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七八章 太子下秦楼
    武昌府教坊司的掌舵人名叫翠云,相当俗气的名字,年岁已过四十,没什么姿色风韵可言,脸上抹的脂粉厚厚一层,沈溪见到她,就好像看到当初的訾倩一样,情不自禁便生出几分恶感。ranw?en w?w?w?.?r?a?n?w?e?n?`org

    翠云一来,便给桌案后的沈溪磕头:“青天大老爷,不知您传唤奴婢来,有何吩咐?”

    过了一会儿,没听到沈溪有回应,翠云不敢抬头,又接着说道:“如您要往教坊司寻乐子,奴婢这就给您安排,不知您是需要多大年岁的,是清倌人还是普通姑娘,要美貌还是要才艺……”

    以见惯官场人际交往和应酬的风月女子看来,当官的没有好色与不好色之分,基本一个样。但官员却有胆大和胆小之别,通常官衙通知她上门,多半是说招待上司或者重要宾客,要她帮忙安排女人接待。

    总督府和教坊司都属于官府衙门,但论地位却有天壤之别,沈溪一个手指头都能把教坊司的人给摁死,翠云跟县衙和府衙的官员或许会有什么虚以委蛇,但见到沈溪就直接认怂……您老无论说什么,我照办就是!

    翠云正在揣摩总督大人找她究竟何事,沈溪终于开口:“今天得劳你费下心,帮忙找几个姑娘,本官要在你处接待一位宾客!”

    翠云如释重负,心说:“果然如此,没想到就连堂堂的状元公,大明最年轻有为的沈中丞,居然也是贪财好色之辈……之前接到总督衙门通知时我还不敢确认,现在看来,男人果然都一个样。”

    翠云赶紧问道:“不知大人对陪客的姑娘有何要求?”

    沈溪沉吟了一下,道:“本官的要求有些多,你一一记下来……本官要的姑娘,不能太美,也不能太丑,普普通通便可,而且姑娘要懂得矜持,在人前不能失礼,至于在应酬之上,不得喝酒,必须要以才艺来让客人眼前一亮……”

    果真如同沈溪所言,他的要求很多,而且每一样要求在翠云听起来都觉得匪夷所思。

    用来陪客的姑娘,居然不要漂亮的,而是要姿色平庸具备一定才艺,既要让客人满意,又不能太过轻浮……总的来说,就是要普普通通的姑娘出来接客,做普普通通的事情。

    翠云暗忖:“听起来有些古怪……莫非此番沈大人要招待的对象是个和尚?”

    沈溪将自己的条件说完,问道:“本官说的这些,可能做到?”

    翠云心想,这也太容易了吧,这种要求根本是没有要求,连七品县令去光顾一趟,都不会定这么低的标准。她赶紧道:“大人请放心,保管一切都给您安排妥当。只是这过夜……不知该如何安排?”

    身为欢场中的女人,当然要把问题想得全面一些,沈溪在陪客上对女子的标准定得非常低,而且还提出了不能陪酒的要求。

    在翠云想来,或许是沈溪想在某位达官显贵面前好好表现一下,显得他刚正不阿,不会贪恋美色。

    表面上是这样,但暗地里,有些事可不能真这么安排。

    诸如陪客人过夜的女人是什么姿色,陪沈大人过夜的女人又是何等标准,都要说清楚,万一回头给沈溪找个姿色不佳的,引起这位少年总督的不满,又或者找个姿色太好的却跟沈溪的计划不符,那倒霉的必然是她这个教坊司的负责人。

    沈溪勃然变色:“谁说要在你处过夜了?本官只是陪客人到教坊司走走,见识一下湖广之地的风土人情。你只需把该做的事情做好,至于其他事情与你无关,无须去想这么做有何意义。”

    “如果无法完成我交待的任务,别说本官下一步就要整顿你们教坊司!”

    翠云神色间有些惧怕,赶紧磕头不迭:“大人,您只管放心,奴婢必然给你安排得妥妥当当!”

    “很好!”

    沈溪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那本官就等你今晚的表现了,这里有一份详细的文案,要是记不住,回去找个识字的好好读读,力争万无一失。”

    翠云忙不迭点头:“大人不必担心,奴婢记性很好……”

    ……

    ……

    朱厚照一心期待等着去教坊司逍遥快活,沈溪却给他准备了一场好戏,让这小子知道风月之所跟他想象中的大相径庭。

    为了不至于太碍眼,沈溪并未只带朱厚照一人前往,而是将杨文招和沈永祺一并叫上,至于到湖广后招揽的几名将领,他没准备邀约,主要在于苏敬杨、崔涯等人对欢场的规矩门清,他们为了献媚,必然会指责教坊司方面不尊重总督大人,坚持给沈溪换“节目”,如此一来他的计划就会落空。

    华灯初上,沈溪带着朱厚照等人来到龙王庙附近的教坊司,这里是入夜后,城中少有几个还算热闹的地方。

    跟别处的教坊司相仿,从最初设立的本意来说,这里不接待闲杂人等,仅作为官府中人消遣之所,只供声色娱乐,不涉及到过夜。

    但随着时代变迁,官员都喜欢白吃白喝不花钱,教坊司也要为自己的生存考虑,慢慢的,地方教坊司开始接待非官籍的宾客,甚至外接一些红白事的演艺,最后慢慢发展成现在的模样……教坊司已然跟民办秦楼无太大区别,甚至里面的姑娘也会收过夜资,与人消遣,陪客过夜。

    沈溪这次前来,并没有准备白吃白喝白玩,他准备了五十两银子,作为门资和打赏。

    以他之前所提要求,别说是五十两银子了,就连五两银子都用不上,多余的银子都是为了让翠云等人配合他演好一场戏。

    翠云回去后,先把所有一切按照沈溪的吩咐安排妥当,早早就派出人在门口恭候,甚至特意备上了大红灯笼……这些红灯笼原本只有在节日庆典时才用得上。

    “真气派啊!”

    朱厚照站在武昌府教坊司门口,抬头看着高高的门楣和大红的灯笼,一脸喜悦的笑容,言辞间多有感慨。

    沈溪道:“湖广之地仅限于武昌府是这样,别处教坊司,多半是很低调的小门。在民间,门楣的高度由社会地位决定,这里原本是官衙,后来才改建成为教坊司,门户才相对高一些……”

    朱厚照没了以往的盛气凌人,做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点头道:“先生说的是,学生谨记!”

    沈溪心想,这小子如果在学习上也能这么用心,何至于在历史上闹腾出那么多事情来?希望这次能把他往正路上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