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时光旅行者 > 第七百零七章 前往冥界
    这个世界看上去好像和现代世界没有什么不同。ranw?en w?w?w?.ranwen`org可是实际上因为圣域与冥界之间绵延了两千多年时间的圣战影响,与现代世界之中有着很大的不一样。

    圣战并非只是在圣域和冥界展开,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人类世界之中发生。

    漫长的岁月里,双方在人类世界之中爆发了无数次的冲突。互相之间都有输赢,可是最倒霉的却是那些无辜被牵连的普通人类。

    他们家园被毁,他们受到伤害甚至是失去生命。可是无论圣域还是冥界都不会在意这一点。

    虽然人们试图抵抗,可惜却拿那些神出鬼没,战斗力超强的斗士们没有什么办法。哪怕是科技昌盛的时代里也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之间的战斗同样都很迅速,而且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类型。就算是想找都找不到。

    像是今天这种情况可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人们的愤怒早已经是犹如火山一般炽热,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发泄出来而已。

    此时不仅仅是附近的诸多人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因为有着众多的记者通过摄像器材将眼前这一幕传递去了世界各地。数不清的人都看到了。

    不能说全部,可是至少绝大部分看到许诺拯救生命却被那些多年来一直都是破坏的代名词,藐视人类犹如蝼蚁一般的穿戴甲胄的混蛋们攻击。这一瞬间几乎每一个人都在祈祷许诺能够坚持下去,能够战胜那些该死的混蛋。

    因为现场的情况很是紧张刺激,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许诺单单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就拯救了一座庞大的大厦。可是有心人却能够看出来这一点。

    许多人与机构已经开始通过许诺的外形来快速查询与他相关的资料。不需要太久的功夫就能够找到曾经在温泉关战役之中的相关记录。

    等到这个有关许诺身份的消息传递出去之后,对于许诺的信仰之力才是真正要大爆发的时机。

    好似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实际上也不算太长。等到这座大厦内的诸多人员全都撤离之后,吸收了大量信仰之力的许诺直接就将大厦放在了地上。

    轰隆声响之中,巨大的楼宇就这么直接被放置在了宽阔的街道上。巨大的质量之下原本坚固的地面瞬间为之瓦解,直接陷入其中。

    稍稍晃动了几下之后,这座大厦就这么略显怪异的矗立在了这里。

    等到解决了这边的事情之后,许诺终于能够转身看向一直连续不断从后背方向攻击他的两个家伙。

    “你是圣域的?”许诺伸出手指向那个一身银白色战甲的身影。

    “你是冥界的?”手臂移动,再次指向了另外一边的黑甲斗士。

    “天琴座奥路菲。”银白色战甲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天牢星哥顿。”冥斗士同样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唰~’许诺根本就没有再接话的意思,直接一个瞬移就来到了天琴座的身边。双臂闪电般伸出直接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许诺的瞬移速度太快,甚至快到了天琴座根本就无法反应的程度。等到他惊觉看到许诺的金色面甲就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想要再进行什么抵抗就已经来不及了。

    强大的能量通过许诺的双手透入天琴座的身躯之中,瞬间就让他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无法动弹。

    天琴座的心在一瞬间就冰凉了起来。这一刻,什么小宇宙什么第几感的全都失去了作用。唯一占据他全部心神与目光视线的,只剩下了那具冷漠的金色面甲!

    扔铅球一样,就真的像是扔铅球一样把天琴座给直接向着远处天边给狠狠的甩飞了出去。

    许诺的力量有多大就不需要过多解释,更别说这次还加上了神力。全身根本就无法发动力量的天琴座就真的像是铅球一样被许诺远远甩向了天边,急速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随着事态的不断扩大,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越来越多的媒体加入了转播这次事件的行列。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此时此刻的一幕。

    当他们看到那些往日里横行霸道,永远都是对普通人高高在上的圣斗士被许诺干飞出去之后,全都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欢唿声响。

    这一刻,他们开始为许诺加油鼓劲。而这种信念就会转化为实质一般的能量向着许诺涌去,将他原本不多的能量逐渐填满。

    “巨斧粉碎!!”当许诺的目光看向一旁发呆的天牢星的时候,这位冥斗士强行压下了心头的恐惧。没等许诺出手就已经疯狂鼓起力量向着许诺甩出了自己的最强招数。

    都说同样的招数使用第二遍就没有用处,不过许诺却并不这么觉得。至少他本人能够感受到这犹如实质一般的巨型战斧唿啸而来的威势。

    这一次,许诺没有选择瞬移躲避。而是直接挥拳砸向了那道可以直接击毁一栋大型建筑的巨斧。

    “轰~~~”一声轰然巨响与强烈到炫目的亮光之后,天牢星的巨斧粉碎在许诺的拳头面前彻底烟消云散。

    ‘哇~~~’四周远处看到这一幕的人群全都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叹声响。

    那道巨斧的威力有多么可怕,附近的人之前可是全都看到过的,直接一击就将一栋大厦给砸塌了。可是此时却被许诺的拳头轻易化解,无数道看向许诺的目光全都已经不同。

    感受到越来越多的能量涌入身体之中,许诺嘴角的笑意愈发强烈。

    无视天牢星那惊恐的目光,直接来到其身边之后抓住他的手臂随即一飞冲天!

    万米高空之中,许诺单手拎着天牢星,目光冷漠的看着他“说说看,去往冥界的大门在哪里?”

    天牢星拼命想要挣扎,可是透体而入的能量早已经完全封锁了他的身体机能,根本就没有移动的可能。

    “不说?”许诺笑了起来“不知道这里是多高吗?如果我松手的话...”

    “我是冥界的冥斗士,绝对不会出卖冥界的。”天牢星仿佛是想通了什么,反倒是不再挣扎,目光疑惑的看向许诺“你真的要去冥界?”

    “嗯。”许诺点了点头“我要去。”

    “你是......许诺?”天牢星既然知道冥王的命令,也就知道自己所有寻找的人名字。

    “嗯。”金色面甲之后的面孔笑意更盛“我是许诺。”

    “好。”天牢星想起了冥王所留下命令就是将那个穿戴着金红相间战甲的强者许诺带去冥界。虽然已经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不过这道由冥王亲自下达的命令却丝毫没有被放弃过。

    冥斗士们频繁出现在人间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是在寻找许诺的踪迹。

    许诺笑了,随即松开了手。

    天牢星唿啸着就向着地面上落了下去,不过许诺在放手的时候也解除了对其身体的控制,自然不会让他被摔死。

    抬头看了眼耀眼的阳光,感受着映照在身上的温暖阳光格外舒适。相比于之前拯救大厦内那些人所消耗的能量,从世界各地蜂拥而来的信仰之力非但已经完全填补甚至还大大超过了预期。

    在云层上空感受了一番温暖的阳光之后,许诺很快回到地面带上维纳斯向着冥界进发。

    虽然对于许诺来说仅仅只是过了几十个小时而已,可是在这个世界之中却已经是足足两千多年的时光流逝。不知道那位一直躺在时间之*******的女神怎么样了。

    这个世界拥有圣域,拥有冥界,拥有位于冥界之下的地狱深渊。拥有这些也就意味着拥有神明。虽然真正的神明早已经多年未曾现身,不过他们的确是存在的。

    “这里就是冥界?”许诺与维纳斯站在一条死水一般河流旁边,举目四顾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冥界的特点就是空寂,幽暗。四周几乎没有一丝的声响,目光所到之处大致也就是正常视力的一半左右。再长的话就无法看到远方究竟有什么存在。

    “上船吧。”天牢星迈步登上了一艘狭窄的小船,转身看向许诺“你这么强大居然只是一个人类?真是让人难以相信。人类想要进入冥界的话只能是坐船过去。”

    冥界的天空是昏暗的,没有阳光的。这种环境让许诺有些不满,只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就迈步走上了小船。

    “很久没有神明来过这里了。”说话的是正在划动小船的船夫,宽大的帽子和长袍完全遮盖住了他的身躯。而那好似脸庞的部位却是看向了站在许诺身后的维纳斯。

    许诺眯起眼睛看了眼船夫,他能够感受出来这个船夫并没有实体,更像是一个精神力量所构筑的精神体。

    维纳斯看了眼船夫,随即转头握紧许诺的手臂没有说话。

    而天牢星却是一脸震惊的表情,一番打量之后同样是挠了挠头发“神明?什么神明?”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许诺和维纳斯肩并肩的站在船上打量着四周。而船夫则是在说过之后专心致志的划动着船桨。

    四周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只有船桨划水的声音一**的在空气之中流动。

    就是这种诡异的气氛之中,这艘专门摆渡亡灵的小船来到了冥界入口大门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