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二五五章 骑兵绕道
    午未之交,鞑靼兵马已是人困马乏。ranw?en w?w?w?.ranwen`net

    自辰时出动,多达上百次的骚扰也未见成效,西直门外扎营的明勤王军主力巍然不动,只是以小股骑兵应对,还因为其主将锐不可当而折损颇多,即便是骁勇善战的鞑靼骑兵也不由倦怠,终于陆续撤离。

    整个上午,西直门一片杀声震天,但营中步卒却熟视无睹,睡得安稳踏实。这是在土木堡养成的习惯,当置身于坚固的营地中,有自己亲手挖掘的防御工事保护,人的精神便情不自禁松懈下来。

    在身心放松的情况下,人又处在疲累期,官兵们纷纷蒙头大睡,出现了营地外面刀光剑影,营地中鼾声四起的奇观。

    沈溪巡营完毕回到中军大帐,云柳匆忙而来,禀告道:“大人,刚刚获得消息,鞑靼出动数万兵马攻打正阳门!”

    沈溪立即来到桌案前,摊开地图,看过后感叹道:“果然是正阳门!鞑靼人估计要孤注一掷了,就是不知道城内守军有没有应对策略?”

    云柳有些担心:“大人,从我们所在的西直门到南面的正阳门,这一路上,鞑子有诸多埋伏,昨天夜里又驱使俘虏和掳掠的大明百姓挖掘数道沟渠……”

    鞑靼人为防备再发生沈溪突然回援京师的状况,在西直门向南到正阳门一线,挖掘了几个阻碍交通的战壕,埋伏上万骑兵……领兵将领得到的命令是绝对不能主动出击,只等沈溪自投罗网。

    你沈溪军中的火炮不是厉害吗?我们就有样学样,在西直门到正阳门这一路上挖掘数道壕沟,火炮笨重,要过堑壕千难万难,我再准备上万伏兵,等你赶着牛车、骡车前来增援的途中,我伏兵突然杀出,看你有什么凭仗与我们一战?

    此时西直门外已经归于安静,鞑靼将最后一战地点选择在正阳门,正是为了避免跟沈溪部接触。

    鞑靼人在跟沈溪的屡次交战中被打出了心理阴影,嘴上嚷嚷着不怕,但还是主动选择避免跟沈溪部接触,沈溪再厉害,等京师城破,孤立无援,只能在腾出手来的鞑靼兵马围攻下束手就擒。

    胡嵩跃和刘序等人将自己麾下兵马整顿好,过来向沈溪请示出兵事宜。

    当胡嵩跃得知鞑靼人在西直门和正阳门中途挖掘有战壕时,满脸都是不在乎的表情:“沈大人,您只管放心,让末将带兵杀过去,保管将那些沟沟坎坎给填平……我就不信了,鞑子能飞上天去不成?”

    刘序和朱烈表现得慷慨激昂……在他们看来,既然鞑靼已经准备要逃跑了,那只需要按照沈溪的计划按部就班发起进攻,取胜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沈溪却沉默不语,让胡嵩跃等人心里没底。

    胡嵩跃问道:“沈大人,您不是说午时末便出兵?如今午时已过,鞑子集结重兵攻打正阳门,若出兵犹豫不决,恐怕到正阳门失守我们都未必能赶到!”

    沈溪抬头看着西直门城头,继续蹙眉思考,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改变策略吧!鞑靼人的应对比我想象更为出色,与其冒险走城外,不如……直接进城……”

    云柳连忙道:“沈大人,即便火炮进城,恐怕在短时间内也无法送到城头……”

    沈溪摇头:“火炮就留在城外营地里,让骑兵从城内绕道。请林将军过来见我,再派斥候,带本官亲笔书函往西直门去!”

    ……

    ……

    紫禁城,干清宫。

    正午阳光明媚,朱樘一觉醒来,感觉身体好了许多。他挣扎着从龙榻上直起身,侧头看向窗外。

    萧敬一直在旁伺候,见状连忙上前请安:“陛下,您今天气色好多了,眼看大病将愈,可喜可贺。”

    朱樘问道:“萧公公,什么时辰了?”

    萧敬恭敬回道:“陛下,已过午时。”

    “哦。”

    朱樘微微颔首,道,“西直门战事,如何了?”

    萧敬脸上涌现一抹忧色,但很快压抑住,波澜不惊地回道:“陛下,您忘了?昨日西直门一战我大明军队大获全胜,之后太子与谢尚书还到干清宫来,跟您禀明沈中丞的事情……”

    萧敬原本想说正阳门遇袭,但因这些天京城各城门持续不断被鞑靼人袭扰,在萧敬看来,鞑靼人撤兵遥遥无期,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没必要单独提出来给弘治皇帝添堵,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西直门战事有多紧要。

    这算是关系大明与鞑靼国运的决定性战役,鞑靼得知亦思马因从宣府撤兵,放任刘大夏的三边勤王兵马不顾,达延汗巴图蒙克已无恋战之心。

    朱樘“哦”了一声,道:“朕记起来了,昨日谢卿家陪同太子过来,跟朕说沈卿家从土木堡回来了?”

    萧敬兴奋地回道:“是啊,沈中丞不但回来了,还带着一万多勤王兵马回来,昨日西直门大战,沈中丞领兵跟鞑靼人正面交锋,解了城门险些被破的危难!”

    朱樘突然一阵剧烈咳嗽,也不知是因为高兴,还是激动。

    许久,朱樘的咳嗽稍微平息了些,环视周围,问道:“沈卿家如今在何处?为何不让他来见朕?”

    萧敬有些为难:“陛下不记得了?昨日谢尚书说过,沈中丞与鞑靼人交锋后,因战局复杂多变,将兵马驻留城外!”

    “驻留城外……唉!或许是鞑靼兵马阻挠,不让他领兵回城吧……不过,不迎沈卿家回城,始终有薄待功臣的嫌疑,趁鞑靼人回撤时,不妨开城门迎沈卿家进城吧!”

    朱樘想收买人心,却不知沈溪是主动请旨留在城外。

    萧敬道:“陛下,怕是……今日不可能了。鞑靼人现正在攻打正阳门,刚得到的消息,鞑靼人此番调动兵马已过五万……”

    原本不想说,但萧敬不敢欺君,只好将详细情况禀明。

    朱樘潮红的脸上涌现一抹凄哀之色:“鞑靼人又来了?也对,现如今沈卿家带兵回来,估摸刘尚书的兵马也快了,鞑靼人已是强弩之末,想拼命了!此时一定不能让城门有失,朕不想做亡国之君!”

    因为朱樘这话说得凄凉,萧敬不由抹了把眼泪,赶紧道:“陛下放心,城中三军将士效命,正阳门一定不会出事!”

    朱樘勉强一笑:“萧公公不必为朕担心,朕身体好多了……朕心甚慰,谁都以为沈卿家已殉国,谁曾想他竟然从土木堡带兵杀回来,朕没有信错沈卿家,也没有信错谢卿家。”

    “若沈卿家带兵回城,朕必定重重有赏……只是他太年轻了,很多事尚未经,怕他未来的路会走偏啊……”

    萧敬听朱樘对沈溪的评价如此高,有些迟疑,道:“陛下,您可还记得当初跟老奴说过,对……沈中丞不可重用?”

    朱樘神色一滞,半晌之后,似乎记起了什么,叹道:“沈卿家乃三元及第的翰林官,内政外要皆都涉及,朕以为他锋芒毕露,非忠臣良将之选,不想如今又立下天大的功勋……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朕之前所交待,尔不可轻忘!”

    萧敬此时煳涂了,朱樘一边对沈溪赞赏有加,一边又嘱咐小心提防,让萧敬觉得极为矛盾。他本人跟沈溪间没有任何仇怨,也不想跟沈溪有什么正面冲突,毕竟沈溪背后还有个谢迁。

    “萧公公,朕的话,你可记住了?”朱樘问道。

    萧敬回禀:“回陛下,老奴……只怕太子不听老奴规劝……近来太子对沈中丞,素以先生相称,言语中多有推崇,若太子将这份信任持续下去,将来……老奴不敢想!”

    朱樘喝斥道:“为人臣者,奉劝主上亲贤臣远小人乃本分,若不能胜任,朕何用你?太子顽劣,你定要苦心规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