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百三十一章安庆之战(四)
    枞阳镇。?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眺望着远处阵地,高达脸色微暗,完全的陷入沉默之中。

    “怎么了?”

    段陵侧目看了一下高达,感到有些奇怪。

    攻击枞阳镇乃是高达提出的注意,此番战争的指挥官也是高达,然而等到了战场之后,高达便成了这般模样,着实让他弄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没事!”

    高达摇摇头,语气淡漠的回道。

    段陵心中嘀咕着:“没事?就你这样子,没事才怪了。”既然对方不愿回答,他也没兴趣继续问,只是看着远处枞阳镇战况,诉道:“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要知道那枞阳镇兵力虽是比咱们差许多,但是仅以水军而论,却要比咱们强许多。若是继续纠缠下去,对我们并无多少好处。”

    他们此番前来只带着步军,虽是自对方手中缴获了十来艘战舰,但终究不是相关人士,自然很难熟料操作。若要单靠着半吊子的水军和对方作战,那才是见鬼了。

    至于这一次之所以能够压着对方打,也不过是靠着偷袭才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等到对方反应过来了,自然也开始逆转局面,不至于陷入被动挨打的状态。目前双方也陷入僵持之中,若是继续鏖战下去,还不知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撤退吧。”高达说道。

    段陵眉梢微挑,诉道:“撤退吗?”

    “这是自然。”高达阖首回道:“莫要忘了,此番进攻的目的,并不在攻占枞阳镇,乃是为了摧毁对方水军而为。如今已经将对方战舰尽数摧毁,自然也就不需要继续战斗下去了。”

    “这倒也是!”段陵阖首回道。

    再攻下池州之后,他们并没有就此停歇,而是调转枪头直接攻向枞阳镇,猝不及防之下那枞阳镇守军当即被华夏军攻入镇中,虽是及时调集兵力挡住进攻,但此地驻扎的战舰,却被华夏军尽数夺去。就算是无法夺去,也被放了一把火,尽数烧光了事。

    失去了这些战舰,枞阳镇水军自然也无法出动,进而威胁到池州。

    伴随着信号弹升起,那枞阳镇之上的华夏军士兵,也分批搭载着战舰撤离此地,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即使枞阳镇守军想要反抗,在那漫天的炮火之中,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撤退。

    而那枞阳镇水军眼见对方撤退,自然是庆幸逃过一劫。

    “幸亏对方逃了,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能坚持多长时间。只是那些战舰被夺,却是一个问题。”

    厉德彪稍感庆幸,他也知晓自己实力,若是对方在继续进攻的话,自己只怕是难以对抗,毕竟对方可是高达,即使在宋军之内,也是有数的名将。

    若是对方继续进攻的话,自己定然难以保住枞阳镇,只能望风而逃了。

    正当那华夏军撤退之后,过了约莫半刻种之后,便见远处又是出现了一支军队。眼见这军队出现,自然是让厉德彪为之一惊,连忙挺身而出,眼见那领军之人后,方才松下心来。

    “原来是王国佐啊,没想到那范文虎竟然派你来了?”

    面带欣喜,厉德彪走了上来,满是高兴的说道。

    “嗯!”

    王国佐阖首回道:“收到你的来信之后,范将军当即就让我领军而来,幸亏那华夏军撤退了,你倒是安然无事。”

    “也是庆幸罢了。”厉德彪摇了摇头,自嘲的回道:“毕竟那领军之人乃是高达,他也许是年纪旧情,所以也未曾真的展开进攻。若是他亲自上阵,只怕我也根本无法挡住。”

    厉德彪对于自己的实力自然清楚,更明白对方先前之所以未曾攻下,只是为了试探自己的实力而已,若是等到下一次,那接踵而来的,便是更为凶猛的战斗了。

    到时候,才是决定整个战役的结果。

    王国佐听了之后,自然也是心情凝重,问道:“当真如此?”

    “自然如此。”

    厉德彪阖首回道。

    王国佐侧目一看,只见枞阳镇之前,早已经被那炮火摧残的不成样子,便是其中的战舰,基本上也被全数击沉,即使是想要重新修好,只怕也无法使用了。

    “就这样子,看来那华夏军也是有备而来,不是贸然行动的。”

    被眼前一幕给惊住了,王国佐也是心思忐忑,想着临行之前范文虎的嘱咐,更是害怕的紧,就现在的状况,守住枞阳镇都是问题,还谈什么击败对方?

    …………

    “你确定那高达,真的率军进攻枞阳镇?”

    满脸狰狞,范文虎厉声呵斥那传令兵。

    那传令兵也被吓了一跳,连忙回道:“正是如此。所以厉指挥使方才派我前来此地,恳求将军能够派兵援助。要是让他们夺了枞阳镇,那他们便可以直接威胁到咱们桐城了。”说到这里,他更是近乎嘶喊,声声都是带着恳切。

    范文虎置之不理,眉梢依旧紧锁。

    “这高达,真的如此厉害吗?”

    他也曾经和高达共事过,却不相信对方有这种本事,能够如此顺利,就将枞阳镇给击破。

    那传令兵眼见范文虎未曾回应,连忙叫道:“范将军,真的不能拖了。要不然,咱们就真的完蛋了。”被他这么一说,此地的将领也是心有忐忑,一起看着范文虎,口中央求道:“将军,还请快点做决定,莫要继续拖延了。”

    不管这人说的是不是真的,若是让高达攻到此地,对他们来说都不是好事。

    “好吧。”

    范文虎这时方才吩咐道:“既然是厉德彪所言,那我便派三千人马,配合他一起防守枞阳镇。”目光一扫,又是说道:“王国佐。此番军队,便交给你来指挥了。记住了,一定要守住枞阳镇,击败那偷袭之人。知道吗?”

    “击败对方?”

    听了这话,王国佐顿感为难。

    段陵姑且不论,那高达的实力可不弱,要不然如何能够在被贾似道、吕文焕排斥下,还能够高踞其位。

    若是可以的话,王国佐实在不想和高达对阵。

    范文虎眼见王国佐面露难色,立时喝道:“没错。还是说你不行?”

    “启禀将军,不是末将害怕。只是那高达实力高强,若是仅凭在下的话,只怕很难击败对方。”王国佐连忙辩解道,生怕被范文虎怀疑。

    范文虎轻哼一声,诉道:“那又如何?要知道,他手中也只有五千兵马,而你和那厉德彪合在一起,也有七千兵马,要比对方多上两千人马。如何斗不过对方?”眼见对方还要辩解,范文虎更感气恼,大手一挥吩咐道:“莫要争辩。此番我给你这么多兵马,乃是对你的信任。你若是失败了,那可莫要怪我不客气了。”语气之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威胁。

    被这一说,王国佐自然是低下头来,无奈道:“末将明白。”

    作为范文虎的副将,王国佐如何不清楚,范文虎不过是害怕和高达对阵,故此方才将自己推出来,这样就算自己失败了,他也好有足够的时间逃走。

    以前的时候,范文虎就是这么做的。

    …………

    “你怎么?”

    耳边传来厉德彪的声音,让王国佐为之一惊。

    王国佐侧目一看对方乃是厉德彪之后,方才放下心来,诉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临行之前,将军吩咐的事情了。”

    “将军?那范文虎又是说了什么?”厉德彪问道,言词之中并无任何尊敬之意。

    王国佐也不怎么在意,他们对待范文虎此人,也一直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当即说道:“唉。还不是关于那高达的事情的?他要我们击败华夏军,将高达擒下。你觉得这可能吗?”

    “击败华夏军?擒下高达?”

    听了这话,厉德彪连连摇头,只感到可笑无比。

    经过先前战斗,他已然知晓对方并非那孱弱之辈,乃是真正的百战雄狮,而且现在枞阳镇之中的战舰被尽数夺去,水军可以说是彻底停摆,若要靠着自家手中的军队击败华夏军、夺回池州,那真的是太过天真了。

    “恕我直言,这根本不可能。”

    面对王国佐,厉德彪直接坦言回道。

    王国佐亦是满脸苦涩,回道:“没错。我也知晓不可能。只是将军他已经下达了死命令,若是咱们无法完成任务的话,那他便有可能拿我们问罪。”

    “问罪?又是这套?”

    厉德彪听了之后,自然是无比反感:“他就这么怕死,就连正面对阵高达都不敢吗?”若当真乃是名将的话,面对这种状况,就应该亲自上阵。

    这样一来,不仅仅能够让军中士兵安心,更可以临阵了解敌情,并且给于相应的指挥。

    古今中外,莫过如此。

    然而那范文虎,却将王国佐派来,而且其率领的军队也才三千,而他现在只剩下三千的兵力合在一起,也才六千人马,远远不能说的上是占据优势兵力,更何况对方现在更是夺走军中战舰,占据了水军优势。

    可以说,现在所有的走向都倾向于华夏军,而他们毫无胜算。

    王国佐低声骂道:“哼。他若是敢的话,当初便不会弃军而逃,而是挺身迎战了。这一点,你我自跟随他身后的时候,不就应该明白了吗?”当初时候,若非那范文虎强逼,他也不愿意接纳这个任务。

    毕竟对方可是高达,王国佐可没有这个信心,和对方对阵。

    “这倒也是!”厉德彪颇为赞同的点点头。

    以前垫背侧乃是高达、李庭芝、陈文龙等人,他自然没什么意见,然而现在轮到自己了,那他可就无法接受。

    想到现在状况,厉德彪低声咒骂:“难不成这一次,咱们就真的要死了?”

    厉德彪并非那忠臣义士,当初之所以跟着范文虎投靠元军,也是看出了宋朝大势已去,所以也没有反对,如今眼见自己陷入绝境,更没有为元军赴汤蹈火的打算,自然也谋算着如何才能在这乱世之中活下去。

    “其实吧,也不是没有活下去的可能。”王国佐眼见厉德彪面露好奇,当即诉道。

    厉德彪心中微动,连忙问道:“哦。那你告诉我,是什么?”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