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七章 婷婷玉影
    关于沈溪上学的事情,周氏和惠娘合计一番,最后决定还是先把药铺开起来再说。???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毕竟此番初来府城人生地不熟,连大人都没适应这里的生活,要让沈溪这样的小孩马上融入其中未免有点儿勉为其难。

    两家人初四从宁化出,初六抵达,初九基本就已收拾停当,随着接下来两天药材进库,再分门别类装好柜子,所有准备工作基本就绪。

    药铺开张的时间定在十月十三,这个时间是风水先生选定的。本来惠娘并不太信这个,但既然要开铺子,为求心理安慰还是不可避免地请了风水师看期会,除此之外还遵照风水师的指示,把铺子里的家什重新摆了一下。

    就在惠娘和周氏在铺子里忙碌的时候,沈明钧也带着沈溪在城里四处跑,打听哪里有赋闲在家的印刷师傅以及便宜场地出租。

    如果是惠娘去做这些事,以她在药铺商会的人脉,肯定会事半功倍。沈明钧对府城完全就是一抹黑,没有人帮忙,好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沈溪很有头脑,他知道满大街去找印刷师傅是很扯淡的事,其实要解决这个难题很简单,从书店着手即可。

    汀州府城这边肯定有印刷作坊,这年头印刷作坊把书印出来之后,会直接送到书店出售,印刷作坊跟书店之间是产销的关系,中间有着利益的纠葛。

    在沈溪的坚持下,沈明钧带着他走访了城里的书店。这些书店售卖的,基本都是各种沈明钧听都没听过的书,甚至有几家居然在卖连环画,销路似乎不错,一天下来就碰到十几个人买,可惜其中大半都是盗版连环画。

    至于从宁化那边流传过来的《说岳全传》和《童林传》说本,沈溪竟然没在一家书店找到这两本书的正版。

    书籍印刷容易,只要有市场人们就会趋之若鹜,在这样一个没有版权概念的时代,做盗版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书店的掌柜和伙计见到沈明钧父子进门,通常都会热情招待,但在沈明钧说明来意后一个个便爱搭不理。

    这年头做买卖的人都很市侩,能让他们赚钱的,自然笑脸相迎,一旦知道没便宜可占,翻脸比翻书还快。再者,沈明钧穿着普通,不像是大财主,更没有文人气质,到书店去问有没有暂时没工作的印刷师傅,人家自然会提高警惕。

    连续走了几家书店都碰了钉子后,沈溪想明白一件事,光进书店打听还不行,必须来点儿实际的东西。

    好在出门的时候沈溪把之前印制的彩色年画带了几张在身上,跟沈明钧到下一家书店后,沈溪先让老爹把彩色年画摊开,询问这种彩色年画从哪里能买到,马上就吸引了书店掌柜的注意。

    宁化出产的雕版年画,已在汀州府全境传播开来,中秋节之后,有人弄了一批盗版彩色年画,仅仅只是以普通方法印好年画,再在上面用简单的颜色二次填充,粗糙之极。可推向市场后,销路竟然不错。

    如今府城一些有生意头脑的人,都在想方设法做连环画和彩色年画的生意,但他们的经营策略不是去宁化县城组织进货,而是自己找人印。

    沈明钧拿出来的彩色年画不但线条清楚,颜色鲜艳,最重要的原色印刷后又加上鎏色和描彩,质量远非之前府城流传的那些用几种单调颜色填充出来的年画可比。这家名叫“文房斋”的书店的掌柜见到后,眼睛瞪得溜圆,迅即回过神来,请沈明钧父子到后堂就坐,亲自奉上茶水后问道:“……阁下这幅年画,不知从何而来?”

    沈明钧看了沈溪一眼,根据沈溪事前的交待回答:“我们自宁化而来,宁化那边有家印刷作坊专门印制这种年画,准备年底推出。我跟他们的掌柜很熟,他同意我们把这行当带到府城做,但需要懂行的人印刷,我想问问府城这边有没有失业在家的印刷师傅?”

    掌柜点了点头,上下打量沈明钧。

    早前这位掌柜已从同行口中得知,宁化县城印制彩色年画的作坊,跟之前印连环画的是同一家,幕后大掌柜便是名声在外的“女神医”6孙氏。他不知道惠娘人已到了府城,只当是沈明钧“偷”来的技术,毕竟彩色年画是6家作坊的核心机密,保密还来不及,怎会轻易让人得到技术?

    “却不知这位客人怎么称呼?”书店掌柜看到商机,自然要问个清楚。

    沈明钧回道:“我姓沈。”

    “原来是沈掌柜……说来也巧,鄙人正好认得几个印刷师傅,他们的技术都算得一流,只要稍加指导,相信他们就会掌握这门技术,不知可否由在下引介?”

    书店掌柜精明无比,他得知沈明钧手上有技术后,不谈合作,却要引介印刷师傅,分明是想把技术窃为己有。

    沈明钧不知该如何回答,立在他身旁的沈溪笑了笑:“爹,娘说我们要早些回去,可不能耽误了。”

    沈明钧有些莫名其妙,周氏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但沈溪已经站了起来,他也只好起身告辞。

    书店掌柜没料到事情才起个头,沈明钧就不谈了,赶紧挽留:“沈掌柜留步,时间不早了,我们找个饭馆,喝杯水酒如何?”

    沈溪客气地回绝:“这位掌柜,我们得来印刷年画的技术不易,不能轻易透露给他人,只能告辞。”

    书店掌柜这才知道人家听出他的用意,脸上浮现一丝羞惭之色。见沈家父子去意甚坚,他刚忙跟着出来:“沈掌柜,我们找个地方仔细商谈可好?”

    沈明钧想留下来听听这书店掌柜怎么说,沈溪却用力拉着他,分明是不想跟这家书店的掌柜继续谈了。

    等走远了,沈明钧不解地问道:“小郎,好不容易人家肯为我们引介印刷师傅,怎么就这么走了?”

    沈溪叹道:“爹,您难道听不出来,他根本没心思推荐人,而是想找人把咱们的印刷技术学了去,好自己印刷?”

    沈明钧听了大吃一惊,刚才他压根儿就没听出这层意思。细细一想,沈明钧点头道:“确实要防备着点儿……可咱拿着年画去问,人家有这心思也难怪。要不你还是把年画收起来?”

    沈溪狡狯地眨了眨眼:“爹不知道,咱这是饥饿营销,说白了就是把好东西拿出来,馋他们一下,但又不给他们供货。他们看着眼热,自然会找我们谈,到时候谈的就不是一起合作开作坊,而是将印出来的成品年画交给他们卖。”

    “啊?”

    沈明钧不解地问道,“现在连印刷师傅都没找到,想这么远是否太早了点儿?”

    “不早啦,只要这边传个信到宁化,县城里的作坊每天都能印几百数千张半成品年画出来,咱这边再请好人手,没几天就可以投放市场。印刷师傅其实不难找,但要寻给咱出货的人却不那么容易,咱们去书店不全是为了找印刷师傅。”

    沈明钧没有太多做生意的头脑,一时间理解不了沈溪的话,但却觉得儿子的话似乎很有道理。

    之后沈溪拿着彩色年画,跟沈明钧一起走访城里剩下的几家书店,遭遇的情况基本和前面的经历差不多,各家掌柜都对如何印刷的感兴趣,恨不得尽快将这门技术弄到手中好赚钱。

    在城里转了一圈,基本所有书店都走过了,已是日头西斜暮色渐重,沈明钧准备带沈溪回家。

    这时沈溪指着旁边一座古色古香的三层小楼道:“哇,好气派。”

    沈明钧抬头看了过去,正好三楼有个拿着手帕的女子望了下来,与沈明钧对视一眼。那女子眉如黛,眼若水,瑶鼻柔唇,五官精致到了极点,加上肌肤如凝脂白玉,让人一看就为之神魂颠倒。

    由于距离较远,看不清她的年岁,唯一醒目的是她身上穿着的那袭粉红色衣衫,因为高高站在窗口,也不知是否穿的是襦裙。

    沈明钧看了一眼便心跳急,呼吸也急促起来,目光直直地竟然收不回来,还是那女子避开,抽身离开窗口。

    “爹,别看了……你有娘了。”沈溪拉了拉沈明钧的袖子提醒。

    “别胡说。”

    沈明钧老脸一红,头垂了下来。

    沈溪不由埋怨自己,分明是便宜老爹看到那女子后竟然生出旖念来,他这是要当老爹“红杏出墙”的帮凶吗?当下也不管那三层小楼究竟是个什么地方,沈溪赶紧拖着沈明钧走开。

    回去后,一家四口围坐一起吃饭时,沈溪觉老爹依然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是在回想那窗口立着的娉婷玉影。

    对于老爹这样从乡村走出来的朴实汉子来说,那女人就好像她所站的位置一样,高不可攀,令沈明钧只能抬头仰视,可远观而不敢亵玩。

    “你们爷儿俩忙活两三天了,作坊的事有进展吗?”

    周氏帮惠娘忙药铺的事,没时间理会印刷作坊,但见到丈夫有些心不在焉,以为丈夫在外面忙累了,不由关心地问道。

    沈溪替沈明钧回答:“娘,事情差不多了,爹做事您就放心吧。”

    沈明钧一听有些惊讶,想解释什么,却被沈溪使了个眼色阻止。

    ****************

    ps:第二更送上!

    谢谢浅笑、合尚、tszy、高山流水5、定风波o328、老男人在黄昏、万里青山万里云、zdtha1、小尼姑姑、老衲失羞、天下纵横有我、梦也许在飞、寂寞Vs云、休克你、老衲失羞、拾山m、君逸明、圣战之雄狮、草木成灰、书迷苦哈哈、百里夜雨、东四十、tufei988、Ⅹo甲、潜水老虎、苍鹰逐牧、五陵先生、白话小说、米虫一只、看看景散散步、习惯成性和书城用户brian、彼岸花大大的打赏!

    天子继续求收藏和推荐票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