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六七一章 抵京
    知道自己不但无过反倒有功,谢迁的心情好得不得了,眼看时近黄昏,马文升得赶回兵部处理北关大捷后的一应事情,谢迁象征性地邀请马文升留下来吃饭。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谢迁已经有几年未在家里请客吃饭,一些老朋友来,想吃顿家常便饭那是相当困难的事情。马文升并非不识相之人,再加上他还有事情要做,便告辞出来,熊绣跟着马文升一起离开。

    跟马文升相比,熊绣没什么存在感,只是作为一个旁听者。

    从书房出来,谢迁看着西边红彤彤的落日,还有那漫天的绚烂彩霞,看得有些痴迷……今天天气实在太好了,气温不低,连带平日的气紧气喘也没了,眼看年关将近,接下来应该能过个好年。

    之前的阴霾终于散去,想到以后在朝中的地位将会如日中天,指不定刘健推下去后能成为首辅大臣……

    “老爷,您没事啊?”

    家仆走出家门,好奇打量谢迁。

    先前看自家老爷如丧考妣的样子,以为要准备后事,就算事情显得仓促了一些,该置办还是得置办。

    谢迁瞪着双眼,喝斥道:“混账东西,没句好听的话,老爷堂堂辅政大学士,能出什么事情?”

    家仆心中暗叫冤枉,您老刚才跟夫人在一起时明明还表现得跟要赴刑场一样……不好,自家老爷喜怒无常,还是少惹为妙。

    “老爷,夫人在里面,您是否……进去看看?”仆人战战兢兢地问道。

    谢迁想起刚才对徐夫人说的一番话,可能会让发妻感到担心,便点了点头,危机过去,把话说清楚避免让家人担心还是有其必要。

    “带路吧。”

    谢迁说了一句,随家仆进到内宅。

    刚进堂屋,就见徐夫人在那儿哭哭啼啼,手上拿着根手帕,不断地抹眼泪,而他的孙女谢恒奴则在旁安慰。

    “老爷,您……你没事啦?”徐夫人见到谢迁平安无事,脸上带着惊喜,迎上前想抱着丈夫,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谢迁黑着脸道:“堂堂诰命夫人,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是……老爷教训的是,贱妾失态了。”徐夫人嘴角一抹欣喜,赶忙把脸上的泪珠擦去,恭声认错。

    谢恒奴走上前向谢迁行礼问安,小妮子脸上带着一抹娇羞,美丽的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虽然瘦弱了些,可也不像徐夫人说的那么不堪。

    “君儿,听说你最近胃口不好?”谢迁话问出口,才想起许久没对小孙女如此说话了,记得上次见面还是教训她跟沈溪走得近。

    “嗯。”

    谢恒奴微微颔首,“君儿以后不会了。”

    “哦,懂事就好,这才是我谢木斋的好孙女。”

    谢迁对于孙女走出沈溪的阴霾感到高兴,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是不是得好好庆祝下爷孙二人同时迎来阳光。

    不想徐夫人说了句不合时宜的话:“老爷,贱妾把您之前的话告诉君儿了……”

    谢迁想了想,他刚才说的话挺多的,不由问道:“哪句话?”

    “老爷不是说了,若沈大人回来,不嫌弃咱家君儿,就把她……”

    谢迁一听火冒三丈,我说了那么多有用的,感情你就记着这一句,这不是诚心添乱吗?谢迁怒道:“那姓沈的小子何德何能,有什么资格娶君儿?难道我谢家的闺女没人要了,非给他当填房当小妾?纯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谢迁这一发脾气,相当于把谢恒奴骂了个狗血喷头,小妮子顿时委屈地痛哭起来,掩面而出。

    “君儿,君儿……”徐夫人想追出去,却被谢迁拉住了。

    “让她去,真是的,多大的丫头连起码的人情世故都不懂,堂堂内阁大学士的孙女,沈溪那臭小子哪里配得上她!”谢迁瞪着眼睛道。

    徐夫人试探着问:“可老爷,您先前为何说……要把君儿送给沈大人?”

    “这不是……”

    谢迁一时间哑口无言,那时候他想的是,自己完蛋大吉,以后谢家落魄还乡,一家人辛辛苦苦过日子,倒不如成全谢恒奴,同时他心里觉得愧对沈溪,平日总是使唤这小子,这次沈溪明明提了个好建议,他却曲解上奏,也是贪功心切,几乎把沈溪仕途耽误,这才想到把孙女送入沈家门。

    可随着边关大捷,龙颜大悦,谢迁不但不用担心担责,反而更得弘治皇帝器重。想他堂堂内阁大学士,把孙女送给别人当妾,说出去岂不被人笑掉大牙?

    谢迁平日最顾及面子,就算对沈溪极为欣赏,绝对不会作出有损自己名望和威风的事情,就好像他从来不会把利用沈溪为他办事的事告诉别人一样。

    这是身为内阁大学士的尊严!

    ……

    ……

    边关战事尚未彻底终结,沈溪尚滞留榆林城,这边厢陆家和沈家长途迁徙的队伍终于抵京。

    这天两家人进城时,宋小城受命替沈溪前往迎接,光是迎接的马车队伍就拖得老长,随着汀州商会和车马帮在京城站稳脚跟,眼下宋小城的风光比之在汀州府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掌柜,沈老爷,沈夫人,您们请上马车,小的亲自为你们赶车!”

    宋小城满脸堆笑,但要说他心里一点儿都不介意,那是强人所难,到底两家人来了后,他就从独当一面的负责人变成听命行事的跟班,以后再不能像以前那般肆无忌惮了。

    周氏目光在人群中逡巡,试图找到儿子的身影。自从路上被贼人劫持后,她就变得谨小慎微,再也不敢显摆,之后赶路时都极为低调,清早卯时出发,过了午时如果前面没有大的城镇宁肯住宿也不多赶路。

    “小郎……小郎……我儿子在哪儿?”周氏四下打量一圈,没见到沈溪的人。

    沈明钧倒不是太在意,上去帮助宋小城整理车驾,惠娘走到周氏身边,安慰道:“姐姐,沈大人平日公务繁忙,岂有时间出来迎接?”

    “那倒也是,我儿是为皇上……”

    说到这里,周氏下意识地向周遭看了一眼,就好似受惊的耗子一样。

    惠娘心想,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宋小城苦着脸道:“两位夫人,你们有所不知,沈大人……接受朝廷派遣,往边关公干,说是腊月回来,可这都是腊月初了,还没见到他人。这会儿没消息,就知道边关目前不太安稳,头些天京城还戒严,只有早晚会开一个时辰的城门,这两天才刚刚解除……”

    惠娘恍然点头:“怪不得,越往京城走各城镇越紧张,过关卡时检查那叫一个严密,应是防备鞑子的暗探。”

    周氏紧张地拉着宋小城的衣袖问道:“怎么可能?我儿是文官,教太子读书,为什么会到边关打仗?”

    这问题把宋小城给难住了,以他的身份哪里知道具体情况。

    惠娘道:“姐姐别担心,还是到府上问问沈大人内眷再说。”

    本来沈明钧夫妇到京城,应该住进谢府,不过沈溪不在家,府里总归有所不便,所以谢韵儿特意给沈明钧夫妇在积水潭旁边的发祥坊租了座院子,让离沈溪府邸所在的教忠坊有一段距离。

    至于给惠娘准备的房子,跟沈明钧夫妇的居所紧挨着,这也是以前在汀州府时两家人比邻而居的格局。

    谢韵儿虽然对周氏很敬重,但也不想让公婆过多地干涉自己的生活,任何儿媳妇都想关上门过自己的日子,除非丈夫没本事,或者不够独立。沈溪虽然年少,但谢韵儿却能感觉到他已然是这个家的主心骨,有沈溪在,不用依靠娘家和婆家人,一家子也能过得很好。

    谢韵儿没有亲自出城迎接。

    作为朝廷命官的妻子,丈夫不在家,为避免惹人闲话,最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同时她还在养胎,这会儿已怀孕五个月,孕征明显,为了能平安诞下头胎,平日谢韵儿连家务事都不做。

    如今谢韵儿真正做了一家之主母,家中上上下均由她打点,但只是动脑子动嘴,不用耗费太多体力。

    不过这却惹来周氏的不满……我大老远进京,你们居然不来迎接?这是儿媳妇应该有的态度吗?

    于是刚在发祥坊的小院安顿好,就拉着惠娘来找谢韵儿和林黛兴师问罪。

    等谢韵儿带着林黛和几个丫鬟迎出家门,周氏见到谢韵儿已经明显鼓起来的肚子,顿时把几乎喷腔而出的怒火丢在一边,连姿容仪态都不顾,跳下车健步如飞地走到谢韵儿身前,摸着她凸起的肚子问道:“这……这是憨娃儿的?”

    一句话就让在场的人哭笑不得!

    惠娘又气又笑,道:“姐姐,您这是说的什么话?”

    周氏挥起手就抽了自己一个嘴巴,骂道:“看我这张臭嘴,不是憨娃儿的还是谁的,这可是我沈家明媒正娶迎进门的好媳妇……嗨,黛儿,你怎么这么不争气?”

    一手扶着自己的好儿媳妇,一扭头,周氏就开始找林黛的麻烦。

    林黛心想:“果然他不在家,娘就会欺负我。”

    “我……”

    林黛低下头,嘟起嘴,显得非常委屈。

    周氏见林黛泫然欲泣的模样,眨了眨眼,好像有些理解了:“哦,那一定是憨娃儿偏心……好了,黛儿,别伤心了,等他回来,我会让他对你好一些,让你也早日怀上……韵儿,你说是不是?”

    惠娘在旁边看着,心想,这姐姐可真是把婆婆对儿媳妇的嘴脸表现无遗啊。

    谢韵儿请惠娘和周氏进入院子,带着她们四下逛了逛,周氏越看越欢喜:“这才是大户人家该住的院子,跟这个一比,咱在汀州府的家就逊色多了。憨娃儿……他几时才能回来?”

    谢韵儿神情略显黯然:“相公自从往边关后,并未写信回来,如今也不知具体情况。不过照理说,年底前应该回来。”

    周氏为人大而化之没察觉异常,倒是惠娘眼尖,发现谢韵儿说话时言辞闪烁,可能有事隐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