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诗意的情感 > 第857章.房 子(三)
    房子(短篇小说)张宝同

    我们很快就结婚了,虽然我们住在学校的宿舍里,但我们相亲相爱,感到幸福美满。那段时间,许多同事都很羡慕我,觉得我找了一位这样漂亮的老婆。我把她带回老家,家里人为我感到高兴,觉得我有出息有能耐,为家里争得了荣耀。邻居们也都十分地羡慕,觉得我带回了一位这样漂亮的媳妇。

    但是,时间久了,于凤娟开始有怨言了,说同事们和同学们结婚都有自己的房子,可咱们啥时才能有自己的房子。这个问题我从来不去考虑,考虑也没有用,因为这不是你一考虑就能改变的事情。况且我们现在又不是没有房子住。虽然我们现在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可是,我们不是一天天生活得挺好。于是,我就劝着她说再等几年,也许学校会给我们分房子。可她摇着头说不可能,因为学校宿舍里住着二十多户人家,有的老师的孩子都上中学了,还一大家人挤在一间宿舍里。我就用开玩笑的口气对她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然后,就给她讲起我妈的故事。我妈在刚解放那年从安徽宿县一人徒步来到甘肃的乌梢岭下找我爸,来到铁路工地后,没有房子,我爸就和工友们一起给我妈在山坡边挖了一个洞子。我妈就在这洞子里住下了,后来我妈又跟着我爸去了宝兰线和宝成线,也都是一直住在窑洞里。只要夫妻两人相亲相爱,住在哪里都会过得开心快乐。她听着这话,就不高兴地说,“你妈是农村人,可我是城里人。”其实我妈也不是农村人,只是我妈能吃得了苦。

    我们虽然没有房子,可学校还是给我分了一间宿舍,能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有些单位连宿舍都没有,那又该咋办呢?那总不能说没有房子就不结婚了。这个问题我能想得开,可是于凤娟却老是想不通。她今天嘟囔说哪位同学父母给他腾出了一间房;明天唠叨着说哪位同学爸爸是单位里的大干部,给人家儿子搞了一套单元房;再不就说她参加了谁的婚礼,看到人家的房子又大又漂亮。可是这种话说上一千遍一万遍,还是没用,因为我真是没办法。只怪她当初没给自己选择个有房的主。

    一年之后,她生了孩子。如果她出院后直接回到学校宿舍里来住,也许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可是,孩子出生后,她坚持要让她妈帮着看孩子。于是,她妈辞去了临时工,专门回家帮她看孩子。她住在母亲家,一连三四个月不来学校。有时,偶尔回到学校,也是把该用的衣服一拿,就非要离开,一分钟都不愿意在这里呆。我就觉得她突然变了,变得不愿意看我理我了,别说跟我亲热,就连话都不愿意跟我说一句。这让我感到非常地难过,非常地孤独。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得这样快,心想是不是女人生了孩子之后,总会有一些变化。

    我们这种关系一直维持了将近两年,其间,我们曾两次闹着要离婚,而且她的态度十分坚决。道是我还有所顾虑,觉得自己是个老师,刚结婚不久就离婚,会让自己的名声不好,很丢面子。此时,我也打听过那位严丽萍也结婚了,找了一位司机,日子也过得不太好,两人经常吵架。这让我感到非常地内疚和羞愧。我觉得是我把人家给害苦了,同时也把自己给害惨了。

    后来,我把心中的苦恼告诉了徐凯,徐凯就帮我打听。他通过多方打听,才听别人说在我和于凤娟认识之前,她正跟一位高中时期的同学在谈对象,那人在客运段给领导开小车,父亲是铁路局某段的段长。家里光是楼房就有两三套。当时,人家一直在死追着她,可她嫌人家个子太高,走路有些驼,像只大熊猫,所以,一直在犹豫不决。见到我之后,听说我家在外地,没有房子,她当时并不愿意,可是,她父母见我相貌英俊,仪表堂堂,文气老实,又是大学毕业,在中学教书,对我的印象就特别好,所以,一连给她做了两三天的思想工作,她才答应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后,她和那位同学就断了联系和来往。可是,生过孩子之后,她住在了母亲家,和那位同学家就前后隔着两栋平房,下班之后,两人在一个大院里常常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不知怎么,两人又旧情复发。那位同学鼓动着要她跟我离婚,然后,他们再结婚成家。而且,父亲早就把两室一厅的婚房给他准备好了。

    这段时期,她还遇到了一些过去的同学,他们差不多都已结婚成家了,日子虽然过得很一般,但却有着不少的婚姻经验。别人过得好不好大家还都能理解,可是于凤娟是班里的名花一朵,而且工作也好,在同学们的眼里可是公主一般的高贵,所以,大家都对她的期望很高,觉得她至少要找一位铁路局大干部家的公子,否则就是愧对自己。所以,一听说她找了一位穷教师,不但没房,家还在外地,就奚落地说她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这种话起初听着就让她感到非常地不爽,可是,听多了听久了,就让她感到自己真是愚不可及。本来她也有自己的婚姻原则和标准,别的不说,至少要找个干部家的弟子,要有权有势,有房有钱。这样才不会被别人欺压,不会被别人瞧不起,在工作和生活方面也不会有太多的麻烦和不便。可是,她却鬼使神差地找了一位要啥没啥的穷教师。虽然她觉得我这人英俊、斯文、聪明、上进、单纯而不俗气、有知识有修养,也正是因为这些她有时会打心眼里喜欢我爱慕我,可是,这些东西却换不来房子和票子。而房子和票子才是婚姻生活的必需,而我所具有的这些实际上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