家伙。

    通缉犯、强盗、土匪才是他们的目标。

    至于本地的一些家伙?

    这些士兵明显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秦然看到好几个金手指如鱼得水般的挤在人群里,做着活计的时候,不忘向着那些士兵问好。

    对此,秦然没有多管闲事。

    每个地方都有着自己的规矩。

    他乐意遵守这些规矩。

    前提是,不要触碰到他的规矩。

    “城市内,那些邪异的气息少了很多。”

    “虽然还残存着,但不会像是旷野上好似大雾般的吓人。”

    “不过……”

    “其它的方面却有了变化!”

    秦然抬头看着周围的天空,这里的邪异气息似乎是被人群冲散了,仅有些许,但是这残余的邪异气息却是更加的吸引秦然的注意力。

    因为,在秦然的眼中。

    这些残余的邪异,更加的生动。

    简单的说,旷野的邪异气息是呆板的,毫无生气的。

    而眼前?

    却是活的!

    十分的生动。

    “邪教祭祀吗?”

    秦然猜测着。

    而在这个时候,上位邪灵将看到的一切传输到了秦然的脑海中。

    秦然眉头一皱。

    并不是上位邪灵做得不够好。

    而是在他超凡的【追踪】视野中,那些刚刚看到的残余邪异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了一圈都不止。

    然后,更多的,属于旷野的邪异气息被吸引到了西卡城内,悄无声息的分布到了西卡城。

    这一过程十分的快。

    但却不是悄无声息的。

    只是除了秦然外,没有任何人发现。

    包括……

    西卡城内的战神殿。

    在秦然的视野中,那里依旧十分璀璨,光辉夺目。

    却,悄然无声。

    注视着这一切变化的秦然,双眼微眯。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